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但湯慶掃了她一樣,然後就移開目光。

「阿扁這人我了解一點,欺軟怕硬慫的可以,如果事先了解的話,他十有八九不會來這鬧事,更別提就帶了這麼點人。」

「是你找來的吧?而且鬧事的和阿扁帶的人應該不是同一批,不然橙子不會躲進水裡去。」湯慶說完,笑笑:「雖然她呆的很,但不至於連你這種貨色都收拾不了。」

「你….」李子眼睛瞪大,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這個男人:「你早就來了?」

她實在無法相信,一個剛剛才來局外人,居然能如此簡單的推出事件的大體全貌。

「不,我只是精於….我擦疼疼疼!」

湯慶剛想擺臭臉裝個逼,耳朵就被人給拎了。

安斯橙笑得明媚:「我呆的很?」

「沒,沒….你聽錯了。」湯某人求生欲很強。

安斯橙輕哼一聲:「不許調侃我….你不許調侃我。」

湯慶:「….」

我能說,這其實是實話嗎?

「咳咳,你打算怎麼處理她?」安斯橙回過神來,連忙轉移話題道。

當然她知道湯慶有話說的,否則當場就一刀順手幹掉了,沒必要留到最後。

「交給你了。」湯慶確實有所準備,沒多思考就給了安斯橙回答。

金髮狐媚子一愣,忽然噗嗤一聲,喜悠悠道:「替我生氣呢?豬。」

湯慶笑笑,忽然看到洞門邊沒有絲毫動靜的老爺子,皺眉道:「他怎麼了?昏過去了?」

「路上,爺爺問了工廠的事。」安斯橙稍稍有些愧色。

湯慶一愣,上前背起老爺子,走入洞內:「我先看看情況,等會託人找個醫生過來。」

「我已經找了,但麥稈醫館的值班人員不在。」

「沒事,等會我去。」

….

十多分鐘后,湯慶從洞里出來,臉色輕鬆不少。

他看到安斯橙站在洞口,一副悵然憂鬱的表情,像是高中那時候下課就往橋邊跑的文藝女,不過她缺一身校服加一本調調陰沉的書。

《人間失格》就不錯,配合網抑雲簡直是頂峰的催化人生重啟系列。

「我沒聽到什麼聲音….你放她走了?」湯慶撓撓頭,問道。

聽到熟悉的聲音,安斯橙的眸子側過來,帶著一絲歉意。

「沒事,我不怪你,溫柔從來都不是缺點,何況對於那種人來說,殺個一次兩次並不能長什麼記性。」湯慶嘆氣道。

他真的很好奇這些小痞子的大腦結構,自己的人生隨意放縱,提不起一絲勇氣去面對生活的風波浪涌,反倒在一些屁事上賊能計較,還死記仇。

真的,要是把這點勁兒投到別的事情上….甚至就論痞子事業上,說不定都混成一方人物了。

湯慶想想,道:「這件事我會替你解決的,放心。」

狐媚子眨眨溫潤的大眼睛,柔柔的笑了。

雖然直到後來她才明白,湯慶口中這個「解決」,是多麼徹底又狠厲。

「哦對,老爺子醒了,我剛剛和他聊了會,現在他心情好多了,情緒也還算穩定。」湯慶說道。

安斯橙稍稍一愣:「爺爺當時都昏過去了,你是怎麼把他弄醒的?」

說著,她連忙上下看著湯某人,生怕這貨用了什麼物理催醒手段,那眼神看的湯慶眉頭直跳:

「想什麼呢,正常喊醒的。」

「喊醒?爺爺都昏迷了,我一路上怎麼說話他都沒反應,你喊了什麼?」

「也沒什麼,就是爺爺喜歡聽得唄。」

湯慶笑笑,然後小聲道:「我說啊….爺爺,逆天X神更新了。」

安斯橙:???

….

兩人分開,湯慶沒有再隨安斯橙進去,也許是想讓爺孫倆好好談談,也許是他已經對老爺子完全放心。

雖然之前的交談中,老爺子眉宇間的激動和悲傷交雜,但湯慶已經看不到死志了,老爺子似乎找到了心中那份獨特的東西,能支撐他走出悲傷,勇敢活下去的東西。

湯慶笑笑,難得從老爺子身上發現點感人的特質,忘記過去是沒良心,只記得過去則沒腦子。

人得活,得走下去,得帶著身邊的人堅強的走下去。

還有就是,老爺子的感激居然直接讓他的源力條拉滿,還往上漲了一級。

他現在源力階級為4,也就是最高能儲存四個源力點,從老爺子身上獲取的厄源居然拉漲了兩條滿的源力條子,劃去救小胖子用掉的,他目前有兩個源力點。

但這不重要,湯慶在意的是那輛摩托戰車。

老爺子告訴他已經修理完畢,存放在後面的工作室內,密碼和進入方式也一併告訴了他。

這是湯慶現在需要的,一種能打破格局的武器。

他穿越瀑布下的隧道,一扇鐵門出現在不遠處,湯慶走近門口,一個鐵盒子樣的小機械出現在門邊。

他掀開蓋子,輸入一串密碼。

哐當一聲,鐵門在顫動中分成幾塊,緩緩向四周分開。

一抹熟悉到極點的墨綠,出現在他眼前。

(這章其實是夜裡的,昨晚停電了….嘖。)「你們竟然建立了連接神界的通道!」楓野心底震憾,對帝族的底蘊的認識再次感到驚怖。

「神啟時空,現在的,即神界中定下的泣源時代,幾乎九成九的生靈都在神界中。為此,我們是耗盡一切代價也要維持的這個通道。其中含有神靈之力。」

。 「赫爾海姆?」

洛德微微一愣,還沒反應過來。

由於重傷的關係導致他現在大腦有點混亂,所以想不起來這個赫爾海姆究竟是哪,只是感覺好像有點耳熟,似乎曾經在哪裡聽到過!

「赫爾海姆,又叫海姆冥界。」

女人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而後緩緩地道:「看來你不是阿斯加德人,否則怎麼可能不知道,赫爾海姆所代表的含義。」

赫爾海姆?海姆冥界!

洛德神情微怔,混亂的大腦中像是劃過一道閃電,瞬間想起來了!

原來這裡是北歐九界之一的海姆冥界,而統治者這座亡者國度的主人,就是數萬年前被奧丁鎮壓於此地的,大名鼎鼎的死亡女神海拉!

看起來上天還算眷顧,居然把他給扔到這裡來了。

知道所處的地方后,洛德稍微鬆了口氣,海拉所在的海姆冥界可以說是唯一一個,他勉強還算能夠接受的結果了,至少比七宗罪魔王和墨菲斯托好多了。

「看你的樣子,似乎並不擔心。」

女人的直覺很敏銳,發現洛德好似鬆了口氣似得,不禁有些疑惑的問道:「這裡可是亡者的國度,沒有任何人可以離開這裡,你難道不會感到難過嗎?」

「因為對於我來說,這是最好的情況了。」洛德回想起那無邊無際的黑暗虛空,臉上露出了一抹苦澀的笑容,道:「至少在這裡還能看見活人,比起我之前待的地方好多了。」

「我可不是活人。」

女人眸子流露出一抹哀傷,但旋即很快又被隱去,轉而輕笑道:「能比赫爾海姆還差的地方,我突然開始有點好奇,你究竟是從哪裡來的了。」

「相信我,你不會想去的。」洛德扯起乾裂的唇角,這就是典型的沒挨過社會毒打,那鬼地方他寧願死都不想再回去了。

「好吧,聽起來似乎真的很差勁。」

女人似懂非懂點了點頭,識趣的沒有再繼續追問,瞪著漆黑的大眼睛看著洛德,問道:「我想你應該需要幫助,繼續在這種地方待著,你很就會變成冥獸的糞便。」

「感激不盡,我正好需要幫助。」洛德並沒有拒絕,一來是自己傷勢太重無法移動,二來是這裡的確不安全,跟著這個女人走總好過在這裡挨凍。

「不用謝。」

女人彎下腰一隻手拎起洛德,然後把他當做貨物似得抗在肩上。

洛德:「……」

這種被人扛著的感覺,似乎有點奇怪啊。

但仔細想想自己現在就是一傷員,沒資格要求人家那麼多,只能暫時忍耐一下了。

女人一手拖著數千斤重的牛角巨獸,一手把洛德拖在肩膀上,然後邁著兩條渾圓大長腿,在暴風雪中朝著一個方向前進。

漫天風雪冰霧中。

兩人足足前進了幾十公里,最後來到了一處斷崖下的洞穴里。

洞穴很深,裡面散落著各類野獸的骸骨,還有厚絨獸皮鋪在石床上,讓人有一種生活在史前時代的奇妙感覺,顯然這裡就是她的住所了!

女人將洛德放在石床上,轉身就去處理巨大的牛角獸。

洛德仔細觀察了一下,發現女人的劍法相當出色,不過數個呼吸的功夫,如庖丁解牛般將千斤重的牛角巨獸,切的只剩下了一副孤零零的骨架。

而且,女人所用的銀色利劍絕非凡物。

劍身上複雜的花紋雕刻,以及雙翼展開式的劍格形象,搭配鋒利的銀色劍刃,整體透著一股華麗的氣息,還有隱隱的魔力波動在蕩漾,想來應該是出自某位匠神之手才是。

「你在看什麼?」女人注意到了洛德的目光,秀氣的眉頭微微一蹙。

「你的劍,應該是一把神器吧?」洛德笑問道。

「不知道,我撿來的。」女人面無表情,躬身拿起枯樹枝堆在一起,然後慢慢的生起火來。

如此蹩腳的理由,洛德並沒有去拆穿,只是道「你救了我的命,告訴我你的名字吧?」

「我的名字……」

女人停下生火的動作,長長的眼睫毛動了動,漆黑的眸子閃過莫名神色,道:「布倫希爾德,這就是我的名字,迷路的人,你又叫什麼?」

布倫希爾德?

洛德嘴角微微一抽,果然給他猜對了!

在海姆冥界這破地方,能佩戴著布滿劍痕的破碎戰甲,還有華麗神器的女人,無論怎麼想都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傳說中的女武神,一支隸屬於奧丁麾下戰功赫赫的英靈軍團!

傳聞中女武神發誓侍奉諸神的女戰士,個個驍勇善戰有萬夫不當之勇,她們騎著白色的天馬穿戴銀色甲胄,用手中的長劍劃破夜空,如北極光一樣神秘而美麗。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