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只有利用輿論,給她們製造壓力!

現在都被逼到這個份上了,總不能不處理她吧?

她這麼想着,傅墨寒那邊手機已經響了起來,蘇慕安伸長了耳朵,能聽到傅墨寒接聽了電話后,態度變得恭敬:「到!」

對面不知道說了什麼,他臉色非常難看的開了口:「是,您放心,一定會抓捕到蘇南卿,給大眾一個交代,不會讓這件事不了了之!我現在就在醫院,保證完成任務!」

看樣子是他的領導給他施加了壓力。

蘇慕安頓時更加放心了,她直接提出了建議:「大哥,事情怎麼就到這一步了,南卿逃獄,老瘋這裏也生死未卜……我看不如把記者請進來,一起等待着老瘋的治療結果,否則的話,大眾肯定是不會相信我們的!」

聽到這話,蘇君彥眼神里迸射出一抹厲色。

這種時刻,她竟然會提出這種建議?

見蘇君彥不開口,蘇慕安乾脆直接看向傅墨寒:「傅隊,想必你們也不想落下一個官商勾結的名聲吧?」

傅墨寒冷笑:「我們問心無愧,何懼別人的言辭?況且,破案時刻,怎麼能直播?蘇小姐你這個提議真是太輕浮了!」

警察破案,怎麼可能會被允許直播?

傅墨寒從來不懼怕任何言論,就像是霍均曜和蘇君彥。

兩個人都根本沒把網絡上的那些當回事!

聽傅墨寒這麼說,蘇慕安急了,「到現在醫生還沒把老瘋推出來,說明老瘋可能是凶多吉少了,傅隊,我這個建議只是想要為你們和蘇家證明清白!免得到時候他們說,我們包庇南卿……」

這話剛剛落下,手術室門忽然被推開。

屬於蘇南卿的那道清冷沙啞的嗓音緩緩傳了過來:「怕是要讓你失望了,老瘋沒死。」《頂流他非要和我談戀愛》第一百六十二章:肺活量驚人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三個人爬到閣樓的頂上,大火從皇城這裡燒了過來,空氣中已經開始聞到濃烈的焚燒味。

「看樣子,皇帝放棄法聖區了。」尋馬說道,他看向吳牙,「你要守護的這些典籍,皇帝估計也不要了。」

「那些是人類的財產,我不是為了他守在這裡的。」吳牙說道。

蘇榮擔心地看著法聖府那一邊,尋馬知道他的父親還在裡面,法聖府離皇宮太近了,如果大火蔓延不停下來,那麼法聖府應該是第一批被燒掉的建築。如此說來,法聖應該已經躲進皇城裡了。

這個法聖雖然是這個區的最高統治者,但從來不出現管事,如今也是完全放棄了自己的轄區。

「會不會燒著燒著就停下來了?」蘇榮問道,「這孩子爸爸也沒有了,不能沒有外公啊。」

「行屍身上都被澆上了桐油,著火之後到處遊走,一個接著一個,四處都開始燒起來了,這裡不燒光火是不會熄的。」吳牙說道。

蘇榮看了一眼兩個人:「我會眼睜睜的看著我父親被燒死么?」她背上尋馬的弓箭,眼神很堅定:「我要去救他。我箭法很好,我可以在房頂上,幫助他突圍。」

法聖府外都是行屍,這些箭是毫無用處的。尋馬平靜的看著她,吳牙卻道:「都去收拾東西吧,把能帶的帶上,這是我們出城最好的機會。」

「為什麼?」

「大火把所有躲在城裡的活人都逼出來了,你們看。」吳牙指了指遠處,火光映透下,很多人影出現在一個一個的房頂上。

「所有人都會往城門涌動,如果能合作,說不定能殺出去。只要團結。你父親的法聖府里有很多衛兵,他們一定會突圍,他們的戰鬥力比我們強很多,你應該擔心你自己。」吳牙對蘇榮說道,「答應你們了,就帶你們出城,一個時辰之後,在這裡匯合。出去之後,尋馬你是要回來,還是如何,就由你自己決定了。」

尋馬點頭,吳牙跳下房頂,拔刀進入到自己樓下的學堂中,一刀一個的砍掉「朋友人棍」的腦袋,然後往學府的後面跑去:「我去把典籍藏起來。」

尋馬讓蘇榮和小右等在這裡,蘇榮對小右道:「小右,你跟去,多拿一些武器。」

於是尋馬和小右兩個人回到皇櫻這裡,尋馬瞠目結舌,他看到皇櫻已經燒了起來,應該是後面建築的火星濺射過來,他咬牙直接沖了上去,衝破火焰,來到自己生活的枝丫上,把弓箭,食物,水和自己收集的東西丟下來。

他身上的衣服瞬間著火,眉毛和眼睫毛都燒焦了,他帶火跳到地上,打了一個滾,把火滾滅,身上全是燒傷。

小右和他背起弓箭和箭簍,把刀插好,把食物和行李都背上。尋馬就回頭看那棵巨大的皇櫻樹,它已經全部燃燒了起來,如同它盛開的時候,只是如今怒放的是火櫻花。

非常美,毀滅之美,兩個人看呆了一會兒。

「走吧。」尋馬轉身,離開了這棵代表中州輝煌的老樹。

四個人在法學府門口匯合,分了武器,就往城門口跑去,這個時候已經可以在各個衚衕口,房頂上,看到陌生人。行屍被巨大的火焰逼出了建築,都來到了街上。他們四個人和陌生人往往只是對視一眼,就都開始上前斬殺。

「往人多的地方聚集,勝算大。」吳牙和尋馬配合,只要有三具以上行屍衝上來,尋馬一個地滾將他們絆倒,吳牙直接殺掉前兩個,尋馬起來從後面砍掉最後一個的腦袋。很快,他們這條路已經聚集了十幾人。

人一多,就可以使用兵陣推進的戰士,不再怕行屍的狂沖了。一行人殺了一路來到城門口,發現這裡已經是一團混戰,幾千人的活人,面對兩萬的行屍,到處是血,到處是火,到處是圍著咬食活人的行屍。

「我以為吳牙你會有什麼精明的辦法帶我們出城,結果你的辦法是硬殺出去么?」尋馬說道。

吳牙淡淡道:「你以為我是真的為了守典籍不走?以前誰都走不出去,現在是唯一的機會。蘇榮小姐,事到如今,你也明白,我們每一個人都不能掉鏈子。即使你是千金小姐,也要——」

話音未落,兩個人就看到蘇榮撿起一把砍山刀,已經向成千上萬的行屍群沖了過去:「殺啊!」

「小姐!」小右也拿起一把砍山刀跟了上去。

「等等啊!戰術隊形啊!」尋馬大喊。吳牙看了一眼尋馬錶情複雜,兩個人都轉頭看到蘇榮咬住砍刀,快速射箭,一下射出十幾箭,箭箭射中行屍的腦袋,硬是在戰團之中,射出了一條路。然後她翻出砍刀,去砍一具行屍,卻一下就被行屍撲倒。

說時遲那是快,就在行屍咬下去的瞬間,吳牙的刀飛了過來,直接削掉了行屍的後腦勺。接著人就到了,撿起刀掄起一個半月,四周的行屍全部被砍成兩段。他扶起蘇榮,繼續往前衝去。

尋馬的血就涌了上來,知道沒啥好說的了,就是殺了,跟著沖了進去。

到處是血肉,吳牙的大範圍攻擊緩解了尋馬巨大的壓力,讓他可以淋漓盡致地定點砍頭,吳牙未必能將行屍的頭砍掉,但尋馬跟著一刀一個腦袋,從遠處看,他們的戰團不停地噴出衝天的血液,人頭幾十個幾十個地飛起來。

四周的人完全被鼓舞起了勢氣,特別是看到一個孕婦不停地射出貫穿屍頭的箭,還有空歡呼耶一下。這必死的無間地獄,彷彿變成了一種浪漫主義的劍客傳說。很快他們身邊聚集了上百人,有鐵匠,有兵士,有商人,有竊賊,有大官。他們拿著各種各樣的武器,加入了修羅場。

這一團人在屍群中,不停地往城門靠近,終於盡量靠近了城門。

尋馬看了一眼城門,忽然心裡一涼,城門的巨大門栓,竟然被澆灌了鐵水,死死地封住了。其他人也紛紛看到了這個細節,一下陣型就開始亂了。

「頂住啊!」尋馬大叫,但是自己心裡狂說不妙,因為他知道這鐵水十分堅固,沒有沖城錐是沖不破的,然後就聽到有人大喊:「我有火藥!送我過去!」

但是陣型已經亂了,立即就有人被拖入屍群中,不停地慘叫。尋馬到那人身邊,那是一個胖胖的商販,他拿住一竹筒的火藥,就道:「我去!」但尋馬看了一眼離門的距離,全是行屍,如果整個隊伍壓過去,點燃了火藥,隊伍和門會一起炸碎,唯一的辦法就是他自己炸開門,犧牲自己讓隊伍出去。

他看著那門,想了有一秒鐘,這一秒鐘比一分鐘都長,就對蘇榮道:「我女兒的名字叫做尋小絮,你答應我了會特赦她,記得你的承諾。」說著就要跳起來,「吳牙,把我踹過去!我去炸門!」

話還沒說完,蘇榮接過炸藥竹筒,一個翻身,騎到了尋馬背上:「站直,小兵!」

尋馬翻身站起來,蘇榮丟出炸藥竹筒,直接拉滿弓弦——尋馬從來沒有見過女人能拉滿這種弓——一箭射中炸藥竹筒,箭頭射穿帶著竹筒一下釘死在門栓上,炸藥有如沙漏開始往下細細漏下,蘇榮再一箭,射在鐵漿和門栓的融合處,一下撞出火星。

炸藥瞬間爆炸,門栓一下炸斷,門口的行屍全部炸碎,蘇榮歡呼大喊了一聲:「都看看你媽的手藝!」尋馬一把把她晃下來,背在身上,大喊:「沖!」

一群人瘋狂的開始狂砍,直接衝到門城門口,推開城門。

尋馬有想過門外還有行屍,但他知道不會太多,因為行屍在寬闊的環境很快就會走散,但推開門的瞬間,他驚喜地發現,門外一具行屍都沒有。

他們所有人沖了出去,所有人都發出歡呼,一起沖入屍群的百人,如今只剩下幾十人。但是他們衝出來了。

後面的行屍也跟了出來,裡面還有無數人在廝殺,很多人都開始往遠處黑暗的荒原奔跑,尋馬大喊了一聲:「所有有軍職的人聽著,尋找高地,布陣掩護裡面的人!」

幾十個人中有七八個就停止了逃跑,和尋馬站在一處。城門口有一些大樹,他們開始攀爬。

所有人都是渾身的血,蘇榮畢竟是孕婦,此時已經脫力,吳牙把蘇榮扔上一棵樹,此時他們就發現,小右已經不見了。

群屍中根本看不清楚,城外沒有照明,箭也射光了,刀也豁口了,就看著群屍從城門裡湧出來,尋馬發現自己什麼都做不了。活人混在群屍當中,他們舉著的火把一個一個熄滅。很快,四周陷入一片黑暗和寂靜。

天亮之後,衝出城外的行屍已經散的差不多了。

尋馬他們下到樹下,互相攙扶著,蘇榮到處去找小右,怎麼樣也找不到,哭得崩潰。

尋馬麻木了,他換了把刀,到處去找弓箭,和吳牙兩個人拖著蘇榮往荒原退去,他按信上說的,往避難站的方向走去。他期待看到的連綿的帳篷,食物,溫水,藥物。還有他要的獎賞。

城裡大火已經燒得黑煙漫天,有如一個巨大的煤爐,而他們朝避難站的方向走了兩個時辰。

什麼都沒有看到,荒原上植物都很少,都是光禿禿的丘陵,這是燒山之後的情況。尋馬站在一個丘陵上遠眺,他看到了遠處,另一個丘陵的頂部,有一個突兀的稻草人,立在荒野中間。 龍命菲離開后,

房劍中的氣溫驟降,趙無憂取出一把通身雪白的長劍,正是吟鳳劍,半年來,他的修為已經提升到了練氣三層,

靈力雖微,已經足以召喚出吟鳳劍,此劍被綠茶系統下了封印,只能當作一般的利刃使用,但是削鐵如泥,無往不利,最重要的是,逼格夠高!

吟鳳劍輕吟一聲,似乎在回應趙無憂,他小心翼翼的擦試一遍,便收回系統空間中。

第二天,驟雨初歇,

龍命菲習慣性的踩著水窪,在庭院中練劍,清晨的陽光灑下,微微出汗,她便收起佩劍,準備早飯。

結廬人間,裊裊炊煙,趙無憂漫步到岸板上,在他的面前,是一片小小的湖泊,偶爾能看到釣魚的魚翁,他舉起笛子,輕輕吹起,遠處荒山上跳下一隻巨獸,

那巨獸三兩步走到趙無憂的身後,舔了舔他的臉龐,正是火吼獅,

趙無憂掏出一粒瑩白的丹藥,火吼獅眼睛一亮,直直的盯著那丹藥,

「老規矩,不準告訴其他人……」

趙無憂輕輕揉了揉獅子發亮的毛髮,火吼獅吞下丹藥,咂吧下嘴,露出意有未盡的樣子,站起來在趙無憂身上蹭來蹭去,想要再討一枚來吃,

「幹嘛,好貴呢,你下次變乖一點,聽我的話,我再獎勵你……」

這一枚丹藥是普通的靈獸丹,就像人類修士服用的進階丹藥一樣,有利於提升進階的機率,一枚丹藥足足花了他5枚綠茶值,

培養培養感情,看能不能從趙明月的手中,將這頭獅子誘拐過來,變成他的專屬坐騎。

「少爺,家中沒有糧食了,我要去附近的集市上買一些……」

吃過早飯,龍命菲簡單的收拾一下,將趙無憂也帶上,如今局勢愈亂,獨留趙無憂一人待在家中,她也不放心。

至於火吼獅,就流放在附近的山上,由它自己尋找吃食。

慶州府的官路上,人來人往川流不息,更多的是從附近州府逃難來的人群,托家帶口,背著大包小包的,

城牆近在眼前時,一隊官兵騎著高頭大馬迎面而來,眾人紛紛讓路,

「這群官娘是往哪裡去啊…」

「還能去哪裡,聽說慶州府的官路已經封鎖了,都不讓附近州府的人過來了……」

「什麼時候封鎖的,那讓其他的逃災的難民怎麼辦…」

「就在昨天,聽說有的已經進入咱們府了,太守大人的親筆命令,就是不再收留難民了,凡是未到境內的就責令她們原路返回,」

「造孽啊!」

「也是,路山縣不少人感染了屍疫,她們離臨義府如此之近,想來就是從那裡傳來的……」

「就該封鎖官路,不讓那群該死的難民逃來,把我們這也禍害了……」

龍命菲駐足,望著官兵遠去,眼前的場景只是整個大局的一幕而已,見多了生離死別,她也習慣了,嘆了口氣,帶著趙無憂走入城內,

城內的情況好上不少,一切還都是井然有序的樣子,

「什麼?八十枚銅板一石?怎麼會如此之貴?」來到糧商店鋪前,換米的百姓已排起了長隊,龍命菲聽人議論紛紛,心驚不已,

隨著外來難民的湧入,糧肉價瘋漲,供遠小於求,不少的糧商都趁機哄抬物價,這大米都是一天一個價,

她倒不是買不起,只是這樣的亂象,讓普通的平民百姓怎麼生活,趁機發國難財的糧販子,還有藏污納垢的州府官員,正一步步逼死普通人……

龍命菲微頭微皺,她曾經在其他州府時,打著懲惡揚善的旗號,殺過一些貪官污吏,也殺過許多趁機哄抬物價的商人,但是沒有用,貪官殺完一批,還有下一批,

惡商殺完一批,百姓只會將糧食哄搶而光,造成更大規模的混亂,有些東西,不是憑武力能夠解決的,或者說,眼前局勢的形成,也有它存在的道理。

輪到龍命菲買糧時,店鋪的夥計忽然將糧上的紙牌拿去,重新換了一張,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