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一聽之下,就確定了是她收治的病人的老婆的聲音。

「不答應給錢就不能走。」這一句就在那片刻間落進了喻色的耳鼓裏。

然後她吃力的坐起身,透過車前的車窗,清晰的看到那女人在拍打着這輛車的車身。

然後一邊拍一邊大聲的喊叫着。

只是,布加迪的隔音很好,如果不開車門,她聽不到那女人罵罵咧咧在罵什麼,只能看到她在罵。

依稀的能從她的口型里看到她說出來一個個的『錢』字。

就想起剛剛聽到的那一句『不答應給錢就不能走』。

她這是救了人,還惹了一身騷?

喻色不樂意了。

她無償輸了那麼多的血,這個時候這麼虛弱又是為了誰。

一咬牙,她輕輕一環門把手,車門就開了。

然後往外一看,才發現這女人為什麼這麼囂張了。

原來她不是一個人來。

而是帶來了十幾個人。

陸江是拉開這個拉開不了那個。

而醫院裏的人,雖然也在拉人,想要拉開人讓墨靖堯把車開走,但顯然,醫院裏的醫生和護士都是文明人,根本不是這女人帶來的囂張跋扈的人。

很兇很兇的,根本都拉不開,一個個的都在喊,「不能讓車裏的女人離開,不給錢就不能離開。」

「閉嘴。」下了車的墨靖堯一聲厲喝。

又驚的那個女人一個抖擻,不過想想自己帶過來這麼多人,她梗著脖子喊道:「我說了,只要你們給錢,我就放行,否則不放行。」

墨靖堯眸色冷冷的掃過周遭,「你要什麼錢?」如果不是因為診所是喻色的,他才不要講道理,直接一腳踹開,但是周遭看熱鬧的人,現在已經是越聚越多,真的不能不顧影響。

「就是給長梁治病的錢。」女人大聲吼道。

「花錢看病,從來都是病人付錢給醫院,我還是第一次聽說,花錢看病還要醫院給病人錢?不對,不是給病人錢,是給病人家屬錢。」這一次,喻色不等墨靖堯開口,率先開口了。

因為她覺得男人對女人,怎麼着都有種墨靖堯在欺負人的感覺,哪怕墨靖堯是對的,也會給人那種感覺,所以,她才不要明明是對的墨靖堯吃虧。

。 離開地魔族,一路上張若塵都在思考,學之古神為何會做出如此決定?

首先,必定是因為他展現出來的實力和天資,得到了對方的認可,有意結下善緣,讓張若塵欠下一個天大的人情。

其次,閻昱和閻折仙對張若塵的態度,應該也有一定分量。

第三,是為了保住六個小族,和閻羅族在百族王城這片星空的利益。

但就這麼簡單嗎?

只憑這三點,學之古神根本沒必要親自出面,也沒必要摻和到命運神殿內部的爭鬥中,將閻羅族捲入進漩渦。

很快,張若塵想透了其中關鍵,臉上露出一道笑意。

應該與星空戰場發生的變故有關。

閻羅族這是擔心地獄界那些主戰派,真的將星桓天、星天崖、百族王城逼到了天庭的陣營。這對地獄界而言,有百害而無一利。

……

一個時候后,張若塵飛出百族王城,來到一片破敗的星空中。

這裏生命規則和死亡規則混亂而濃密,隨處可見觸目驚心的空間裂縫,不滅的神火,至尊聖器的碎片,殘破的神境世界……

整個戰場,遍及何止億里,之前必然天崩地裂,無不在彰顯這裏爆發了頂尖大神級強者的交鋒。

在確定是荒天的氣息后,張若塵本是有些擔憂的心情,變得平和下來。

在星空中,尋覓了大半天,一無所獲,張若塵這才返回百族王城。

城中,已有消息。

「據說,青鹿神殿的太虛大神蒲傳奇欲要奪取神器地魔雀,卻惹出了荒天大神,被劈得在星空中落荒而逃,最後,頭顱都被斬了下來。」

「可不是嘛!有神靈趕去觀戰,看見失去頭顱的蒲傳奇燃燒神血逃遁,皆是大驚失色。幸好黑暗神殿的穆托戰神及時趕到,否則蒲傳奇今日必會隕落。」

「你們居然敢直稱大神的名諱?」

「這怕什麼?蒲傳奇先是得罪了血絕戰神,又打荒天大神女兒的主意,今後地獄界,哪裏還有他的立足之地?他最好躲在青鹿神殿中莫要出來,哈哈!」

……

「若塵界尊,請到冠雲陣塔,共商大事。」夜叉族族長的聲音,在張若塵耳中響起。

張若塵走進冠雲陣塔的塔門,裏面已是諸神齊聚。

上百個小族各有代表前來,齊聚一堂。塔中真可謂是神霞瀰漫,神境世界一座座,猶如進入了傳說中的神界。

上百尊神靈齊齊起身,道:「拜見若塵界尊。」

這等眾神朝迎的盛況,還是第一次在大神級神靈身上出現。

三大族的族長,坐在正對塔門的三個位置上。

此外,塔中大神竟還有十八位,個個氣度不凡,神光環繞,來自不同的小族。每一族都有億億萬萬的修士,掌控著至少一座大世界。

但就是這十八位在各族中堪稱老祖的存在,此刻看向張若塵的目光,或是忌憚,或是凝重,或是深沉。

不僅是因為張若塵背後的九天足夠嚇人,張若塵先前展現出來的實力,也足以讓他們不敢放肆。

張若塵笑道:「大家不必如此,本界尊是受三位族長的邀請,過來旁聽而已。畢竟,如今星桓天和百族王城已是生死與共,在危急關頭,得互幫互助才行。」

在一個距離三大族族長很近的空置位置上,張若塵坐下,暗暗觀察殿中的神靈,與心中浮現出來的名字一一對應。

依附於閻羅族的六個小族的神靈,也在塔中。

火鬼族族長眩道:「地獄界若是要滅百族王城,統治這片星域,絕不會是星空戰場上的那種持久戰,必是大軍前來,雷霆一擊,迅速結束戰鬥。想要抵擋,只能一直開啟繁星囚籠大陣。」

「但此陣浩大,籠罩百億里寬廣的星空,只靠城中的宇宙神脈根本無法支撐,對神石的消耗極快。」

「我們三大族邀請諸位前來,就是想要思考出一個對策,順便籌集維持陣法運轉的神石。」

提到神石,頓時各族神靈都不淡定了,議論聲不絕。

仙源族的神靈,是一位藍色宮裝的美//婦人,道:「並不是每一座大世界,都能孕育出神石。我仙源族的祖界,就無法孕育出神石,本神修鍊所用的神石,都是族中賣酒,一點點籌集而來。也不怕大家笑話,本神現在僅有一萬枚神石,只能支撐一次千年閉關修行的消耗。」

仙源族以釀酒聞名天下。

但,十億枚聖石,才能換得一枚神石。

而一枚聖石,需要一千萬枚靈晶才能換得。

便是傾盡整個仙源族的力量,只靠賣酒,又能積累多少神石?

「尤酈真神,你就別抱怨了,你們仙源族至少還有一份遍及天下的產業。本神才是慘,得親自花費大量時間凝聚神晶,煉製聖丹,才能賣得少量神石,嚴重耽擱了修鍊。否則怎麼會現在還是中位神中期?」

鬼馬族的神靈,又道:「本神不是在賣慘,是真的慘。」

頓時,這裏成了各族神靈賣慘現場,一個個吐盡苦水。甚至有神靈聲稱,自己為了一次閉關破境,賣過自己的神血和鱗片。

雖說他們是在刻意賣慘,不願捐納神石,但這些小族的神靈是真的窮。

祖界中沒有神石礦脈,那麼,每一塊神石都得花費大力氣去賺取。比如,煉丹、煉器、煉符……

但,煉丹需要聖葯,煉器需要礦石。

煉符的投入更大,稍有不慎,還得倒賠。

而且在這些方面花費了太多時間,必會耽擱修鍊,導致精進緩慢。同時,就算賺取了大筆神石,也是存積不來的。

神靈修鍊對神石的消耗,就是無底洞。

煉製屬於自己的至尊聖器和護身寶物,需要砸海量神石進去。萬一在戰鬥中,至尊聖器被奪走,或者損壞,瞬間就會傾家蕩產。

可以說,這個小族的神靈,沒有那些來歷不凡的大聖天之驕子富有,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但要說他們真到了賣神血的地步,張若塵卻是根本不信。

這些小族的家底就算再薄,總有一些拿得出手的寶物。再不濟,暗算一位神靈摯友,靠賣神屍、神源,就能狠賺一筆。

三大族的族長坐在上方,皆是無奈至極,只得將目光看向十八位大神。

這十八位大神背後的種族,都是有上千萬年的傳承,底蘊要雄厚得多。

其中一位大神道:「如今,乃是百族王城生死存亡之際,我等自然是責無旁貸。麻衣族一共有兩件至尊聖器,是先祖傳承下來。本神願意拿出其中一件,賣出去,換取神石。」

一件完整的鎮天級至尊聖器,價值接近百萬枚神石,算得上是巨額財富了!

「本座願挖出我族一位先祖的神軀,賣取神石。本座不是開玩笑!死都死了,就該物盡其用。」一位離經叛道的大神,如此說道。

「我族有一偽神,戰力實在太低,本神這次回去就奪了他的神源,應該可以換到不少神石。」

……

張若塵雖覺得這些小族籌集神石的方式很另類,卻一點都不覺得好笑,反而很是佩服他們。哪怕再窮,在生死存亡的面前,卻是一點都不含糊。

從始至終,張若塵都保持沉默,讓他們自己處理眼前的危機。

雖說憑藉地鼎,張若塵可以迅速獲得大量神石,但也容易暴露擁有地鼎的秘密。

百族王城一共有一百三十七個小族,可是,匯聚到這裏的,只有一百一十一個。另外二十六個小族的神靈去了哪裏?

只是販賣這些小族的神靈屍體,就能獲得龐大數量的神石。

更何況,這二十六個小族擁有的財富,也必定會被瓜分一空。

外在的危機,可以讓所有小族都團結起來。

但,這筆龐大利益,卻可以讓所有小族心甘情願的團結起來。

三大族的族長可比張若塵更懂這些小族神靈的心思。

夜叉族族長讓張若塵來這裏,更多的只是讓諸神認識一下,也讓張若塵更了解百族王城內部的情況。

從未寄希望張若塵來幫助他們解決自身的問題。

至少,短期內不會。

商議結束后,諸神紛紛離去。

玉靈神回到了百族王城,臉色極為難看,身上煞氣很重,道:「還是遲了一步,夜叉族足有四座大世界會他們毀掉。雲法界的生靈,被鬼主煉成了一枚魂丹。央界被穆托的鎮魂錘,打得四分五裂,化為一塊塊世界碎片,屍橫遍野,不知多少萬億的夜叉族族人慘……死……」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