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只不過,做這件事的中間會遭到阻撓——只要路明非想打出happyend,普雷拉蒂就會因為自己的惡趣味在過程中阻撓。

她就像是一隻蒼蠅,哪怕將自己裝潢的再美麗漂亮,但終究是不喜糖果而喜歡糞便的屑蒼蠅。

或許立場與最終目的,蒼蠅女跟迦勒底人一樣,但中間的過程註定是無法接受的。

所以,必須打敗她才行。

如何打敗一個不老不死,可以篡改現實,甚至連遭到傷害與折磨,都會將痛楚視為享受的老妖怪?

答案已經浮現在路明非的腦海里了。

因為不可思議的簡單。

因為類似的敵人在幻想漫畫故事裡多了去了,得益於各種事中主人公們的活躍,還有漫畫家們天馬行空的幻想,路明非知道怎樣對付普雷拉蒂這個不老不死的魔王。

幸運的是,他為了拯救珍妮特而交易得來的外掛,正好能做到這點。

——那麼就行動吧

路明非牽起了七號的手。

「要去哪裡?」七號下意識的問。

「去擊潰魔王。」路明非說。

「去讓被放逐的舊神知道」小魔鬼也在旁邊附和,「所謂魔王候補與魔王之間純度的差距!」

離開藏書室,路明非最後與妲麗安打了聲招呼,感謝了她提供的援助。

此時的路明非還沒想太多,只當妲麗安是跟普雷拉蒂一樣的老妖怪,只不過比起魔王,書之讀姬顯然態度要友善的多。

用rpg遊戲來打比喻的話,大概就是友善的會給勇者提供提示的npc?

此時的他還不知道,自己未來有的是機會與這位黑色的讀姬接觸。

但此時的他戰意高昂。

牽著珍妮特的手,回到了普雷拉蒂的診所。

診所外面支起來了一個小亭子,蒼蠅女正故作優雅的端著華麗的茶具,喝著紅茶。

「終於想通了么?差生喲~你知道拯救公主小姐的方法了吧?」

普雷拉蒂的語氣里依舊滿是愉悅。

她在期待。

期待路明非接下來要做什麼。

路明非不想附和她的惡趣味。

「最後一個問題,普雷拉蒂,我想知道,真正的嫉妒魔女——也就是最初被教會推出來對抗貞德的冒牌貨聖女,她們還活著嗎?」

「怎麼可能還活著,那可是百年戰爭的慾望孕育的惡龍,正常情況下雖然無所謂,但現在惡龍現象被濫用了,她們可不似貞德那樣見過天使得到了真正的天啟,更沒有純潔的心靈、」

普雷拉蒂聳了聳肩。

「早在故事的最開頭、甚至是故事還沒開始的時候,七個或被教會矇騙,或懷揣著自己野心的冒牌貨,就在『惡龍現象』惡化成『惡龍詛咒』的瞬間,就被百年戰爭中渾濁的貴族們的野心與慾望所摧毀,後面所謂的魔女,不過是她們的屍體在說話,她們也不過是移動的自然天災罷了。」

普雷拉蒂促狹的沖路明非拋了個媚眼。

「不過倒是讓我撿了便宜,本來的話,我還找不到這麼有趣的用來複活貞德的素材呢。」

「……為什麼是嫉妒魔女?」路明非又問。

「因為嫉妒魔女的特性呀,嫉妒別人擁有自己沒有的東西,所以會想要奪走,等我的『貞德·alter』完工,這份特性也會被她繼承吧?我會用她去討伐所有魔女,並逐一奪走她們的力量,最後再將alter解決掉,就萬事大吉世界和平啦!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普雷拉蒂,你雖然大部分都是真話,但卻依舊會撒謊。」

「哦?」

「搞清楚你的思維迴路之後其實很簡單——你嘴裡能夠帶來『善』的發言全都是謊話!」

「是這樣沒錯。」

普雷拉蒂居然大方的點頭。

然後又一歪頭。

故作可愛的反問:

「所以你打算怎麼做?拯救珍妮特的方法我又沒藏著,而且你很幸運,現在的珍妮特還只是第七次,距離我預想中的污染她的精神還早得很,只要你執行那個方法的話,公主與王子就能在最後幸福的生活下去吧——但我我不能接受!這太沒意思了!我會在這個過程中阻撓你!」

臭不要臉的蒼蠅女哈哈大笑。

「所以你要怎麼阻止我?阻止不老不死,痛楚與折磨都是享受的我?」

「我會讓你什麼都做不到」

路明非啟動了思維模擬,切換到了冷酷殺胚路子航,用冰冷如刀子的語氣說:

「我會將你塞到水泥里去,然後將你扔到火山口,讓噴發的岩漿將你送離星球,讓你到宇宙里去流浪漂流,你不會死,但你什麼都做不到,不老不死的你會在『無聊』的折磨下選擇停止自己的思考。」

——無聊

對於追求愉悅的混沌魔王來說,不老不死享受被傷害的她,唯獨對這點最為厭惡吧?

甚至厭惡到了,會為了避免無聊,避免這世上沒有樂子,而去拯救世界。

但普雷拉蒂的臉上浮誇的讓人想問她「你吃了嗎?沒吃的話就吃我幾拳!」的表情依舊沒有動搖。

「那又如何呢?對於擁有幻術的我而言,不論你想對我做什麼,我都會在瞬間將他們變成『無害的曇花』——你無法干涉到我,自然也不可能將我封印然後放逐。」

「是么?那你就試試看吧,試試看自己能不知道,接下來我做了什麼。」

「哦?」

普雷拉蒂瞪大了眼睛,圓滾滾的紅黑二色的眼珠里滿是好奇與期待。

下一刻,路明非發動了自己從小魔鬼那剛剛交易入手的,能夠拯救珍妮特,同時也正好能夠剋制、對付擁有無解幻術的普雷拉蒂的『外掛』。

「魔王,就讓你見識見識『帝王』的力量。」

「哦?那是什麼?我不知道的某種未來的魔術嗎?嗚啊,我好害怕——!?」

普雷拉蒂欠揍的嘲弄停止了。

與路明非嘴裡平淡的突出來的『言靈』一起。

從路明非支付十四分之一的生命所換來的這次的『外掛言靈』,其名為——

「——king!」

普雷拉蒂:「???」

普雷拉蒂之所以停止了欠扁的發言,是因為在這瞬間,她的胸膛被破開了一個她腦袋大小的窟窿。

普雷拉蒂:「???」

伴隨著曇花的飄散,普雷拉蒂的傷口消失的無影無蹤。

但是,普雷拉蒂的震驚依舊不曾消失。

「king!」路明非又說。

普雷拉蒂的胸膛再度破開了個大洞,即使傷口再度消失,但普雷拉蒂的眼神卻變了,除了茫然之外,不老不死甚至享受痛苦與折磨的蒼蠅女魔王,不知多久的又浮現出了恐懼。

普雷拉蒂不懼怕死亡,也不懼怕折磨與受刑,就算是最痛苦的火刑她也能從頭享受到尾,但她無法忍受無聊,如果有人要將她扔到那種無聊里去的話,她會毫不留情的出手反制。

能夠在一定程度上對現實進行覆寫的最高級幻術,理論上能夠讓她以『無敵』之姿迴避這種危險。

但用幻術迴避風險有一個前提。

那就是「知道風險的內容是什麼」。

只有知道風險來自何處,才能用幻術進行迴避,否則那無敵的屏障就會被貫穿。

「你!你做了什麼?剛剛發生了什麼?!」

恐慌與懼怕,普雷拉蒂甚至自己都沒想到,自己心中的心理防線居然這麼差,僅僅是遇到了自己完全無法理解,完全不知從何處來的攻擊,聯想到自己被封印然後扔到外太空保持意識無盡流浪……那樣的無聊,竟是讓魔王心懼到了這種程度?!

普雷拉蒂抬起了手。

指向了路明非。

但在她做些什麼之前,路明非只是淡淡的,第三次說:

「king。」

「!?」

普雷拉蒂獃獃的看著自己消失了的手臂。

「???!!!???」

這是什麼東西?

我被什麼東西攻擊了?

魔術嗎?未來世界迦勒底的魔術嗎?既然是魔術那就肯定有提示才對,構成用的神話是什麼?king?王?帝王?皇帝?緋紅色?將這串英文說出來有什麼意義嗎?

是……原始的言靈嗎?

那就讓他無法說話!普雷拉蒂這樣想的瞬間,路明非明明還沒開口說話,但她的身體卻再度遭到了傷害,不知什麼時候,好似被一通亂拳痛揍過似的血肉橫飛破破爛爛!

不需要說出口也能發動!?

曇花飄散,普雷拉蒂的身體再度恢復如初,連一滴灑落的鮮血都沒留下,但身上沒有傷口,可不代表心裡頭就沒有了。

「王之克里姆頌……?這是什麼古老的原始言靈?為什麼我從來沒沒聽說過?」

普雷拉蒂喃喃自語,身體不斷的發顫,只是這次不是因為愉悅,而是因為恐懼。

「你到底、做了什麼?對我的身體做了什麼?對我的精神做了什麼?我為什麼會如此恐懼!?」

「你覺得我想是那種會解說的人么?」

路明非冷冷地說道:

「你只需要知道一件事,現在我的能夠將你活著塞到動彈不得的水泥里,然後將發射到外太空去,享受那名為『無聊』的囚籠。」

——【路明非的『恐嚇』:1d100=71】——

——【普雷拉蒂的『恐懼』:1d100=90】——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