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由於天色比較黑,距離又比較遠,根本看不清楚那個人的樣子。

怎麼會有人站在他家門口呢?難不成是走錯了?

該不會是壞人吧?是想入室搶劫還是盜竊呢?

就在她胡思亂想的時候,那個人突然就轉身,上了旁邊停著的那輛勞斯萊斯。

坐得起這麼好的車的人肯定不會是想要盜竊或者搶劫的。

比她都有錢,還至於搶劫她這個窮光蛋嗎?

路棉心莫名的就鬆了口氣,或許那個人只是在等人,所以閑來無事在下面抽根煙吧。

車子緩緩的駛離了她的視線。

路棉心覺得自己真的應該好好的睡一覺了,她竟然會覺得有人想要來她家入室搶劫或者盜竊?

她覺得自己真的是瘋了,當初買在這個地方就是因為這一區的治安非常好。

當初她買房子要求並不是很高,但是一定要治安非常好,因為她經常會不在家,獨自留兩個小孩子在家,她很怕出危險。

這別墅區里就有一個派出所,由於這邊住的大多數都是非富即貴。

所以小區的安保做的還是非常好的。

幾乎每隔半個小時就會有人來巡邏一次。

路棉心伸了個懶腰,便回房間睡覺了。

喬夜宸其實剛才在門口的時候是看著路棉心的,只不過他站在沒有燈的地方,路棉心是看不到他的樣子的。

他跟她對視許久才依依不捨的離開了,他害怕自己暴露身份,會影響她的心情,隨後只能選擇離開。

第2天到了辰辰和露露快放學的時候,喬夜宸猶豫了一下,給他們兩個發了一條微信消息。

「晚上有時間能出來嗎?我想給你們補過生日,我有給你們準備禮物哦!」

辰辰現在已經形成了習慣,每天到了放學的時間就會第一時間打開手機。

之前媽媽給他們買了一款電話手錶。

雖然白天在上幼兒園的時候老師是不讓開手機的,但是可以戴著手錶。

只要不玩手錶,不讓手錶發出任何的聲音,影響其他的小朋友上課,老師還是會允許他們戴手錶的。

畢竟這種貴族幼兒園,所有孩子的家裡都是很有錢的,學校自然要滿足他們各種願望。

尤其這種有錢人會特別喜歡顯擺,給孩子帶個某品牌的兒童手錶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電話手錶是可以接收微信的。

辰辰的手錶突然之間震動了一下。

他下意識的低頭看了一眼是微信消息,於是他點開看了一下。

吃驚地發現竟然是喬夜宸給他們發來的信息。

此時正是下午吃點心的時候,老師也注意不到他這邊,他偷偷的將手放在了桌子底下,隨後給喬夜宸回復了一條消息。

「好的喬叔叔,一會兒我放學給你發信息。」

看著辰辰發來的信息,讓喬夜宸有些哭笑不得,明明是他的孩子卻要跟他叫叔叔,誰能體會到他心裡這種滋味呢?

他真希望能夠快點把這兩個孩子給認回來,更想把路棉心追回來。

那樣他們一家四口就可以不用分開了。

只要能讓他們在一起,就算讓他從此放棄他的一切,做一個平凡人,他也心甘情願。

只要能跟他們在一起,他別無他求。

紫筆文學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夜色之下,宋家莊園,平平無奇柳保姆再次上線了。

不過,今天晚上並沒有第二個不速之客。

柳保姆仔仔細細地搜查了宋家莊園各處地方,包括陣法以內,甚至宋湖四周圍的花草樹木。

最後,柳保姆站在湖邊,若有所思地凝視著宋湖。

「難道是在湖泊底下?」柳如雁有種想要跳下湖泊探個究竟的衝動了,可低頭看了一眼自己今晚的一身裝束,柳如雁又忍住了。

楚塵這幾天來的逆天表現令柳如雁懷疑,宋家內有洞天福地!

這並非沒有這個可能性。

絕大多數的洞天福地會在名山古川,靈氣充裕之地,可不排除在繁華世俗之中,會出現特殊環境,誕生洞天福地。

這也是柳如雁第二次來查探宋家莊園的原因。

只有洞天福地,才能夠讓楚塵在家裡比在外面的天賦再提升一個層次。

可是,柳如雁找不到任何蛛絲馬跡。

唯一還剩下可疑的地方,就是這個湖泊。

月色之下,湖水波光粼粼。

「如果真的有洞天福地,我就有把握衝擊氣息境了。」柳如雁暗嘆,她終究還是沒有跳下宋湖,一來她的水性不好,二來,洞天福地在湖底出現的概率太低了,她從未聽聞出現在湖底的洞天福地。

看來,要找機會跟楚塵攤牌了。

柳如雁明白,想要知道楚塵家裡藏著的秘密,首先她要在楚塵面前主動承認自己是大盜火燕。

柳如雁的身影消失之後,沒多久,宋秋開車回來。

楚塵下車后,立即便察覺到異樣的氣息。

又有人趁著自己不在潛入了宋家莊園。

楚塵走了一圈,大致確定了對方的身份。

柳姐姐又來了。

楚塵微笑。

這下子,柳姐姐該對他更加好奇了吧。

楚塵來到了梅花樁前,施展步法,在梅花樁上練武。

暗處,一道目光注視著這一切。

柳如雁冰沒有走遠。

除了跳進湖泊外,還有一個辦法,就是監視楚塵。

月光拂過,一套拳法,出神入化。

柳如雁不得不承認,楚塵是她見過的資質最妖孽的天才。

別的人即便是擁有洞天福地,也絕對不可能短短几天內將天機派的隔空控物術練到爐火純青的地步。

可楚塵不僅僅辦到了,還順手將十幾幅殘缺的古畫修補出來了。

楚塵練了一會拳之後,躍下了梅花樁,朝著一旁的花園走去。

他沒有回房間!

柳如雁的眼神一亮。

片刻之後,柳如雁呸了一聲,採花賊。

楚塵居然採摘了不少鮮花,徑直回到了自己的別墅小窩哄老婆了。

之後發生的事情,柳如雁沒興趣去過多了解,很快就離開了宋家莊園。

一縷朝霞入窗帘。

楚塵睜開了眼睛,柔軟的大床四處都有雨後初歇的痕迹,美人已經出去賺錢養家。

伸了一個懶腰,從床底下摸到了自己的手機,看了一眼。

江曲風,「現在是凌晨四點,飛機的航班延誤,香山武者代表隊伍已經到了羊城白雲機場。」

楚塵感嘆,騷風居然為了自己的事情凌晨四點都還沒有睡覺。

可江曲風的消息還有。

「現在是凌晨四點半,香山武者代表隊分別上了五輛計程車,他們居然沒有在羊城待留,而是直奔禪城。」

「五點半,天快亮了,香山武者隊在禪城華騰大酒店住下了。」

「風哥,消息很靈通啊。」楚塵回了一句。

秒回是江曲風一貫的習慣,畢竟他非常痛恨不回信息的人,「我跟他們同一個航班。」

楚塵,「……」

還沒來得及回復江曲風,楚塵的手機鈴聲就已經響起。

楚塵一看來電顯示,面容浮起了笑意。

葯谷的隊伍,也到了。

給他來電的是喬滄生。

「師叔。」喬滄生沉聲開口,「我們昨天晚上已經到了禪城,為了不打擾你休息,我們在華騰暫時住下了,你什麼時候方便……」

華騰?

楚塵一愣。

還真的巧了。

江曲風剛才的消息,以北斗派為首的香山武者隊伍也已經在華騰住下。

真不愧是全國出名的品牌酒店。

不管是北斗派還是葯谷,都首選華騰。

楚塵家的。

「你們就在華騰等著,我過去找你們。」楚塵掛斷了電話。

香山武者代表團都已經來到了禪城,他們遲早會來找自己討個所謂的說法。

之所以現在沒有動靜,那是因為趕了一夜的路,他們需要休息。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