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幾乎是三步並作兩步地,他不自覺地挪步到了石語眸的身旁,後者也發現了他,不禁『啊』的一聲想要走開。

於莫攀情急之下,抓住了她的衣袖,然後又放下,作揖道:「石姑娘,冒犯了,我是一時情急。」

對方沒有走開,卻又沒有開口。

「我到府上去過,也到離群宮找過姑娘,沒能見到姑娘,便在荊山下呆坐了兩天兩夜。姑娘你這一向可好,你的臉……」

面紗隔在兩人之間,於莫攀的話彷彿石子空投到乾涸的水池,沒能得到一波漣漪,只聽到沉悶的空響。

對方伸出一隻宛若柔夷的手,輕輕撥開柔白的面紗。

於莫攀覺得這個動作很慢,很緩,彷彿在心中曾重演過千百遍。

他的心在這一刻停止了跳動。

不過,呈現在於莫攀眼前的是一張剛剛認識的臉孔。

這張臉微微一笑:「先生,你認錯人了嗎?」

於莫攀眼中的驚喜和期盼隨着煙花的不斷散落而慢慢消逝,他一時有些糊塗了,尷尬道:「石語蘭?你怎麼會戴着帷帽?」

石語蘭道:「今天熱鬧得緊,我想要出來玩兒,但是同學們又不熟,約不到玩兒伴,爹很擔心,便讓我戴上帷帽,早出早歸。」

「哦,原來是這樣,那你姐姐……」

「先生,你的同伴在叫你,他們往明雲巷子那邊去了。」石語蘭指著那幾個人的背影說。

於莫攀看到單雙綰正回身向他招手,只好跟她作別,追了上去。 顧如玖驀然睜開雙眼,黑暗之中的燭火影影綽綽,竟然已經開始閃爍了,下一秒鐘突然就熄滅了。

整個房間頓時陷入了一片漆黑,但是這樣的漆黑卻並不是平時黑夜的顏色,而像是邪惡的幕布籠罩了下來。

「是誰!」

顧如玖突然站了起來,她瞬間就全身緊繃,如果是平時,顧如玖可以隨時躲到自己的靈泉空間中,或者是空間戒指中。

但是未曾預料到,這個要對自己動手的人,竟然如此大膽,這還是在昊天學院的宿舍,就敢如此下手!

顧如玖之所以不好離開,是因為韓寶兒還住在隔壁的房間中!顧如玖絕對不能這麼放着不管韓寶兒,她肯定會非常的危險!

「小丫頭個子不大,膽子卻不小啊,這種情況竟然還絲毫不慌亂。」

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來,雖然蒼老卻雌雄莫辨,聲音里還帶着淡淡的暗啞,聽起里讓人渾身不舒服。

顧如玖即便是能夠正常應對,面對這個聲音,竟然也忍不住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因為即便是只聽聲音,也能感覺到十足的陰冷和邪惡。

「你是什麼人?這裏可是昊天學院,你不怕被追殺么!」

顧如玖心中暗恨,想要跟這個不速之客周旋幾句,然後大腦之中飛速的正在尋找辦法解決這次的事情。

「這些問題,你就下去問閻王吧!」

對方的聲音十分怪異,甚至是更加的陰冷,竟然完全不給顧如玖機會!

顧如玖心中暗罵,什麼反派死於話多!簡直是不靠譜,現實之中的反派,根本就懶得跟你廢話啊!

然後一陣陰冷的黑霧般的東西便開始朝着顧如玖撲來!

「夢倩倩!」

顧如玖一聲猛喝。

這個黑霧突然聽到顧如玖的大喊,果然是震驚的停了下來,她之所以會如此的震驚,是因為一點也沒想到,顧如玖竟然一下子就喊出來她的名字。

這個黑霧之中的女人,自然是夢倩倩,最近她的情況持續的惡化,她已經忍不住了,所以才會迫不及待的在昊天學院裏鋌而走險的找上顧如玖。

夢倩倩是一刻也忍不了自己這個老太太的模樣了!

顧如玖一猜就是夢倩倩,這邪惡的氣息,還是如此膽大!

「臭丫頭,既然你已經猜到了,就更不能讓你活下去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了!還有你隔壁的朋友,應該已經倒地不起了吧。」

夢倩倩發出怪笑,蒼老的聲音簡直聽起來太恐怖了。

「要怪就怪你竟然讓你的朋友住隔壁,多個冤死鬼。」

顧如玖心猛地沉了沉,即便是夢倩倩沒說,顧如玖現在已經猜測出來了,這些個圍繞在一起的黑霧肯定是帶有毒氣的,顧如玖更加心急了,這個時候她也不擔心自己的空間戒指會不會暴露了!

救韓寶兒要緊!

夢倩倩絲毫不給機會,直接朝着顧如玖的心臟掏來,雙眼猩紅,充滿了貪婪和垂涎。

「肉蛋球!」

顧如玖大聲一喝,緊接着身上的衣服瞬間亮起了光芒,這事防禦寶器的防護作用! 當三人來到後院時,那男子早就被其他的靈物圍了起來。本身靈物對於自己的同類會有一定的感知,秦墨川只是匆匆一瞥就忙去告狀,自然察覺不到什麼,可其餘後面趕來的靈物們可就不一樣了。

前幾天陸川澤剛和他們說明了當前的局勢有多麼的險峻,而現在藏館內又莫名出現這麼一個行為詭異的人,這怎能不叫他們有所警惕?

面對一眾的靈物,男子自然也是感到有些慌亂,一直試圖尋找突破重圍的方法。

「怎麼?我剛將你帶上來,你這麼着急這是要去哪啊?」

聽到陸川澤的話,靈物們自動讓開了一段路,這讓跟在後面的陸巧兒第一次感受到了狐假虎威是什麼感覺。

「難不成,你是想要回去找審判官?」陸川澤說着話,很快來到了那男子身邊,明明是在笑,但那笑容沒抵達到眼底,「還是,你要另找他人?」

「使者言重了,我只是到處閑逛罷了,想必是各位兄弟姐妹誤會了什麼。」

男子還在做着最後的掙扎,只是他這解釋在現在的形勢中顯得無比蒼白。

「是嗎?」

陸川澤的聲音顯得十分空洞,只見他伸出手拍了一下男子的肩膀后,順勢滑向手肘,一用力,只聽到咔嚓一聲,那男子的手臂竟這麼被陸川澤給折斷了。

陸巧兒:?!?

見此狀況,陸巧兒默默地咽了一下口水,還不自覺地往秦墨川身後靠去。

明明在笑着和人聊著天,結果下一秒竟直接將人的手摺斷了,這不是笑面虎是什麼?!

手臂被折斷後,一陣猛烈的痛楚湧上腦中,讓男子一個忍不住,直接蹲下身來,發出鬼怪獨有的空靈刺耳尖叫,五官全然扭作一團。只是在場的除了陸巧兒稍微感到有些不適外,其餘靈物像是沒聽見一般,一直站在那看着好戲。

那尖叫衝破耳膜,直衝腦門,聽得多了,陸巧兒都覺得自己的耳膜會被硬生生的被他震破。下一秒,一雙冰冷的手覆蓋在了自己的雙耳上,冰冷的觸覺隔絕了外來一切事物,倒是讓她感到舒心不少。

一轉頭,陸川澤關切的眼神落入眼中,哪裏有剛剛把人手摺斷的狠戾模樣?

角落處的男子依舊哀嚎著,陸川澤皺了皺眉頭,嘴上不知快速念叨着什麼,那男子的聲音便漸漸減弱,最終只看到他哀嚎的模樣,不聽其聲音發出,像是被人毒啞了一般,陸川澤才將手放了下來。

「將他待到地下室吧。」

周邊圍觀的靈物太多,陸川澤自然是知道這時候不方便審問,便打算先將男子關進地下室,到自己有時間的時候再過去審話。

畢竟陸川澤身為使者,他的手段在場的靈物無一例外全都見識過,所以他的話自然也沒人反駁,一眾靈物很快消失不見,包括剛才在角落哀嚎的男子。

「鬼怪的叫聲對於人類來說確實有一定的傷害,稍微緩一下就好了。」

看到靈物們都走完后,陸川澤才輕聲和陸巧兒解釋著。只是最近幾天遇到的事實在超乎陸巧兒的想像,現如今的她早已是身心疲憊,更別說去糾結陸川澤那話的真假。

只見她擺了擺手,一言不發轉身離開,只留下陸川澤不知所措,只能跟着沉默不語的離開後院。

不知道是不是被自己看到的場景震憾到了,接下來幾天陸巧兒一直都是有些萎靡,對陸川澤也不像之前那般主動,只是在他出聲詢問自己的時候,象徵性的應付幾句。

這一切陸川澤都看在眼裏,只是陸巧兒除了話變少外,其他依舊是像往常那般早上來到藏館,晚上回去老樓,時不時和靈物們聊上幾句,這麼一看,倒是有點像自己想多了。

而在這段時間中,陸川澤依舊會時不時來到地下室中審問著男子。畢竟那衣角上的粉末實在太過於明顯,為了能查到最終的真相,陸川澤也只能變得不擇手段,不惜動用武力來試圖讓他鬆口。

但男子的毅力實在在陸川澤的意料之外,不管自己是鞭打還是動用符咒,他依舊是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對此陸川澤感到十分無奈,但也無可奈何,畢竟鬼魂不像人類那般會死亡。

一直到一周后的一天,陸川澤照例回地府一趟,只留下陸巧兒一人呆在藏館中。

晚上眼見着沒什麼人,再加上藏館一到晚上就變得十分陰森,陸巧兒也不想多呆,收拾一番后便鎖了門往老樓方向走去。

但剛走到半路,陸巧兒就發現自己竟將家門鑰匙給忘在了藏館中,迫不得已之下,只能原路返回。

此時已然夜幕降臨,道路兩旁的店鋪也開始收拾關店回家,一些動物的叫聲此起彼伏,路上都是下着班看着手機回家的人,一身的疲憊感也就只在這時候有所舒緩。

回到藏館中時,屋內安靜得嚇人,陸巧兒對此感到有些疑惑,明明自己臨走時那秦墨川和新勾搭上的銅錢小妹正玩得開心呢。

一陣陰風吹來,陸巧兒抖了抖身,心中暗笑自己多管閑事,趕緊快步走到堂屋中,尋找自己遺落的鑰匙串。只是下一秒,窗戶一閃而過一道黑影,讓陸巧兒一下警覺起來。

「誰?!」

這段時間的經歷讓陸巧兒的警覺心比以前更為靈敏,所以發現不對勁后她第一時間就掏出了自己的龍骨,整個人瞬間進入防備狀態,犀利的觀察著周邊的環境。

以往這時候要是自己被嚇成這樣,秦墨川這傢伙早就跳出來嘲笑自己了,可今天卻沒有,說明藏館中真的出事了。

好死不死,又是在陸川澤不在的時候發生這種事,看來對方已經摸清了他們的底細,知道該什麼時候出現。

僵持了一會兒,窗外的黑影再次出現。只是他一閃而過後,直接往大門方向逃竄,倒是沒有像先前那般對陸巧兒下手。陸巧兒頓時感到有些意外,也不像一開始時候那般慌張了。 在飛桓與黑風的獃滯目光注視下,夜醉心拉着皇甫司寒的袖子離開了。

夜醉心暗暗鬆了口氣,那蠱毒門門主也太缺德了,她都沒見過他,這麼自來熟,還想害她?

皇甫司寒看了一眼偷偷鬆了一口氣的夜醉心,斂了眸子。

他閱人無數,真的看不出來夜醉心是裝的嗎?只是不知為何,突然不想計較了。

飛桓與黑風相視一眼,各自嘆了口氣,轉頭看向了從方才就一直沉默的連英。

「走吧,天快亮了,先回王府。」黑風走到了連英身邊說道。

他已經知道了晴妃被智修殺害,連英的心情他十分理解。

跟了王爺這麼多年,也看着王爺受了不少的傷,甚至有一次差點殞命,他當時的狀態沒比連英好多少。

連英默不作聲,好似突然沒了精神,整個人泄了氣,智修死了之後,她連和黑風鬥嘴的心情都沒了。

「飛桓,你先走。」黑風給飛桓了一個手勢,自己留下來陪着連英。

飛桓狐疑的看了一眼黑風,腳步往前走着,但卻是一步三回頭。

這兩個人何時關係這麼好了?

太陽照常升起,一夜的腥風血雨全都留在了黑夜。

夜醉心與皇甫司寒回到王府的時候天已經完全亮了,一進院子便瞧見綠芽抱着小壞走了過來。

「娘娘回來了啊。」

綠芽早就已經習慣了夜醉心的作息,之前還怕夜醉心會不會出事了,或者突然離家出走了,現在只要看到小壞還在,就知道不會有什麼事。

「綠芽,等下我要沐浴。」夜醉心有些無精打采,勉強著笑了一下。

不只是因為一夜沒睡,還因為心有鬱結,不知道晴妃是否還活着。

「這就去娘娘!」綠芽立刻點頭,小跑着離開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