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未曾想,墨蒼卻是自嘲一笑:「莫非真是我一直以來逼迫得太狠了?老二的幾個得意弟子,被我巧妙安排到聖城牌位戰裡面,與老三老四的弟子拼殺殆盡,讓他們私下培養的力量,全部付諸東流,若說心裡沒有怨恨,又怎麼可能?」

大供奉搖頭一嘆:「你有你的難處,維持偌大一個宗門,要想讓底下團結一致,就必須平衡各個勢力!這些年,二房冒進得太快,震東這孩子從小就銳意進取,卻不會審時度勢。您只是剪除了他們身邊幾個弟子,已經算是網開一面,他們定能體會您的良苦用心!」

「大師兄……他們能夠理解我的苦心,可你能理解嗎?」墨蒼猛地抬起頭,正視這自己面前的白髮白眉的老者。

他嘆了口氣,身體猛然站起來,眼神警惕的看向大長老:「唉,有些人明明開始還是一起走的,為了曾經共同的理想和目標;然而走著走著,他們卻走散了,甚至背道而馳……」

大供奉臉色突然變得難看起來,半晌才皺眉緩緩開口道:「有件事,需要跟家主商量商量……」

「哦?何事?」話都說到這個份上,墨蒼露出警惕的表情。

大供奉把玩著手中的酒盅,笑意中浸著徹骨的冰寒道:「事關長房二小姐,二小姐年輕貌美,天資卓絕,又有難得煉藥天賦,這樣的女子留在墨家不如嫁入其他勢力,早先天魔宮就曾派人……」

「我呸!他媽的,原來是天魔宮那群王八羔子,區區邪魔外道竟敢覬覦我的寶貝孫女!還有你這個吃裡扒外的老東西!!果然跟我那寶貝孫女說得一樣,最先上門打探的就不是什麼好東西!只是沒想到竟然是你……」

墨蒼胸口不斷起伏,一張老臉氣得通紅,顯然已經憤怒到了極點。

大供奉卻是不緊不慢的鬆開手,手中酒盅滾落在地,頃刻間裂成兩半,發出清脆的聲響,然後他拂袖站起身:「哼,師弟,當年師兄我可以抬舉你坐到今天的位置上,今天就能夠徹底將你給踩下來!你還以為自己是武宗高手,無所不能……」

他話音未落,只見墨蒼抬手,一個大耳刮子抽了過來。大供奉猝不及防,一巴掌就被抽飛出去,重重撞在旁邊的廊柱上,噴出一口血。

「老子就算不是武宗,也照樣能夠抽你!!」墨蒼氣得雙手抽搐,狠狠瞪著大供奉。

「你勾結三房、四房那些不要臉的賤人也就算了,竟敢還跟天魔宮的人有來往,你……你是瘋了嗎?你這是要毀了墨家的百年基業!你這個叛徒、內奸!」

大供奉冷然笑道:「墨家,墨家基業,哈哈哈!我又不姓墨,關我什麼事啊?」

「師弟,不對,弟弟,莫非你也忘了,墨家跟你也沒關係,你是姓林的,因為師傅選擇你作為小師妹的男人,才賜了墨姓給你!」

「可是……為什麼不能是我呢?我也是一門心思為了宗門啊,我也曾鞍前馬後,綵衣娛人,可惜啊,他們的眼中自始至終都只有你!」

……

早已接到消息趕來的墨震天眼睜睜看著自己父親跟自己授業恩師對峙,說出來竟然是這樣一段愛恨情仇。

「父親,有不少神秘高手正在想墨宗逼近!」墨震天沉聲道:「恐怕這次墨宗要面臨一場苦戰了!」

墨蒼眼看大供奉反身退出方天樓,也不阻攔,而是握住長子的手,緩緩道:「對方針對墨宗恐怕是早有計劃,絕不是突發奇想……你聽我說,一定要保住墨宗百年基業,你馬上集合你這一脈所有人,從密道撤離!」

***

此時凡笙正在雲霧山深處,老家主身上的毒還未完全根除,有幾味草藥市面上並不常見。

「第二味丹朱草換成金錢草會不會更好?之前用丹朱草雖然能夠解毒,但丹朱草本身寒性太重,老家主年事已高,這次拔毒恐怕會傷及根本,金錢草藥性相對更加溫和……」

她忙裡偷閒開口問道,卻不指望自己那位傲嬌的師傅會回答。

她的煉藥水平,師傅他老人家從來都是看不上的,所以關於煉藥的問題,柏老對她向來都是愛答不理的,她也只暗搓搓希望,這位只剩下精神體的大佬別一言不合就拔劍。

讓她意外的是,柏老這次竟然沒發脾氣,還破天荒回答了她的問題。

「你的煉藥術想要突破,關鍵就可這次成丹了!」

柏老的聲音中難得有幾分期待。

對於煉藥這項技能,凡笙所持態度向來比較佛系,或許是因為星際帝國時代,人類的基因經過多次改造,硅基特種人逐漸取代碳基普通人的原因,光譜治療儀逐漸取代藥劑的大環境。

就在凡笙還頗有些沾沾自喜時,腦子卻猛地一陣刺痛,如同電擊般的感覺讓她渾身戰慄,膝蓋一軟險些跪倒在地。

然而,這還只是開始。

下一刻襲來的就是渾身劇痛,凡笙頓時臉色煞白,額頭上迅速滾落豆大的汗珠,唇色變成烏青,雙眼通紅如血,看上去極為恐怖。

她跪在地上,身體半蜷縮著,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完犢子!任務失敗…… ,

第767章

阿虎一指宋三喜,沉道:「行!!!現場,立刻,馬上?」

宋三喜點頭,「好!沒問題!」

記者們,驚呆了。

這就賭上了?

阿龍拉了阿虎一下,想阻止他,已經來不及了。

阿虎居然瞪了阿龍一眼,「拉什麼拉?顧少的實力面前,他宋三喜能贏?」

說完,他對宋三喜補道:「我要是輸了,別說24個,48個也行!」

宋三喜一臉認真,「好,我也48個!」

阿龍實在無語了。

感覺宋三喜的場外招,肯定有把握。

沒辦法,只能關注那邊的情況。

不自覺的,阿龍內心有個聲音在說:顧少,自求多福吧!阿虎要是輸了,48個鑽桌子!

只見,顧東拿着酒瓶子,端著華麗的高腳杯,非常自信的來到了王霞她們那一桌。

那姿態,簡直就是翩翩佳公子。

馬上,有一個捧他臭腳的,站了起來,讓個座。

但顧東笑說:「哎,諸位都是中海商界的精英,都是有實力的朋友,不用這麼客氣。顧某過來,敬大家一杯酒,交個朋友!先干為敬,大家隨意!」

小半杯的高腳杯白酒,他還真幹了。

趙良友他們,倒也舉杯,表示了一下。

王霞,端了一下水杯,表示了一下。一臉,淡漠的表情。

冰冷的中海商會副會長,確實似乎又年輕漂亮了許多。

看上去,真嫩啊!

但又,生人勿近。

顧東看在眼裏,心裏暗自冷哼。

裝什麼高冷?

在我眼裏,蘇有容,比你漂亮多了,性感多了,有氣質多了。她才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不過,表面上,他卻是一臉的笑意。

笑的,很陽光啊!

「霞總,感謝幫襯,今天的拍賣會,非常圓滿。當着大夥的面,我顧東,能拍著胸脯保證。我拍到的地,你要是看中哪一塊,隨便挑,打八折。」

此話一出,全桌子都驚呆了。

趙良友深吸一口涼氣,「我的天,顧總,這麼大氣?」

「是啊!霞總,這可算是好彩頭啊!」

「霞總,不撿白不撿啊」

「」

眾說紛紛,氣氛一下子起來了。

連王文洪和王文井,也默默的關注過來。

王文洪心裏,自然是期待顧東這個傻缺,能把王霞手裏的東西翻倍買了。地,倒是不必了。

當然,招這傢伙做女婿的想法,早都蕩然無存了。

誰知王霞坐在那裏,都不看顧東一眼。

她只是戴着一次性手套,拿起一隻波士頓大龍蝦,慢慢的剝著。

嘴裏,淡叭叭的說:「顧總,謝謝好意了。對我來說,競拍失敗了,就不需要了。哪怕你打五折,我也不需要了。」

全場,安靜了!

連趙良友,都悄悄拉了一下她的衣服角,示意她別這麼賭氣。

王文洪,倒是有點激動。

這任性的女兒,總算是開了個竅啊!

顧東愣在當場,有點打臉。

但,還是陪笑道:「霞總,我可是認真的。你如果真的需要,打5折,我就打5折!」

他心裏盤算的是,一旦中海辦公大樓和體育場搬過來。

他所拍的地,18億能翻到三五十億的價值,不成問題。

為了打擊宋三喜,不惜代價,半價,還真行。

這下子,全場安靜了。

5折這樣的讓價,簡直爽飛起了。

但王霞呵呵一笑,優雅的捏著龍蝦,道:「顧總,不用這麼大方了。我說了不要,就不要。如果沒別的事情,我吃飯了,失陪啊!」

全場,不少人失望了。 管家看的心疼,忍不住問道:「白少,您為什麼要帶着許小姐?她是個麻煩,恕我直言,您不應該聽韓少的帶她回來,這才一天,死對頭周嘯的人就找上門……」

「……」

「已經帶了,就帶着。」白徹敷衍地道,眉眼略帶煩躁,不想多談。

見狀,管家低頭,自我檢討起來,少爺的私事,他不該多問。

此時,許恩琳拿着一把葯來了,她學起來是真的認真,問的很多,一個細節都不放過,到最後,趙醫生還很高興地說道:「如果許小姐有學醫的意願,我願意搭橋。」

被誇讚誰都會高興,許恩琳欣喜的一笑,「感謝。」

兩人談的甚歡,白徹不自覺的就把自己視線放在許恩琳身上,他第一次見到許恩琳的笑。

但是,並不是笑給他看,想到這裏,白徹掩下不悅,提醒道,「明天,這傷口,你處理。」

「好。」

許恩琳幫忙收拾著東西。

「讓管家收拾,你上樓睡一會兒。」白徹還算貼心地說道。

「我收拾完就去。」許恩琳頭也不抬,埋頭做着自己的事。

「不識好人心,愛忙就忙。」白徹別過臉,不在看她。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