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那要幾乎接近於絕境。

不行,她必須要想辦法跟陳克取得聯繫!

但她現在面臨的境遇又跟五年前太像了……她要怎麼辦啊?

喬顏一晚上都在胡思亂想,一個接一個念頭從腦海里蹦出來,其實她根本沒打算要跑,畢竟跑了怎麼折磨這個男人啊!

而司邵斐,自從喬顏房間離開后,就一直在書房獃著,喬顏的卧室被他提前安了攝像頭,此刻他就正冷眸微黯的盯着大屏幕怔怔出神。

「司總!」

這時候王野恭敬過來敲門。

「進來!」司邵斐將視線轉移到自己這個心腹身上:「說,現在公司到底什麼情況?」

「回司總,自從您在帝都因大火昏迷了五天開始,公司的項目就開始一個接連一個的出事,這背後肯定有人推動,只是屬下沒用,暫時還沒有查出來是誰?」

「不用查了!肯定是我那好父親和他那私生子做的!」

司邵斐沒想到自己不過就是昏迷了五天,就給了那幫人一個蓄謀已久的機會。

「呵……我本不想對您斬盡殺絕的,既然如此,就別怪我了!」司邵斐陰鷙的笑着,他與那個男人終於要徹底撕破臉了。

「王野!」司邵斐扔給他一份文件:「這上面名單上的人,無論是誰,有多老的資歷,全部給我開除!記住,我任何人都不見,誰求情也沒用!」

「是!」

王野拿到名單,就知道男人要對公司內部大清洗,對司父的勢力全部剷除了!

「另外,我讓你查的縱火的人查出來了嗎?」

「正要跟您彙報,那個孤兒院的工作人員在老家被我們的人抓到了,她交代,她是收錢辦事,而幕後指使她的人,通過我們找專門人士臨摹樣貌,最後確認是白宋宋!」

「什麼?!!」

司邵斐聽了王野的話,眼神陡然一冷,他沒想到這個幾乎要給他遺忘的賤女人竟然逃出來了!

「該死!看來還是讓她活的太舒服了!給我找!多派點人,把她給我抓回來!差點害死阿顏,看我定叫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男人的語氣流露着十足的陰狠,只除了現在對喬顏,他向來對所有人都冷血無情。

這不由讓王野打了個冷顫,頭也不敢抬的恭敬應聲:「是,司總。」

「另外,火災現場不是還有一個女人嗎?是不是司念?」

司邵斐一直懷疑的人都是司念,畢竟一直他這個好妹妹可是一直拿他家阿顏當仇人!

「這個……」王野搖頭,實話實說道:「還無法確定,那個工作人員只看到過白宋宋的臉,她甚至都不知道還有另一個女人的存在。」

所以,要想知道另一個女人到底是誰,恐怕要等到抓到白宋宋才能問出來。

「嗯,我知道了,你退下吧!」

司邵斐對王野揮了揮手的同時,掐了掐眉心,不知為何,他最近總隱隱有着一股不好的預感。

他現在所面臨的一切,都很像風雨來臨前的那種表面的波瀾不驚,實則暗藏洶湧。

到此,他現在還不知道,司念現在也回到了雲州,並此刻正在跟他最厭惡的弟弟司爵見面。

「司念小姐,來,讓我們具體談談我們的合作吧。」

司爵開口,對着司念笑了一下,但卻讓司念打了個寒顫,面對這個一個臉上總是陰惻惻的男人,她沒有絲毫的好感。

但她卻也無法拒絕司爵給她開的誘人條件:「司念小姐,幫我從他手中奪了司氏,我能幫你得到他!」

「呵,說的好簡單,司爵,他是什麼樣的人,你應該研究很久了吧,想必不用我提醒,你也知道,要想在雲州扳倒他無異於痴人說夢!」

「不錯,司念小姐說的不錯,但我司爵也並非不自量力的人,現下硬碰硬肯定不行,但誰讓他有一個致命的死穴呢!」

「嗯?」司念猛的一抬頭:「你是說那姓喬的賤人?」 「劉師伯,文師叔,好久不見。」

閎衍走來,對劉伯溫和文謙態度還是十分謙遜的。

「閎衍小子,你怎麼來了?難道是南風瑾那小子讓你來的?」

劉伯溫本來是非常的震怒的,但是看到了閎衍心情也好了不少。

畢竟南風瑾和閎衍對於他來說,都是很有出息的後輩,而且已經完全獨當一面了,在劉伯溫的眼中,這幾個小子雖然有的時候非常氣人,但是好歹有出息,而且人品很好。

「閎衍,好久不見。」

文謙也露出了微笑。

「是瑾哥讓我來的,瑾哥讓我帶句話。」

閎衍這麼一說,劉伯溫和文謙也做出了洗耳恭聽的樣子,畢竟南風瑾的藥師能力他們都知道,也可能是南風瑾知道了什麼。

「歷練空間有一種靈獸噬心蛇,噬心蛇專食心臟,尤其喜歡人類的心臟,而且噬心蛇食心臟無痕,毒素也會消失。」

閎衍只是平靜的陳述了一種靈獸,似乎跟這件事情沒有一點關係。

但是劉伯溫和文謙自然是明白什麼意思。

「歷練空間啊……」

文謙似乎想到了什麼,眯眯眼微微一睜,眼中似乎有鋒利的刀鋒閃過。

劉伯溫也看向了文謙,這次從歷練空間出來的人,文謙,華修賦和歐陽定羽。

「你們在歷練空間里沒見過噬心蛇嘛?」

劉伯溫問的是文謙,畢竟文謙在歷練空間里也待了幾十年了,應該也對歷練空間的靈獸有一定的了解。

不過,歷練空間中因為環境特殊,完全屬於另一界的感覺,整個生態系統和生物系統,也完全都不一樣。

歷練空間的靈獸也向來是攻擊力更強,也更加的神秘莫測和恐怖。

「我沒有見到過啊,歷練空間生物本來也是比較詭異。「」我們歷練的時候曾經遇到過,如果不是瑾哥,我和易笙可能也是死定了。「

閎衍說道,想起那一次也是心有餘悸。

好在南風瑾的藥師能力了。」噬心蛇算是比較毒辣也比較恐怖的一個靈獸了,實力弱的時候能神不知鬼不覺的麻痹敵人,食其心臟,實力強大的時候更是兇殘,請劉師伯加強防範。「

閎衍對別的沒有發表意見了,但是這些話已經表露出了足夠多的意思了。

劉伯溫已經面沉入水。他自然相信自己的師弟文謙,歐陽定羽也一向不是個壞孩子,那麼劉伯溫懷疑誰就已經很明顯了。

劉伯溫就是懷疑華修賦,但是華修賦既然想做藥師學院的新院長,為何還要針對藥師學院呢?

藥師學院就這麼幾個學員,害他們的性命對他有什麼好處?

劉伯溫感覺自己像破腦袋也不懂華修賦的想法,」師兄莫急,既然我們已經知道方向了,那麼想要預防就容易一些了。「

文謙雖然臉色也冰冷,但是還是非常冷靜的。

對於文謙來說,藥師學院的院長可以不是自己,是個一心想要藥師學院好的人,但是絕對不能是一個會害藥師學院的無恥小人。 這些消息,都是陸細辛刻意收集的,別看她整天待在家中,實際上什麼消息都瞞不過她。

一陣嬌喘之後,苗九終於放開了洛凝霜,語氣里還帶著絲絲縷縷的情潮,但卻格外陰鷙滲人:「凝霜,我最後警告你一次,別想躲開我,更別妄想跟別的男人定親,當初我能弄死白瑞林,就能弄死花子常!」

聞言,洛凝霜快崩潰了:「九叔,你是我九叔啊,父親是不會允許我們在一起的,你已經害了瑞林哥哥,現在還想要傷害花子常嗎?

你以為花家是吃素的嗎?

九叔,求你了,放過我吧。」

「不可能,這輩子都不可能!」接下來都是一陣少兒不宜的聲音。

陸細辛肚子里還懷著寶寶呢,怕這些聲音影響到寶寶,就起身往另外一個方向離去。

剛走了兩步,身後就射來一道惡毒的目光。

陸細辛腳步一頓,但沒有回頭,而是繼續往前走。

「怎麼辦,被她聽到了!」洛凝霜快哭了,她和九叔的事情絕不能傳出去,更不能讓人知道她前一個未婚夫白瑞林的身亡跟九叔有關。

洛凝霜整理了一下衣服,朝著陸細辛跑過去:「等等,等一下。」

她腳步很快,瞬間就攔在陸細辛身前,目光在她身上打量片刻,立刻就猜到了陸細辛的身份:「你是花家聖女花無邪!」

「是啊。」陸細辛勾了勾唇。

聞言,洛凝霜的臉色有些難看,若是身份普遍一些的人還好辦,但是花家聖女就不太容易了。

心念電轉,正急著想辦法堵住陸細辛的嘴時,苗九走了過來。

下頜懶散地靠在洛凝霜肩膀上,語氣漫不經心:「霜兒別擔心,交給我,我來讓她閉嘴。」

洛凝霜臉色唰的青白,急得跺腳:「你不是又要傷人吧?」

「乖。」苗九親了親洛凝霜白膩的臉蛋,「聽我的,你先過去,我會處理好的。」

「不行。」洛凝霜搖頭,「你不許再傷人了,聖女身份不同,而且這裡還是花家,會惹事的。」

「你在擔心我?」苗九邪魅一笑,滿眼星光。

洛凝霜臉蛋一紅,嗖地扭過身子,否認:「誰擔心你了?我是不希望你傷害無辜的人。」

「知道了。」苗九的語氣沒什麼誠意,非常敷衍,「你去比賽那邊,這邊我會處理的,放心,這世上就沒有我做不到的事。」

男子語氣帶著一股睥睨天下的傲然。

而且兩個人從頭到尾都在自說自話,討論著陸細辛的去留,卻沒有一個人在乎她的意見。

這是把她當空氣了嗎?

陸細辛低嘆一聲,覺得流年不利,她怎麼到哪都能碰見奇葩事。

洛凝霜終於被苗九說服,轉身離開,臨走時,目光複雜地看了陸細辛一眼,好心開口:「花聖女,如果你想活命的話,就忘記今天的一切。我不是威脅你,是想救你,你……」

「別說了,乖——」苗九打斷洛凝霜的話,雙手握住她的肩膀,往前一推,「去吧!」

待洛凝霜走後,苗九瞬間變了一個人似的,氣質陰鷙恐怖,周身皆是戾氣。

「花無邪?」他偏頭看了陸細辛一眼,輕笑,「霜兒純善,不喜歡傷人,但我就沒那麼好的耐心了,現在放在你面前有兩條路,一是你自己死,二是我弄死你。」

說到這,苗九輕蔑一笑:「我給你選擇的機會,你選吧。」 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徐賢俊這幾天白天時間老實拍戲,晚上則是把時間分配給了女朋友、前輩以及偶爾的Krystal.雖然有時候手忙腳亂,但總體來說既充實又快樂。

可是金虎昌告訴他的消息,讓徐賢俊從這種節奏中出來。

「你說什麼?公司正和公司接觸,欲要收購公司股份?」

徐賢俊聽到這個消息的第一個念頭就是「公司要找他算賬」,不過隨即搖搖頭,自己就是一隻小蝦米,這個巨無霸怎麼會為了自己而大動干戈呢。

「他們為什麼要收購Keyeast?旗下不是有.CC嗎?」徐賢俊不懂了。

「呵呵,.CC就是一個擺設,裡面的藝人都是通過自己的關係拿到劇本的,哪有幾個是.CC幫著拿到劇本的?」金虎昌不屑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