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物以稀為貴,人家又是太子,這西瓜還真不是說想買就能買得到的。 歐陽家眾人面面相覷,誰也不知道,這個時候陳家人來幹什麼?

「讓他們進來!」

歐陽極和歐陽德明對視一眼,看到父親眼神里的確認,歐陽極開口道。

「是,家主!」

很快,陳家人出現,誰也沒想到,來的竟然是陳家家主,陳浮雲以及他的兩個侄子,陳向東,陳向陽。

「喲,很熱鬧!」

陳浮雲進入大廳后,發現聚滿了人!

「陳兄,我們歐陽家明天要祭祖,所以今天聚集商量一下明天的祭祖事宜!」歐陽極看到陳浮雲出現,客氣的說了句。

他對陳浮雲突然斷供八號金屬和九號金屬一事也很憤怒,但是不得不壓住火氣,因為他知道,目前他們歐陽家只有一條路,那就是和陳家搞好關係。

不然,一個月後,他們新能源產業要遭到重創!

到時候,恐怕內門那邊會不高興!

「哦,原來是這樣。」陳浮雲目光一掃,然後很快就落在了嚴經緯身上,不由得笑道:「祭祖是大事啊,但是……一些不屬於歐陽家的人,是不是不該出現在祭祖儀式上?」

陳浮雲這句話,讓歐陽極心中一凜!

果然,陳浮雲今天突然到訪,是有針對性的!

陳浮雲這番話,也讓在場眾人目光齊刷刷的看向嚴經緯,誰都知道陳浮雲指的是什麼。看來,陳浮雲真的是生氣了,生氣他們歐陽家為何要留下嚴經緯來祭祖,畢竟現在陳向明和歐陽安琪還未離婚,嚴經緯屬於男小三,姦夫,這樣的身份留下來祭祖,不就是等於歐陽家承認了嚴經緯么?

這是在打陳家的臉,陳浮雲怎麼能忍?

於是就出現了斷供八號金屬和九號金屬一事!

而陳浮雲這句話,等於是在問歐陽家的態度,一旦他們允許嚴經緯參加祭祖,那斷供會繼續,如果他們表態,不允許嚴經緯參加祭祖,那……關於八號金屬和九號金屬斷供一事,還有得解決!

這一刻,歐陽家的眾人真是有苦說不出!

他們已經知道了歐陽極的計劃,是等著內門高手來,帶安琪去內門!

如果不留下嚴經緯祭祖,那安琪自然是留不住的,等安琪去了昆州,嚴經緯在昆州又有一名絕世高手,到時候要想帶安琪去內門,恐怕不是那麼容易!

於是,陳浮雲問出這句話之後,歐陽極陷入了沉默。

歐陽家其餘眾人,也都不知道如何開口。

「怎麼?」陳浮雲輕笑道:「歐陽兄,看來……你們是要允許外人參加祭祖儀式了?那我就太失望了!」

「經緯哥,安琪嫂子是你的女人,這麼說,你應該是歐陽家的女婿才對,他怎麼說你是外人?」姬從良掰著手指算了一番,一臉認真的說道。

「他在放屁,不用管他!」嚴經緯說道。

「哦,可是放屁不是用屁股么?怎麼用嘴巴?」姬從良又傻傻的問。

姬從良這番話,直接讓歐陽家眾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這傢伙,腦子有坑是吧?

果然,陳浮雲臉色瞬間就黑了下來,他知道姬從良身手強大,是中天位的高手,自然不敢把這些怒氣撒在姬從良身上,但是看到歐陽家這邊沒有表態,他臉色一沉,看向歐陽極:「歐陽兄,你們家太讓我失望了,看來,八號金屬和九號金屬斷供……恐怕會繼續持續下去!」

威脅!

赤裸裸的威脅!

歐陽家上上下下,包括歐陽德明那一輩的老頭子,此時臉色都難看無比。

被卡脖子的滋味,太難受了!

而歐陽安琪,看到家裡人因為自己被威脅,卻無能為力,她的身子忍不住顫抖起來,她為了愛,無所顧忌,但是……看到眼前家族被威脅這一幕,她心裡難受無比。

嚴經緯就在歐陽安琪身邊,他感受到歐陽安琪顫抖的身子,不禁抓住她柔軟的小手,輕輕拍打了她肩膀一下,安慰道:「放心,有我呢!既然他們陳家不願意供貨,那咱們就把礦洞拿過來,自己干!」

嚴經緯這句話,清晰的傳入陳浮雲的耳中。

他彷彿聽到了一個天大的笑話一般,有些像看傻子一樣的看著嚴經緯:「我沒聽錯吧?你想從我們陳家手中拿走八號金屬和九號金屬的開採權?」

「你沒聽錯!」

嚴經緯目光掃向陳浮雲,冷淡道:「你回去交接一下,八號金屬和九號金屬的開採權,馬上就不屬於你們陳家!」

「呵呵!」

陳浮雲用看傻子一眼的眼神看著嚴經緯:「嚴經緯,我承認……在高手方面,我們陳家確實不如你,但是 墨長生緩緩向後退去。

他眯了眯眼。

不管陳天龍是怎麼想的,這場飆車比賽都註定是要進行的。

最後的結果,會把一切真相都顯現出來。

「小子,別把小命給丟到賽道上了!老子要讓你當着墨雪的面,灰溜溜地滾蛋!」

唐松青放下了最後的狠話,然後便鑽進了車裏。

賽車寶貝舉著旗子,站在賽道中央。

安小姐和墨雪、柳冷冷三人,跟在墨長生的身邊,緩緩向高高的觀賽台上走去。

等到墨長生四人來到觀賽台,賽車寶貝這才將旗子揮下。

剎那間,唐松青的法拉利和陳天龍的A6便疾馳了出去!

為了讓車手有一個熱車和適應的時間,賽道最開始是一條直道。

在直道上,A6和法拉利跑車的差距,立刻顯現了出來。

剛起步,陳天龍就被唐松青的法拉利F8遠遠地甩在了後面。

唐松青一騎絕塵,臉上滿是驕傲和輕蔑。

這條賽道,他已不知跑了多少次。

雖然賽道上的障礙物每天都會更新,位置也會打亂,就是為了給會員不同的刺激,但賽道上的各個彎道他已經熟悉了。

再加上法拉利遠勝A6的高性能,這場比賽,他是勝券在握的!

他就是要讓陳天龍當着墨雪的面,滾出綠色會所!

他就是要將陳天龍狠狠地踩在腳下!

「嗡!」

眨眼間,唐松青已經來到了第一個彎道,這個彎道過後,各種障礙物也就出現了。

車輛在飛速行駛的時候,很容易撞上這些障礙物。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是忽然冒出來的機關,那就更加需要注意了,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導致車輛側翻。

儘管這條跑道已經不知跑了多少次,但唐松青還是得全神貫注。

而在唐松青進入第一個彎道后不久,陳天龍終於姍姍趕到彎道處。

與此同時,陳天龍的目光變得銳利起來!

因為進了彎道和障礙區后,就到了他反擊的時候了!

「嗡!」

陳天龍忽然猛打方向盤,甩出了一個非常漂亮的飄移。

更重要的是,這個飄移幾乎是貼著跑道邊緣線進行的,也就是說在最小的範圍里用最短的時間完成這個飄移。

雖然節省的時間少得可憐,但積少成多,所有彎道積攢下來,就是十分可觀的時間了。

看到這個近乎完美的飄移,連觀賽台上的墨長生等人都忍不住面露驚色。

但,只是一個飄移而已,無法改變大局,眾人眯着眼睛繼續觀賽。

進了彎道之後,開始進入障礙區。

所謂障礙區,也就是模擬正常馬路上可能出現的問題。

比如有一塊賽道,刻意修建得坑坑窪窪。

或者拐角處,忽然冒出一堆沉重的水桶,像極了違規停在停車區域外面的違規汽車。

還有幾個拐角處會建起石牆,故意遮蔽車手的視線。

而在石牆後面,會有不規律伸縮的鐵柵欄,像極了某些不懂事,忽然橫衝馬路的孩子。

障礙有很多,這些障礙,便是障礙賽道上傷亡率那麼高的主要原因。

可也正是這樣一種別出心裁的賽道模式,讓很多飆車黨們有了閑暇時間娛樂比賽的地方。

而且,賽道旁邊有最專業的醫療隊和急救車。

在馬路上如果真出了什麼事兒可能會直接死掉,但在綠色會所的飆車賽道上,起碼保命的可能性大一點。

「呼!」

眨眼間,賽道已經過了三分之一。

陳天龍距離唐松青,仍有相當不近的距離。

前面三分之一障礙物並不多,只是為了讓新手熟悉一下障礙賽道的規則。

雖然陳天龍利用近乎完美的飄移技術,節省了一些時間,但這還遠遠不夠。

好在,最後三分之二的賽道上,將充滿阻礙物!

「嗡!」

在陳天龍以完美飄移過了一個彎道的時候,一道鐵柵欄忽然從道路一側探了進來。

若是換作普通車手,恐怕已經撞在了柵欄上。

但陳天龍不一樣。

陳天龍之所以敢用A6和唐松青飆車,最大的信心便源於他近乎野獸般恐怖的危險感知能力與反應速度!

普通人開車忽然遇到障礙,也許大腦反應了過來,但身體卻跟不上大腦的反應速度,最後出了車禍。

陳天龍在西南邊境血火之中淬鍊多年,遇到危險的時候渾身汗毛瞬間乍起,身體的反應速度甚至比大腦的反應速度還要快!

在鐵柵欄探出來的瞬間,陳天龍就已提前打了方向盤,並且以最能節省時間的最小幅度,躲開了忽然探出的鐵柵欄,並繼續向前疾馳!

這一幕,令看台上的眾人,忍不住露出驚詫的神色!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