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決鬥!」

搶過第一個彎道的人先攻,起跑不出一秒,遊星的D輪便一點一點的拉出一個車頭的領先。

這個時候遊星的D輪比起原著中同時期要強上不少。

迪威恩的遺產中,那幾台D輪上最新款的零件基本全便宜了遊星,再加上游燁那台超越了這個時代的D輪供遊星研究,自然比原著中那台靠廢舊零件拼湊而成的D輪要強的多。

但是遊星顯然低估了對手的下限。

眼看遊星就要搶先過彎,鬼柳直接撞了上去,高速之下突然受到外力的D輪立馬失去了平衡,向著旁邊熊熊燃燒的白色火焰滑去,瞬間,遊星連人帶車都被火焰淹沒。

好在,在這前一刻,遊星手臂上的龍印一閃,一道光膜將其牢牢護住,隔絕了火焰的侵襲。

遊星將D輪穩住,駛出火焰的時候,鬼柳已經駛過了彎道,拿到了先攻。

「命挺大的嘛。」鬼柳放聲大笑,「你說你要拯救我?那你試試看吧!」

「我的回合!抽卡!」鬼柳抽出一張卡。

「守備表示召喚永火死靈師,蓋上五張卡,回合結束。」

永火死靈師DEF:2000

看到鬼柳一回合招一蓋5的操作,遊星臉色凝重,心道:「來了嗎?永火卡組的空手combo。」

眾所周知,遊戲王這一卡牌遊戲是沒有卡片費用這一資源限制存在的,而是每回合通常召喚一次的限制,也就是說只要特殊召喚的手段足夠,手牌足夠多,一回合理論上是可以無限出牌的。

而手牌也是這一遊戲中最為重要的資源。

但是永火卡組,卻是一個異類,這套卡組的效果核心只有一個——手牌為0。

並且,是個正常的決鬥者看到對手5張蓋卡也會謹慎對待。

「我的回合!抽卡!」謹慎歸謹慎,但要打倒地縛神,這些都是繞不開的,遊星面無表情的抽卡。

「我的回合!抽卡!」

遊星SPC:1

鬼柳SPC:1

「發動手牌中的廢品轉換者的效果!將這張卡與一隻調星師怪獸一起丟棄,從卡組將一隻同調士怪獸加入手牌。」

「我將這張卡與調星師怪獸鑽頭同調士一起丟棄,從卡組將調星師怪獸廢品同調士加入手牌。」

遊星的卡組自動檢索,彈出一張卡。

遊星取出后直接拍在了決鬥盤上。

「攻擊表示召喚調星師怪獸廢品同調士,發動效果!這張卡召喚成功時,選擇墓地一隻2星以下的怪獸效果無效化,守備表示特殊召喚!」

「從墓地特殊召喚廢品轉換者!」

「用等級3的廢品同調士將等級2的廢品轉換者調星!」

「聚集的星光即將喚醒新的力量。化作光芒閃耀的道路吧!同調召喚!出現吧,LV:5,廢品戰士!」

…… 隨着那巨大的叫喊聲響起,黑山城周圍巨大山脈似是活了過來一樣。

山石翻滾,那原本正在鍛燒黑山城的雄雄烈火隨着那泥石涌動,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撲滅。要不上空中的火焰不斷傾泄而下,恐怖怕只要片刻,那黑山城外的火焰就會被那泥石淹沒。

黑山城之顛,不知何時,一道散發着金色光芒的人影出現在那裏。它仰視着天空,如雷電般銳利的目光似是能看穿雲層般,與那隱藏在烏雲中的灰貓對上。

喵嗚!

「臭泥鰍,你憑着附着在這個陰靈上的這點力量就想從我手中救它,你未免太過把自己當回事了吧!」

俯視着下方,打量著那金色耀眼的人影,灰貓不由發出冷笑。它不但沒有停下自己的神通,反而加強輸出,大有在下方那人影面前把那黑山城城主活活燒死的勢頭。

那散發着金色魂力的人影是一位老者,看他的外貌竟然是黑山城城主府的總管。不過他身上流露出的那種氣息卻如同換了一個人般,顯然這是那大地之神通過這位老者的身體降臨此處。

不然那大地之神再強,也不可能這麼快就從其他地方趕到黑山城。

聽到灰貓的話,那大地之神並不生氣,只是用那平靜的目光注視着灰貓。那雙金眸中散發的神采,彷彿帶着一種博大的包容與厚重,讓人不由為之心折。

「三眼貓,這麼多年不見,你依然還是這麼欠扁。」

灰貓聽到對方這話神情微愣,這畫風怎麼感覺有些不對。雖然它瀏覽過前任災厄之神的記憶,但畢竟不是直接融入那股記憶,使得它對災厄之神與其他神靈的關係無法做出具體的判斷。

看這大地之神的話,怎麼感覺這不像是敵人之間該說的話,反而像是久不見面的朋友打的招呼一樣。有關大地之神的記憶如電光般在灰貓心中閃過,細細一品味,灰貓到有些回味過來。

原來守秩陣營的神靈與邪惡陣營的神靈之間的關係並不是真像傳聞中所說的那麼差,神靈需要信徒,而邪神需要散播恐懼,所以兩者之間並沒有實際的利益衝突,反而隱隱有一種互補。

如前任災厄之神為了收集負面信仰到處降下災難傳播恐懼,而那些生物在感受到生命威脅之後就會尋求那些守秩陣營的神靈庇佑,從而使那些守秩神靈的信徒得到增加,信仰之力得到激增。

這簡直是一件互取所需之事!

不要看神靈統治的時代,兩個陣營的神靈常常打生打死,好像容不下對方存在一樣,那一切都只是做給其他生物看的而以。兩個陣營的神靈也許會互相看不順眼,但是絕對不會因為進化方式不一樣而變為生死之敵的地步。

所以大地之神與災厄之神之間的關係根本沒有那麼惡劣,更不用說它們在面對外敵時還並肩作戰過。有句話說得好,人生有三鐵,一起上過戰場的人,那關係絕對差不到那去。

「你不也一樣,還是那麼臭屁!」

灰貓心中思緒雖然千轉,但是時間用的卻眨眼都不到。它冷冷的看着下方那金色的身影,眼中的戾氣在這一刻彷彿散去了一些。

「你果然變了很多,以前你可不會說這種話。」那大地之神似是神情有些驚異,好似看到什麼稀奇之事一樣。

「它是它,我是我。」

灰貓明白對方的意思,前任災厄之神可不同於灰貓。那性格絕對是高冷范的代表,此時要是換成前任,根本不會跟這大地之神說一句話。

「也是,死都死過一次了,還有什麼不能變的。」大地之神以為灰貓說的是前世與今生的區別,所以極為贊同這話。隨後大地之神看了一眼那還在大火中苦苦支撐的黑山,不由再次說道:

「天地在變化,現在已經不是我們曾經主宰的時代了。面對那群人類,魂族已經到了生死存亡之際,每一份有生力量都顯得異常重要。」

「你想讓我放過它?」灰貓聽到這話后,臉上不由露出諷笑,這大地之神說話真的很神靈風範,連求個情都要拽個大道理。

大地之神看到灰貓眼中那絲諷刺,心中也不由有些窩火。要不是它此時是以降臨的方式來此,憑它降臨的這股力量根本沒有把握打得過灰貓,它也不會說這麼多廢話。

當然這是它不知道灰貓沒有完全恢復實力,看到黑山君被灰貓整得這麼慘,大地之神還以為灰貓已經完全恢復了力量。

「黑山如果有得罪你的地方,我想現在它也受到教訓了。還不如留着它一條命,讓它好在將來的大戰中殺敵贖罪·····」

「可以!」

灰貓神情有些不耐打斷對方的話,它可沒有興趣聽那麼多廢話。能夠讓這臭泥鰍這麼憋屈的求情,已經讓灰貓的火氣消散不少。而且它來此的目標又不是這黑山城城主,沒必要為此擔擱下去。

再說真要和這臭泥鰍打上一架,結果還難說。

「那你有什麼條件?」灰貓的乾脆反而令大地之神很是意外。

「這事不急。」

只見灰貓的話語一落,隨着它那災厄之眼慢慢合上,那漫山遍野的火焰如同虛幻般消散一空,使得那原本明亮的世界為之一暗。

那被火焰包圍的黑山君並不知道外面的情況,只知道它的救星大地之神到了。但在灰貓的神通下苦苦支撐的它根本沒有多餘的精力注意外面的動靜,因為它只要一分心就有被那烈焰吞沒的危險,這讓它如何有餘力注意外面的動靜。

火焰散失之後,黑山君才驚魂未定的看着外面的一切。

「黑梟在那?」

灰貓冷冷看着那隻狼狽不堪的老虎開口問道,在剛才它就已經失去了對那黑梟的感應,不然它根本不需要廢話,直接沖入黑山城就行。

黑梟?黑梟,你這混蛋,把老子給害慘了!你不仁,那麼休怪我不義。

灰貓的話讓黑山君驚醒過來,它先給救自己一命的主子行了一個禮。隨後對着上空的灰貓說道:「上神,請跟我來!」

······

。 ,

第593章

「什麼不對勁啊?瞎說!」

蘇有容梳理了一下頭髮,臉色紅潤迷人。

「我只是可能這兩天要來親戚了,身上有點乏力。不想去折騰,萬一漏了,多尷尬啊?」

宋三喜點點頭,「原來如此。那就好好休息吧!不過,你也是粗心,這日子都拿不準?」

「行了吧你,原來這個家,讓人很紊亂的好不好?」

「哦,好吧,對不起。但願不疼就好了。那藥茶,要堅持喝。」

「知道。對了,你昨晚什麼時候回來的?」

「12點過了。」

「治療那麼久?怎麼治療的啊?」

「說來有點複雜,不過」宋三喜想了想,才笑道:「要打針,打吃藥,要抹葯,要觀察數據和效果,這是科研計劃的一部分,費時間。今天晚上,你要幫我抹葯啊!」

「抹你個頭!」蘇有容眼神下瞟,臉紅,推了宋三喜一下。

然後,關門。

背靠著門板,感覺這傢伙,是不是壞?

還是真的要抹葯?

宋三喜,笑了,轉身就走。

反正,不能說治療細節。

要不然,蘇有容可能心裡會不舒服的。

畢竟,雪導美女,褚艷也是個勾人精。

男人嘛,考慮周全一點,防範於未然,沒什麼不好的。

開車到達濱江大道,老地方。

李蕊陽隨後就到。

宋三喜正在熱身呢,李蕊陽下車就似笑非笑的道:「好你個三喜哥,膽子是越來越大了。」

宋三喜發懵,「蕊陽,怎麼這麼說?」

「嫂子呢?沒來?」

「嗯,她沒來,親戚要來了,注意一點,不劇烈運動。你呢,也注意一點。」

宋三喜,像個大哥,拉家常的口氣,輕鬆,平和。

李蕊陽臉發熱,但笑笑,一邊熱身,一邊說:「我知道。不過,你膽子是真大啊,不明白我說什麼嗎?」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