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對白瑜將師妹的稱呼改成了師姐,朝日奈明掩嘴輕輕一笑:「白瑜兄還是叫我師妹吧,女人總是希望自己的年齡可以小點。」

「好,還請朝日師妹指教。」白瑜並沒有在意一個稱呼。

朝日奈明沒有繼續賣關子,直接說道:「那個轟開你房間禁制的男子叫上春明武,小林紗奈和他交往也只是臨時的,目的當然是想在企業號上多一個幫手。至於小林紗奈的來歷和原因,這我就不說了。小林紗奈去你房間勾引你,這個主意並不是上春明武出的,而是我和小林紗奈想出來的。同時鼓動上春明武聯合船上的執事,就是要將你趕出海船。」

白瑜嘆了口氣說道:「幸好我沒有被色誘,否則的話,你是不是不會出手救我了?」

朝日奈明又是輕笑一聲,「怎麼會,如果你真的被色誘了,那隻能說你運氣不錯。小林紗奈可不會反抗的,她本來就打算假戲真做,沒想到一個好機會讓你錯過了。」

白瑜苦笑著擺了擺手,「我想知道你為什麼要幫助我。同時我也想知道,那企業號上的太乙金仙境仙人,為什麼要殺我?」

白瑜可不大相信小林紗奈會假戲真做,這種話聽聽就算了,不必當真。

朝日奈明理解白瑜的懷疑,隨即說道,「那我們就從那太乙金仙境仙人為什麼要殺你說吧。我想你必定得到了雲海藻,而且還得到了不止一頭。不但如此,你得到的雲海藻等級還很高。」

白瑜並沒有激動,他知道別人既然懷疑他,那就肯定有懷疑的理由。他很是冷靜的看著朝日奈明問道:「這些是你的判斷,還是那太乙金仙境仙人的判斷?」

「是我的判斷,而且我知道那太乙金仙境仙人也對你有了懷疑。要搜到你頭上,最多不過三五天時間而已。我只是在那太乙金仙境仙人每天短暫靜修的時間,讓你離開了海船。」朝日奈明不慌不忙的說道。

「你如何判斷我得到了雲海藻,而且等級很高?」白瑜盯著朝日奈明的眼睛。

朝日奈明似乎根本就不在意白瑜的反應,她一點都不防備的端起白瑜剛才倒滿的靈茶喝了一口說道,「因為我知道你有天鳳翅,天鳳仙族……」

不過朝日奈明這句話並沒有完全說完,就震驚的站了起來,然後猶如見鬼一般的抓起靈茶的杯子,死死的盯著杯子,好一會才說道:「這是仙道精髓煉製的靈茶,不,現在只能稱呼為仙茶,你,你竟然如此敗家……」

白瑜一樣震驚,這個女人怎麼知道他有天鳳翅?而且還是天鳳仙族的人,要知道大和仙陸的鳳凰一族血脈已經有些稀薄,更加不可能凝聚出鳳翅來,他應該不明白天鳳翅的存在。

應該是自己衝出中途島的瞬間,被這個女修看見了。想到這裡,白瑜皺了一下眉頭。天鳳翅可不是簡單的東西,一旦暴露,對他可不是什麼好事情,萬一被有心人盯上就麻煩了。

經過這段時間的了解,大和仙陸上的鳳凰仙族還有不少,雖然不知道他們怎麼來到這裡,可是有一點可以肯定,因為沒有聖樹梧桐,他們現在的血脈稀薄得太多了,估計大多數鳳凰仙族的仙人連鳳凰法相都難以召喚出來。

一旦被他們知道有一個血脈濃厚到能夠使用天鳳翅的天鳳仙人存在,說不定會抓回去,煉化其精血來增加血脈的濃厚程度。

看見白瑜皺眉,朝日奈明立即就知道了白瑜擔心什麼,她緩緩坐了下來:「白兄不必擔心我會將你有天鳳翅的事情說出去,如果我要說出去,今天就不會來這裡。不過白兄竟然用仙道精髓煉製靈茶,實在是讓我不敢相信。」

白瑜擺了擺手,似乎並沒有聽出來朝日奈明的意思:「這也是一個熟悉的朋友送的,朝日師妹對我有救命之恩,我自然不可小氣。」

見白瑜並沒有要送這種仙茶給自己的意思,朝日奈明心裡微微有些失望,不過很快就調整過來,繼續說道:「小林保怡被偷襲受傷,也是我安排的,只是他不知道而已。你救了小林保怡,讓我更認為你是一個值得信賴的人,所以才決定出手賭一下。」

白瑜明白朝日奈明的意思,不要說在弱肉強食的仙界,就算是在法律健全的凡人國度,出現這種事情,能出手幫助的人也不多。

「難怪那少年受傷后倒在我的身邊,他的傷可不輕……」白瑜心裡反而有了一些疑惑,對方和自己不認識,為什麼要偷襲一個認識的人,只是為了救他?

朝日奈明微微一笑:「紗奈偷襲小林保怡其實是為了他好,否則的話。小林保怡可能會連命都沒有。你以為在企業號上得到了一頭雲海藻。會安安穩穩的回到中途島?」

見白瑜沉默下來。朝日奈明再次說道,「你有天鳳翅是因為我看見了,你在離開中途島的瞬間,我看見的。你不用擔心,因為我的身份和別人不同,我肯定只有我一個人看見,其他人就算看到,最多也以為你帶著什麼特殊翅膀的法寶,絕對不會聯想到天鳳翅上面。」

白瑜已經猜到了這件事,反而冷靜下來,「這麼說你在中途島上得到的雲海藻也不少了?」

朝日奈明沒有否認。 總裁,我跟你沒完! 「不錯,我確實是得到了九頭雲海藻,可惜的是只是三頭淡淡綠色的雲海藻和六頭淺綠色雲海藻。而我需要的翠綠色雲海藻,卻一頭都沒有得到。」

白瑜心想,這個女人果然不簡單,依靠自己特殊的眼睛一個人就得到了九頭。要知道他依靠天鳳翅和強大凝練的神識,這才能比別人得到的多一些。 房間內陷入短暫的平靜,氣氛也跟著慢慢詭異起來。

「我知道你至少得到了翠綠色雲海藻,我不需要多,只要你能給我一頭翠綠色雲海藻,我可以給你四頭淺綠色雲海藻。同時其餘的條件任你開出來。」朝日奈明很是直截了當的說完,就盯著白瑜的。等待白瑜的回答。

從根本上,四頭淺綠色雲海藻根本沒法跟一頭翠綠色雲海藻相比。

雲海藻分為五個等級,淡綠色、淺綠色、翠綠色、深綠色,還有墨綠色。

「你是怎麼知道我得到了翠綠色雲海藻的?」白瑜沒有立即回答朝日奈明的話,反而問道。

「因為我看見那太乙金仙境的仙人站在一個礁石上喃喃自語,『竟然有人敢衝進雲海藻最中心區域?中途島什麼時候出現這一號人物?』」

朝日奈明沉聲回答道:「後來我出來的時候又看見你有天鳳翅,據說天鳳仙族成年後就會伴生地火榜天鳳仙焱,所以我就猜到那個進入中心區域的人必定是你無疑。因為那中心區域在雲海藻群深處,又有大量妖獸徘徊在那裡,普通的太乙金仙境仙人根本沒可能這麼快就到那裡,據說當時還有倆位太乙金仙境仙人隕落,而你卻有天鳳翅。」

白瑜明白過來,看樣子朝日奈明說的沒錯,對於一個能夠進入雲海藻群深處還能全身而退的人,那太乙金仙境的仙人絕對不會放過。確切的說,朝日奈明的判斷是對的,如果他繼續留在船上,或者過幾天他就會遭殃了。

「多謝朝日師妹,我現在才明白朝日師妹確實是救了我一命。」白瑜感謝了一句,忽然再次問道:「我有天鳳翅才可以這麼快到雲海藻群深處,可是朝日師妹又怎麼會這麼快就能看見那個地方?以我的觀察,朝日師妹的修為似乎並不高。」

朝日奈明聽到白瑜的話,輕笑一聲說道:「我今天來和白瑜兄交易,就是因為我知道白瑜兄是一個可信的人。白瑜兄有自己的秘密,我也有自己的秘密。請恕我不想將自己的秘密說出來。如果白瑜兄願意換翠綠色雲海藻,任何條件我都同意。如果白瑜兄不同意交換翠綠色雲海藻,就當我沒有來過,同時我也不會泄露白瑜兄的秘密。」

白瑜點點頭,臉色露出玩味的笑容,目光不停的在朝日奈明身上來回掃動,讓原本神態輕鬆的朝日奈明身子一僵。

但是她還是主動補充上一句。

「就算白瑜兄要了小妹的身子也在所不惜。」

白瑜尷尬一笑,他好·色的老毛病又犯了,對於女人,他只喜歡自願,至於那些威脅和利益誘惑過來的女人,他是一點興趣都沒有。

「朝日師妹,你見笑了,我白瑜雖然風流,可是也不是那種喜歡趁機要挾的人,只是我有些不明白,你到底是怎麼知道天鳳仙族的事情,而且我發現大和仙陸上,好像有很多鳳凰仙族的樣子?」白瑜沒有說同意,也沒有說不同意,反而問了一件毫不相干的事情。

「白瑜師兄,你不會連這個也不知道吧?」朝日奈明有些驚疑的看著白瑜,好一會後,她忽然取出一塊玉簡,從嘴中噴出一朵黑火,黑火覆蓋到玉簡上,玉簡瞬間化成一塊雕有黑色鳳凰的玉牌。

朝日奈明將玉牌送到白瑜面前。

「這裡面記載有關於大和仙陸所有鳳凰仙族的來源。」

白瑜不等朝日奈明說話,接過玉牌,神識慢慢探進去,如同電影播放一般,慢慢將鳳凰一族如何出現在大和仙陸的前因後果講出來。

一切只為了扶桑神樹。

當初大和仙陸扶桑神樹氣息暴露,引來大量鳳凰族仙人,其中不只有三十三天仙域的鳳凰族,也有異域的鳳凰族,更有虛域之中的鳳凰族加入其中的爭奪,大量鳳凰族大能在大和仙陸激戰,最終將大和仙陸打散成為如今的北海道、本州、四國、九州四個大島和附近3000多小島組成。

最後扶桑神樹有靈,自破其身而部下結界,將整個大和仙陸內的鳳凰族給困在大和仙陸這裡,幾百萬年過去,大多數鳳凰族被大和仙陸同化,更多的是因為沒有聖樹梧桐,因為血脈稀薄而徹底斷絕。

朝日奈明也是鳳凰族的成員,還是三十三天仙域中鳳凰一族主持刑罰的地獄鳳凰。

關於當年地獄鳳凰的消失,就連天凰也說不清楚,原來是來參加爭奪扶桑神樹,最終被困死在這裡。

「原來是這樣。」白瑜喃喃自語了一句,同時手中抓住一頭翠綠色雲海藻。

既然同時三十三天仙域鳳凰族,自然沒有不不幫忙的道理。

「你果然有翠綠色雲海藻……」朝日奈明驚喜的盯著白瑜手中的雲海藻,眼裡的火熱一覽無餘。

白瑜笑了笑:「我當然有翠綠色雲海藻,這頭就送給你了。」

「送給我?」哪怕朝日奈明知道白瑜有翠綠色雲海藻,可是白瑜這樣隨便送給她,還是太讓她震驚了。翠綠色雲海藻的價值可是無比巨大,就算是一百頭淺綠色雲海藻,也遠遠不如一頭翠綠色雲海藻。她挾恩圖報,就是要以不對等的價格換取白瑜的一頭翠綠色雲海藻。

霸婚總裁小蠻妻 「當然送給你,難不成我的命就這麼不值錢?你救了我一命,我還要救命恩人的東西,你也太小看我了。」

白瑜說完,又取出一個玉瓶說道:「這是一小瓶仙道精髓,也送給你了。」

「果然有仙道精髓……」朝日奈明強壓住自己的興奮,趕緊收起白瑜給的雲海藻和仙道精髓,對白瑜躬身施禮道:「多謝白瑜大哥……」

她心裡已經完全無法遏制住激動了,她不但得到了雲海藻,還得到了仙道精髓。可見她沒有做錯,所做雖然冒了巨大的風險,卻獲得了更大的回報。

有了雲海藻和仙道精髓,她再加入兩天一流劍派,做多隻要三年時間,她就會再次攀上太乙金仙境。以她修鍊的種鳳凰仙族功法,再一次晉級到太乙金仙境,修為絕對是秒殺同階。如果她能進入兩天一流劍派的都靈域修鍊,或者不到萬年時間,她就可以突破大羅金仙境……

又是大哥,白瑜吁了口氣,好在上官千雲不在。不然他肯定會問自己的皮膚會不會過敏。

好一會朝日奈明才平復了自己的激動,努力平緩了語氣說道:「白瑜大哥不知道有沒有什麼打算。」

白瑜沒有隱瞞:「聽說兩天一流劍派招收弟子,我正準備去兩天一流劍派碰碰運氣。如果能碰上運氣的話,我想成為兩天一流劍派的一個內門弟子,並且就此留在兩天一流劍派修鍊。」

「這太好了,我也打算去兩天一流劍派。不過我想白瑜大哥你最好不要拿出雲海藻加入,以你的本事,想必可以在兩天一流劍派弄到一個內門弟子的名額。」朝日奈明聽到白瑜也想去兩天一流劍派,立即說道。

白瑜疑惑的看著朝日奈明,怎麼這麼巧,自己要去兩天一流劍派,這個女人就要去?不過他還是問道:「我有幾頭淺綠色雲海藻,我還打算用這淺綠色雲海藻開路的。聽說兩天一流劍派有一個都靈域,我很想進去修鍊一段時間。」

朝日奈明正色說道:「雖然你離開了中途島,但是必定還會有人盯著你。你知道企業號是誰的勢力嗎?是中途島的大金島主的勢力。你加入兩天一流劍派后,他們肯定不敢明著動你了,這是好事。如果你拿出雲海藻,將會有更多的目光盯著你。」

「多謝朝日師妹,我知道怎麼做。」白瑜並不在意,他現在需要的是提升實力,只要有了實力,誰能追的上他?

朝日奈明也只是提了一下,見白瑜不以為然,也不再多說,只是問道:「白瑜大哥可願意一起結伴去兩天一流劍派參加弟子選拔?」

「當然願意。只是我對兩天一流劍派一點都不了解,朝日師妹能不能給我解說一二?」白瑜正想找人結伴去兩天一流劍派,現在朝日奈明送上門來,他怎麼會拒絕?

朝日奈明心情愉快:「當然可以,兩天一流劍派是大和仙陸准一流宗門之一,實力強大無比,大羅金仙境仙人就有數位……」

白瑜忽然打斷了朝日奈明的話問道:「朝日師妹,我聽說大羅金仙境之上還有境界,這是真的還是假的?」

朝日奈明微微一笑:「你一個散修不知道也是正常,這當然是真的。在兩天一流劍派,就有超過大羅金仙境仙人的存在。不過……」

「真有?那是什麼境界?」白瑜心裡震驚無比,大羅金仙境對他來說根本就是遙不可及的存在,而兩天一流劍派有超越大羅金仙境的仙人存在,也僅僅是一個準一流門派。

「不是什麼境界,是因為大和仙陸跟三十三天仙域一樣規則殘破,大羅金仙境仙人就算是修鍊到了超過大羅金仙境,也沒能觸碰到『門』。沒能觸碰到『門』,就沒有境界規則,沒有境界規則,也就談不上什麼境界。所以一些修為強大的仙人,都想通過三十三天域的仙越境道,尋找晉級機會。」朝日奈明淡聲說道。 「方興、柳暝、鄭狂……還有徐峰!」

瞧見隨後趕來的這幾道身影,溫銘渾身一震,下意識喊出了這幾個名字。

「鄭狂,這傢伙也來了?」

林寒的反應倒並不激烈,只是望向那四道身影中間的其中一個年輕人,臉上的表情有些奇怪。

「娘的!居然是臨近四個帝國的妖孽天才,今天到底是吹的什麼風,居然把這些傢伙全都聚集到這裡來了!」

「嘿嘿,靈境強者的密藏,當然有足夠的吸引力,就是沒想到這些少年天才竟會一次來這麼多,待會兒密藏開啟,又是一場龍爭虎鬥了!」

「你說他們誰能搶到傳承?」

「這個,可不好說啊,從表面上看起來,應該是徐峰強一點,他在上一次龍淵榜上排名第四十位,不過……都過了好幾年了,未必其他人不能超越過他!」

……

四名器宇不凡的少年負手而立,無視周圍熙熙攘攘的人群,原本顯得有些沉寂的荒漠卻突然顯得熱鬧了起來,大多數人都開始竊竊私語,猜測這幾個少年天才究竟誰會獲得傳承。

「溫銘,他們都是在上一屆龍淵榜中獲得了名次的傢伙嗎?」

耳邊傳來一些有關於這四名少年的竊竊私語,林寒抬起了頭,目光掃視了這幾道身影一圈,接著低頭向溫銘問道。

「嗯,最左邊那個實力最強,是玄陰宗的大弟子徐峰,上一屆龍淵榜排名第四十位。」

溫銘點了點頭,手指輕輕指向一道身形削瘦、面色白得有些過分的少年身影,對林寒低聲說道,

「第二個鄭狂,你應該在藍山帝國見過,第三個柳暝,來自天煞宗,上一屆排名四十四位。第四個方興,來自寒冰谷,排名第四十八,靠近赤炎荒漠,就屬他們和羅列還有餘映霞的名氣最大,本來還有一個赤木,卻已經被你殺了。」

林寒點了點頭,隨即將目光別了過去,這些人對他而言都還很陌生,實力也都很強,在進入遺址之後,或許會是自己最有力的幾個競爭者。

「嗯?隱雪劍,你是林寒!」

林寒距離騷動的地方並不遠,不過由於並不出名,因此最初並沒人注意到他,不過鄭狂在走過來的時候,餘光輕輕一瞥,卻不偏不倚地落在了他腰間的寶劍之上,頓時失聲低呼了一聲。

參加炎城拍賣會的時候,由於林寒提前進了包房,是以鄭狂並未見過他的真實相貌,然而對他腰間的隱雪劍卻還有很深的印象,只是為了留著金幣爭奪最後的殘圖,方才沒有出手競價,因此瞧見了隱雪劍,立刻便推測出了林寒的身份。

「什麼!這小子原來是林寒?」

「哪個林……我草,難道是那個傳言出自飛雲宗,而且在幾天前斬殺了赤木的傢伙!」

「黑風帝國的強者正滿世界找他呢,想不到這小子還有膽量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出現!」

鄭狂的聲音雖然較輕,卻還是被臨近幾個強者聽到了,順著他目光一瞟,立刻便將注意力放到了這個坐在地上,從始至終都沒法一言的少年身上。

最近這幾天,林寒這個名字可算響遍了整個夢天古域的西域,斬殺赤木的戰績,可不是什麼人都能擁有的。

「好久不見,想不到你居然能認得我?」

林寒輕輕抬起頭,目光平淡地望了鄭狂一眼,不徐不緩地開口說道。

「呵呵,林寒這個名字,如今早已傳遍了整個夢天古域的西域,還有誰不知道這個名字?」

鄭狂目光凝視著少年,嘴角一揚,淡淡說道。

「這位就是跟你和赤木一起並稱為西域最強的三個天才的林寒嗎?呵呵,我們所居住的地方靠近北域,倒是從來沒有見過。」

鄭狂說完,一個臉上帶著張狂笑容的少年走了出來,濃眉好似墨染,嘴唇淺薄,流露出一臉的刻薄像,臉上帶著一絲不屑的笑意,撇撇嘴說道,

「也不怎麼樣嘛,力境五重的實力,想來也就和赤木那個傢伙差不多而已。」

夢天古域被劃分為四個部分,從整體實力上來說,林寒所在的西域不如其他三個流域,而這次說話的人則是方興,由於他們所在的地方介於西域和北域,是以並沒有被評為西域的幾大天才。

「擊敗一個廢物,並沒有什麼值得自傲的,這次進入遺址,我倒很想試試,你到底有什麼資格成為西域的三強之一!」

方興話新一落,那個名叫柳暝的少年也站了出來,手中執著一柄鍍金的玄鐵扇,英俊的臉上卻掀起了一絲嘲諷,望著林寒不陰不陽地說道。

最後走出來的四個天才少年之中,唯獨只有徐峰沒有說話,這人臉龐削瘦,長相平平無奇,屬於那种放到人堆里都很難被找出來的人物,然而氣勢卻顯得很強,正環抱著雙臂,面無表情地望向林寒這邊。

看得出來,這些人對自己被評為妖孽天才的事情有些感到耿耿於懷,是以剛一出現,便讓林寒察覺到了十分明顯的敵意,而且言語之間,大有想要代表北域,與林寒這些西域的天才比對一番的意味。

其實在評選最具天賦的天才這件事上,實力並不是唯一的考核標準,主要需要考察的還是人的天賦,否則以赤木的戰鬥力,是無法和鄭狂齊名的。

不過徐峰這些人心高氣傲,如何會容忍別人的天賦超過自己?尤其是在聽說林寒斬殺了赤木之後,心中都有與之一較高低的想法。

聽到這樣的話,林寒沒有介面,反而直接坐回到了地上,倒讓柳暝等人恨得有些牙痒痒,以為他是輕視自己,若非還要留著力氣應付進入遺址的考驗,只怕早就忍不住站出來挑戰林寒了。

對於他們的表現,林寒只抱以一臉的冷漠,實力是靠自己打出來的,不是別人吹出來的,這些人若想見識自己的能力,進入遺址后,自然有的是機會。

林寒沒有接話,原本一臉倨傲的鄭狂和羅列,臉色卻變得有些不太好看,他們雖然和林寒並沒有任何交情,也犯不著替他辯解,只是從方興和柳暝嘴裡說出來的話,卻大有不太看得起他們西域天才的意思。

「方興,說話注意點,你們要針對誰我沒意見,不過最好別把整個西域都扯進去!」

鄭狂重重地哼了一聲,轉過頭來望著一臉悠哉的林寒,心裡卻騰起了一股無名的火焰,作為能與自己並列的天才之一,面對來自其他流域的挑釁,這傢伙居然還裝得跟個沒事人一樣,實在讓他感覺到很丟臉。

「哼,我們走!」

羅列和餘映霞最終與鄭狂站在了同一個方向,同為西域的幾個天才之一,在外人面前,自然應該摒棄以往恩怨,緊抱成一團,前者在說完這句話后,又將目光轉向了林寒,瞧見他不為所動,鼻孔中頓時噴出了一道白氣,嫌惡感頓生。

「無聊的人,」

瞥了瞥眾人離去的背影,林寒搖了搖頭,沒有再去搭理這群傢伙。

「哎,林寒,你是第一次離開宗門,可能還不知道,整個夢天古域,就數我們西域的天才數量最少,真正拔尖的人物更是一個也沒有,所以柳暝這幫傢伙才會這麼猖狂,其實在北域,他們根本就不算第一流的天才人物!」

溫銘直到徐峰等人走遠,這才壓低聲音,將腦袋輕輕湊到林寒耳邊說道,

「北域的天才數量很多,而且整體實力遠遠強過西域,咱們西域的人,走到哪裡都要讓人看笑話!」

辣媽當家 說出這些話,溫銘的語氣明顯顯得有些憋屈,整個西域能夠那得出手的天才太少,歷屆龍淵榜也是最墊底的存在,一些少年行走在外面,甚至都不太好意思承受自己是西域的人。

「呵呵,別說了,時辰也快到了,咱們還是好好準備一下,馬上就要到遺址開啟的時間了。」

林寒擺了擺手,打斷了溫銘的絮叨,歷屆墊底,未必這一屆也需要墊底,一切都得以半年之後的事實來說話。

在這之後,林寒直接閉上了雙眼,將心思沉浸到了空明的狀態,這些意氣之爭,他並沒有興趣參與進去,待會進了遺址,若是沒人遭惹自己還好,否則,無論對方來自哪裡,都用劍來說話。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