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更有傳言說,飛魚衛這次的行動乃是奉新任指揮僉事的命令,對虞都之內與別國勾結的地下勢力進行清理。可因為事先沒有說明,嚇得好些貪贓枉法的官員以為是要抓他們,預備跑路的跑路,畏罪自盡的自盡,結果天亮以後才發現自己竟是忙乎了一場寂寞。

一夜的時間,自殺成功的六品以下官員五人,六品以上二人,自殺未遂、潛逃者不下百人。

皇宮之中,景隆帝翻閱著東輯事廠和飛魚衛剛剛送進來的奏報,笑道。

「你這個小師弟真不是個消停的主啊,找人就找人嘛,搞出這麼大的風波來。還有俠客盟、君子會、京城六少,這都什麼跟什麼啊?浩煦以前挺穩重的一孩子,也跟著胡鬧起來。」

「平常自漳州回來后,總是裝出一副莽撞的樣子,其實心思細膩得很,想的也多。這次把事情搞得這麼大,估計是不想被人發現他真實的目的!不過目前來看,對朝廷卻是一件好事。一些害群之馬露出馬腳,正好清理掉一批,換上些得用的人才。今年參加秋闈的士子們到是要感謝他了。」

站在一旁的沈守缺也在看著奏報,聞言笑著答道。

「陛下!王首輔求見。」

洪鐘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你師弟搞出來的亂子,你這個當師兄的去收拾吧。」

景隆帝將奏報往御案上一丟,處理其它奏摺去了。

沈守缺苦笑搖頭,朝外走去。

說不得,又要耗費些銀錢請客了。

也不知卿月樓的東家能否給些折扣,自己這個月在他家可是花了不少銀子了。 察覺到陵川城中的變異體出現異常變化后,吳昕就不想讓袁娜等人繼續在裡面訓練了,他不知道袁娜他們之後會遇見什麼,搞不好全軍覆沒都有可能。

「你們的訓練任務到此為止,我馬上派遣增援前來接應你們撤離……」打定主意的吳昕對袁娜道。

「老闆,再讓我們想想辦法……」袁娜還有些不甘心。

「老城裡的變異體可能出現了一些異常變化,這不是你們幾個人能應付的,再待下去,你們可能會出現傷亡,對之後俞山市的任務會造成不好的影響。」

「是,我知道了……」吳昕堅決的態度讓袁娜放棄了堅持。

「如何?」其他幾人詢問著。

袁娜頓了頓說道:「老城裡的變異體出現了不明變化,基地那邊接下來會派遣增援前來接應我們撤離。」

其他幾人聽后頓時鬆了口氣,他們也覺得這老城裡的變異體異常的難纏,都有些心虛了,唯獨柳曦有些疑慮,她靠近袁娜小聲道:「娜姐,是不是因為我的原因……」

袁娜搖了搖頭,小聲道:「應該不關你的事,老闆沒有過多詢問你的狀況,他應該是出於實際情況才下達撤退命令的。」

柳曦聽後點了點頭,她就怕吳昕是因為對她過於擔憂才讓他們撤離的。

袁娜幾人等了不到半個小時,基地的增援力量就已經到達了他們所在的區域。

首先到達的是空中支援,兩架R44直升機盤旋在他們所在街區的上空,但變異體們卻根本不露面,由於知道了有一種能夠投擲攻擊的變種后,直升機也不敢下降太多高度,只能充當偵查力量了。

緊接著的就是地面的三輛裝甲車了,裝甲車頂上的機槍艙位因為沒有防護設備也沒有啟用,不過裝甲車四周還有射擊孔,能為裝甲車提供防護火力。

裝甲車隊的到來也沒能刺激到那些變異體,它們似乎知道自己的力量無法對裝甲車造成傷害,只是在一邊窺視嚎叫,並不發動攻擊,讓三輛裝甲車順利的來到了袁娜幾人所在餐館門前。

「防禦隊形,撤退!」隨著袁娜的命令,三名盾牌手舉著盾牌掩護著另外四人開始撤離。

七人正要走出餐館前往裝甲車的後門時,戚豪卻突然停下了腳步,朝著幾人大叫道:「等一下!」

「怎麼了?」眾人疑惑的看著他。

戚豪皺眉道:「你們先安靜一下……」

「你要搞什麼幺蛾子?」程浩南有些著急道,眼見外面就是撤離的裝甲車,幾步路就完事了,現在停下來幹嘛。

「小豪,你是不是感覺到什麼了?」柳曦問道。

「是的……」戚豪點點頭,隨後對袁娜道:「隊長,能讓裝甲車的引擎停一下么?」

袁娜聽后毫不猶豫的拿起對講機道:「救援車輛請引擎熄一下火,我們這邊有人發現了異常狀況,需要確認!」

對講機那邊猶豫了一下之後才回道:「明白!」

隨後,三輛裝甲車的引擎都停了下來,戚豪對眾人比了一個安靜的姿勢后,便來到餐館門口邊上,凝神聆聽起來。

幾人莫名的對視了一眼,不明所以,但都沒有發聲。

然後他們就見戚豪繼續往前走,出了餐館門口,慢慢的靠近裝甲車,就在他伸手將要觸碰到裝甲車時,只見他臉色一變,隨後伏身猛的向後一滾。

嘭、嘭!!

只見他剛剛站著的地方砸下來兩個空調掛機,飛崩而出的一個金屬零件在他臉上刮出了一道傷口。

但他來不及察看,連滾帶爬的沖向餐館,餐館里的眾人剛要驚呼,就見大量的墜落物追著戚豪的身影不停的砸了下來。

就在距離餐館還有最後一步時,戚豪起身一躍飛撲進餐館,然後一台電冰箱砸在了他剛剛的位置,眼見他就要撞到餐館里殘破的餐桌時,袁娜斜跨一步接住了他。

「卧槽!!」

「我草XXX!!」

「狗日的變異體!」

其他人這才意識到要是剛才他們直愣愣的走出餐館會變成什麼情況了,頓時就感到一陣后怕。

「小豪,你的臉!」袁娜看著戚豪臉上一道長條傷口血流如注,頓時驚叫一聲。

柳曦趕忙過來察看,隨後從背包里取出藥物給他處理傷口,並對袁娜道:「娜姐,我們必須馬上撤離這裡,呆得越久越容易出狀況!」

「嗷——」柳曦的話剛說完,就聽見外面傳來了變異體的嚎叫聲,並一直往外擴散著。

「遠處街道有大量變異體正向此處襲來,請立即撤離,請立即撤離!」變異體的嚎叫聲沒過一會,天空上的直升機就發來了緊急報告。

袁娜這才也意識到,變異體這是在那他們做誘餌!

「裝甲車立即啟動,將後門抵近餐館門口!」袁娜拿著對講機吼道。

三輛裝甲車隨即發動引擎,一輛離餐館最近的裝甲車立即按照袁娜的命令照做。

而兩側建築上的變異體似乎知道裝甲車的意圖,立即將各種物品砸向裝甲車,可除了將有些裝甲砸的輕微凹陷外,並不能阻止裝甲車。

不僅如此,一些變異體甚至開始衝出建築企圖發動攻擊,但都被裝甲車射擊孔里發射的子彈給打了回去。

「趕緊撤離,趕緊撤離,大量變異體正在接近你們……」突然,遠處天空上的直升機不停的用對講機催促道,還傳來了一陣劇烈的槍聲。

「上車!!」隨著袁娜的叫喊,眾人立即上了裝甲車,三輛裝甲車立即馬力全開,快速撤離這條街道。

就在裝甲車隊剛剛衝到一個路口,就發現大量變異體從另一側衝過來。

「坐穩了,衝擊預備!」司機大吼一聲,車內的成員立即抓扶著周圍的把手,接著司機一踩油門,沖向了堵在前方的變異體。

哐哐哐……

隨著大量的撞擊聲,眾人只覺車身一陣搖晃,裝甲車已經撞進了變異體群中,由於裝甲車前方的犁形鏟,變異體被撞擊后拋向了兩側,並沒能影響裝甲車的行駛。

可就在裝甲車即將駛過一個路口時,司機卻看見一個接近三米的大塊頭變異體向著裝甲車的側面撞來……隨着【哥布林盜賊】的發動,赫特的最後1點基本分歸零,決鬥的勝負被分出。

看着昏迷倒地的赫特,【地縛神】就像是被關進監獄里三十年剛剛放出來的色中餓鬼見到了老母豬似得、惡狠狠地撲了過去。

遺憾的是,隼人的動作比它快了一步,搶先將其從決鬥盤上取下。看着身體快速消散的【地縛神-維拉

《這就是牌佬的世界嗎?亞達賊!》第五十九章關於上一章的標題已經被地縛神吃了這件事 混亂的戰場之中

早已變身為雙核心另類亞極陀的木野先生面對身前的兩隻母獅未確認卻只能勉強抵抗,就連反擊都無法做到。

不像擁有著最終形態的其他人,木野先生目前只有雙核心一個過渡形態,雖說自學的空手道以及亞極陀的戰鬥意識使得他擁有越級挑戰的資格,但是一上來就面對兩隻葛集團實力的未確認還是太過勉強了。

拳頭上纏繞著如同旋風一般的綠色能量,木野薰用另一隻手臂抵擋住一隻母獅未確認的爪擊,隨即一拳正中另一隻母獅未確認的胸口。

「拓!」

一擊得手,將一隻母獅未確認擊退後,木野薰自然不會放過這短暫的時間,他立刻轉頭對著另一隻母獅未確認全力出手打算在對方同伴還沒有反應過來前幹掉一個對手。

「嗷嗚!!!」

壓著面前的對手打了十幾秒,一道憤怒的吼叫聲從身後傳來,木野薰能夠感覺到一道身影在電光火石之間已經來到了自己身後。

對此,變身為雙核心另類亞極陀的木野先生竟是不管不問,他的右腳纏繞著綠色的螺旋能量流對著面前的母獅未確認踢出了蓄力一擊。

轟!!!

砰!!!

綠色能量在母獅未確認的胸口炸開將其轟飛數十米砸入了遠處的無人大樓之中。

鋒利的獸爪在同一時間狠狠的抓在了木野先生後背,拉出了三道長達數十厘米的深深傷口。被巨大的怪力拍飛數,木野先生頓時被打得張口閉眼,殷紅血液從傷口之中流出,先是浸濕了木野先生的外套隨後在地面上形成了一灘紅色。

「呵呵……」偷襲成功的母獅未確認舔著染血的利爪對著退出變身的木野發出了殘忍的笑聲。

另一邊,被木野先生一發騎士踢踹飛的母獅未確認雖說樣子有些慘,但是並沒有什麼大礙,以古朗基的恢復能力很快就能恢復。

「木野先生!」

翔一、涼等人自然是看到了陷入危機的木野先生,但是此時的他們被對手纏著雖說沒什麼危險但是也沒辦法出手救援。

遊刃有餘的與三隻母獅未確認戰鬥的菲莉斯,她那虹色的複眼稍稍閃爍了一下。在看見從演講台處飛出的某個身影后,菲莉斯止住了上前幫忙的打算。

「死吧!!!」兩隻母獅未確認彈出如同匕首一般修長鋒利的獸爪,她們臉上浮現出殘忍的笑容,隨即對木野薰發出了絕殺一擊。

「RiderPunch!拓!!!」

攜帶著狂暴的勁風,一隻戴著白色手套的鐵拳隨著渾厚的喊聲在一隻母獅未確認的臉上迸裂。運用騎士力量系統將拳力增幅到超越百噸,另一隻母獅未確認被同伴連帶著砸飛數十米遠,被龍天翼甩飛的一號在木野薰最為危機的時刻來到了他的身邊。

「沒事吧?亞極陀?」

本鄉猛扶起木野開口問道,他並不知道木野薰的詳細信息,但是作為空我的朋友他同樣將其看做同伴。

「沒、沒關係……」木野先生晃了晃腦袋如是說道,在體內光之力的恢復下,被母獅未確認抓出的傷口雖說沒有癒合,但是已經止住了血。

「接下來,就交給我吧。」本鄉猛看了一眼另一邊與萊奧對峙的兩位究極空我,他點了點頭隨後將目光放在了兩位母獅未確認身上。

「我還能……還能打……」

木野薰匯聚精神召喚出安可核心,腰帶上的賢者之石一閃一閃的散發著綠色的光芒吸收著外界能量補充著木野的體力。

「別開玩笑了,你這樣的傷……」

「我還能打!」木野大聲喊道,打斷了本鄉猛的勸說,「外面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要儘快……解決……」

「你……」

面罩覆蓋下的臉龐稍稍動容,本鄉猛想起了曾經的自己與後輩風見志郎,那時的他們同樣是身受重傷但是不顧立花老爹的勸阻拚命修行,與修卡和迪斯特龍戰鬥,「我明白了……一起戰鬥吧!」

翁、翁、翁……

也許是在回應木野薰的決心,他那腰間的安可核心變成了雙核心形態。

如同颱風一般狂暴的旋風伴隨著雙核心的閃耀,纏繞在木野先生身周。

驟然接受了大量風力,一號的颱風腰帶閃爍起光芒,高速旋轉起來,隨後一張卡在腰帶縫中的黑金色卡牌被狂風吹起,繚繞在木野先生身旁。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