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至於南離真人也為何會有扇子,那就得說到老天師了。

仙修之中,三清是道祖,老天師是教主,又稱呼祖天師,地位一直不低,只是不表現而已。就像南華、文始、沖虛等等真人,雖然沒有出名戰績,但誰敢小看試試。

有如此威能的寶物,誰還會看中那些品級低下的靈寶,先天靈寶又如何,不被看中,照樣是虛的。

就像張玄現在,雖然年紀還小,才一百多歲,但說句實話,靈寶之中,他還是最喜歡無極鐲,其他靈寶對於他來說,不過是後備而已,如果今後突破到大羅,那些靈寶送人也不是不行。

當然了,張玄雖然有這想法,但還是要與真人商量。雙龍玉璧雖然在他們眼中不上品級,但好歹也是先天靈物,他可不是那種自來熟,分不清事物之人,師父的是師父的,不代表自己是徒弟就可以不經過詢問就拿取。

辦法已經有了,張玄手中有從烈焰手中搶來的避火珠,這東西隸屬於地火風水之中的火,與真人的少陽地扇有互補之妙,想必定能參悟出不少,使得修為更上一層。想到這裡,突然感知到身後青牛蠢蠢欲動。

當即一把攔下再次伸手的青牛,搖了搖頭,這老牛也是一把年紀了還不知道禮讓,你看人家旁邊的大橘不就好好的站著。

嗯,不對,張玄迅速回過頭看了一下,猛吸一口氣,用力一吹,當即颳起大風,將呆在地上的大橘貓吹成了飛灰,落下幾根貓毛。

「身外化身,你這傢伙是什麼時候學的。」

身形一躍,來到樹上,看著滿臉驚呃的大橘貓,自其橢圓瞳孔之中,張玄見到了自己身後的兩隻鴿子般大小的飛鳥,正站在樹上,準備啄食靈桃。

「你們兩個怎麼也這樣?屏息術法練得太好一點了吧!」

啾啾~渣渣,龍雀和丹雀對視一眼,分別用翅膀指向對方,大聲叫囂著,是龍雀(丹雀)犯錯,自己只是來捉拿於鳥的。

「行了,是我讓他們去的,等待時間有點長,出來得晚了一點,這靈物對他們有大好處,吸引力很強,讓他們先試試吧,反正又取不小來,擔心什麼。」虛空之中,羅浮真人走出,撣了撣身上灰塵,梳理了一下有點雜亂的頭髮,掉下不少泥土。

「師父,你這是去鑽了地心嗎?怎得如此狼狽。」看著渾身帶著泥土的羅浮真人,張玄有點小驚訝,畢竟修士到了一定階段,飛塵不沾,蚊蠅不落。更別說天仙了,就是走入泥潭,那泥潭都會自動避開,不敢沾染天仙之足,能弄成這樣,除了去鑽地心,或者說是到了地火風水四層之中,不然絕無可能。

真人將灰塵一抖,聚於手中,慢慢才開口道:「這不是我看洞天之中地脈橫結,錯綜複雜,故而前去地心梳理了一番,沾染了些地心之土,正好用來為這萬年桃枝加點土壤。」

話音落下,泥土飛到桃樹之下,迸發土黃靈光,緊接著,桃樹似有靈而生,竟然動了起來,主動獻上桃果於真人面前。 咔咔咔!

一陣機械扭轉的聲音發出。

慧生砸裂的那尊佛像,底座的一丈石板竟然大開大合,露出了一個黑黢黢的通道!

秦雲臉色大變,高聲大吼:「不好!」

「攔住他!」

如果讓慧生逃走,前功盡棄不說,還禍患無窮!

豐老沖的最快,一掌拍去,掌風呼嘯。

慧生雖跳入通道,卻也硬吃了豐老的恐怖一掌,吐血三升!

他臉色陰沉,回頭露出了一個怨毒而邪氣的笑容,老臉就跟黑山老妖似的。

轟隆!

一丈厚的石板赫然合攏,發出轟鳴,塵煙四起!

慧生,徹底消失。

秦雲的臉色變得極度難看,衝上前去,卻無可奈何。

誰能想到,這佛像下竟然藏著如此巨大的通道?

豐老暴怒,抬起雙手狠狠拍向石板。

轟隆隆的聲音炸響。

石板搖曳,裂痕叢生,卻始終不曾崩開!

突然!

豐老停手,臉色陷入嚴峻。

「不好!」

「陛下,快退!!」

他嘶吼一聲,不顧一切,抓住秦雲就往天音殿外俯衝!

錦衣衛們見狀,紛紛捨棄對手,紀律極高,轉瞬也跟著逃走。

同一時刻,這座古老而巍峨的天音殿開始搖曳,如同地震一般。

砰砰砰!

百餘座佛像崩碎,有碩大的石塊砸落。

規避不及時的武僧們,有人被砸中,骨頭斷裂,當場橫死!

「啊!!」

慘叫聲,接二連三的發出!

武僧們損失慘重。

個個臉色掛著驚恐和慌亂之色,肝膽俱裂!

「快逃,快逃啊!」

「要塌了!」

「……」

率先被豐老安全送出去的秦雲,臉色極致嚴峻的看著垮塌的天音殿。

不一會,轟隆一聲!

殿宇崩碎,塵煙四起,傾覆只在短短一瞬!

這一下,想要打通通道,追蹤慧生就變得更加困難。

廟外!

成千上萬的百姓驚恐的看向裡面。

「怎麼回事?」

「天音主殿塌了?」

「這難道是上天的預兆嗎?我江北百姓的滅頂之災?」

「我看見了,好多人砸死在了裡面!」

「終南山,會不會塌?」

「……」

人心惶惶中,佇立著一道麗影。

項勝男剛剛運輸來藥材,望見殿宇塌陷,玉手緊攥,好看的眉眼浮現一抹擔憂。

看著寺廟垮塌處,顯得有些猶豫。

最終,她交代一二,還是邁著蓮步沖了進去。

一進去,她便看見了秦雲,安然無恙。

不由暗自鬆了一口氣,安慰自己「國不能一日無君!」

豐老來到秦雲面前,皺眉道:「陛下,現在怎麼辦?」

秦雲捏拳,深吸一口氣!

眼中綻放出利芒,咬牙道:「慧生受了傷,跑不遠!」

「朕敢肯定,他仍舊在終南山,他沒有地方可逃,否則早就逃了!」

「傳令奉新將軍,讓他率部隊增援,組成人牆,掘地三尺,封鎖終南山!」

「讓禁軍進來,搜!!」

豐老看向逃出來的武僧們,道:「陛下,那這些人?」

「一個不留,殺!」

秦雲冷酷下令,如一殺人如麻的大魔頭,讓人望而生畏!

「是!」

豐老點頭,手臂一揚,錦衣衛們動手。

同時退下,去下達命令。

秦雲皺眉,此刻腦中飛速運轉,在想如何追捕慧生。

先帝遺旨,不容有失!

突然,他大腦一陣眩暈。

竟是搖搖晃晃,後退三步,即將跌倒!

一道香風拂面!

項勝男在錦衣衛之前,一手扶住了他。

「陛下,您怎麼了?」她擔憂問道。

秦雲迷迷糊糊的順勢靠在她香肩,連看東西都有重影,狠狠咬了咬舌尖,才好了很多。

「沒事!」

「朕長途跋涉,謹慎緊張,興許是累了。」

「什麼味,好香?」

他下意識往幽香之地嗅了嗅。

項勝男如遭雷擊,捂住胸口,快速退後,皺眉道:「陛下,自重!」

秦雲用力晃了晃頭,恢復清明。

看著項勝男的樣子,也知道是什麼香味了。

「咳咳……」

他轉移話題:「外面怎麼樣了?」

項勝男看他也不是故意的,沒有計較,道:「一切都好,孫神醫在主持分發葯湯的大局。」

「雖然康復需要時間,但喝了葯的百姓都不會暴斃而亡了。」

秦雲點頭:「很好。」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