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空手套白狼,白白賺到了十個億。

這,簡直就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

周澤韜自然是眉開眼笑。

可,當周澤韜的眸光,不經意間……掃了一眼,匯款轉賬人的名字。

轟~!!

當他看到,匯款記錄上,對方轉賬人的名字時,周澤韜整個人,被嚇得一顫,面色瞬間難看煞白……!!

手機屏幕上,那匯款轉賬人的名字上,赫然……實名登記著一個人的名字:

【秦蒼穹!】

這?!

這他媽……!!

這花費十億巨資,從自己手中,拍賣走沈家別墅的人……

竟,竟然是……那個惡魔瘋子,秦蒼穹?!!

這一刻的周澤韜,面色變得無比難看,驚駭不已!!

秦蒼穹那個瘋子,究竟要幹什麼?!

耗費如此巨資,從自己手中,將沈家別墅拍走??

他意圖何在?

此時的周澤韜,徹底失去了心情。

只剩下無盡的驚慌不定,還有懷疑猜測?!

這,讓他心緒不寧! 同樣都是一樣大的年紀,人家就能夠得到高權威的證書,而他也只能在醫館看一些小病。

這叫他怎麼能夠甘心。

不行,他不能就這樣放棄,柳浩然絕對不能輕易的放過他。

「爺爺。」萬林見他從獃滯神情變成了暴戾。

心裏一緊,該不會是有什麼疾病吧。

「我出去一趟。」萬啟明沒有回答萬林的話,而是起身往出走去。

柳浩然在醫館忙碌著,他怎麼也想不到外面已經鬧得是滿城風雨。

萬啟明直接把消息給發佈出去了,告訴很多醫學界的人知道。證書在柳浩然的身上。

一時間大家都是在調查這個柳浩然是誰。

當他們查到,柳浩然只是一個醫館里的小中醫的時候,各個都是氣憤不已。

他們隨便一個都比他有地位有本事。

憑什麼會給一個毛頭小子。

秦世明是第一個知道這個消息。和秦龍說了這件事情。

「秦龍,你去一趟柳浩然哪裏。」

「嗯?出什麼事情了嗎?」

「柳浩然可能會有麻煩,你告訴他一切小心一點。」秦世明神情凝重。

沒有半點玩笑的意思。

秦龍也不由的心中一緊,「爸,出什麼事情了?他怎麼會有麻煩。」

「柳浩然得到了最高醫學證書,現在有不少醫學界的人在找他。你親自過去一趟,提醒他小心一點。」

秦龍點頭,也不敢遲疑,直接就去找柳浩然,他們心裏都知道,柳浩然的醫術超群,當初他的病症也都是被萬啟明說無法救治,只能在家裏等死。

但是現在他不僅救好了,還活過來了,這一點都是要感謝柳浩然。

他是他的恩人,他絕對不能看着他出事。

秦龍的到來讓柳浩然很意外。

「你怎麼過來了?」

「我有事找你,有時間聊幾句。」秦龍表情沉重,似乎是有天大的事情要發生。

柳浩然心裏有一絲不安,點了點頭,帶他進去裏面的房間。

「出什麼事情?」

「浩然,你可能要有麻煩了,你是不是得到了最高證書?」

柳浩然點頭,那個證書是穆老給他的。他都沒有仔細看就放在了一邊。

這幾天患者也是多,都忘記了。

「那個證書你知道代表着什麼嗎?」

秦龍再次發問。

柳浩然搖頭,他怎麼可能會知道,不過上面的幾個字他倒是看得一清二楚。

秦龍見他一臉茫然的樣子,有一絲無奈湧上心頭,他都懷疑這個人的醫術是怎麼學的,難道不知道最高證書的概念嗎?

「那個證書代表着醫學界的權威,很多醫學者傾盡一生都沒有得到,更是看都沒有看到過。柳浩然,你這小子運氣不錯,你是怎麼得到的?」

「我能說有人直接給我的你相信嗎?至於是誰我都不知道。」柳浩然現在說謊話張口即來。

既然都說了不能暴露穆老的身份,他就真的不能說。

秦龍語塞,真的是不知道柳浩然是什麼運氣。

搞不好他是認識了什麼達官貴人,自己都不知道。

「算了,既然給你了,那就是你的了,我要和你說的時候。別人現在都知道這件事情,會有很多權威人士來找你,浩然,你可要當心了。」

柳浩然一怔,「你怎麼知道?」

「大家都在傳你的事情,畢竟你現在年紀輕輕的就得到了。自然是有人不服氣。誰知道會用什麼手段。」秦龍知道每個行業的競爭力都是很大。

醫學界也不會例外。

柳浩然失笑一聲:「秦大哥,謝謝你的提醒,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這種事情誰也無法預料。我也只能等着他們的到來。」

秦龍望着柳浩然的樣子,心裏有那麼一刻覺得可以信任,彷彿只要在他的身上危機,都能夠化險為夷。

「你有這個自信我很開心,但也要提防才是。」

「好,我不會掉以輕心。謝謝你的提醒。」

他明白這是在關心他,有這樣的朋友在身邊,是他的榮幸。

秦龍和他又是說了一陣。就離開了。

柳浩然在他離開以後,就憂心忡忡。

早知道這個證書這麼麻煩,就不要了。

他現在都嚴重懷疑。這個穆老是不是故意的。

他應該知道這個證書一旦拿出來,代表的是什麼。

可偏偏還在那麼多人的面前拿出來,柳浩然有一種憤怒湧上心頭。

劉清泉看着柳浩然的臉色不好,走過去問一句,「先生,你怎麼了?」

「劉大哥你有沒有被人算計過?」

柳浩然轉過頭,突然不着邊際的問了一句。

劉清泉一怔,「這不是很正常嗎?我經常被人算計。那次不都是死裏逃生的。」

柳浩然嘴角一抽,他怎麼忘記了,劉清泉的過去可謂是刀光劍影。

『算計』這樣的東西根本就不存在。

「你生氣嗎?」

「開始的時候生氣,可是後來就習以為常了,先生。你也應該一場,陰冥殿也好,還是龍影也好,意外往往發生的都是這樣的快。先生早就應該適應了才對。」

劉清泉的話讓柳浩然倒是茅塞頓開。

也對,他自從來到這裏,什麼場面沒有見過。算計這樣的事情,不早就習以為常了嗎。

「嗯,這倒是,劉大哥,去買點肉吧,我們今天喝一杯。」

劉清泉見他之前的陰霾消散,心裏也鬆了口氣。

「好。」

柳浩然的消息傳到國華醫院裏,其中有幾名醫生也是準備考這樣的證書。

可是被人給捷足先登,重點還是一個年輕小夥子。

他們怎麼會甘心。

「潘哲,這件事你怎麼看?」

國華醫院院長藍剛看着坐在沙發上一言不發的潘哲。

潘哲吸著煙,眉頭緊鎖,是在思考着什麼很嚴重的問題一樣。

「我能怎麼看,證書都發出去了,我還能怎麼辦?」

潘哲不耐煩的說了一句。

藍剛知道他是在生氣,畢竟他們醫院也算是權威比較多的人,想要得到這樣證書也是難上加難。

潘哲心裏一股火氣在胸口盤旋。

不行,他不能這樣坐以待斃。

他要會會那個小子。

想着就把手中的煙給掐掉了。 顧修明也很驚訝,他還以為陸雅晴會纏着自己呢,沒想到卻是要表明態度,和他拉開距離。

意識到這點,顧修明心裏有些難言滋味,抬眸看了陸雅晴一眼。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