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天光開始黯淡,奇點孤兒院一行大字又一次出現在卓成的視線中,通過張帆和林生,他對這個名聲赫赫的組織有一些了解。

甜水鎮上這家,只是眾多奇點孤兒院一員。

顧名思義,奇點孤兒院是奇點組織設立的收養機構,專門收納奇點聚居地的孤兒,這個世界人年紀不大就死掉並不稀奇,遺留下來的孤兒總要有個稍微穩定點的成長環境。

甜水鎮名義上屬於奇點的邊緣小鎮,孤兒院自然掛了奇點的名,但相應的資源全部由鎮上負責。

另外,這不僅僅是孤兒院,還是甜水鎮的學校。

就像卓成想的那樣,裏面有一個老爺爺,負責教導基本常識和文化知識。

卓成跟着杜奇進了青石壘成的大門,就見到塔樓門廊的倒置五芒星石牌下面,站着一個身穿淺色麻袍的老人。

這人身體乾瘦,慈眉善目,年齡很大,雪白的眉毛倒垂下來。

身高卻不好衡量,老人的額頭只有卓成的胸膛高,整個人卻又比卓成高出一大截!

因為他戴着一頂帽子!

紅色圓錐尖頂直刺蒼穹,猶如背後的塔樓尖頂一般,風吹不動,雷打不驚!

潘恩看向卓成,語速很慢:「你就是卓成?」

「是。」卓成不知道該怎麼稱呼:「您好……」

潘恩微微笑:「鎮上的年輕人都叫我老師,你可以叫我老師。」

卓成有很多問題想要請教,當即說道:「老師。」

潘恩點點頭,顫顫巍巍進了塔樓大廳,杜奇腳步沉重的進去,卓成連忙跟了上去。

大廳里點了一根蠟燭,搖曳的燭火下,卓成發現大廳中央供奉著一尊石雕,石雕通體漆黑,身背雙翅,山羊頭顱,兩角尖直。

卓成立即猜想,這是飛天山羊?

潘恩坐在一張椅子上,隨手一指:「隨便坐。」

等到杜奇坐下,卓成坐在他旁邊。

潘恩身體晃動,高高的圓錐帽內像有支撐一樣,不僅沒有掉,連褶皺都不起:「扭曲物要收制好,條件允許多試試它的功用和弱點,用的好它能成為你的助力。」

卓成知道他說的是扭曲物紅蘑菇,應道:「好的。」

杜奇點上骨質煙斗,提醒:「不要在鎮里試。」

萬一出現意外,很多人真話毫不保留的往外倒,甜水鎮自己就垮了。

「老師,我有些問題想要請教。」卓成看到潘恩微微點頭,將關於手臂腫瘤和胃部種子的事,詳細說了一遍。

包括莫名的金光和聲音,植物感應,臉向太陽和扭曲物紅蘑菇臣服等等。

這顆種子讓卓成無法安心。

杜奇插了句話:「老神棍,卓成是自己人,儘管說。」

潘恩微微笑,說話跟他走路一樣,顫巍巍的:「手臂是很常見的肌肉皮膚扭曲腫瘤類型,胃部不像是正常的內臟扭曲腫瘤,更像是沼澤樹人的遺留物在你胃裏紮根,與你血肉融合,讓你擁有了沼澤樹人的部分能力,比如植物感應,比如面向太陽。」

卓成想到向日葵人那副模樣,趕緊問道:「我會不會變成沼澤樹人?或者,種子在我胃裏長成新的沼澤樹人?」

潘恩緩緩搖頭,圓錐尖頂高帽隨之而動:「一般來說不會,沼澤樹人變異,既有他們成長環境的必然,也有一個前提,必須頭腦、血液和肌肉皮膚三重扭曲,肌肉皮膚能讓它們紮根吸收土壤中的養分,進行光和作用,血液負責傳輸,頭腦的扭曲腫瘤作為中樞控制全身,長時間潛移默化改變身體結構,最終變成適應南方沼澤環境的樹人形態。」

聽到這些,卓成稍微鬆了口氣,能做個正常人,誰樂意去當樹人這種更接近怪物的存在!

杜奇為什麼收卓成進甜水鎮,卓成下午做過什麼,潘恩一清二楚,加上樂於教人,又說道:「使用內視法時,精神世界感受到的彷彿世界盡頭般的金光和問話聲,我從來沒見過,也沒聽說過。以我的推測,這顆種子大概率不是沼澤樹人本身所生,可能是一個精神信息連接點,連通某個強大存在,所以有活着意識的扭曲物表示臣服。」

卓成點頭:「我有過這種猜測,所以不敢回應。」

「這個世界,有一些非常強大的存在,小心謹慎很好。」潘恩笑了笑:「這只是我一家之言,未必正確。這世界有太多秘密,有太多事,被大毀滅掩埋,我所了解的連邊邊角角都算不上,很多東西需要你們年輕人自己去探索,去尋求。」

卓成沒有心存僥倖,也缺乏相關的應對經驗:「如果真的是某個強大存在,強行連通我的精神世界,該怎麼辦?」

潘恩認真想了一下,慎重道:「能連通你精神世界的,只能是精神意識,你的精神世界是你的主場,精神意志將是你最強大的武器。」

卓成大致聽明白了,換成2020年代玩遊戲的說法,類似於精神抗性?那……能不能設立一個精神意志的牢籠,將闖入者關起來?或者直接斬掉闖入的精神意識?

卓成的想當然,說給兩人聽,杜奇和潘恩沒有經歷過,無法提供明確答案。

總之這種未知的事情,謹慎為上。

卓成舊話重提:「老師,這個世界真的有神嗎?」

潘恩看向那隻背生雙翼、頭頂尖角的飛天山羊,剛想開口說話,就被杜奇搶白:「醉酒山羊創造缺陷世界就別拿出來說了,這麼離譜的東西你也信?」

「至少我見過飛天山羊降臨!」潘恩的慈眉善目不見了,反唇相譏:「你見過所謂的奇點創世主嗎?你相信第三奇點來臨,人類就能恢復文明與秩序?半機械的人類,還是……」

後面那句話,他收住沒說。

理念上的分歧,杜奇無可反駁,站起來就走:「卓成,走了!」

卓成沒辦法,只能跟上,臨出門前,回頭問:「老師,我能不能再來請教?」

潘恩又變成慈眉善目顫巍巍的模樣:「隨時可以來。」

卓成態度極好:「謝謝老師。」 「老師說了,別人對你好,你就該謝謝別人的愛。別人愛你,才會對你好。」

貝貝的話讓楚洛頓時羞澀起來。

「這小屁孩,說的什麼呀?」

心裏卻在想,剛才脫口而出的,難道是自己想謝謝他的愛嗎?

我怎麼可能愛上小凡人?!

莫曉輝見楚洛羞怯,假裝不在意:「小孩子的話,你別信。」

貝貝被漠視,很不開心,惱道:「這可是老師說的,難道我說錯了嗎?我可是認真聽講了?」

小傢伙覺得自己應該沒有記錯啊!

楚洛被貝貝的話逗樂了:「貝貝,知道你認真聽講了,你是個乖孩子。」

小朋友就是要多誇。

「既然我說的沒錯,那麻麻你就完整的說一遍,對粑粑說?」

貝貝就像幼兒園老師一般教著楚洛怎麼做。

「說什麼,小傢伙,時間不早了,洗澡睡覺?」

楚洛知道貝貝的意思,她怎麼好意思說出口,所以找著借口。

「不許耍賴,否則就不是乖孩子。」

貝貝對楚洛的不配合,表示了很不滿。

「好啦,貝貝,今天時間不早了,明天我們再說好嗎?」莫曉輝急忙替楚洛解圍。

「不行,老師說了,今天的事情今天干。」

貝貝的態度很認真,不許人搞特殊。

楚洛怎麼可能說的出口呢?就算說的出口,她也覺得這樣的行為很怪異。

我一個神仙,對一個小凡人說謝謝他的愛?

楚洛苦笑,可貝貝卻在堅持着,似乎這個小傢伙,就是陪自己來搗亂的。

莫曉輝也不知道該找什麼借口了,雖然小朋友的話,是老師那裏撿來的,但道理卻是實打實的。

他見貝貝執意,怯怯的對楚洛道:「楚洛,不如……」

楚洛見莫曉輝鬆口,很不悅:小凡人,我不知道你什麼意思?想的美,想讓我對你說:謝謝你的愛?

楚洛想着就面紅耳赤。

「老公,小孩子怎麼可以慣着?慣成壞習慣,如何是好?」

楚洛找著有利於自己的理由,總之就是要反對。

貝貝一聽,認為楚洛不聽話,惱道:「老師說了,不聽話的孩子,就是有小毛病。」

什麼都是老師說了。

老師的話,就是一切嗎?

楚洛被搞的很尷尬,如果不按著貝貝說的做,自己可就有小毛病!

「好啦,貝貝,你原諒麻麻,麻麻今天上班很累,我們就別再讓麻麻辛苦了?」

莫曉輝說謊騙貝貝。

「我知道麻麻上班很辛苦,老師說了,粑粑麻麻上班很辛苦,讓我們要理解粑粑麻麻,可是,就一句話的事呀?」

貝貝的小嘴巴嘟的老高。

顯然很生氣,她覺得兩個大人在忽悠自己。

「楚洛,不如……」

莫曉輝還是不敢把話說明了。

楚洛知道他的意思。

這個小凡人,這麼慣孩子,再是喜歡,也不該呀?

何況還不是你自己的孩子呀?

「貝貝,不許胡鬧,去洗洗睡了,不聽話,麻麻可不客氣了?」

楚洛信奉武力之下必有屈服。

貝貝一聽,有些害怕,急忙躲到莫曉輝的身後:「麻麻是老妖婆,我恨麻麻!」

莫曉輝被貝貝抓的緊緊的:「貝貝,你怎麼可以這樣說麻麻?」

「老師說了,壞女人就是老妖婆,我不要和她玩了,再也不要!」

貝貝賭氣的嘟起了嘴。

心裏又委屈,瞬間就哭了起來。

楚洛衝上前去,欲給小傢伙長點記性。

莫曉輝見楚洛舉手就欲開打,急忙阻止道:「楚洛,她還是個孩子。」

。 暮雲楚大口大口的吃着桌子上的美味佳肴。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