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凰道嚇得渾身發軟,跪地道:「陛下,微臣沒有啊,只是……」

「只是什麼只是?!」秦雲瞪眼。

「陛下,老臣覺得重組軍隊的事可能需要等一等。」魏徵突然站出來,表情嚴肅。

秦雲捏了捏眉心,怎麼那都有這老頭。

「魏愛卿,說吧,為什麼?」他無奈道。

魏徵抬頭道:「陛下,各地賦稅壓力太大,百姓多有怨言,老臣以為朝廷應當適當放寬一些稅收。」

「現在國庫里的銀子盡量一分當作兩分用,否則日後恐怕又要陷入國庫空虛的窘況之中。」

聞言,秦雲沉默。

此暴君非彼暴君,他不想刻薄百姓。

「那,軍隊重建一事就暫時擱置,朕會想一個好辦法的,錢先用來安穩百姓,照顧民生。」

聞言,文武百官齊齊下跪。

朗聲道:「陛下聖明,我等替天下黎民百姓多謝陛下!」

秦雲擺擺手,道:「諸位愛卿,王渭黨羽剛剛清除,朝堂千瘡百孔,還希望諸君能夠多擔待一些,爭取早日讓大夏恢復生機。」

「是,陛下!」

一眾大臣鬥志昂揚,紛紛道好。

這些人裏面有一心為國的,也有投機取巧的。

秦雲心如明鏡,但不想趕盡殺絕,只要這些傢伙能在大是大非上別犯錯就行。

沉默一會後,他開口警告道:「太極殿的血還沒有流盡,朕希望你們能謹記王渭的教訓,膽敢謀反者,人頭落地,家破人亡!」

最後那八個字,震耳發聵。

眾臣一顫,眼神中流露出敬畏,跪地高呼:「是,陛下!」

王渭都倒了,他們真不敢作妖了。

秦雲整理了一下思緒,想想自己還有什麼沒有交代的。

「刑部,宗正寺,給朕全力搜捕罪女王敏,昨夜她偷走朕的腰佩,趁亂從宮中逃走了。」

「朕不管你們用什麼辦法,一個月之內,朕要看到她的人!」

宗正寺卿湯令,刑部尚書祁永,二人皆露出苦相:「陛下,我等遵旨。」

秦雲一拍腦門,道:「朕腦中要說的事太多了,竟然都忘記了這一茬。」

「昨夜諸位愛卿救駕有功,朕必須要賞!」

「晚些時候朕會讓喜公公傳旨封賞,每一個造反的都要付出代價,同樣,每一個救駕有功的朕都必須賞賜!」

「封侯賞銀,一樣不少!」

聞言,下面大臣們凝重的臉終於露出笑容。

「多謝陛下隆恩。」

「我等必將誓死效忠陛下!」

早朝,零零碎碎的交代事情,花了三個時辰。

這是秦雲第一次處理這麼多事,王渭集團的崩塌,遺留的問題太多太多。

重要決策還未決定,得等下一任內閣提拔上來,才好決定。

早朝一下。

皇宮,迅速降下聖旨,告示百姓。

一是宣佈處死造反之人,以儆效尤。

二是宣佈封賞有功之臣。

蕭翦封為戰國公,燕忠封為二品虎威將軍,趙恆封侯,可世襲。

還有很多人都被封賞了,最差的都是陞官發財。

消息一出,舉國震驚!

起兵造反,這是多麼可怕的事。

結束了早朝。

秦雲不敢歇息,立刻召見了三大書院的一些賢能。

必須要搶在時間前面,讓有能之人上崗,否則大夏的動蕩還將繼續,民間的怨言只會越來越大。

御書房,三十二位兩袖清風的讀書人前來覲見。

當他們看見秦雲真面目的那一刻,大多數人是震驚的。

「秦……小布,秦師?」

顧春棠的目光中滿是震驚,不敢相信。

那個暴君,和那個詩仙,如聖人談吐的秦小布,竟是一人?!

「怎麼,不認識朕了?」秦雲笑眯眯開口,看見眾人下巴掉在地上,十分好笑。 偏偏他們卻如此無用,無用到無法幫她做些什麼。

「衣衣,你留下照看夜楓,曦月,我們先回去!」夜永源緊緊的握著拳頭,眸中憤怒燃燒。

「與鳳鳴山莊這些龐然大物相比,我們只是一些小人物而已,但是小人物也會生氣,我會讓他們知道,他們為此所需要付出的代價!」

夜楓和花無夜都已經瘋了。

但他不能發瘋!

他必須強撐著下去,至少,這大齊國還需要他們!

楚辭也需要他們為她報仇!

夜永源忍著心頭的悲傷,紅著眼看向傾倒的廢墟,轉身,向著鎮外走了過去。

夜曦月抿了抿唇,也跟著夜永源離開了。

夜永源說的沒錯,他們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處理——

三天三夜。

夜楓都沒有合過眼,他的手心血肉模糊,衣衫襤褸,掌心更是扎著很多的刺。

可隨著時間的逝去,他的心裡也越發的絕望。

整個人都失去了希冀。

「你不是很強嗎?你不是無所不能嗎?那為什麼這次撐不過去了?」

「你為什麼不等等我們,為什麼非要一個人來……」

「楚辭,你真的太過分了,你把我們都丟下了,那我們怎麼辦?這些日子以來,你一直都是主心骨,失去了你,我們怎麼撐下去。」

夜楓蹲在了地上,哭的聲嘶力竭。、

他想要用手背擦拭淚水,可那滿手的鮮血擦在了他的臉上,讓他的視線更模糊了。

花無夜的身形也有些踉蹌,桃紅色衣裳遍布著塵土,整個人都灰頭土臉的,沒有了以往的絕美。

他看著痛苦的葉楓,伸出了手,輕輕的拍著他的背。

眼裡儘是悲傷。

「你是想要放棄了嗎?」

夜楓轉頭望向花無夜,紅著眼眶,聲音哽咽。

花無夜低眸望向他:「剛才他們說的沒錯,就算楚辭不再了,我們也該為她報仇。」

「何況,當初剛知道楚辭失蹤的消息,你還是滿心都只想報復鳳鳴山莊,為什麼這一次,你要放棄了?」

夜楓站了起來,憤怒的道:「誰說我要放棄了?鳳鳴山莊全部人都該死!」

望到夜楓臉上的氣氛,花無夜苦澀的笑出了聲。

「我們回王府吧……」

如此大的爆炸,楚辭肯定已經屍骨無存了。

他們在留下去,也是於事無補,還浪費了替她報仇的時間。

夜楓抿著唇,死死的握著拳頭,沉默不語。

花無夜繼續道:「回去商討對策,鳳鳴山莊所給我們帶來的傷害,遲早……要還給他們!」

一抹狠芒從眼底一閃而逝,帶著嗜血殘忍,還有那無比的堅定。

「可萬一,萬一……」夜楓的眸子帶著一抹希冀,「她還活著呢?若是我走了,沒有人救她怎麼辦?」

花無夜的喉嚨哽咽:「寂潯已經派了不滅城的人留在這裡,還有鎮國將軍府的人,夜影也帶了夜宮的人,神醫門和萬獸宗同樣不會放棄她,所以,他們會一直找她。」

「我們回去商討對策,為她報仇!」 聽到阿琅在都城與鄞州交界處發現秘密糧倉,李霖有些吃驚,自從返回都城,青霜親自帶人暗中訪查,打探到糧商在城外趕建糧庫,還有四處高價賣糧之事,唯獨沒有聽說過這個靠近鄞州的糧倉。

青霜聽到阿琅的話,不由心中一沉,努力回想這些日子各地回復的消息,翠屏山位於都城東南方向,修建糧倉必然動用人工、大興土木,他派出的人沒發現有拉工料車馬出入山中,說明這個糧倉確是以前就有,也無糧車出沒的跡象,沒有發現糧倉並不奇怪。

「你為什麼要去翠屏山?就算山中有糧倉,你怎麼知道與常平倉的糧食有關?」

青霜再無私心,也會對父親上司丟命的案子在意。

阿琅微微側過臉,避開青霜凌厲的目光,他眼中一閃而過的悲戚,被站在斜對面的李霖看得真切。

「以前在鄞州,我有一位至交好友,忽然遭遇變故,被葬在翠屏山,在去祭奠他的時候,無意中發現這個地方,至於如何知道與常平倉有關係……」

阿琅抬起頭,雙目重新恢復傲然神氣,「就只能怪那些人太過囂張,自以為在人跡罕至之地,就可以肆無忌憚,或許是冥冥之中的指引,讓我在山中挖出了掩埋不深的麻袋,上面還有常平倉的標記,翻過山就可以看到那座隱在山坳中的糧倉。」

李霖緩步走回書案,若有所思地落座,一柄摺扇在手中打開合上,合上又打開。

「商場如戰場,糧商在隱秘之地建幾個糧庫,應該也屬正常,就像這兩日,常平倉放糧,他們能搶到一些,也不稀奇。」李霖一字一句地道。

「殿下,當時已經黃昏時分,每座糧庫都敞着門通風,還有人忙着在庫頂苫雨布,雖然看不太清,但我可以保證,那些糧庫都是空的,好像在為糧食入倉做準備。」

李霖向後靠在椅背上,雙目微垂,面無表情,淡聲道:「或許他們是要將前面囤積的糧食在那裏存起來,待機漲價,大賺一筆。」

阿琅笑了笑,這是一場與高手的對話,這位淮南王果然心思縝密,絕不輕易表露真實想法,如果自己說不出確實的理由,恐怕很難獲得信任。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