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自家小姐雖算不上什麼金枝玉葉……在這個侯府,老爺夫人也知將三小姐捧在手心了吧?

但小姐也從未做過這樣的粗活啊!

眼下竟是在為一個男人漿洗衣物?!

「去去去,給我打水去。」

段嬰寧把她揮開,「打了水就擦擦晾衣繩。」

於是,李婆子屁顛屁顛去打水,又屁顛屁顛的擦乾淨晾衣繩。

做完這一切后,還被自家小姐嫌棄礙手礙腳。

於是乎,她只好在一旁台階上坐下。

但此時她哪裡坐得住?

李婆子坐立不安,只好又起身走到廊下。

她趴在廊下欄杆上,下巴伸得長長的,宛如一個老巫婆似的。不過這位「老巫婆」眼中,這會子沒有什麼惡毒的光芒,只有震驚與心疼。

「小姐,這到底是誰的衣物啊?」

半晌,李婆子到底是沒忍住,鼓足勇氣問出了口。

「一個狗男人的。」

段嬰寧隨口答道。

狗男人?

如今這些個年輕人,對彼此的愛稱居然這麼奇怪了嗎?

果然是她老婆子上了年紀,跟不上年輕人的潮流啊!

李婆子撓頭。

想問問狗男人是誰吧,又怕會惹怒自家小姐,這一盆砸過來的話……她腦袋准得開花!

不問吧,她心裡像是貓爪子撓過似的,抓心撓肺的難受!

容玦的錦服並不臟,段嬰寧洗乾淨后工工整整的晾曬在繩子上。

這個年代沒有晾衣架,這晾衣繩倒也挺好!

她將容玦的衣裳晾曬好,便進屋歇息去了。

殊不知,一雙眼睛湊在門口,早已將裡面的一切都看得一清二楚。

看清楚晾衣繩上晾曬的,居然是男人的錦服后……門縫中的那雙眼睛內,閃過一絲錯愕與興奮,那人立刻轉身跑開了。

直到黃昏,容玦才回了靜心院。

段嬰寧做好晚膳,團寶熱情的招呼段寶玉和小兔子上了閣樓,三小隻吃得歡快。

她今兒沒什麼胃口,便在廊下椅子上躺著吹晚風。

容玦的身影從牆頭一躍而下,像是出入自家院子一般隨便。

見她躺在廊下吹風,容玦臉上的淡漠裂開一條細縫,悄然多了一絲笑意,「這是在做什麼?」

「看不出來嗎?吹風!」

段嬰寧懶懶的掃了他一眼,「如今靜心院多了張嘴,開銷便大了!我今兒晚膳都沒吃,來喝喝風看能不能填飽肚子。」

「可是缺銀子了?」

容玦聽出她的言外之意。

他不假思索道,「明日本世子吩咐如風,送些銀子過來便是。」

「誰稀罕你的銀子了!」

她雖說方才是故意內涵容玦,但更多的是內涵段寶玉那臭小子好不好……小小年紀能吃的很,一個人比團寶和小兔子倆人吃得還多!

若他明兒還來,她便去找段志能要段寶玉的「生活費」去!

段嬰寧輕哼一聲,「我看靜心院這牆得加高,省得夜裡進了賊都沒人知道!」

她是故意指容玦來去自如的事兒呢!

她方才可看得真真兒的。

這男人從牆頭一躍而下時,臉色還冰冷如雪、周身帶著血腥寒氣!

只看了一眼,就知道這男人今兒出門,不是做什麼好事去了!

段嬰寧認真的看了他一眼,不知怎的就脫口而出了,「你今日做什麼去了?」 「沒錯,冷月是我女朋友!」

基於多種考慮,姜澈坦然承認了這件事。

畢竟,追自己的女生實在太多了一些,如果自己承認了有女朋友,一些人就會心灰意冷放棄吧。

抱歉了,藍藍。

抱歉了,洛天琪…

抱歉了,各位…

姜澈心中嘆息,一口氣應付這麼多女生的本領,他顯然不具備。

這才幾天而已就吃不消了。

該放下,就放下吧。

有一個很漂亮的女朋友,就該知足…

「小澈,她是不是威脅你了。」洛天琪不敢接受現實,尖著嗓子道。

「沒有。」姜澈上前一步主動環住少女的腰肢,「冷月很不錯。」

「沒關係,你喜歡她我能理解。」藍藍表情不以為意,「我相信你以後會更喜歡我的。」

「藍藍。」姜澈無奈一嘆。

「怎麼可能,澈永遠都最喜歡我。」冷月臉上綻放出幸福的笑容,當着兩人的面上演了一場壁咚。

「不,我絕對不會接受!」洛天琪再次大叫,整個走廊都回蕩着她的聲音。

為了避免有人過來查看,姜澈趕緊示意幾人離開。可是還是晚了一步,走廊上出現一個戴着斗笠的身影。

「讓我看看,原來是幾個放學不回家的小傢伙。」熊貓導師潘背着手,腆著肚子散步,自言自語感嘆道,「又是無聊的戀愛遊戲么?男孩子的愛為什麼不能多一點?」

洛天琪眼睛一亮,「澈,你以後會更喜歡我的。」

「怎麼可能?」冷月一臉不屑,「他已經是我男人了,我不會給你們機會的,趁早死心吧。」

洛天琪笑了笑,「你守不住!」

「我守得住!」冷月一字一頓。

「你守不住!」藍藍重複。

「我守得住!」冷月咬牙道。

聽得爭論聲越來越遠,熊貓導師搖頭嘆道,「想我當年,玉樹臨風,也是深得綠竹林的異性歡喜,要不然我跑這裏來做什麼呢?」

「潘,你不考慮回去?綠竹林好像只剩下你這一隻公熊貓了。」藥劑學教授謝莉爾從另一邊走過來笑道。

潘嘴裏叼著一根竹籤,一臉傲嬌的搖著頭,「她們打去吧,打痛快。要我回頭,絕無可能…」

「澈,我送你回去吧。」

一行人再次來到學校外,趙青璇揮手走了過來,敏銳發覺氣氛有些不對勁。

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由於不是魔法學院的學生,她沒有得到進入許可,自然不知道姜澈承認冷月是女朋友這件事。

「你還在等啊,真是辛苦了。」冷月得意的昂着腦袋。

趙青璇懶得看這張討厭的臉,情深意切對姜澈說道,「你看天都黑了,再不回家,你家人會很擔心的。」

「我們坐公交車回去。」冷月一把攔住姜澈的肩膀。

「放開他啊!」趙青璇憤怒。

「他是我男朋友,憑什麼放!」冷月輕笑道。

趙青璇詫異的看着姜澈,「你認定了?」

「嗯,對不起。」姜澈面無表情承認。

「澈,你太草率了。」趙青璇急躁的跺腳,「你在告訴我放棄嗎?」

姜澈沒有回話,一行人從她身邊經過,她大笑道,「澈,我會搶回你的,等著吧。」

「你這傢伙,不是反對多妻制?大言不慚一對一的戀愛?」冷月駐足回眸,露出勝利者的蔑視,「他已經屬於我了,無論身體,還是心靈。你永遠都搶不走。」

「沒那麼簡單。」趙青璇垂下眼帘,嘴角微微一勾,「我們朝夕相處,應該還有很多翻盤的機會,你別高興太早了。」

「呵!賊心不死是吧!」冷月暴怒,身周元素力量躁動不安。

「澈,讓她們打,我送你回家吧。」藍藍聲音柔柔的展現存在感。

「還是你最聽話了。」姜澈嘆息。

冷月生怕被偷家,顧不得和趙青璇計較,「澈,你去我家坐會吧。」

「等休息了再說,我每天要按時回家。」姜澈認真道。

「我叫輛車送你?」洛天琪笑眯眯展開自己黑色的羽翼,「或者抱你回去,我可是會飛的。」

「你的翅膀是從哪裏冒出來的?」姜澈好奇道。

「其實一直在後面,只不過處於靜止狀態下你們看不見罷了。」洛天琪解釋道。

「隱匿術的符文?」冷月眉毛一挑。

「沒錯。」洛天琪點頭。

……

公交車站位於學校大門的西面,大概要走一百多米。

當再次站在熟悉的站牌下,姜澈一時間有些出神。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