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李慕退後,臉色氣的煞白。

怒罵道;「滾出李府!」

鄧艾趾高氣揚:「老子不滾,你能拿我怎麼樣?」

「裝的這麼楚楚可憐!人盡可夫的賤貨!本公子罵你不應該么?」

「你那點破事帝都城的文人圈子裡,誰不知道啊!」

李慕臉色微變。

心中無比後悔,為什麼要一氣之下,同意這個婚約,這鄧艾太過分了!

鄧艾繼續出言諷刺:「怎麼,不承認?」

「那個秦小布是不是把你睡了?」

「看你那哭哭啼啼的樣子,肯定是肚子被搞大了,然後被人一腳踢開的吧?」

「還什麼大才女,下賤!!」

他嘴臉難看的怒罵,心中是無比的嫉妒。

李慕眼眶一紅,是生氣的,也是想到自己的確被拋棄了。

捏拳發白,沉默不語。

「哼!」

「除了本公子看得上你,還有誰看得上你?」

「我警告你,給我老實一點,陪我一個月,我就跟你解除婚約,放你去做浪蕩小姐,並且不為難你李家。」

「否則,我就讓你吃不了兜著走!」鄧艾惡狠狠的威脅道。

李慕忍無可忍,她雖跟秦雲提前做了夫妻之事,但也僅限於秦雲,其他男人,她看都不會看一眼。

怒罵道:「滾,你才下賤!」

「臭娘們,敢罵我?」

「你他媽找死!」

鄧艾勃然大怒,雙眼浮現一抹狠色,一個耳光往李慕的臉上扇去。

這一幕,正巧被找進來的秦雲撞見。

「住手!」

「你敢動她一下,老子滅你九族!!」

暴吼如雷,秦雲雙眼一紅,迅速沖了過去。

心中殺意滔天,自己的女人,怎能被其他男人打?

一剎那。

聽到聲音的李慕嬌軀一顫,眼淚抑制不住的流淌下來。

她百種委屈都發泄了出來,複雜至極。

鄧艾則是被那一聲恐怖的威脅給震懾住了,脖子一涼,就彷彿一把刀懸在頭頂似的。

驚恐不安的臉轉過來,還沒有來得及說話。

啪!

秦雲一個耳光掄了上去,三顆牙齒混著血水飛天,他那張俊朗的臉頰幾乎打扭曲,重重摔在地上。

慘叫一聲。

他捂住火辣辣的臉,怨毒罵道:「你他媽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誰嗎?」

秦雲一腳踢在他的腦門上,如土匪一般嘶吼:「你他媽知道我是誰嗎!」 「徒兒多謝師父誇讚,徒兒接下來也會一直努力,不辜負師父的期望的。」我再次扣頭,然後一揮手,將我的寶貝硯台收進了儲物戒指之中——戒指的空間相對較小,裏面都是放着我最寶貝的東西。

「嗯。時間不早了,占天府門口早早就排著長隊了,太子殿下也在門口等着你呢。」

「闕哥哥都來了好久了嗎?那小傾這就去見他了,師父,徒兒告退。」

「嗯,去吧。」

槐牢透甫一點頭,那打扮得像一朵含苞欲放的小桃花一樣的徒弟就一溜煙跑了出去,不過顯然還不適應這麼長的禮裙,一路跌跌撞撞,也把藏在自己身後的大徒弟給跌得心驚肉跳了。

「呵呵,怎麼,不躲了?」槐牢透撫了一把鬍鬚,戲謔地眯着眼睛,看着身邊眉頭都要擠成小山,腳步欲邁不邁的大徒弟。

平時不苟言笑,看見誰都板著一張臉的緝天鑾,竟然會露出這樣的神情,倒是有些樂子。而且,他不再將自己關在那個封閉的世界中,這是一個好兆頭,也許將來有一天,他和那個人,能夠重歸於好,這樣,那子佛的大業也就不再需要自己發愁了。

「怎麼,不去看扶著點你師妹?她這樣毛毛躁躁的,萬一摔了破了相,可還怎麼做將來的太子妃呀?」

「她心裏只有鳳闕,今早我像她兒時一樣去她房裏幫她洗漱打水,還被她趕出來了呢。」

「哈哈哈,你這笨小子,整天只知道打打殺殺,不學學交際,不知道女兒家長大了會害羞嗎,還當她是個小孩子被你哄著騙着就乖乖跟在你屁股後面跑呀。這下可好,被你師妹討厭了吧,你這大英雄的形象,恐怕已經在她的心裏崩塌了,現在的你呀,比起登徒子也不遑多讓了,哈哈哈。」

聽到緝天鑾的抱怨,槐牢透不禁大笑出聲。

「也對,小傾已經十五歲了,都到了嫁人的年紀了。師父,宮裏人都說,蘭極興已經內定了小傾做太子妃,方才您也這麼說了,可見傳聞是真的了?」緝天鑾遲疑了一下,還是問出了這句話。不過他揚著臉,望着仙傾撫離開的方向,槐牢透看不清他的臉,也就不疑有他。

「呵呵,正是。王上早知小傾與太子殿下的情誼,太子殿下甚至不止一次在侍奉御前之時隱晦地提過自己的婚事,原先王上就因為太子殿下一直不肯娶妻憂煩於心,這下他自己點頭,況且小傾身世上是國師之徒,樣貌上也是傾國傾城,雖然不是天罰,不過將來要做王后的人也不需要打打殺殺,倒是她的創造力,稱得上是造福萬民,更是使得天語術法界有了百年來的第一個跨越,被世人稱讚,聲名遠播,甚至有了『仙則女』的美稱。這樣一個女人,不僅令太子殿下滿意,更是讓王上滿意,讓整個仙麟稽傾慕。呵呵,老夫這輩子有你們這兩個徒弟,也算是知足啦……」

「原來蘭極興早已經考慮好了……那師父,如今小傾已經到了婚嫁的年齡,是否婚期也不遠了?」

「呵呵,當然,王上和太子殿下早就等急了。就定在下月初三,三月三,靈女節迎靈女,禮官選的日子真的不錯。你說呢,天鑾?到底是你的師妹,比起親妹妹也不差的,你好友與師妹的婚事,你也該操點心。」槐牢透瞥了他一眼,臉上笑眯眯的,看起來對這門婚事滿意至極。

「師父,徒兒可沒有這個心思。既然日子禮官已經定了,那定然是個好日子。只是南邊最近風波迭起,戰事不歇,這次徒兒七天七夜不眠不休才騰出空來趕回參加小傾的及笄禮,下個月……怕是難以騰出空來了。」

「仁子佛竟然這麼囂張?按理說他們距離冰原最遠,受到的輻射應該最少才是,平日裏都是戰戰兢兢地操持國家,怎麼最近卻一反常態了?」

「據弟子這些日子的觀察,他們的士兵有一半以上都能夠使用術法,而且是【天使術法】,恐怕這裏面,少不了【天罰協會】的戲份。」

「哼,他們這是想幹什麼!」槐牢透聽到【天罰協會】的名字,怒氣微顯,腳下地面都有了輕微的顫動。

「他們似乎近幾年擴張得十分厲害,雖說在【天罰協會】的名下,有仙麟稽最強的十個人,十大【聖·天使天罰】,不過他們畢竟只是被評選出來,並未表明立場,不能十足十地算作【天罰協會】的人。但是除了他們,徒兒實在想不出還有哪方勢力能夠給【天罰協會】這麼大的勇氣,竟然妄想吞併諸國。」

「不會是他們,他們再強,也不過十人,多了不敢說,就那些使用【天使術法】的半吊子們,即使有神柱的支持,我也能拿下兩三個。你如今也算得青出於藍,再加上煊方的幫助,兩到三個也該不在話下。況且你也說了,那十人是大陸的最強的十人,而不是【天罰協會】的所有物。【天罰協會】如果就這麼點力量,他們還不敢做這種蠢事,可見他們有了一股新的力量。而且還是一股不易被撼動的,完全屬於他們的力量。」

「那究竟是……?」

「我也不知道。不過,你此去千萬當心,你的屠龍級天罰之力【焚龍】,肯定被他們所忌憚,目前看來,【天罰協會】還沒有能夠和你硬撼的力量,但難免他們用什麼陰謀詭計。你師妹的婚事且不用擔心,為師定不會叫她感到一絲一毫的委屈。明日你就儘快趕回去罷。」

「是,師父,徒兒遵命。」

=3=

「吱啦——」

我氣喘吁吁地跑到占天府的大門口,一口氣拉開了大門,門外的金光奪目而來,倒顯得太陽光微弱無力了。

「小傾傾,生日快樂。」

我還沒來得及細細打量門口的人和禮物,變被一個溫暖的懷抱牢牢擁住,彷彿就在我們倆接觸的一瞬間,時間變慢了,呼吸變慢了。在這一瞬間,我只想慵懶地靠在他的懷裏,什麼夢境,什麼術法,都不去考慮。

。 楚星查看了一番,靈石足夠,保命符是一張淡黃色的符紙,不過上面靈力很淡,跟楚星手裏那張廢的比起來差遠了。

「任句輝,你是不是給了我一張沒用的保命符。」

「還能用,咱們說好的是保命符就行。」任句輝含糊說道,他還是緊緊抱着頭坐到地上。

「被騙了!」

楚星心裏鬱悶,那個紅葫蘆比這個好多了。

「少爺」「少爺。」

這時遠處飛來一男一女,外貌像四十多歲,修為確是深不可測,楚星看不出來。

「我在這裏,趕緊帶我走。」任句輝抬起頭髮出女性般的尖叫,臉上紅通通的。

「怎麼回事,誰欺負少爺了?」婦人大驚失色,來到任句輝面前趕緊去扶。

「都滾開!」男人來到任句發身邊向圍着的人大喝,又蹙著眉頭向任句發發問,「句發少爺,怎麼回事。」

「任姨,快點帶我走,快走。」任句輝急的亂跳,雙手抱着婦人的胳膊,頭埋進胳膊彎里。

「好,這就走。」

婦人臉上一片伶惜,地上的東西她也看見了,抱着任句輝就向遠處飛出,同時向男人說道。

「老礦,問清楚。」

任句發對男人有點害怕,一字一句的詳細說了一遍,最後指著楚星。

男人轉頭看向楚星,眼裏帶着莫名的火氣。

「小孩子比斗,簽了協議,這麼多人見證,沒有誰欺負誰,你不會以老欺小吧!」文老飛在楚星前面,看着男人。

「怎麼會呢?」男人淡淡開口,繼續看着楚星,「不過我會稟告老夫人,她會不會生氣就難說了。」

男人說完就飛走了,沒有看文老一眼。

「任句發,他說的老夫人是誰?」文老看着他們遠去的身影疑惑的問道。

「任家現任族長的母親。」任句發臉色難看的回答,他還沒有從剛才的發問中回過神來,又看向楚星,嘴角笑着說:

「任句輝是她最疼愛的孫子,從小養到身邊,這次任句輝聽說楚星有精神力武器,偷着跑出來,準備拿到了當禮物送給他父親。」

「他父親就是任家族長。」

楚星聽了淡淡一笑,「我好像沒得罪他啊!」

周圍學員議論紛紛。

「就是,都是正常比斗。」

「是任句輝太不經打了。」

「不過是隨地小便,沒什麼大不了。」

「他被養殘了。」

……

「她可是容不得任句輝受一點委屈。」任句發笑着打斷其他人的話。

「楚星,以後小心點,大不了會找你找回面子,不會有危險。」文老眼神同情的看着楚星,嘆了口氣飛走了。

「你當着任句輝的面尿次褲子,應該就沒事了。」任句發看着楚星哈哈大笑,轉身飛走,他難得能擠兌楚星一次。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