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臻兒,出門要小心。」晏寶說道。

晏竹笙拿出一把匕首,遞給晏臻:「二姐,等你回來,我們一起去狩獵可好?」

「好!」晏臻接過,笑了。

匕首不錯,晏臻拿好,說道:「靈兒本事大,便是有壞人也是不怕的,阿娘,阿姐,竹笙,我很快回來的。」

晏臻對著阿娘行了禮,由婢子扶著上馬車。

靈兒跟著上去,待都坐好,便啟程了。

前往牧雲山莊之行,晏臻早有計劃,至於離開京城之後,京城中的事情也已經安排好。

這些,錦竹和周怡自會辦妥。

一切都無需過多擔心。

「二姑娘,事情已經吩咐下去,待回來便有成果。」銀杏說道。

前往牧雲山時日不定,這京城中的事情,依舊進行著。

之前放下的餌,遲早能釣上大魚。

晏臻嗯了聲,說道:「做得很好。」

「這些都是姑娘的計謀,奴婢都是跟著姑娘指點做的,姑娘……」銀杏看面前的少女,面容精緻,如此貌美呢! 衛如祉親自起身給他倒酒。

蔣勝欲見狀,那股子吟誦新詞的雅正端然之態頓時又一掃而空,嬉皮笑臉地就上前抱住衛如祉,非要讓後者喂他飲下那杯酒。

諸人笑鬧著起鬨。

衛如祉瞪著蔣勝欲,差點兒將酒杯丟他腦袋上。

看著眼前熱鬧的一幕,坐在一邊的盧肇笑著搖頭,但是黝黑的眸中卻似乎隱著一種無法琢磨的幽邃,如同此刻窗格外的夜色,一眼望不到底。

一群人詩酒正酣,忽然就聽外面一陣異常擾攘嘈雜的動靜,隨後便是有人驚恐萬分地大叫:

「不得了了!打殺人啦——」

「平章公子要打殺人啦——」

「好多血,快叫人去找大夫!」

「對對,快去找大夫啊!」

——

蔣勝欲他們也聽聞這番躁動,馬上不由自主拉開雅間的門便探頭往外張顧。

只見不遠處有一群人混亂地團在一處,人群中有個身影手上似乎還舉著一根類似棒子的物什,正在狠命地往地上一個人的身上砸去——

而衛如祉則在聽到『平章府公子「幾個字時神色驟然大變,他一把扯開正吊著自己肩頭的蔣勝欲,疾步就往那亂成一鍋粥的人群衝過去。

蔣勝欲一愣,酒醉的眼睛茫然地瞅了瞅一旁也好奇走出來的盧肇等人,後者自然也聽出事情似跟平章府有關,不由一拉他便往前走去。

這時,他們身後匆匆跑來幾個豐樂樓的護院跟夥計,還有各個公子府第中的隨扈都急忙從各處角落奔了過來。

衛如祉從人群的縫隙發現舉著棒子的人居然真是賈平,不由神色著急地用力擠進去——

「平相公——快住手!」

他一邊慌張地大叫,一邊試圖去攔住賈平揮棒子的手。

他周圍還有其他跟賈平一起燕飲的富家子弟試圖上前幫忙,但是卻似乎又害怕被波及,都遲疑地左右顧盼,腳下不自禁地也慌張難定。

不過,此刻一襲雪綢常服的賈平似酒意都上了頭——

他頭面漲紅,眼睛充斥著地獄烈焰一般的血紅之色,而整個人此刻更像一桶密閉的火藥突然被點了引線一般,全然不管不顧,只管猛烈地砸著地上已經癱軟的人。

地上的人顯然也是某家的錦衣公子,早已被砸得一頭一臉的血,幾乎全無還手之力,甚至連呻吟都開始變小了,只一團爛泥般癱軟在地。

衛如祉見賈平還是發瘋要砸上來的樣子,也來不及多想,直接一把抱住他,竭力用自己圓潤的身材使勁擋住他。

「表姐夫——你醒醒!不能再打了!」

他用了一回難得一次的稱呼來叫喚賈平,試圖拉回對方的理智。

賈平卻似乎全無反應,依舊發著狠掙扎著要打人。

這是平章府的隨扈亦趕了過來,衛如祉急道:「快過來壓住平相公——」

隨扈一見衛如祉正奮力地拉拽住瘋狂的賈平,趕緊手忙腳亂地衝上前,幾人壯著膽子團團將賈平挾持住,用力奪下他手上的棒子——

衛如祉見此,登時不由長吁一口氣。

這時,趕過來的豐樂樓夥計跟護院見眼前居然真是平章府的公子在打人,不由都倒吸一口涼氣。

衛如祉發現他們,則大聲斷喝道:「還不快去叫大夫!」

一個夥計聞言腳下不耽誤,直接又掉頭往迴路上跑去。

「快,你們快將平相公帶走!」隨後衛如祉轉身便指揮起平章府的隨扈。

有親家公子做主,平章府的隨扈們也不敢耽誤,直接就要將還在努力想要掙脫出來的賈平拖走。

可是,那群旁觀的公子哥馬上有人就大叫道:「平章府公子也不能把人打得半死就這麼走了!」

「是啊,堂堂天子腳下,不能說打殺人就打殺人!」

周圍的錦衣公子們都紛紛竊竊私語起來。

蔣勝欲跟盧肇被人群擋在外圍,見狀奮力撥開人群。

「到底出了何事?」蔣勝欲的酒意也被嚇醒,高聲問道。

「他只是——」

有人也捧著頭,指了指地上的傷者,忿忿不平地開始回顧事情經過——

「聽到一點平章府的軼事,趁著酒意跟吾等隨口閑話了幾句而已!哪曾想卻被隔壁的平相公聽到了,抄著棒子就踹了門進來將我等一通亂打!」

「是啊,不過就說了幾句閑話!那些閑話也都是臨安府中傳得紛紛揚揚的,也不知我等詆毀平章府呀!」有人附和。

「就是!就算平章府是行在內第一等的朱紫人家,權勢滔天,但是也阻礙不了悠悠眾口吧!不可能連我等說話的權力都要干涉控制對吧?」

「就是,就是!」周圍一片附和之聲。

能到豐樂樓宴飲的,自然無不是權貴或者富豪之家的高門公子,少年意氣,一時哪裡還顧得了謹慎小心,只顧著逞口舌之歡。

「你們到底說了什麼?」蔣勝欲忍不住問。

那幾人一時看看蔣勝欲,又彼此神秘地對視了下,然後掩飾地輕咳了咳,竟誰也不願多言。

而盧肇一聽對方几人你一言我一語,還忿忿不平狀,心知必定也不是甚好話,於是拉了拉蔣勝欲。

衛如祉瞥了瞥那幾個人,面上難得顯出世家公子的倨傲跟驕矜之態來。

他鎮定地冷聲道:「汝等最好還是謹言慎行!本公子是平相公姻親,既諸位對此事很有意見,那明日自然可以去我們平章府討要說法!」

說罷,他一甩袍袖,便對平章府的隨扈揮揮手,「你等且先護送平相公回府,此事明日再說!老相公那裡,明日本公子親自去解釋!」

「是,四公子!」隨扈們趕緊架住暈乎乎的賈平往外走去。

很快,大夫匆匆而來,豐樂樓的管事掌柜也緊隨其後。

一番糾葛后,那幾個公子先將受傷的人給送回府,臨走他們也發願:「這位被打傷的可也是榮王妃家的姻親,諸位最好也小心一些為好!」說完幾人皆甩了袖子氣哼哼地走了。

衛如祉跟蔣勝欲等人面面相視一眼,目光亦晃了晃。

所以說,這臨安府天子腳下委實是一處是非之地。

隨隨便便一片葉子砸下來說不定便是哪個王、哪位公家的三姑六婆、甲乙丙丁,人人都不好惹! 【.】

「姑娘,你看,徐老太醫進了四爺的房間!「

王滿兒突然叫道。

稻花回頭看了一下,想了想,說道∶「你們好好看著葯,熬好了,就讓小六哥過來,讓他給府里的其他病人送去,我過去看看。

房間里。

徐老太醫在把過顏文凱的脈后,臉上的激動之色再也抑制不住,對著小廝斯說道∶「快,快去把顏家姑娘請過來。

話剛一落,就看到稻花走了進來。

「徐太醫找我有事?「

徐老太醫連忙站了起來,激動道∶「小王爺和姑娘四哥的病情已經在好轉了,說明姑娘的那方子有用。不知,藥方可否給老夫一看?「

稻花笑著點了點頭∶「當然可以,本來一開始就想請徐太醫過目的,只是徐太醫太忙,我怕打擾到您,便想等著有了效果再勞煩你。「邊說邊將一早就寫好的藥方拿了出來。

徐老太醫連忙接過藥方看了起來,越看眼神越亮∶「姑娘該早點拿給老夫看的!「說著就要拿著藥方離開。

走了幾步,又停了下來,不好意思的看著稻花。

稻花展顏一笑∶「太醫儘管拿去,來之前我父親交代過,若真能幫到災民,那也是我顏家作為大夏一份子該盡之責。

徐老太醫抱了抱拳,感動道∶「顏大人大義呀,姑娘放心,若方子有效,老夫必定親自上書皇上言明一切。「說完,便健步如飛的離開了,沒一會兒就沒了身影。

稻花∶「..這老太醫身子骨可真硬朗!「當天晚上,蕭燁陽和顏文凱都沒醒過來。

對此,沒一人感到擔憂,因為但凡看過兩人睡顏的人都能看出來,兩人氣息平穩,病情都在好轉。

董元瑤聽了下人打聽來的情況,又親自站在兩人的房外看了之後,這才確定稻花給的藥方是真的有效。

其實,在徐老太醫過來找稻花拿藥方,她就心裡已經有些相信了,只是哥哥的身體她冒不起險,所以才一直等到了現在。

看了看高掛在天空中的月亮,董元瑤顧不得此刻已經是午夜時分,硬著頭皮去了稻花住的院子。

此刻,稻花和王滿兒幾個還在整理藥材。

最先看到董元瑤的是穀雨∶「董姑娘,你怎麼過來了?「

稻花回頭,見董元瑤神色有些不自在的看著自己,當即站了起來∶「董姐姐,有事?「

董元瑤不是個磨嘰的人,頓時走向稻花,然後一臉誠懇的說道∶「顏妹妹,對不起,今天下午我不應該懷疑你拿出的藥方無用,我.

稻花笑著打斷了她的話∶「我理解!「

見董元瑤愣愣的看著自己,稻花繼續道∶「我真的理解,畢竟事關親人安危,怎麼小v心也是不過分的。「

董元瑤心下一松,眸光閃閃的看著稻花。

這一刻,哥哥嘴邊一直誇讚的顏家大姑娘,才算真正入了她的眼。以前,在她心裡,顏怡一確實還算不錯,不過,也就比其他閨秀愛玩愛鬧了一些,是一個不錯的玩伴罷了。

可此刻,看著她眼中的理解,臉上沒有絲毫的介懷,她才覺得,這人可以相交。「謝謝!「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