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防禦:112

耐久度:12-18

須要力量:88

須要等級:42

+162%防禦強化

攻擊時有5%幾率施展等級18暴風雪

+15冰冷吸收

15%抗寒冷上限

+13-21冰冷傷害,3秒持續時間

+2寒冰裝甲(限法師)

+2暴風雪(限法師)

+3冰尖柱(限法師)

這條腰帶被內德開心地收走了,確實是冰法最強腰帶。

還有一件細密的鎖甲,薄薄的,分量不輕,看起來有點像《魔戒》里那件秘銀鎖子甲,只是光澤沒有秘銀那麼耀眼,不知是什麼材質,卻是暗黑里聲名赫赫的物免甲。

謝夫特斯坦布

織網戰甲

防禦:655

耐久度:45

須要力量:92

須要等級:38

+201%防禦強化

傷害減少30%

+250對飛射性防禦

+60生命

之所以稱之為物免甲,是因為這個減傷30%就只針對物理傷害。

而除了這件物免甲,還有物免盾暴風之盾,減傷35%,加上莫北已經擁有的15%減傷長串之耳,再弄一頂吸血鬼的凝視,最高可帶有20%減傷,理論上就可以無懼一切物理攻擊了。

想想還有點小激動呢!

莫北滿心期待地將這件物免甲收了起來,想象著將某個物理系對手氣哭的畫面。

但他取出伊西多那具殘破的屍體后,頓時就變成了滿心失望。

這老傢伙身上居然一件裝備都沒有!

沒道理啊。。。

就連托拜厄斯都穿了一件物免甲防身呢,飾品什麼的更是一樣不缺,為什麼伊西多會什麼裝備都不穿?

所以他才會被直接砸死的?

六個人一頭霧水,想不通為什麼他會在那種場合下依然充滿安全感。

正在幾人面面相覷之時,莫北的心臟驟然收緊,後頸汗毛乍起,在某些想法完整浮現於腦海之前,身體已經出現了應激反應。

難道是因為。。。

裝備對他無效!?

念頭剛起,他就伸手攥住了伊西多的屍體,準備將之塞回物品欄之中。

然而他這一次的舉動卻受到了一股排斥之力,一種試圖將活物收進物品欄時的抵抗之力!

收不進去!

伊西多那半個腦袋都已經被砸爛的面部突然抽動了一下,眯縫著的眼皮下,眼球來回滾動,隨即直接睜開,六人同時被一種詭異的壓力鎮壓在身上。

莫北伸出去的手被伊西多反扣住手腕,那隻枯瘦的手臂明明已經被砸斷,僅由皮肉和碎骨牽連在一起,此時卻爆發出一股令他無法掙脫的巨力。

渾身破敗扭曲的伊西多微微揚起那半顆腦袋,緊盯著被他扣住手腕的莫北,露出一個恐怖的獰笑。

饒是莫北和無數地獄怪物廝殺過,也讓這一幕駭得頭皮發麻。

在他猜測到某種可能性的時候,就立即準備將這具可能潛藏著危險的屍體收起來,想試試物品欄的靜止空間能否將之鎮壓。

他倒是不懼與之一戰,但就怕戰鬥會波及在另一個房間里忙碌著的瓦倫娜,那女人可沒有她妹妹那種實力,壓根就連新手歷練都沒完成。

還有就是擔心這個無比陰險狡猾的對手還有逃遁隱匿的手段,殺之不死,後患無窮。

所以他第一反應就是回庫拉斯特海港之後找奧瑪斯和赫拉鐵力布置一下,不管裡面潛藏著什麼,都在大陣里直接困殺。

但終究還是慢了一步!

阿卡莉和他心念兩通,幾乎是同時意識到了問題所在,此時已經是抽出了武器,雙手反握著空間之刃對著那顆微微抬起的腦袋貫了下去,意圖將之貫穿。

但劍尖在其體外一寸左右的地方,就被一股力量徹底束縛住,再難下壓分毫。

「真是令人費解。。。」一個低沉且宏大的聲音在周圍的空間回蕩,震得牆壁崩裂,碎石簌簌而落。

「你們。。。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隨著這一句疑問落下,他們所在的這座建築,已然開始崩塌! 喬伊一步步後退,警惕地盯着高靖:「你到底要做什麼?」

高靖停住腳步,不再給喬伊威壓,嘆息一聲,說道:「伊伊,你怎麼就不明白我的心呢?我愛你啊,從上學時愛上你,一直都沒有變過!」

喬伊冷漠地打斷他:「可是我不喜歡你,之前不喜歡,現在不喜歡,以後也不會喜歡!」

高靖溫潤的臉一僵,卻又自嘲地笑了下:「伊伊,我知道,你一直對我沒有好印象。尤其是,上次我還不顧你的感受,傷害了你。所以,我一直在找機會彌補!」

「彌補?你的彌補,就是綁架我的女兒?你的彌補,就是綁架我?」

雖然喬伊還不知道自己現在哪裏,但是她確定,這不是什麼好地方。她必須想辦法離開這裏!

高靖擺擺手:「我說了,女兒很安全。而且我也不是綁架你,是想和你靜下來好好談談!」

「我們之間有什麼好談的?要談也行,你先把我女兒還給我!」

她必須先確定喬喬是不是安全。

「伊伊,我會把她還給你的,但不是現在!是我們結婚之後!」

高靖說道。

「結婚?」喬伊冷笑一聲,「你做夢吧!」

高靖緊盯着她嬌美的臉,這張臉,他記了十年,魂牽夢繞!

他堅定地說:「不是夢!在上次和你分開后,我就在計劃這件事。上次是我太急躁了,傷害了你。所以,我現在拿出我最大的誠意來!」

「你的誠意?你的誠意就是強迫我嗎?」喬伊攥緊了拳頭。

高靖搖搖頭:「伊伊,你總是誤解我!在昆城的時候,我不止一次找你,就是想和你和解的。我希望我們重新開始,我希望你能重新接受我……」

自從上次設計喬伊,被夜靜軒打斷之後,他就一直耿耿於懷,伺機報復夜靜軒,同時還要得到喬伊。

一個偶然的機會,他替朋友參加海天盛宴,意外地認識了許琳。

許琳想攀附豪門,但是她在那晚的鶯鶯燕燕中,沒有一點優勢。

而他在那些豪門闊少中,也不算最突出的。但是,他的那個朋友,身份還不錯。

他打着朋友的幌子,主動和她搭訕,知道了她是個小明星,而且和夜靜軒是校友。他立刻就有了一個絕妙的主意!

他花言巧語,哄得她很開心,就和她發生了關係,並拍了視頻。

和她發生關係后,他各種許諾,把她玩得團團轉,還哄騙着她故意接近夜靜軒,讓她對夜靜軒產生恨意。

一切進行得很順利,許琳成功讓夜靜軒聲名狼藉,讓高靖狠狠出了一口惡氣。

同時,他又設了一個更大的套,來得到喬伊。

他投資喬伊所在的網站,推動了這次作者年會的進展。

他做了兩手準備,一是取得喬伊的諒解,和他修復關係,然後他徐徐圖之。

可是,喬伊根本不給他機會。

他也知道,這條路估計行不通。

因此,他就制定了第二條,那就綁架喬伊母子。

他之所以把年會的舉辦地點放在昆城,就是因為,在昆城,他有一個很強大的輔助,張韻。

但是,他卻不知道,張韻幫他,是另有目的。

現在,高靖把喬伊順利地帶來了F國,就是用許喬喬來逼迫喬伊和她結婚!

只要結了婚,她就跑不出他的手掌心了! 「報!啟稟陛下,門外有一天兵趕來飛報,天庭現已大面積失火。這似乎與太上老君兜率宮中的八卦爐相關。還有一名天兵來報,那妖猴已從八卦爐中逃出,已到了靈霄寶殿之外,被王靈官帶天兵把它攔了下來。卻是又被妖猴那斯使了個變化之術,穿混進眾天兵之中,一時難分辨出來,是否要請顯聖二郎真君助陣……請陛下定奪……」一名仙將急匆匆地來到殿上請示。

玉帝聽了之後,臉上的表情沒多大變化,只是看了一眼殿外,捋了一捋鬍子,心想:「……你儘管鬧吧。如果你能幫我清理一下天庭,到時候,我會讓你死得痛快一點。希望你不會那麼快就被他們殺掉。不知道你有沒有發現我們留在那裡的一些小禮物……」

這時,玉帝掃視了一下眾位神仙的表情,才開口說道:「現在這種情況,眾位愛卿,覺得該如何處理?」

「啟稟陛下,臣以為,當務之急,是抓住那妖猴。至於那失火之事,由眾天兵去滅火便是了。」武德星君出列,說道。他這樣說,主要是因為不服氣。老是聽眾人說那隻死猴子如何厲害,而且還是被楊戩抓住的。想到這,他氣就不打一處來,氣得他幾天都寢食難安。

但是一旁的文曲星君卻有不同的意見。他說:「回陛下的話。臣以為,還是先滅火要緊。天庭現在已經將近大半被燒毀,那些法陣也跟著被毀去一大半,已使得天庭的根基很不穩定。如若現在不及時把火滅了,畫法陣補上,那天庭就有可能直接砸到地上。到時候,想要恢復、重建,那就要花費大量的人力、物力了……」

這次,呂洞賓說話了:「陛下,臣認為,不如兵分兩路,一路去對付妖猴,一路去滅火。如何?」

……

巨靈神將正在左顧右盼的時候,見一旁的哪吒三太子在給自己打眼色。他看了好一會兒才明白是什麼意思。他連忙搖搖頭。但是他看到哪吒三太子對著他輕輕晃了晃手中的紅纓槍。他也是只好無奈地點了點頭。他出列說道:「陛下,臣認為不可,這妖猴詭計多端,我們雖然能攔住他在靈霄寶殿外,但卻是沒法將他抓住。萬一他逃出天庭,就如同放虎歸山,後患無窮。所以我們還是應當先合力將這妖猴擊殺……」

武德星君聽了,頓時大怒,吼道:「巨靈神將,你為何長敵人志氣,滅自己威風。難道你認為,我們天庭就沒人能比得過那隻畜生了嗎?」

「武德星君,你這是站著說話不腰疼。你和他交過手了嗎?你見識過他的實力了嗎?如果你覺得自己一個人能對付得了他。那等你把那妖猴抓住,我李哪吒任你要殺要剮,隨你的便,決不皺眉頭。但是如若不然,請武德星君不要以資輩嚇唬我們……」哪吒見武德星君如此態度,心裡十分不爽。心想:「你武德星君不就是仗著你背後有三位尊者給你撐腰,才如此神氣的嗎?現在他們都閉關修鍊了,你還能嘚瑟個屁……」

武德星君見是哪吒這瘋子在說話,心裡也是發毛。萬一哪天自己不注意,就被哪吒用那紅纓槍捅了,那就是有苦沒地說了。但是他見哪吒如此態度,也明白了那妖猴不是很好惹。武德星君「哼——」了一聲,十分機敏地說道:「我說的不是我。只要我們把三位尊者請出關。這抓一隻畜生有什麼難的,不是輕而易舉地手到擒來……眾人同僚,你們覺得是否?……」

「正是……正是……」周圍一干神仙都紛紛贊同、附意。他們也不想去和那隻臭猴子死磕。萬一傷筋動骨就不好了。

「夠了。聯已經聽明白你們的意思了……」玉帝打斷了他們的爭吵,「我自有安排。游奕靈官與翊聖真君,我現在修書一封,你們立馬送去西天極樂凈土的大雷音寺,務必要交到如來佛祖手上,請他過來對付妖猴;巨靈神將,你帶幾百天兵守在這裡;其餘之人,全部去滅火……」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