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要是往常面對這種級別的天賦再次現世,就是神皇恐怕都得驚嘆好一陣子,但是就在這生死一線間的危急存亡之際神皇也來不及多想,動用神力將自己隱藏的同時飛速地朝光柱的方向飛去。隨著距離的拉近神皇發現光柱是從一國皇宮的皇后寢宮鳳儀宮傳出來的。

「哦?這嬰孩還是一位皇子?不知道是哪個王朝有此福分?」神皇自言自語道。

能出現如此天縱之才的王朝一般不會是名不見經傳的。所以神皇在掠過皇城正門的時候刻意瞥了一下城頭的牌匾,當他看到大氣而又威嚴的龍城二字的時候,一股難以言明的五味雜陳在他的心裡化開了。一聲輕嘆是他回憶往事內容的影射。

神皇搜索了鳳儀宮的每一個房間,最後在一個房間的窗外停了下來,因為他看見房間內有一位身著龍袍的皇帝懷抱著一個嬰孩,而那十色光柱正是由那個嬰孩的身上發出。

神皇見狀大喜過望,毫不猶豫地向那個嬰孩衝過去並附身在他的體內。

「嗯?」那位身著龍袍的皇帝突然感覺剛剛窗外有所異動,隨即走向窗邊用精神力仔細探查,但他卻什麼也沒有發現。

「怎麼了相公?」一道溫婉而細膩的女聲把皇帝的注意力拉回。

皇帝轉過身來微微一笑道:「天冷了少開點窗小心著涼,寒風可不會因為你的美麗而放過你。」說著他隨手將窗戶關上。

屋內傳出皇帝與一女子的笑語,但是皇帝心中的一絲異樣的感覺卻不曾消失。

(未完待續) 殺人…

陳裂無語了下,道:「這種事應該找紅蓮,他們更擅長。」

莫雅琪:「已經找了,不過為了確保那人必死,再找一個更好。」

更何況還是一位55級的大佬。

酒吧開始營業。

陳裂頗為好奇,道:「你要殺誰?」

莫雅琪那邊沒了動靜,片刻后才道:「江澄市有九個中級副本,其中一個副本叫萬劍山,我要殺的人就在副本內,對方是萬劍山中的一名山主,絕情劍主方月樓。」

「具體信息你可以拿給那位看一看,如果報酬不夠,我可以儘力再加。」

「…」

說着,一個文檔發了過來。

陳裂點開查看。

【目標:絕情劍主方月樓。】

【等級:35】

【職業:劍修】

【技能:絕心法,絕心劍,七絕劍陣,絕空步…】

【武器:絕情劍】

【裝備:絕術法衣】

【道具:絕情令】

【…】

資料不多,並不完善。

陳裂看完后琢磨片刻,道:「我可以幫你問問看。」

莫雅琪:「好,如果可以的話,後天出發。」

這麼着急么。

後天正好是周末,有時間。

陳裂隨手回復,而後放下手機思緒飄散。

要殺的人是個副本boss。

不過萬劍山那個副本可不簡單,很受歡迎,專門進副本拜入萬劍山想要轉職劍修的人可不少。

畢竟劍修很帥,而且威力很強…

可以去。

殺的話應該不難。

陳裂心下有了決定,但沒有急着回復莫雅琪,決定等明天再說。

夜色漸濃。

酒吧內很快便日復一日的熱鬧起來。

看看記錄信息。

強身拳外出賺錢還沒回來。

負債一百萬啊…

陳裂嘆了口氣,強忍着招出金錢豹打一頓的衝動,為前來的客人調著酒水。

十點,酒吧最熱鬧的時候。

吧枱前,關山月不知何時而來,此刻正肉絲美腿交疊間隨意坐着,臉上帶滿滿的甜笑,鍥而不捨的找著話題。

「小哥哥,你聽說了嗎,咱們江澄出現了一種會搶劫的試煉副本…」

「聽最新消息說,有一所高中內的老師也被試煉副本內的boss搶劫了…」

「而且好奇怪哦,通過受害人的描述,竟然發現那個試煉副本內的環境是個酒吧,好巧哦,可惜在副本內錄製的視頻出來后就會消失,不然的話可以發現更多呢。」

「聽說聖陽集團和官方的人已經開始帶着受害人調查各個酒吧了,好危險,小哥哥,不然你跟我回家吧,我可以讓我爸爸保護你哦。」

「…」

「對啦,還有個消息,今天有隻金錢豹逃跑了,逃到了櫻花廣場,結果最後被一位55級的超級大佬輕輕鬆鬆的就打敗了,被大佬抓走了。」

「…」

少女叨叨不斷。

陳裂面無表情的聽着,心不在焉。

根據試煉副本內的環境調查所有酒吧,最終查到夜鶯酒吧似乎並不難。

也不知道強身拳能不能換個副本環境…

時間流逝。

少女的熱情並未被冷漠擊退,依舊不斷說着各種趣事。

某一刻。

酒吧們被推開,一伙人訓練有素的走了進來。

陳裂目光一頓,落在那伙人中間的青年身上。

關山月看了眼,臉色一變,道:「是李文天,李文安的哥哥,糟了,小哥哥,我們快走吧,李文天一定是來找你算賬的。」

打了小的,來了大的。

陳裂皺眉。

如果是來算賬,那麼是不是打了大的,之後會再來個更大的。

扯上聖陽集團,還真是有夠麻煩的。

轉眼間。

一伙人來到了吧枱前。

李文天一身白衣,戴着眼鏡,神色倨傲,坐下后直接招了招手。

見此。

陳裂送上調酒。

李文天喝了口,品了品,道:「不錯。」

說着,看向一旁的少女,饒有興趣道:「可以啊,老弟的眼光不錯。」

關山月懼怕。

一旁的黑衣人被推開,關山石走了進來,直接將女兒拉住,道:「走了,回家。」

關山月身形未動,倔強道:「不要。」

關山石無奈。

李文天笑了笑,不再關注少女,目光轉而落在陳裂身上,道:「你很有意思。」

陳裂無動於衷。

李文天把玩著酒杯,道:「身為一個只有三級的高中生,人物等級三級,卻能打敗我那十五級,擁有稀有職業的弟弟,我很好奇你是怎麼做到的。」

三級?

關山石父女倆頓感驚訝。

陳裂不意外自身的信息泄露,畢竟身處一個垃圾學校,只要錢到位,想要調查這些信息很簡單。

「來吧。」

李文天摘下金絲眼鏡放在桌子上,微笑道:「跟我打一場。」

陳裂擦著酒杯,沒有理會。

見此。

李文天手指落下。

黑衣人上前,一顆技能石出現在桌子上。

「聽說你喜歡技能石。」

李文天笑呵呵道:「我為你精心挑選了一顆稀有級技能石,看看喜不喜歡。」

聞言。

關山月頓時眼神敵視。

什麼叫精心為你挑選了一顆技能石。

怎麼滴,你一個男的還想跟我搶小哥哥?

豈有此理,太過分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