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何遠搖頭,「這是兩碼事,你可以把今天晚上的宴會當成是你以私人的身份給我提供的幫助,所以你應該得到足夠的回報。」

趙芊芊看到何遠態度誠懇,也就沒有再拒絕,但是心裡對何遠的評價再次提高了幾分。

何遠又道:「對了,趙經理,你有沒有會計培訓方面的朋友?」

趙芊芊點頭,「有啊,我們銀行有一個客戶就是專門做培訓的,而且還能幫著考各種資格證書,您有這方面的需要嗎?」

何遠說道:「我打算讓小楠學會計,這件事你來安排一下吧。」

「好,包在我身上!」

趙芊芊連忙答應,這大概也是她成為何遠的私人金融顧問之後,她能獨立給何遠做的第一件事。

喬楠嘴上嘴上雖然沒說,但心裡已經高興起來。

這幾天她跟在何遠身邊,總感覺她就像一個花瓶,除了擺出來好看一點,什麼用都沒有。

何遠被吳豪針對,她沒有辦法。

老院長生病,她沒有辦法。

何遠被江總針對,她還是沒有辦法。

如今何遠決定讓他去清安珠寶當財務總監,這對她來說就是最好的機會。

她並不是想要管錢,而是想盡最大的努力幫助何遠。

只有她的能力得到展現的時候,她才能長久地留在何遠身邊。

沒有價值的花瓶,就算再喜歡,也有厭煩的一天。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我在末日遊戲當領主最新章節、我在末日遊戲當領主安然一世、我在末日遊戲當領主全文閱讀、我在末日遊戲當領主txt下載、我在末日遊戲當領主免費閱讀、我在末日遊戲當領主安然一世

安然一世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穿成首富親孫女后我成了頂流、帶球跑文里的炮灰崽崽我不當了、我在末日遊戲當領主、鬼眼國醫是神棍、影帝老婆是大廚、我為祖國添磚加瓦[快穿]、

。 第949章

「我不清楚啊!海蓉她們還在三中讀書,只有我轉過來了,是那個輝少安排的。」楊雪很老實的說。

宋三喜點點頭,「好吧,明天我去過問一下她。」

「你」楊雪扭頭看著宋三喜,有點發獃,喃喃道:「真有這麼好心?」

「善良和正義,只要是個人,就不應該丟掉的。」

「哦」

現在的弱女子楊雪,的確有些受啟發和教育。

甚至,有些慚愧。

到了她家,開門冷冷清清。

房子,很大。

楊大禮,把整個一層樓買下來。

四套房子,連成了一套。

宋三喜掃了眼,「呵!這小老頭,還真有錢啊!他不在,你媽也不在。」

楊雪表情都有些麻木,又帶著些憂傷,「我媽,肯定在外面打牌。我爸,可能在外面喝酒什麼的。」

宋三喜點點頭,拿起手機來,「我給你爸打個電話。」

「你有他號?」楊雪有些吃驚。

「嗯。」

宋三喜撥了楊大禮的號。

但是,關機。

他想了想,又打王輝的號,也關機。

「真有意思。」宋三喜不禁冷笑,「走吧,先到我實驗室,我給你再檢查一下身體。」

「你還有實驗室?」

「嗯,我其實也算是個醫生,也是一個醫學研究者。」

「我去」楊雪掩著紅唇,有些驚訝了。

以前,只知道蘇有欣的姐夫,是個酒鬼、賭鬼。

哪知道,他還會這些?

對於宋三喜的印象,她也是很有改觀。

十多分鐘后,到達中海醫學院的實驗室。

楊雪洗了澡,接受了宋三喜的檢查。

宋三喜檢查完了之後,感慨,果然判斷是沒有偏差的。

楊雪的子·宮,很幼·弱,比蘇有晴強一點點。

宮形也不規則,盆·骨非常之窄,這是難產的體格。

他再次講了一下,說如果沒有了這個孩子,她一輩子也不可能再做母親了,以後是懷不上的。

楊雪紅著臉,急的哭,「那我應該怎麼辦啊?宋大哥,我要怎麼辦啊?我其實,還想讀書的啊」

宋三喜說:「你先不用著急。我需要見到你爸,還有王輝,才能作決定。大人之間,有些事,你還不懂。」

「這樣,我先送你回學校去,還是送你回家?」

「學校,我沒法呆了。這幾天,有些嘔吐的厲害。家裡,我更不敢呆,我媽會打死我的。」

楊雪有些崩潰。

「那好吧,這麼的。你跟我走,住秦雪蘭家去。」

「秦雪蘭?」

宋三喜便講了一下相關的情況。

楊雪點點頭,表示同意,但想了想,「宋大哥,我學校怎麼辦?」

「我會聯繫你們學校的秦主任,替你請個假再說。」

「啊!你還認識秦香琳秦主任嗎?」

宋三喜微微一笑,「嗯,認識呢!你們校董秦長生,跟我關係還頂好呢,也是我的病人,信不信?」

「我去!真厲害!我信了」

「呵呵,信了就好。」

宋三喜驅車前往秦雪蘭家。

路上,給秦香琳打了個電話過去,幫楊雪請假。

電話里,秦香琳當然給宋三喜面子,關係處的也很親近。

掛了電話之後,楊雪都不禁道:「宋大哥你真牛,我真服你了。」

「呵呵,這沒什麼的。到了秦雪蘭家裡,你好好住著。你的身體,需要補養,明天,我會給你弄葯過去,先把胎保起來。就算是要打掉孩子,那也得是身體恢復好了,能承受之後,再打。」

「哦」楊雪一提起孩子,好頭疼的感覺。 「停……停一下,江睿……」

「你等,等一下……」

在鍾秋萌近乎柔弱的反抗聲中,江睿還是頗有點自豪的鬆了嘴,難得把高冷的萌姐姐搞得七上八下,這說明他江某人的舌功已臻化境,牛逼壞了!

「上次捏你耳垂你不是說沒感覺嘛。」

他笑眯眯的看着鍾秋萌奚落她沒出息。

「……」

此刻的鐘秋萌抿著唇,那張精緻的瓜子臉此刻交織著莫大的羞赧和絲絲的難堪,紅艷如一片桃葉,那兩瓣動人如清晨沾滿露水玫瑰花瓣的紅嫩嘴唇,以往總是玩味的勾著,笑着,這時候卻是微微張合著,無聲的誘惑著江睿。

「我也是人,會癢的……」

她極力的斂住那股羞赧,韻味十足的剮了一眼江睿,話音雖然是清冷且埋怨的,但氣勢卻是與之平常差了十萬八千里。

然而慾火焚身的牲口江睿卻是猴急猴急的把萌姐姐給摟過來吻住了她,鍾秋萌脖頸下意識的縮了一下,掙扎著掙扎著就無奈的閉上了眼睛,和認命似得任由他肆虐輕薄。

親吻大概本來就是男女最原始的本能,由生澀到熟練基本不需要太多流程,更何況江某人每天勤加練習和鍛煉,簡直嫻熟得不能再嫻熟。

他以前一直覺得男人對於女人的喜歡只是一種本能的征服欲,享受過了也就沒了初始的新鮮感。

但後面和鍾秋萌在一起之後,才發覺鍾秋萌的舌頭實在是能夠融化一切的神奇玩意兒,芬芳而又濕滑,感覺都和回到家似的……

忘情的代價就是窒息,嘴皮發麻。

江睿終於戀戀不捨的放開了鍾秋萌,她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眸湖乾淨得純粹,但恍惚間又浮現出一絲絲嫵媚,這是作為一個妖精的下意識本能。

可當她低頭看見江睿兩爪子開始骨碌碌的脫皮帶時,那種嫵媚立馬就不知所措的敗退住了。

事實儘管鍾秋萌向來喜歡以強勢示人,但真槍實彈的玩刀子還是會怕的。

因為她沒有刀,

只能成為被刺的那個。

所以幾乎本能的就伸出雙手死死的擰住江睿要解皮帶的手,

「不可以……」

阿這……江睿一愣,趕緊採取溫柔攻勢,俯身,幾乎咬到她的耳朵,

「不痛的,放心,哪怕讓我蹭蹭也可以啊。」

該死的,狗子上頭起來真的沒有一點人樣,他清楚自己在說什麼鬼話嘛?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