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上官雲清並不接陳明的話,而是拿着手機說道:「鍾瑋是吧?你的手機資料現在已經全部被我掌控,我看你跟林雅的分手短訊,她說讓你以後不要再打電話給她,根據你的經歷來看,你是非常的尊重她,你們之間,幾乎已經是絕交了。」

「我給你三秒鐘時間,你給我跪下,否則,我現在立刻用你的電話號碼給林雅打個電話,讓她過來。」

「你說什麼?你要給林雅打電話?」

「別,我求求你,你別給林雅打電話!」

「一!」

兩個保鏢鬆了手,鍾瑋滿臉麻木的表情,關於林雅,林雅是他心裏永遠的傷痛,他不想讓任何人戳中自己的要害,沒有任何猶豫,鍾瑋立刻便要跪下去,陳明急忙抓住鍾瑋胸前的衣服,說道:「鍾瑋,你幹什麼,男兒膝下有黃金,一個電話而已,你怕什麼?」

鍾瑋滿臉痛苦和惶恐交加的表情,猛然抬頭看向上官雲清,此時的上官雲清仍舊是一副冷著臉的模樣,嚴肅無情,說道:「二!」

「沒有時間了,沒有時間了……」

鍾瑋嘴裏小聲喃喃自語,雙膝一彎便要跪下去,陳明用手臂的力量拽著鍾瑋,皺眉說道:「你幹什麼,趕緊起來!」

「求求你,明哥,我沒時間了,你鬆手吧。」

「一個電話,一個女人就把你變成這個樣子嗎?」

「三!」

鍾瑋看了上官雲清一眼,猛然收回視線,張大嘴,一口咬在了陳明的手臂上。「啊!」陳明吃痛,鬆開了鍾瑋,下一秒,鍾瑋跪了下去。

「嘶。」

陳明本能的收回手,摸了摸鐘瑋留下牙印的地方,說道:「鍾瑋,你咬我?」

此時的鐘瑋渾身顫抖,嗚咽說道:「我也不想,可我,我真的沒有時間了,呵呵……嗚嗚嗚……」

說着話,鍾瑋竟然崩潰大哭了起來。陳明看着鍾瑋,嘆了口氣,不過,鍾瑋能哭也是一件好事,有些事情,如果只是一個人一直憋在心裏,恐怕早晚會把自己憋壞,現在哭出來,證明鍾瑋已經發泄了。

其實,多虧了這樣的場合,否則,鍾瑋將自己心中的痛苦一直憋著,以後受了刺激,出什麼意外,那可不好。這樣,陳明守着鍾瑋,不會出現特別大的問題。

「哼。」

「OK,既然你已經給我下跪,那我也就暫時不給你的前女友打電話吧。」

「謝謝,謝謝。」

鍾瑋連連點頭,正要起身,上官雲清皺眉說道:「我讓你起來了嗎?」

。 陳南風默默地打量了一番雙足飛龍背上的寶玉,這個少年消瘦地有些病態,似乎還患有眼疾,其它看起來都普普通通。

除非寶玉是一個深藏不露之人,不然他在收服雙足飛龍這件事上應該沒有說謊,他是靠獸王雷克薩出手相助才成功的。

至於寶玉說不知道獸王雷克薩去了哪裡,這就不一定是真的,不然他怎麼會剛好也來到塵泥沼澤了呢,從他這裡下手也許有機會找到獸王雷克薩。

陳南風一通分析,心裡便有了主意。

「我是槍與玫瑰工會會長陳南風,這位兄台怎麼稱呼?」陳南風先是拱了拱手,然後客氣地問到。

「好說,本人玉小寶。」寶玉也有模有樣地拱手,自我介紹到。

「胡說,你明明叫寶玉。」楊禕說。

「哎呀,波塞冬鎮長,行走江湖誰還沒個小號。」寶玉說。

「你這小號和大號也太像了,這樣的小號有啥用。」楊禕說。

「如果我猜的沒錯,玉小寶才是兄台的大號。」陳南風眼看楊禕要把話題帶偏,趕忙插口說到。

「陳兄好眼光,玉小寶是我的真名。」寶玉說。

「人如其玉,以玉為寶,好名字。」陳南風讚歎。

「你的名字陳南風也不錯,應該也是真名吧。」寶玉說。

「哈哈,玉兄弟過獎,確實是真名。對了,剛才玉兄弟為何被龍人尾隨?」陳南風關心到。

「這事說來話長。」寶玉說。

「不急,我們慢慢聊,我倆真是一見如故。」陳南風說。

……

陳南風和寶玉這兩個初次見面的人越聊越火熱,楊禕發現自己被晾在了一邊。

「有問題,陳南風這小子鬼精得很,他突然對寶玉這麼熱情,這裡面肯定有貓膩。」

楊禕雖然不知道陳南風在打什麼算盤,但是他很快打定主意不走了,就跟著他們看看搞什麼鬼。

陳南風拉著寶玉一陣熱聊,果然被他套出了一點有用的訊息。

原來是最近巨龍沼澤的黑龍谷的平靜被打破,黑龍活動越來越頻繁,石槌食人魔在塵泥沼澤南方的家園——石槌村被黑龍毀了。

獸王雷克薩認為黑龍不僅僅是為了侵犯石槌食人魔,而是還有別的什麼目的,因此前來調查。

為了幫助石槌食人魔奪回石槌村,寶玉自告奮勇接受了石槌食人魔法師的委託,去黑龍谷獵殺雛龍,收集雛龍的【灼熱之舌】和【灼熱之心】,用以找出邪惡的源頭。

黑龍派了守衛看守著雛龍,守衛看到來殺雛龍的寶玉,氣的追了他半個沼澤。

「原來如此!玉兄弟的事就是我陳南風的事,獵殺雛龍這事,我們槍與玫瑰幫定了。」陳南風拍拍胸脯說到。

「這麼危險的事,怎麼好麻煩你們。」寶玉說。

「玉兄弟這話說的,一家人不說兩家話。走,我們這就出發。」陳南風說。

「會長說的對,這個忙我們幫定了。」槍與玫瑰四個人也一同附和。

陳南風聽到這事跟石槌食人魔有關,馬上就決定要參與。

寶玉解救了石槌食人魔奴隸,就得到了獸王雷克薩的幫助。要是槍與玫瑰幫助石槌食人魔重新奪回石槌村,那獸王雷克薩怎麼說也該再表示表示吧。

「我們魚人也要幫忙。」楊禕不甘落後,也跳了出來。

寶玉看了看這兩伙熱心群眾,心想不論槍與玫瑰還是魚人的戰鬥力都十分不錯,自己剛好也缺幫手,不然被龍人追來攆去的也不是辦法,就答應下來。

於是楊禕讓黑鰭魚人留下繼續搜尋死沼巨鱷的蹤跡,而他則帶著布拉克跟著寶玉動身往南,朝著黑龍谷的方向進發。

黑龍谷在塵泥沼澤的最南方,路途有點遠。

寶玉和槍與玫瑰的人畢竟不是魚人,無法直接走沼澤水路,只能沿著沼澤中彎曲的泥道前進,所以路上花的時間就更多了。

好在這一幾人的實力相當不錯,路上遇到的沼澤凶獸大都被槍與玫瑰的五人用長弓射殺,偶爾潛伏到近處的也被長槍貫穿身體而死。

布拉克最為積極,每次發現野獸出沒,他總是第一個衝過去。死去的每一頭野獸身上,都有他用【泥漿魚人長矛】捅的好幾個窟窿。

楊禕隨身帶著兩樣武器,分別是【硬短弓】和【海怪魚叉】,他看到遠處有野獸就湊熱鬧拿弓射上一兩箭,看到野獸靠近就混在人群中用魚叉捅幾下。

楊禕的「弓」和「長柄武器」都已經到達了「5050」的門檻上,就等著突破門檻把等級升級為6級,所以他不放過任何可以提升弓和長柄武器熟練度的機會。

一群人就這麼沿著沼澤泥道走了許久,一路走在最前面風之阿大突然有了發現。

「快看,前面有一群雛龍。」風之阿大發出警示。

只見七隻背生雙翼黑色小龍在低空中來回飛舞,是龍類的雛龍。

楊禕用領主之眼查看了一下,發現它們全是4到5級的【灼熱雛龍】。

寶玉騎著雙足飛龍幾步跑到前面來,努力眯著眼瞧了瞧。

「這就是我們要獵殺的雛龍,沒想到它們都飛出黑龍谷到這麼遠的地方來了。不過來的正好,先殺幾個練練手。」

寶玉端起火槍,瞄準了最密集的雛龍群。

砰的一聲。

子彈從槍管中迸射而出。

可惜沒有射中任何一隻雛龍。

雛龍被槍聲驚動了,都朝著寶玉望了過來。

「嘖嘖嘖,這射偏的難度比射中更大。」楊禕吐槽。

寶玉尷尬地撓撓頭,然後指揮著雙足飛龍掉頭就跑。

呼啦啦啦~

烈焰燃燒的風聲從空中傳來,雛龍們紛紛吐出火球,有先有后朝著寶玉砸去。

還好雙足飛龍跑得快,不然寶玉就當場變成燒烤了。

寶玉開怪把雛龍的注意力都吸引去,槍與玫瑰的人抓住機會彎弓射箭,對空中的雛龍展開攻擊。

雛龍也不甘落後,一張張的龍嘴冒出火星,幾秒后吐出一顆顆火球,呼嘯著砸向幾人。

槍與玫瑰的幾人顯然都有練過身法,一個個閃躲騰挪,避開了火球攻擊。

楊禕一看,也把【硬短弓】從背上取下來。

他找了一隻4級的【灼熱雛龍】,然後跑到弓箭射程的最遠距離,來了一記【瞄準射擊】。

【瞄準射擊】這個技能需要花3秒進行瞄準,但是傷害加成相當不錯,獵人常常用這個技能作為攻擊的起手式。

瞄準射擊一箭射出,楊禕緊跟著就是一記瞬發技能【震蕩射擊】。

5級獵人的【震蕩射擊】可以使目標減速50%,持續時間4秒。

趁著目標雛龍被減速,楊禕趕緊轉身就往遠處跑。

楊禕自知躲避能力比不過槍與玫瑰的人,但是自己也有長處,那就是會各種技能。

他瞧准了雛龍吐火球需要幾秒的施法時間,於是靠跑出雛龍的最遠施法距離來迫使它中斷施法,然後趁機回頭射上一箭,或補一記【震蕩射擊】。

即使雛龍偶爾有機會把火球吐出來,也因為距離較遠,讓楊禕有足夠的時間反應並躲避。

於是楊禕就這麼邊打邊跑,生生把這隻4級的雛龍給磨死。

等楊禕磨死雛龍,撿了屍體和幾人匯合。他發現寶玉已經騎著雙足飛龍返了回來,槍與玫瑰五人也已經把剩下的雛龍都消滅乾淨了。

「高手高手高高手。」寶玉豎著大拇指,佩服幾個人毫髮無損就滅了一群雛龍。

幾人把雛龍屍體被堆在了一起,一共是七隻。

「這些雛龍怎麼處理?」陳南風問。

「交給我。」寶玉說。

寶玉從雙足飛龍背上跳下來,摸出一把小刀,開始對雛龍屍體進行切割。

石槌食人魔法師需要雛龍的【灼熱之舌】和【灼熱之心】作為媒介,寶玉把雛龍的舌頭和心臟一個個挖出來,順便還把雛龍的【火囊】也一併取走。

【火囊】是一種用途頗廣的材料,是製作【火焰防護藥水】、【火焰偏斜器】和【龍息辣椒】的主材,可以賣出不錯的價格。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