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薛通的凌闕劍朝蟲頭消失的地方直插,整劍沒入,留於沙地上的半截蟲戛然停止了蠕動。

金剛箭穿蟲頭,薛通又補了一劍,妖蟲立亡。

骨傀捏住蟲尾,拖出沙蟲,收回金剛箭。

薛通收拾好蟲屍,突然察覺異樣,空中一艘騖船迅速靠近,來歷不明的武者!

三名男子,服飾與玄沙幫不同,神倨傲,目光嚴厲。

薛通暗叫不妙,三人不似路過,很可能特意找來。

「你是萬嶼來的魏無恙吧」中間山羊鬍須,消瘦的男子問道。

「嗯,幾位是…」

「真元宮想請你去一趟,問問萬嶼來了幾人,詳怎樣,現在何處」

「真元宮就不必去了,萬嶼前後傳送了八人,我們來沒其他意思,只想儘早返回,真元宮若肯告知傳送裝置的線索,不勝感激。」

薛通邊說,心念疾轉,「真元宮極可能行不利,與其作對是否妥當畢竟我們人少。」

「走吧,你去了就知道了。」

「道友既無其他訊息,魏某告辭,自行尋找傳送。」薛通拒絕。

「鄔師哥,何必和這種人廢話,抓回去就得了!」山羊鬍邊的黑面男子說道。

說罷一掌拍出。

薛通人影一晃,已在七八丈外。

「逃!」

來的三人系真元宮一流高手,摸清薛通底細后,真元宮派遣兩名頂峰、一名后大成,擒其歸山。

在真元宮看來,萬嶼的武者極可能愈來愈多,乃元炁之重大威脅,抓一個是一個,增加將來應變的籌碼。

直接與元炁的大宗門對抗非明智之舉,薛通放棄殺人,能逃則逃。

他足下生風,真元宮三人追出兩里,已落後百丈。

薛通絕影步的遁速比銀針更快,沒多久即消失於鄔正源三人視線之外。

……

薛通改換飛舟,又連續奔縱半余時辰,眼前數座土丘,胡楊、旱柳點綴,似乎到了一個沙漠邊的小小村寨。 浦會長話音一落,全場萬眾期待,都紛紛猜測龍韻新老闆是何許人物。

聶凡一把推開辛晴,徑直朝台上走去,辛晴剛想發火,卻楞在原地「他?他幹什麼?他為什麼會走上去?」

徐哥和他的女伴也疑惑「聶兄弟上去幹什麼?」

沈潤德和女兒沈芊芊也是目瞪口呆,沈芊芊突然意識到什麼,拉著自己爸爸的手小聲嚷道「爸,難道…」

李雲嫣和停下了給粉絲的簽名,和她舅舅一樣震驚不已「好小子,藏的夠深呀!」她嘴上怪罪聶凡,不過心裡卻是很開心。

聚光燈下,聶凡緩緩踱步舞台,一邊走一邊衝下方認識的沈潤德和徐哥等人點頭微笑,還不忘撇了一眼辛晴。

老會長拉著聶凡的手向大家介紹道「這位就是我們長明龍韻集團的新任掌門人,聶凡先生,下面有請聶先生為大家講話。」

下方眾人不管認識不認識均紛紛熱烈故障,都想和龍韻新掌舵結交。

「各位!鄙人不才,剛接管龍韻,在座各位都是行業翹楚,社會的精英,讓我來給各位講話,那真是折煞我了。不過我確實有些話,想和大家說說。」

「我是從底層員工做起的,深知底層大眾的辛苦,不說別的地方,就我龍韻內部,以前都有諸多不公平。職場的潛規則,惡意競爭,暗箱操作,甚至徇私舞弊,我想在做的都多少有過經歷吧。」

「也許有的人認為這些都是必要的手段,可你們想過沒有,你們贏了競爭,卻輸了尊嚴,這樣的贏家真的有意思么?難道以後對你們的孩子也都用這樣的教育方式么?」

「人之初,性本善,那些三字經千字文,哪一篇文章不是讓我們積極向善,又有哪一篇文章是讓我們走向黑暗?」

他看向沈潤德,「在這裡我要隆重介紹一個人,一個人你們大家都認識的人,潤德建材的沈潤德先生。」

大家紛紛看向沈潤德,搞的他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聶凡繼續說道「沈先生是我們長明有名的慈善家,據我所知,他每年有大半利潤都用來回報社會,他工廠里很多工人都是社會邊緣人士,他本可以衣食無憂,過著富足的日子,可他現在卻還開著一輛十幾萬的破車去談生意,見客戶。」

「他的女兒,也一直吃著路邊攤,從來不用高級化妝品。我想這一點在座的絕大部分人都做不到吧?」

「但就是這樣一個人,卻因為不想和建材行會同流合污,不想擾亂正常市場,遭受所有同行的排擠,甚至一度瀕臨破產,你們要知道,如果他破產了,那些靠他養活的工人們將何去何從?」

話到此處,台下炸裂,眾人紛紛議論。

「還有這種事?我怎麼沒聽說過?」

「你一直當大老闆,這種事怎麼會傳到你耳朵里?」

「我也聽說過,好像是建材行會,姓夏的想壟斷經營,以次充好,我去年有個項目就是著了他們的道,當時我也是息事寧人,想花點小錢算了,現在看來不止我一家受損。」

「是啊,我也吃過這個虧,那幫人太可恨了,總是低價競標,最後又用幾倍的價格補差價,可我們都想早點完工,哪兒願意和他們耗時間。」

「哼!這些人就是理由你們這種心裡才屢屢得逞的,看來咱們要用點手段了,不能再讓這幫王八蛋牽著鼻子走!」

台下所有人的話,聶凡都聽在耳朵,記在心裡,輿論效果已經發酵,有這麼多甲方共同支持,建材行會想搞壟斷想法?勢必會破產!

「大家安靜,在這裡,我宣布一件事,我龍韻在長明的所有項目都將做到公平公正公開,而考察競標單位的準則就是競標人的人品,凡是被投訴過的建材商,五年之內,我龍韻一律不再使用其任何產品。」

此話一處台下紛紛響應「我德煌建築也表態,支持聶總這一做法,被投訴過的建材商五年之內絕對不再使用。」

「我星輝建築也響應…」

「長遠地產也響應…」

「還有我中邦地產也響應,我十年之內不使用被投訴過的建材商!」

正可謂一石激起千層浪,這些開發商和建築集團都或多或少的吃過建材行會的啞巴虧,只不過他們都選擇妥協,不過心裡卻對建材行會這種做法十分鄙夷。

這次由聶凡帶頭倡導抵制建材行會惡意競爭的活動,所有甲方都擰成一股繩,不是不給你建材行會做生意,只不過別再想做那些骯髒的小動作,不然幾年之內將在長明混不下去。

「爸,你聽到么?建材行會他們要完蛋了!」沈芊芊激動的拽著自己父親的胳膊,將沈潤德手中的香檳酒都灑落出來。

沈潤德自己也是老淚縱橫,他不怕公平競爭,如果建材行會那些人都用真實價格報價的話,沒人能比自己的價格更低,因為他不貪,只賺合適的利潤就行。

而夏會長那些人,巴不得利潤翻幾倍,所以才用齷齪的手段競爭,要真公平比試,沈潤德早就是長明建材第一人了。

浦會長拍著巴掌又走上台來「哈哈哈哈,小友真是人中龍鳳啊,短短几句話,就讓長明商會產生如此凝聚力,哎呀呀,老夫真是老了,這以後果然還是你們年輕人的世界。」

聶凡禮貌的笑道「還得多謝會長給了我這個機會。」

浦會長話風一變「不過小友可要慎重啊,據我所知,建材行會姓夏的可不是省油的燈,你這樣和他叫板,可得小心著點,那人我知道,手挺髒的,也黑,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啊!」

聶凡輕蔑一笑「無妨!區區小人罷了,會長應該知道,我們修者還怕這種小人不成?」

「小友可不要輕敵,這夏元龍並不可懼,不過他身後也是有靠山的。」

聶凡臉色一變「靠山?誰?」

「省城白家!」

「白家?」聶凡只覺得這個名字在哪裡聽過,可一時就是想不起來。

「這白家是什麼來頭?」

浦會長只淡淡的說了四個字「龐然大物!」

聶凡騶眉問道「既然白家來頭這麼大?那為何商會這些人還願意和我一起聯合抵制?」

老者哈哈一笑「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你不就也不清楚么?」

聶凡瞭然,不過心裡無懼,管他什麼白家,難道還不講道理不成? ……

「對,回到石塔處,我們之前在石塔也檢查了一遍,並沒有發現有傳送陣的痕迹。但是我們忘記了石塔中還有另外一個存在。」

莫見山也隨同言箏與金潛兩人,坐了下去,其實走到這裏,溫度已經不怎麼熱了,剛好在人可以忍耐承受的範圍,坐下去也不會覺得燙臀。

「啥存在?」金潛頭有些懵,費解地撓頭問道。

言箏也抬頭,抬眼,看向莫見山,等着他的解釋。

「嗯,就是我們之前在石塔與靜室的交匯處,見到的那隻鬼物。」

「對對對,我記得這隻鬼物,當時他還想嚇唬我們來着,還愛聽寧道友講故事,寧道友說『預知後續如何,下回再說』之時,那鬼都急得撓頭抓腦,眼睛都紅了,哈哈哈哈……」

金潛說着說着忍不住笑出聲,在莫見山和言箏面無表情的目光下,笑容逐漸僵硬,不動聲色地收回自己的笑,轉移話題道:「可是,我們出去,跟那隻鬼物有什麼關係啊?」

言箏猜測的問道:「莫非你的意思是,那個鬼物知道出口在哪裏?」

莫見山微微點頭,「對,石塔內的那隻鬼物,為高階鬼物,思維跟人一般無異,有思想會思考,從之前他嚇唬我們,一直到聽師弟講故事,更證明了這點,且他在石塔存在這麼久,對石塔各處肯定了解得比我們要多得多,不說直接能告訴我們出口在哪,但至少能給我們個快速的方向。」

金潛聽到這裏有些迷糊了:「那我們是要到回石塔那裏去嗎?」

言箏聞言,難得臉色板正了起來,臉上的脆弱與楚楚可憐都減弱了不少,她蹙眉問道:「我們要回石塔處?那這樣一來一回,恐怕費的時間更多。怕是趕不及在葯境關閉之期出去。」

莫見山嘆了口氣,道:「所以才說這是比較冒險的方法,這一來一回不僅消耗的時間更多了,再者那鬼物也不一定會願意給我們指路。可保險一點的辦法,就是繼續沿着之前的路線繼續往前,但這在時間上也是不可控的,畢竟我們也不知道這到底有多遠,究竟要走多久才能走到了。」

……

三人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僵局,一時無言,沉默了下來。

無論選擇哪條路,都充滿了不可控性,但除非他們是想在這裏耗著,不然就得選擇一個,可這實在是……

「要不,我們還是保守點,繼續往前走走看?」金潛弱弱的吭聲道。

蒼天啊,他太難了,怎麼好好的一個葯境之行搞成這樣?早知道就聽他那年過年過上百少年老成的護衛勸了,他這麼有錢,為什麼要自己冒險,追求刺激,苟才是最適合他這種樸實無華的有錢人的生活啊。

「嗯,我們現在所處的這個位置,溫度已經在正常的範圍了,雖不知還有多遠的距離才能走到出口處,但從這氣溫感知上,說明我們之前的推測是正確的。」

莫見山開口說道,明顯他也是贊同保守一點,選擇繼續往前走的。

言箏抿了抿蠢,蹙眉思考着,她一向不愛動腦,她師尊也說過,「一拳降十會」,「只要出拳快,別人的腦子就追上我」,講什麼道理,動什麼腦子,把拳頭劍硬才是正確的。

因此,她只要遇上這種兩難選擇,就覺得頭痛,她此時低頭沉思著,莫見山與金潛兩人也沒有出聲打斷她的思緒。

半晌后,她才抬起頭,看向他們兩人,紅唇微啟:「我覺得……」

莫見山,金潛兩人皆表情認真,兩人心中都暗忖,言道友思索了這麼久,想必會有什麼新的思路,這麼一想着,兩人表情也帶上了一絲期待。

「……你們兩個說得對,我們就按著原來的方向走吧。」頂着兩人期待眼神,言箏開口把剩下的話說完。

莫見山:「……」

金潛:「……」

就這?!就這?!就這?!

好,不愧是你,金剛芭比言哥!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