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那是當然了,等我當了慕太太,我看誰還敢得罪我們。」童雨馨憋著一口氣,要報復童阮阮。

岳薇雯表示贊同。

母女倆又隨便說了幾句之後,童雨馨就離開了。

岳薇雯回到了自己床上坐了下來,抱著懷,臉色陰沉。

關鍵時刻,老公靠不住,女兒更是忙著自己的事情,顧不上她,不惜讓她這個親生母親在這種地方多受罪幾天。

第一個來關心她,並且為她想辦法的,卻是一個她一直以來都不抱希望的人。

唉……

……

「親親阮阮,真是心疼死我了。」伯尼小心翼翼的為童阮阮在臉上上藥。

童阮阮臉上雖然消腫了不少,但還是有些浮腫,到了晚上的時候,伯尼回來看到了,心疼壞了。

伯尼的動作輕手輕腳,生怕把童阮阮給弄痛了。

上完葯之後,伯尼坐在她身邊握著她的手。文筆書吧

「可惡,童澤華居然敢打你,你等著,我一定幫你狠狠的教訓他!」

童阮阮笑了笑說,「沒關係,無所謂了。」

「怎麼能無所謂?他不可以平白無故的打你。」

「我也把他氣的不輕。」

「阮阮,我覺得你不可以一個人孤軍奮戰,要不這樣,咱倆結婚,以後你就不會是一個人了。」

童阮阮滿頭黑線,她扯了扯嘴角,「伯尼,你是不是喝高了?」

「沒有啊,我今天手術,才沒有喝酒呢,我說認真的,你嫁給我唄。」

「……」

童阮阮滿頭問號。

兩個人忽然有點沉默。

看到伯尼認真的眼神,童阮阮心裡忽然打了個哆嗦。

這個伯尼,該不會是認真的吧。

一陣詭異的安靜之後,伯尼攤了攤手,說,「我開玩笑啦。」

瞬間,童阮阮鬆了一口氣。

她的手輕輕觸上自己的胸口,喘息幾口氣,「討厭,好端端的這麼說,真是嚇死我了。」

剛剛伯尼的眼神著實把她給嚇壞了,那樣的認真凝視著她,那麼溫柔,她有那麼一瞬間當真了。

伯尼壞壞一笑,「我就喜歡逗美女。」

「伯尼,你要是那麼想結婚的話,你可以趕緊談個女朋友,你條件那麼好,女孩子們都會喜歡你的。」

「不要。」伯尼躺在童阮阮的床上,「我才不要結婚呢,遊戲不好玩嗎?生活不夠自由嗎?我幹嘛給自己找罪受。」

「你覺得婚姻是一種受罪?」

「難道不是嗎?阮阮,你又不是沒體會過。」

「……」

童阮阮心頭一疼。

自己是不相信婚姻,可是這僅限於自己對自己的婚姻不相信,但是也不代表世界上所有的婚姻都不幸福。

不過伯尼都這麼說,她也沒什麼好說的。

伯尼又從床上坐了起來,「阮阮,不過要是咱倆結婚,那我肯定不會這麼說。」

童阮阮撇撇嘴,「你就別再開玩笑了,幹嘛拿我開涮?」

「我沒有拿你開刷呀,我是很喜歡你的,跟你在一塊,我肯定天天開心。再說,咱倆俊男美女,我是外國人,你是東方人,到時候咱倆生的孩子是混血兒,漂亮極了,我基因那麼強,說不定咱倆能生一個毀滅世界的超級寶貝呢。」

童阮阮滿頭黑線,「行了,你這個壞傢伙,就是壞。」

伯尼摟住她的肩,將她往懷裡一拉,「要不這樣以後,等到了40歲,咱倆都是單身,那你就嫁給我,行不?」

「……」

「40歲?我的青春才剛剛開啟,才不要嫁人呢。」

她在想,如果自己40歲還是單身,伯尼也是單身,他們真的湊一對了,那會是怎樣一種光景?

還別說,心裡的確是有點小期待。

他們兩個是那麼好的朋友,朋友之間搭個伴湊個婚,說不定也過得挺幸福的,這或許是一種非常新穎的婚姻。

童阮阮這麼想著,伯尼忽然在她臉上親了一口,「就這麼定了。」

童阮阮臉一紅,「你幹嘛親我?臭不要臉的。」

「不臭,香香的,這是我們外國人的禮儀,就是要捧著臉親兩下。哎呀,是兩下,我剛才親了一下,再來一口,不過你這邊的臉有點腫,我還是親你另一邊。」

伯尼說著,要親她。

童阮阮伸手堵住他的臉,「滾開啦,」

她將他推開,站了起來,「我肚子餓了,做飯給我吃,吃完飯我要去接兩個孩子。」 她跟伯尼的關係很要好,所以就不拘束那些禮貌。

請你做飯給我吃?要不要做飯給我吃?

直接就是做飯給我吃。

還有,明天慕淵臨就要結婚了,她得把兩個孩子接回來才行,這都是之前說好的。

伯尼朝童阮阮伸出手,「人家今天做手術太久了,起不來,你拉我一下啦。」

他撒起了嬌來,可憐兮兮的望著童阮阮。

童阮阮瞥嘴,有些無奈,朝著伯尼伸出了手。

伯尼一把握住她的手,將她用力一拉。

「啊!」童阮阮一陣尖叫,朝著伯尼撲了過去。

嘩一聲,她壓在了伯尼的身上!

童阮阮臉色驟然一紅,「你幹什麼?」

她想起來,伯尼卻摟著她的腰,「抱一抱唄,你好軟。」

「你在調戲我。」

「是呀,就是想調戲你。」他一隻手,摟著她的腰,另一隻手環著她的背,將她緊緊摟在懷裡。

「伯尼,你也別鬧了,放開我。」兩個人的姿勢貼得太近了,她很尷尬。

「阮阮,說好了40歲咱倆要是單身,那我們就結婚,你答應我。」

童阮阮滿頭黑線,「你別鬧了,放開我。」

「你答應我就放開你。」

「你怎麼這麼流氓呀?」

「我就是流氓,你現在才知道呀。」

童阮阮盯著伯尼五官深邃的英俊容顏,覺得真是白瞎了他這張臉和這麼好的身材。

她攥著拳頭敲了敲他的肩膀,「你幹嘛這麼執著的要跟我結婚呀?」

「就是想跟你結婚,我覺得很開心。」

「可是我們倆之間又沒有愛情。」

伯尼微微一怔。

沒有愛情,聽到童阮阮的這4個字,他不知怎麼了,忽然沉默了起來。

童阮阮倒抽一口涼氣。

他為什麼這麼沉默?

童阮阮也不敢多想,可能她不了解伯尼,她以前以為她了解,可實際上她不了解,她以為伯尼是個瀟洒的人,可其實伯尼並不是。

「沒有愛情又怎麼樣?很多夫妻有愛情,結了婚之後,時間一長就消磨掉了,咱倆湊一對,既是朋友又是夫妻,豈不是更好,可以打破7年之癢。」

童阮阮再次鬆了一口氣,她說,「那你可以去交別的朋友,跟她結婚呀,幹嘛非要我?」

「我就是要你,你漂亮,其他人沒你漂亮。」

「誰說的?我又不是世界第一美女,外國一大堆膚白貌美大長腿,金髮碧眼的大美人,我跟他們比還是差遠了。」

「胡說!」伯尼訓斥道,「你比她們漂亮多了,我就喜歡你這種小巧精緻的小白兔。」

伯尼輕輕捏了捏她的耳朵,「你答應我唄。」

伯尼的眼中甚至有一股哀求。

童阮阮愣了片刻,隨後說道,「行,我答應你。」

反正自己現在也不打算結婚,誰知道40歲會發生什麼事情,到時候再說唄,十幾年後的事情,誰知道會不會有變化,說不定伯尼到時候就忘了。

「太好了。」伯尼又在童阮阮的臉上親了一口,不過是蜻蜓點水。九九中文

童阮阮有些氣,「伯尼,你下次不許再隨便親我了,你這樣不太好,就算是西方禮儀,也不是你這樣親的,人家只是輕輕貼一下臉頰而已。」

「那讓我貼一下。」伯尼扣著她的後腦勺,將童阮阮的頭往他臉上按。

童阮阮睜大眼睛,用力的從他身上掙扎了起來。

好不容易落地,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頭髮,「行了別鬧了。你到底要不要給我做晚飯?如果不做的話我讓廚師做,你就先歇著。」

說著,童阮阮要走。

伯尼不知什麼時候從床上跳起來,一下子到了童阮阮的面前,像閃電一樣快,「當然做了,最喜歡和你一起做。」

「……」

童阮阮臉色一僵,什麼叫「和她一起做」,這話聽起來怪怪的。

還沒等童阮阮開口,伯尼轉身就跑了。

童阮阮無奈的搖搖頭。

這個男人,有時候簡直就跟個猴子似的。

落地窗外,景色繁華。

童雨馨身著一襲性感的紅色弔帶長裙,倒了兩杯紅酒。

房間被布置的十分朦朧浪漫,床上鋪滿了玫瑰花瓣,桌上放滿了精緻的蠟燭。

燭火搖曳,童雨馨的身影被拉長,在燭光的映襯下更顯妖媚。

她端著兩杯紅酒來到了慕淵臨的面前,遞給了他一杯。

慕淵臨接過紅酒,但臉上並沒有太大的表情。

「淵臨哥哥,明天就是我們的訂婚宴了,今天晚上你可不可以在這裡和我一起?」

慕淵臨面無表情,目光盯著她,淡漠的開口,「你母親被拘留了,明天你還有心思辦訂婚宴?你現在要是想要延遲還來得及。」

童雨馨心頭一驚,忙說道,「淵臨哥哥,就算訂婚宴推遲,我媽的事情也不是一時半會能解決的,再說了,我們訂婚宴什麼都已經辦好了,要是現在臨時推遲,豈不是太浪費了,所以還是照常進行比較好。」

慕淵臨抿了一口酒,淡淡道,「那需要我讓人把她放出來參加訂婚宴么?」

童雨馨臉色有些僵,她說,「這件事情,我覺得還是不要了,畢竟輿論的力量也很大,要是她明天出席了我的訂婚宴,到時候大家又要說,我們利用權勢去干擾正常司法,這樣好像不太好。」

其實她不想讓岳薇雯出現在訂婚宴上,是因為明天訂婚宴上有很多記者,她擔心到時候會有不必要的麻煩,說直白一點就是,岳薇雯可能會讓她丟臉,她也不希望因為母親的案子搶了她的風頭。

不過她哪裡敢直說,只能說前面那些漂亮的話來遮掩而已。

慕淵臨漆黑的眼底閃過一絲隱隱的狡黠,嘴角勾起一絲微妙的弧度,「那就隨便你了。」

他將杯中的紅酒一飲而盡,然後將空酒杯放在桌上。

「淵臨哥哥。」童雨馨上前從後面抱住他,「今天晚上留下好不好?我有好多話想跟你說,我希望明天的訂婚宴上,我們依然可以延續今天晚上的甜蜜。」

她的話充滿了暗示,細膩的手臂漸漸的用力。

慕淵臨的身體站的筆直,然後抬起手,握住了童雨馨的手,緩緩的朝兩邊拉開。

童雨馨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雙手被他拉開。

緊接著,男人轉過身,一手握住她的肩頭,另一隻大手觸上她的臉頰輕撫,低聲說道,「你早點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慕淵臨放開了她,與她擦肩而過。

溫柔只持續了短短的幾秒,就戛然而止。

「淵臨哥哥,你為什麼要走?在這裡不好嗎?我們都快要訂婚了,有些事情是沒有辦法避免的。」她心裡無比的期待,她已經太久太久沒有體驗過那樣的滋味了。

童雨馨的視線落在那張大床上,期待他留下來和她共枕而眠。

慕淵臨並未轉身,只是冷漠的開口,「既然我們都要訂婚了,你還擔心什麼?不差這一晚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