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師弟自然用心教誨。」

張欣楠點點頭,然後身形一閃而逝,一念千里。

張麟軒喃喃道:「一念千里,五境之術,師弟認同師兄的大道,情理之中事。」

鹿衍輕聲道:「情理之中,卻出現了意料之外,做師弟的其實並不認同師兄的大道。」

「什麼?!」張麟軒再次被震驚

鹿衍理所當然地自問自答道:「自己選得的大道,別人認同與否,有那麼重要嗎?顯然沒有。」 「哎呀,我們烤得不好吃,大妹妹,我要吃你烤的!」別人還會矜持一二,可顏文凱是不會的,看著自己手中的肉串有烤焦了,便扔下湊到了稻花身邊。

「本也沒指望你們能烤好。」稻花笑了笑,轉身從身後端出一個盤子,裡面全是烤好了的肉串、菜串,「給,拿去吃吧。」

顏文凱立馬歡天喜地的接了過去,一手托著盤子,一手飛速拿起一串牛肉串就吃了起來。

沒辦法,太香了,再不吃,他怕他的口水會流出來,那時,可就丟人丟大發了。

顏文凱連吃了好幾串,等到董元軒幾個湊了過來,才一臉不舍的將盤子遞了過去。

「我的呢?」

見稻花將烤好的全給了顏文凱,蕭燁陽有些不樂意了,他雖有稻花的指點,烤得還不錯,可味道和火候到底還是差了許多,吃了一口,就不想再吃第二口了。

稻花嬌嗔的瞪了一眼他:「還能少得了你的,不過……就看你敢不敢吃了!」

蕭燁陽揚起下巴:「我有什麼不敢吃的?」

「我也敢吃。」周靜婉不用問,也連忙表態。

和蕭燁陽一起接觸了一會兒,她也沒那麼放不開了。

稻花看了一旁站在旁邊的得福:「我現在要用的,是我自己準備的調味料,你能吃嗎?」

果然,這話一出,得福立馬緊張的看了過來。

蕭燁陽瞪了他一眼,然後看向稻花:「你們都能吃,我有什麼不能吃的?」

稻花笑了,知道得福緊張,想了想道:「等會兒我們先吃,吃了沒事,再也小王爺,你看如何?」

得福連忙點頭:「這個好!」

「好什麼好!」蕭燁陽冷哼了一聲,「要是那樣,我吃的,豈不是他們剩下的?」

「呃……」

稻花和得福同時卡殼。

蕭燁陽:「就這樣,一起吃。」雖然出門在外要小心一些,可太過小心了,那生活還有什麼意思?

要不是當初瑞王叔離開時,強行將一隊錦翎衛給留了下來,他出門才懶得帶那麼多護衛呢。

稻花沒和這位爺犟,得福也不敢多說。

於是,稻花開始用她空間里栽種的調味品開始烤肉串。

「稻花,我咋感覺你現在烤的這個比之前的還要香呀?」周靜婉抽動著鼻子嗅了嗅,嘴巴里口水立馬開始泛濫。

稻花得意的笑了笑,沒有說話。

一旁蕭燁陽雖還維持著矜持,可目光卻不時的掃向稻花不斷翻烤的肉串,喉結不受控制的動了動。

「好香啊,大妹妹,你又烤什麼了?」

顏文凱大聲叫道,之前稻花給的燒烤他們已經吃完了,這人立馬又巴巴的湊了過來。

可是,這一次,不管是蕭燁陽,還是周靜婉都如臨大敵的看著他,不許他靠近。

他們可看到了,稻花後來拿出的那調料很少,就夠烤烤架的那十來串肉串,現在已經沒了。

護食的周靜婉:「你們已經吃過了,現在烤的這些是我們的,快走!」

顏文凱已經被勾起了肚子里的饞蟲,哪裡肯走:「周家妹妹,好東西要一起分享,不能吃獨食,知道嗎?」說完,用一副為她好的眼神看著周靜婉。

周靜婉嘟著嘴不回話,笑臉皺得鼓鼓的。

「四弟!」顏文濤連忙上前,欲將顏文凱給拉走,還低聲說道:「四弟,你怎麼和一個姑娘搶吃的?好意思呀!」

周靜婉立馬連連點頭。

顏文凱看著烤架上滋滋冒著油珠的烤肉,咽了咽口水:「可是我想吃嘛!」

這時,稻花已經將肉串給烤好,看自己四哥拚命咽口水的樣子,有些沒臉看,快速將新烤好的肉串分成了三份。

一份給了蕭燁陽,一份給了周靜婉。

每人就分了三四串,沒辦法,這調料她是裝在荷包里的,量很少,就夠烤十來串。

拿到烤肉后,蕭燁陽和周靜婉的動作出奇一致,立馬開吃。

而拿著三串烤肉的稻花,看看眼巴巴看著自己,並不斷咽口水的顏文凱,有些下不了嘴:「三哥……」

見稻花伸手遞出了一串烤肉,顏文凱那叫一個迅速,『嗖』的一下就湊了過去,將烤肉給拿在了手中。

看到直接開吃的顏文凱,稻花趕忙叫道:「四哥,你別都吃了,給三哥留一點!」

顏文濤站在一旁,搖了搖手:「我不吃了,等文凱吃吧。」

「三哥,你真好。」顏文凱給顏文濤發了一張好人卡,就心安理得的繼續吃了起來。

稻花無語的搖了搖頭,只是一串烤肉好不好,三哥你還能再有出息一些嗎?

稻花舉起肉串,也準備開吃,可看到後頭董元軒幾個眼巴巴的樣子,手就這麼停在了半空中。

「那個……董大哥,要不這兩串你們拿去分著吃吧?」

稻花十分不舍的將烤肉遞了出去。

「那怎麼好意思?」董元軒嘴上雖是在拒絕,可步子卻邁得很快,眨眼就到了稻花跟前,然後看著烤肉移不開眼睛。

稻花臉頰抽搐了一下,認命的將烤肉給了出去。

拿到烤肉的董元軒還沒來得及高興,就被蘇弘信幾個拉走了,嚷著要分著吃。

稻花委屈巴巴的看了看空空如也的雙手,她也很想吃,好不好,這是她到古代的第一次燒烤,烤了那麼久,竟一串都給沒撈著。

「給!」

突然,三串烤肉就這麼突兀的映入了眼帘。

稻花神色一喜,以為是周靜婉看她沒吃的,要分她的給她,誰知,抬起頭,竟是蕭燁陽。

見稻花只看著自己,也不伸手,蕭燁陽佯裝不耐:「你吃不吃呀?不吃,我可都吃了。」

「吃,當然要吃了!」稻花嘴角一咧,雙手就伸了出去,一手拿了一串烤肉。

有了之前的經驗,這一次,稻花速度那叫一個快,拿起就開吃,邊吃還邊笑看著蕭燁陽,像是在說謝謝。

蕭燁陽見稻花毫不客氣的拿走了他兩串烤肉,正想追討回來一串,然後雙眸就撞擊了稻花充滿笑意的眼睛,神色一恍,到嘴的話就這麼沒了。

「真好吃,蕭燁陽你太夠意思了!」

一旁,得福再次有些沒眼看自己那位爺,總共就得了四串烤肉,這才吃了一串,剩下的三串就沒了兩串,哎……

另外一邊,周靜婉見稻花已經吃上了,立馬笑了起來。

小王爺真好,給了稻花烤肉,她就可以省下來自己吃了。

周靜婉已吃完了一串,現在開吃第二串,可吃著吃著,突然抬起了頭,看向站在一旁默默看著其他人吃的顏文濤。

顏文濤沒好意思和其他人爭搶,只能幹看著咽口水。

「給!」

突然,一串烤肉遞到了他的眼前。

顏文濤一臉意外的看著周靜婉。

周靜婉見他不動,直接將肉串塞到她手裡,然後傲嬌的說道:「你剛剛幫了我,這串烤肉算是謝禮了。」

說著,就仰著高傲的腦袋走開了。

然而沒走多遠,就被周承業一把給抓住了。

「好啊,周靜婉,好吃的東西沒先給你大哥,到給了別人了,你還是不是我妹妹了?」

「你不要烤肉,就是;要,就不是。」

「不行,必須給我一串,否則,以後你要是闖禍了,我絕對不會幫你求情的……」

顏文濤看著兩兄妹打鬧,又看了看手中的烤肉,嘴角上揚,將烤肉遞到嘴邊吃了一口。

嗯,真好吃! 五人飛出南學院所屬的區域,進入了一座城中,他們都為融靈境修士,雖然都能在空中飛行,但那都是短時間的,若想要長時間呆在空中,須得進入化靈境才校

而且,此去龍淵,距離十分遙遠,目的地在元始大陸東方的一座城池旁邊,據此南城城域也不知多少萬里,若僅憑他們飛過去,也不知道要花多少年時間。

他們藉助傳送陣,直接到了南城中,唯有在這南城這等城池中,才有著能跨越上百萬距離的傳送陣存在。

五人踏上傳送陣,周圍銀光閃爍,他們一瞬之間去到了百萬裡外的地方。

江浩目不轉睛,盯著腳下的傳送陣,現在的他早已不像以前那般懵懂了,他符文手段初成,對於腳下這種傳送法陣,也能布置而出,只是還傳送不了這麼遠的距離罷了。

讓江浩有些意外的是,除他之外,夏若靈等四人也是緊盯著腳下的傳送法陣,眉目之間忍不住緊鎖,眼中有著一絲絲不解在凝聚。

「倒是差點忘了,此行去龍淵,夏若靈曾過,五人中加上他有著三人會符文手段,懂得如何施展符文。」江浩心中瞭然,瞧著夏若靈四人,心中有了個大概。

他們連渡數個傳送陣,也不知跨越了多少萬里的距離,最終來到了一個名為蘭山城的城池之鄭

蘭山城並不大,所屬城域不過幾十萬里,這裡氣十分美好,溫度怡人,四周風景優美,有著無數的凡人生活在城鄭

幾人在蘭山城略做修整,江浩與陳武呂之雙三裙頭就睡,連續奔走這麼遙遠的距離,他們要好好休息一番。

而夏若靈與秦瑩瑩則依舊猶有餘力,像是不知疲倦一般,兩人手挽手,竟還去蘭山城城中閑逛去了,她們臉上帶著興奮之感,讓江浩有些無語。

同為修士,怎麼感覺女性的身體比他們這等男性修士還要強上一些,難道不知道累的嗎?

龍淵就在蘭山城城域外面,乃是一片無主之地,周圍數千上萬里的區域都被各家勢力派遣修士佔住了,只為採集龍氣。

江浩閉眼睡了過去,若不出意外,明日他們就要到那龍淵去,須得好好養精蓄銳。

第二日,五人齊聚在一處,夏若靈與秦瑩瑩帶來了一則消息。

「龍淵最近似有異動出現,外圍區域的龍氣明顯增多,各家勢力見此,都派遣了族內核心弟子來此,要來查看一番。」

這話讓江浩聽著皺眉,他此行最大的願望就是能夠找到狻猊與狴犴的寶骨,得到它們的靈法,但現在龍淵出現異動,會不會影響到他?

「龍淵異動,難道中心地域有至寶出現?」陳武臉上一陣發光,十分振奮。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