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商璟煜對他的嘲諷無感,他現在亂的很。

「為什麼救我!」商璟煜問。

白澤走到洞口,看著遠處因為天黑變得越發恐怖的森林說:「魔尊現世了,他來了幽冥島!」

「重凌?」商璟煜有印象,他記得重凌,那個和他一生不死不休的敵人。

「沒錯,他已經迅速的召集了眾鬼,你猜猜他召集幽冥島上這麼多惡鬼做什麼?」白澤問。

商璟煜一怔。

重凌他了解了,睚眥必報,而且心狠手辣,他被困了多年,突然出世…

「重返人間!」商璟煜說出這四個字。

白澤回頭看了他一眼,雖然目光依舊冰冷,卻帶了幾分異樣的情緒。

「絕不能讓魔尊出去,否則人間必遭大難!」白澤說。

商璟煜沒說話,白澤見他不說話,眯著眼睛看著他,有些嘲諷的說:「冥天戰神不會打算不管吧?」

「我想管,可是你看看我這個樣子,法力盡失,還不夠重凌塞牙縫的!」商璟煜說。

白澤也不說話,一人一獸又陷入了良久的沉默中海。

許久之後,白澤看著商璟煜,目光沉沉:「我有辦法!」

商璟煜看著他,疑惑。

「無塵土!」白澤輕輕吐出三個字。

商璟煜沒看白澤,他只是看著點遠方,心裡在想著凌安到底出去沒有,他如今有些後悔了,這個時候讓她懷個孩子,到底是對是錯,重凌的性子是不會放過花無月和自己的。

想到花無月,商璟煜心中感慨萬千,當年的事情恐怕早就成了重凌的心魔,他若是知道自己和花無月做的那些事,恐怕這件事更加不會善了。

商璟煜不知道的是,蝴蝶夫人給了重凌另外一番說辭。

商璟煜覺得頭疼,一天的時間,他卻覺得像過了幾輩子一樣。

他舒了口氣。

白澤一直在一旁看著他,這個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真是沒一點戰神的風采。

「你知道花無月現在怎麼樣了?」商璟煜問。

白澤一怔。

「你不是她的神獸,應該會知道花無月去哪裡了?」商璟煜問。

白澤忽然低下頭。

「你跟我來!」

商璟煜如今虛弱的很,他只能騎著白澤,白澤飛了好久,才到了一個山洞,山洞很暗,但是對於他們兩來說,卻是都能看見山洞中的景象。

走了很久,商璟煜覺得這裡的溫度越來越低,等到了地方,商璟煜才看清了眼前的景象。

裡面是一塊巨大的冰,冰里隱約是一個女人的樣子,穿著白色的衣裙,看不清樣貌,卻與商璟煜記憶中的那個人完全重合。

總裁老公求放過 白澤一改往日高冷的神色,面上儘是哀傷。

「上神被魂飛魄散了,我保存了她的肉體!」白澤的聲音極盡哀傷,這麼久了,對花無月的死,他始終無法釋懷。

商璟煜看著花無月,心底的那片記憶,忽然變得清晰起來。

當年的花無月何其優秀,神界最有天賦的上神,可惜她愛上了最不該愛的人。

魔尊重凌。 蝴蝶夫人是被一陣劇痛驚醒,她想喊幾聲,可是因為太疼了,她不住的哆嗦,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醒了!」重凌的聲音不溫不火,卻帶著幾分魅惑。

蝴蝶夫人驚恐的看著他。

寶貝王子落難記 「你騙我是不是?」重凌問。

蝴蝶夫人一怔,眼睛里全是恐懼。

「沒關係,我會自己去問冥天戰神!」

「他…他不是死了嗎?」蝴蝶夫人下意識的問。

「死?」重凌眯著眼睛,冷笑:「為什麼說他死了!」

「他…」蝴蝶夫人說不出口。

「不說的話!」重凌看著旁邊海水,眼神悠悠。

「好,我說!」蝴蝶夫人一咬牙:「其實當初我給你下毒花無月是知道的!」

「你胡說,無月不會害死我!」重凌厲聲說。

蝴蝶夫人此時已經完全放棄了抵抗。

「大人,你是什麼人?她是什麼人?當初你利益熏心,野心極大,神界是容不得你的,花無月就是為了不讓你害人,才那麼做,她早就知道了。我起先不明白,為什麼給她下毒卻被魔尊大人你喝了,後來我才明白了,都是花無月設計的!」

重凌看著我蝴蝶夫人,眼中冒火。

「你可知道自己在說什麼?」重凌問。

蝴蝶夫人苦澀的笑了:「左右我要死了,大人不如給我個痛快吧,我說的都是實話!」

重凌半晌沒吭聲,最後他悠悠的問:「她去了哪裡?」

「就在這座島上,大人你被關起來后,花無月和冥天戰神將魔宮洗劫一空屠戮殆盡,她自己也沒落個好下場!」

重凌起身,臨走時給了蝴蝶夫人一個痛快。



最近的日子過的飛快,我的修為大增,而九尾狐甚少回來,我也注意到島上的不同尋常,半夜十分總能聽到妖獸的咆哮,似乎極其不安。

我做著份內的事,自從上次見到九尾狐可以變化成人後,我就一直想看看,他到底是不是希寶。

儘管他不承認,但是他說話的聲音簡直和希寶一模一樣,我不覺得世上有這麼巧合的事情。

這天,我剛剛吃過飯,就看見圍欄外面站著一隻通體雪白造型奇怪,留著山羊鬍子的妖獸。

我還以為是一般的妖獸也沒有在意,沒想到那傢伙忽然張口喊了一句。

「騷狐狸精,出來!」

我一愣,回頭看了一眼這位大膽的妖獸,敢這麼叫九尾狐真是太牛了,我就不敢這麼叫。

果然,九尾狐從房間里出來,冷漠的看著白澤。

「白澤,別挑戰我的耐心!」九尾狐說。

白澤看了我一眼,眯了眯眼睛。

我有種奇怪的感覺,這傢伙看人的時候帶著打量和探究,甚至是有些驚訝的。

九尾狐察覺到它的目光,飛身到了它跟前,兩隻妖獸不知道說了些什麼,就一起飛走了,很長時間后九尾狐才回來,我看到它雪白的皮毛上有血。

「你受傷了?」我跑過去。

「不用你管!」九尾狐一瘸一拐的走進了屋子。

我也跟了進去,就看見他躺在地上,身體也幻化成了人,我緊張咽了咽口水,走過去,將他掰了過來…

瞬間,我呆立在原地。

希寶!

九尾狐很快就醒了,醒來后看到我在他房間,眼底升起一股怒意。

「誰讓你進來的!」九尾狐不悅的說,若不是他受傷了,估計就一爪子拍死我了。

我眼眶都紅了:「希寶!」

希寶的手抬起,又放下,十分茫然的看著我,似乎不明白我為什麼哭了。

我一怔:「你不記得我了?」

希寶依舊茫然,他搖搖頭,不過神色緩和了不少。

我鬆了口氣,至少他不排斥我了。

「希寶,你真的不記得我了嗎?」我問。

希寶搖頭。

「那你在這島上待了多久你應該記得吧?我們一年前還在外面見過的!」我說。

希寶看了我一眼,神色忽然變得冰冷:「我在島上已經待了好幾千年了!」

希寶的樣子明顯覺得我在騙他。

我一愣,不可能啊,眼前這個就是希寶不會錯的,我們明明一年前還見過,怎麼他就待了幾千年了?

「你們九尾狐是不是都長得一個樣子?」我狐疑的問。

希寶看傻瓜一樣的看著我。

我就明白了,不可能都長得一樣。

聊齋之問道長生 那麼,眼前這個就是希寶了。

可是又解釋不通這件事。

「我感覺自己忘記了什麼!」希寶忽然說。

我心情有些複雜,希寶應該是忘了我了,忘了和我和雲淺落的那段經歷了。

其實這也是好事吧。

「好好休息!」我說。

我出門,到了自己屋子就看見白天那隻白澤妖獸站在圍欄外。

「是你打傷了九尾狐?」我質問。

白澤複雜的看了我一眼,然後搖頭:「果然不是!」說完就走了。

我「…」

希寶的傷很快就好了,和我的關係也沒有之前那麼尷尬,但是他還是很冷漠,有時候會問我些問題關於外面的事情。

我也在想希寶的事情,如果按照希寶說的,難道這裡就是那幅古畫里的世界嗎?

我越想越覺得有可能,如果真是這樣,那雲淺落當初豈不是將希寶和商璟煜關在這裡關了上千年?

這麼說來,那根本不是為了他們好,簡直就是將他們流放了一千年啊。

難怪希寶和李肅出來后要找我拚命…

我咽了咽口水,壓下心中的疑惑。

做好了吃的剛給希寶送過去就見希寶神色嚴肅走了出來。

「待在屋裡里哪也不要去!」希寶說完就出去了。

希寶走後,我總覺得要發生什麼事,心神不寧,我到了園子里,感覺柵欄外有幾個鬼鬼祟祟的影子,我甩出九節鞭,抽掉周圍的花草,才看清,是兩隻惡鬼。

我一鞭子打的他們魂飛魄散,心中愈發擔憂,這裡可是妖獸的地盤,那些鬼物怎麼敢來?

希寶也發現了這一現象,最近不斷有鬼物靠近,從前這些鬼物對妖獸是避之不及的,雖然也覬覦這裡的靈果靈藥,但是因為有妖獸在,他們從來不敢靠近。

難道是這些鬼物有了新的強大的統領才會如此膽大?

希寶走了很遠,路上還看見幾隻低級妖獸的屍體,看傷口不單純像是鬼物乾的,還有妖獸的影子。

是妖獸和鬼物聯手了嗎?

希寶想起前不久白澤來找他的事情,他和白澤不是敵人,但也絕對不是朋友,大家一直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存在,白澤突然找上門,他想都沒想就和它打了一架,如今想來或許白澤找他還有別的事情。

很有可能就是關於鬼物異動的事情。 第477章幽冥島的鑰匙

希寶尋著氣味很快到了一處懸崖下,他抬頭看了一下,就感覺一股勁風過來,他往旁邊一躲,白澤的身影出現在幾米開外。

「騷狐狸,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白澤的聲音沒有一絲感情,機械性的說道。

希寶沒理它,而是往上看了一眼:「我聞到了生人的氣味!」

白澤沉了沉眼睛。

「你洞里有誰,我沒有興趣知道,我來找你是想說另外一件事!」

希寶剛說完就感覺有人從上面下來,他一抬頭,看見一個人影落了下來。

商璟煜看到他也是吃了一驚:「鳳沉希?你怎麼會在這裡!」

希寶沒理他,只是冷漠又探究的看著他:「你是誰?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希寶一直知道他的名字叫鳳沉希,但是他不知道他有個希寶的小名,此時聽到商璟煜叫他名字,他不由的警惕起來,看商璟煜的時候,就做出了隨時準備戰鬥的狀態。

商璟煜眯了眯眼睛,鳳沉希在一年前明明死了,難道他死後靈魂被流放到了這裡?

商璟煜覺得這種可能性也有,畢竟鳳沉希是九尾狐,也算是神仙,自然不能去地府,他又作惡多端,來這裡也很正常。

兩個人對視著,白澤很快就明白了,這兩個人之間的恩怨,他沒空知道,他現在就想趕緊把重凌的事情解決了。

「狐狸,你找我什麼事?」白澤先開口打破了僵局。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