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出氣?」

趙黑虎眯了眯眼,但沒有立馬將他們轟出去,而是看向嚇得發抖的鄧康和趙立,淡淡地道:「剛才,是誰打了你們?指給我看。」

此刻鄧康和趙立已經嚇傻了!

開什麼玩笑!

他們再是學生,經常來濱河酒吧,怎麼可能沒聽過趙黑虎的名號?

見此刻陳天龍和趙黑虎坐在一起,在他們看來,趙黑虎和陳天龍肯定是很要好的朋友,或者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他們這不是送上門來找揍嗎?

「他……他他他……」

鄧康顫顫巍巍地指了指陳天龍,縮著腦袋道:「對不起趙老大,我們不知道他……他是您的朋友,您放心,我們這就走……而且保證,以後再也不找他麻煩了,以後他就是我親大哥……」

聞言見狀,趙黑虎唇角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

「誰說他是我朋友?」

……「所有人聯合起來,一起殺戮魔獸,只要挺過這一波魔獸狂潮,我們就安全了。」

紫羽仙子發出大吼之聲。

她身上涌動著熾盛的紫色光芒,玉手拍下,在虛空中形成一個個巨大的紫玉鑄造般的大手印。

每一掌落下,便是一大片的魔獸血肉橫飛,瞬間斃命。

「轟!」

「轟!」

《龍血神帝尊》第八百一十八章深深驚駭 寶庫很大,這只是冰山一角,花費三個時辰,找到十七株五品靈藥。

進入更深處,裏面的寶物,堆積幾百年了,上面落滿一層厚厚的灰塵。

丹田突然一動,神秘古樹在指引他。

「難道有什麼寶物?」

加快腳步,上次神秘古樹指引,得到了寒靈珠,連續突破好幾個境界。

從眾多貨物之中,找到一塊一尺多長的青色木頭,放在手裏,滲透出冰涼的氣息,渾身很是舒服。

「這是什麼東西?」

拿到有光亮的地方,輕輕擦拭上面的灰塵,青色木頭呈現在柳無邪面前。

太荒世界中的古樹,蠢蠢欲動,枝條竟然鑽出來,包裹住了青色木頭,一絲絲冰涼的寒氣,順着柳無邪的毛孔,鑽入身體。

「這是一塊靈樹碎片!」

柳無邪露出一絲吃驚之色。

天下樹木分為好多種,普通的樹木,遍佈整個大陸。

還有一種樹木,名叫靈樹,它們擁有極強的靈性,修鍊到一定的歲月,可以化樹為靈,跟火靈珠差不多。

「可惜了,這只是一枚碎片,如果再大一些,足以幫助我突破洗髓境。」

柳無邪暗道可惜。

雖然不能幫助他突破到洗髓境,卻能增加他的底蘊,讓木系元素,更加精純。

吞天神鼎浮現而出,將整塊靈樹碎片吞噬進去。

眨眼間的功夫,化為五千多滴液體,倒入太荒世界。

神秘古樹飛速增長,出現的枝條越來越多。

木生火!

吸收龐大的木系精氣,太荒世界中的火山,噴射出濃烈的火焰,火元素也在飛速成長。

境界節節攀升,無限於接近洗髓境。

積累的越渾厚,爆發的時候,實力越強。

繼續往裏走,一般的材料,柳無邪也看不上,只挑選自己用得到的東西。

煉製邪刃,除了域外神鐵之外,還需要大量的輔助材料,寶庫裏面應有盡有。

不知道搜颳了多少靈藥跟材料,柳無邪這才作罷,外面的天色早已暗下來。

剛踏出大門外,一道人影順勢衝過來。

「我等你很久了,你怎麼才出來。」

得知父皇病情好轉,陳若煙性格一下子開朗起來,一直守在寶庫外面。

柳無邪一頭黑線,上次西涼山脈好不容易將她擺脫,實在不願意跟她走的太近。

陳若煙對他有救命之恩,當日如果不是她牽制住了秦史,也不會有二十日的生死之戰。

「你找我有事?」柳無邪問道。

「沒事難道就不能找你嗎!」

陳若煙說完就要挽住柳無邪的胳膊,手臂輕輕動了一下,柳無邪橫向移動一步,手臂挽空了,氣的她嘟起了小嘴。

「我需要一座煉丹室,儘快煉製出來解毒丹,你父皇的毒才能徹底解開。」

只好轉移話題,等解決人皇毒素之後,返回帝國學院,閉關修鍊一段時間。

「你跟我來!」

聽到給父皇煉製解毒丹,陳若煙不敢怠慢,以免耽誤救治時間。

穿過幾座殿宇,一座巨大的煉丹房出現在柳無邪面前,要比丹寶閣的煉丹環境還要好。

「我煉丹不喜歡有人打攪,最近兩天不準任何人靠近,要是煉製失敗了,你父皇的毒,就算是我也束手無策了。」

柳無邪一副危言聳聽的樣子,嚇得陳若煙連連點頭,立即吩咐下去,誰也不準靠近此地。

這麼說,也是無奈之舉。

大燕皇朝遲早都要離開,他豈能看不出來,陳若煙對他暗生情愫,越是這樣,柳無邪才要更加冷漠。

接下來一天時間,柳無邪身心投入到煉丹之中。

「啪!」

咸王府!

大殿之中,雍咸王一掌狠狠的拍在桌子上,氣的鬚髮怒張。

「怎麼會這樣,我們安排的天衣無縫,他竟有這麼大的本事,在短短一炷香時間之內,讓人皇蘇醒過來。」

雍咸王身邊,站着一名中年文士,手中拿着一枚羽扇,面色白凈,像是自言自語。

尤其他得雙眼,透著一股幽暗的氣息,此人正是陳餘生口中說的匡軍師。

「來人!」

雍咸王一聲厲喝,從大殿外面飛速跑進來兩名年輕將士。

「調遣幾名精銳高手,去殺了這個小子。」

不殺柳無邪,雍咸王咽不下這口氣,必須要讓他死。

「不可!」

匡軍師突然阻止。

「軍師這是何意,此子破壞我的好事,不殺他難消心頭之恨。」

雍咸王眉頭微蹙,朝匡軍師問道。

「咸王想過沒有,如果我們能收服此子,對咸王大計,豈不是如虎添翼。」

匡軍師竟要打算收服柳無邪,唯雍咸王所用。

雍咸王眼睛一亮,柳無邪的手段,他親眼目睹,要是能加入他的陣營,對他的大計,有莫大的幫助。蛋疼

「此子三番五次壞我好事,已經結下死仇,他能甘願歸順我們嗎。」

雍咸王已經派張樹立邀請過一次,被柳無邪一口回絕。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只要給足夠的利益,我不相信他會不動心。」

匡軍師扇動手中的鵝毛扇子,神秘一笑,只要找到柳無邪的弱點,就能讓他乖乖的聽話。

「我們能給的,皇兄那邊同樣能給,想要讓他心動,不是那麼容易。」

雍咸王搖了搖頭,他不是沒想過這個問題。

「我們可以從他家人着手!」

匡軍師突然附耳過來,小聲說了幾句,雍咸王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揮了揮手,跑進來的將士退出去。

……

一天之後,解毒丹終於出爐。

柳無邪並沒有着急,藉助此地環境,煉製五品丹藥。

上次幾枚龍鬚草,煉製出來一枚龍元丹,突破一個境界。

今日他要煉製六枚五品丹藥,能不能突破洗髓境,靠這些丹藥了。

丹藥是輔,他要藉助五品丹藥,積累足夠的靈液,幫助他衝擊洗髓境。

一晃又是一天過去!

陳餘生去而復返,來到皇宮的時候,柳無邪恰好出關。

「無邪,你猜我查到了什麼。」

見到柳無邪的第一句話,並非問及解毒丹的事情,因為他相信,柳無邪一定能解開皇兄的毒。

「查到什麼了?」

柳無邪雖然猜到了,一定查到了齊恩石當年犯下的滔天罪行,裝作一臉茫然的樣子。

「查到了當年殺害小鎮一萬多人的罪魁禍首,你猜是誰?」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