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她說:“如果你現在放開,我就親你一下。如果你不放手,我們就暫時分手三個月,讓你冷靜冷靜。”

他僵了僵,眉頭卻皺得更緊。等她剛一轉身,他就攥着她手腕,直接吻了上去。剛纔她咬吸管的動作一閃而過;鬼使神差地,他也輕輕咬了一下她的脣瓣。

“……你是阿拉斯減的親兄弟?”

他揉了揉額心,略有些苦笑,歉然道:“抱歉。”

她看着他,臉上沒有了那散發着蓬勃生命力的笑容。沉沉的天空映在她眼裡,被過濾成了一種十分溫柔的色澤。

冷不丁地,她擡起手摸了摸他的頭頂,說:“師兄是沒有安全感的小孩子。但沒關係,你可以鬧彆扭,也可以撒嬌,因爲我知道不管你心裡多不開心,如果我開口要求,你都會爲我做到。”

她重新笑起來,像在發光:“就像是椰子一樣,對不對?所以其他人再好,就像蕭師兄,對我來說有什麼意義?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個人會對我有求必應,更加只有一個劍修,會把我放在比劍更重要的位置。”

“我反而有點擔心,”她又像小松鼠一樣露出狡黠的眼神,像在思考今年過冬儲藏的堅果藏在哪裡,“師兄這般好,萬一瞧上別人怎麼辦?聽說劍宗也有人對男子一見鍾情,尤其是對師兄這般品貌的美人。啊呀我可真擔心,將來要是師兄將別的什麼人放在劍道之上,我可真是沒地方哭了。”

他拉着她的手,一點點扣緊。他覺得自己像捧着一朵世上獨一無二的花,花瓣那麼柔軟又珍貴,有時別人路過多瞧了幾眼,或者乾脆開口說想要,就慌得他不知道該怎麼辦。

他自嘲一笑:“我真看不起自己。”換作從前,他約莫會覺得這樣優柔寡斷、瞻前顧後的修士,不若一劍殺了得了,誰曾想有朝一日自己會變成這樣。

“沒關係。”她又摸了摸他的頭,好像上癮似地,“患得患失是因爲太珍惜,我能理解。總歸我喜歡你,那你什麼樣都好……唔,殺害無辜這種事還是不行的。”

他低了低頭。

“不會。”他含笑道,聲音很輕,卻很鄭重,“師妹想要我如何,我便如何;不想讓我如何,我便一定不爲。”

“所以……”他又往前靠了靠,柔聲道,“師妹要再親我一下麼?”

他閉目呼吸。

十月的北方有雪風傳來冷意。

但在她面前,世界永遠溫暖安寧。

*

水月秘境開啓的時間,在陽氣最厚的正午。

爲各派領隊所設置的觀衆席,則在一片面向沙灘和大海的山崖之上。人人面前都有一面冰境,包括了100個視線點,可以自由選擇其中一個察看。

現在距離秘境開啓還有些時間,領隊們大多在熟悉冰境操作,察看不同視線點的畫面內容。

這100個視線點都是過去的前輩在水月秘境中設置的觀察點,覆蓋了各處重要地點,包括靈寶產出地、危險靈獸領地等。

更包括中心的那一座擎天山。

水月秘境中心有一座山峰,挺拔異常,高聳入雲,名爲擎天。

擎天山山頂萬年積雪,冰凍不化,其上長有異常珍稀的碧月百蝶花。這種靈藥據傳能延壽百載,更能幫助修士參悟一絲天地大道之意,殊爲珍貴。

這次水月秘境的規則是:每位修士單獨參賽,在秘境中收集齊全九種指定物品後,前往中心的擎天山併到達山頂。

山頂有設置好的傳送陣,可以脫離秘境,回到逢月海灣。

秘境探索的期限爲7天。時間一到,無論身在何處,都會被彈出秘境。

總體來說並不危險,但同樣地——允許合理死傷存在。

衛枕流坐在藤椅上,漫不經心地翻了翻視線點,就移開了目光,對自家門派的弟子們叮囑道:“記着楊師叔的話,安全回來最重要,不必非要爭先。”

他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劍宗。那羣天青色服飾的劍修正積極響應大師兄的鼓舞,熱血沸騰,發誓要將北斗修士打趴下。

衛枕流眼中閃過一絲冷光,回頭微微一笑,道:“不過麼,如果可以順手將討人厭的傢伙揍一頓,也很好。每揍一個,我單獨給你們記功,回去給你們發靈丹和法器。”

——“衛枕流你這個奸詐的小人!有靈石了不起?!”

邊上看書的荀自在打個呵欠,頭也不擡地說:“是比某個窮酸的光棍門派了不起。”

執雨更乾脆:“揍趴劍宗,回去師門報銷消耗的法器和丹藥。”

氣得“窮酸光棍門派”差點就在山崖上和他們打一架。

其他門派都笑着看這兩大領袖門派置氣,心裡卻也在盤算,在秘境中是想辦法漁翁得利,還是乾脆偏幫一方,或者自己幾個小門小派結盟更有利?

謝蘊昭也在盤算。

只是她盤算的內容不大一樣。

[【強制任務】論拔刀俠的養成

任務內容:拔刀俠的聲名是時候傳播出去了

請受託人奪得本次秘境試煉頭名,並取得擎天山上的碧月百蝶花。

任務成功獎勵抽獎一次、點亮星星一顆,任務失敗五雷轟頂。

任務時限:7天]

謝蘊昭關了任務面板,目光瞥過站在最邊上的石無患。他竟然恰巧也看過來,還對她一笑,眼神中有一種灼熱的對勝利的光。

她再看柳清靈,發現她正看着面前的空氣發呆,神色間有點爲難。

她腦中忽然冒出了一個有些荒謬、卻不是不可能的念頭:如果,其他人身上也有任務系統呢?或者不是以系統任務的方式,而是以別的手段讓他們做一些特定的事?

她凝神片刻,笑了笑。

管他什麼妖魔鬼怪,來就來吧。她活到現在,害怕過、迷茫過,但何曾退縮過?

一切風雨,不過“向前走”三個字而已。 剛才雷霆轟鳴,他們自然也在默默計算,天地誕生的仙器出世一般都要歷「三九仙劫」,但三九仙劫已經夠數,但雷霆並沒有停止,反而更加狂暴的傾瀉而下。

仙劫分為三、六、九之數,一個小小的仙器要是歷六九仙劫,五十四道雷霆,那就太恐怖了,因為雷霆的威力是逐漸增加的,但同時也說明,這仙器品質非同小可。

正所謂天道至公,越是品質好的法寶,天道降下的劫雷越強,若不在雷劫中隕落,這法寶極有可能擁有成長品質,價值絕對不低於靈寶,如何不讓人心動。

「黃龍道友乃闡教上仙,一言九鼎,自然不會與貧道搶奪。余道友財大氣粗,我西方教貧瘠,權當貧道欠你一份因果,你就將此寶讓與貧道吧!」大勢至幾乎哀求道。

黃龍真人臉皮抽了抽,對大勢至的厚皮臉也真是佩服了,你一個天仙巔峰的上仙,出身聖人門下,這話怎能說出口。

反正黃龍真人是說不出口,他真是有點掛不住,不由得悄然的退後了一段距離,反正只要不讓余元得到這件法寶,他無所謂。

「休想,給我滾!」余元此時也有點呆愣,這貨的臉皮之厚,如同市井無賴,那裡有一點上仙的氣質,但他根本不會因此而相讓,暴怒吼叫道。

大勢至微微一笑並不惱怒,他的目的已經達到,只要黃龍真人不插手,余元不是他的對手,所以悄然的朝著即將消散的劫雷挪了挪。

「有點超出預期了!」此時,楊昭動用劍匣,將自己修為展示為鍊氣六層,心中也頗為緊張。

之所以展示為鍊氣六層,因為這個層次的鍊氣士能力極為有限,沒有靈識,對周圍情況了解不深,但能夠深入到這裡採挖草藥,不會引起他們的懷疑。

但按照楊昭先前的考慮,天諭劍渡仙劫,頂多吸引周圍的修士前來搶奪,修為應該都在真仙境以下,真仙以上,誰會稀罕這下品仙器。

但通過天諭劍的探查,余元、大勢至和黃龍真人的談話也斷斷續續的傳入了楊昭的神識中,這怎能不讓楊昭憂心、緊張,還是低估了法寶的魅力了。

終於,劫雷消散了。而天諭劍並沒有立即飛走,而像是無主之物,似乎劍體內劍氣耗盡一樣、晃晃蕩盪、懵懵懂懂的朝著穴山悠然下落。

「余道友,你就讓給貧道吧!」大勢至苦著臉和藹可親道。

「休想。這是我的了。」余元說著,手掌展動,手中出現了一個土黃色的袋子,正是他的上品仙器如意乾坤袋,那袋子口子張開迎風疾漲,發出一股強大的吸引力牢牢地鎖定了天諭劍。

一股巨大的吸引力瞬間鎖定如同游魚一樣的天諭劍,天諭劍竭力掙扎,但被這股吸引力牢牢鎖定,緩慢的朝著乾坤袋飛去。

「果然!」楊昭心中暗驚,天諭劍根本無法逃離他們的手段。

「余道友,你就讓與貧道吧,這份因果貧道日後必定償還。」大勢至說著,手掌展動陡然打出一個手印,那手印迸射著金光瞬間漲大到一丈大小,五指張開一掌拍開如意乾坤袋,接著朝著天諭劍抓去。

「爾敢!」余元怎能讓他得手,如意乾坤袋被打開的瞬間,他就釋放出了第二件攻擊法寶,上品仙器金光銼,那金光銼長一尺三寸,飛去出后金光燦燦,瞬間和大勢至的手掌印撞擊在一起,發出了劇烈的轟鳴。

「哎,混的連小輩都不如!」黃龍真人在旁邊看著,不由得嘆息道,他手中連一件上品仙器都沒有;作為截教第三代弟子的余元出手就是兩件上品仙器,怎能不讓黃龍真人傷心。

「就是現在!」楊昭控制著天諭劍,就是等的這個時候,若是兩人不出手,蓄勢待發,楊昭不敢讓天諭劍逃離,那根本逃不走,一旦兩人交手才是逃走的最佳時機。

但天諭劍脫離了乾坤如意袋的控制后,仍然如同無主法寶一樣晃晃悠悠的落入了穴山上,在那裡有一個手臂粗的洞穴直通山腹中,天諭劍如同游魚一樣瞬間鑽了進去,速度驟然提升,朝著洞穴中疾馳。

大勢至和余元,甚至黃龍真人也都將神識鎖定在天諭劍上,他們對下品仙器知之甚深。

這種品質的仙器已經誕生了靈識,但器靈懵懵懂懂,還沒有智慧,不可能逃走,頂多落在山巒上靜待鍊氣士煉化。

「逃跑了!」但此時,三人面色驟變,即便是黃龍真人,此時也驟然俯衝下來,瞬間落在了劍進入山腹的洞穴口,頓足嘆息。

若這把劍騙了他們,此時逃走了,說明此劍靈智已經非常的可怕,其成長價值之高匪夷所思。

早知如此,他黃龍真人還要什麼麵皮,直接動手搶奪就是了。

「大勢至,我與你勢不兩立!」余元呆了呆,發出一聲怒吼,接著就將金光銼釋放了出去,順著洞穴朝著天諭劍追了上去。

「轟隆隆!」而此時,大勢至也不再留手,巨大的掌印化作了拳頭,轟然的朝著穴山擊落,生生的打出來一道百米深坑,其巨大掌印朝著神坑撈取,想抓住天諭劍。

而此時,天諭劍速度極快,順著地腹洞穴已經鑽入了地底,堪堪地避開了大勢至的追擊,瞬間沖入了萬鬼群中,而三個都神識鎖定在天諭劍上,此時在萬鬼干擾下也時斷時續,開始連接不上了。

這正是楊昭計劃的第二個環節,借用鬼物遮蔽斷了神識鎖定,按照楊昭對神識的理解、掌握,神識鎖定就如同雷達一樣,一旦斷開,天諭劍才能安全返回,不會被他們循跡找到自己。

那金光銼緊追不放,但天諭劍驟然加速,速度遠超金光銼。

因為此時,楊昭施展了御劍術加持在了天諭劍劍體上,其飛行速度和攻擊力翻倍,沿途之上的鬼物一個個被其爆體,同時施展了「斬愆」劍技。

「叮咚、叮咚、叮咚!」這些鬼物跟隨穴山鬼王沒少殘害生靈,罪孽深重,此時被天諭劍斬殺,五千、三千、二千等一波波功德值到賬。 腕龍號,全球排名第三的大型半潛船。

半潛船被稱為現代船隻工業明珠,是一種介於水下和水面的臨界船隻。它可以像潛艇那樣半潛飛翔,利用這種方法來運送海上的大型設備以及船隻。其原理就是使貨物浮到甲板上方,接著進行排水使船體上浮,使貨物直接落在甲板上,最後再使用水面飛翔的方法運送。

在我們的地球上,荷蘭DOCKWISE公司旗下BLUEMARLIN(藍色馬林魚)號半潛船,是目前世界最大的半潛船。藍色馬林魚號長217米,寬42米,吃水10米,無遮攔裝貨甲板長178.2米,面積7215平方米,總噸位57000噸級,已經是當之無愧的海洋巨艦。

不過,讓我們來看一下腕龍號的數據:

排水量10萬噸,總長達275米,吃水深度35米,載重量120000噸,甲板面積達到13500平方米,相當於兩個標準足球場……

請注意,性能各方面抹殺藍色馬林魚號的腕龍號,在這個平行宇宙的地球上才只排第三……

總之,這麼一艘體量巨大的運輸船,足夠一個成年男子藏身且極難被發現了。

雲銘利用空閃,幾個瞬移就來到了腕龍號的甲板上。有數百具水下工程機器人和夜色做掩護,雲銘一路暢通無阻的來到船樓,在沒有引起任何人注意的情況下,溜進船艙躲好。

「我已經潛入進來了,黃雀戰術很成功。」

「嗯,辛苦了,還要你在腕龍號上躲藏兩天。」鍾義的聲音從雲銘的「暗耳」里傳來。

「這種小事沒問題的,對了,大家都沒有受傷吧?」

「放心,一切按照計劃進行。唯一的波折就是姜瑤在九號營里找安瓦爾時多花了點時間。」

「那就好。你們早點去準備吧,不知道今晚的行動會不會使船隊提早出發,還是未雨綢繆為好。」

「濮車侍他們三個已經去寶象郡各大戶家拜訪了,弄到那東西不難,跟得上船隊的。」

「臨時集中點有動靜嗎?」

「已經平靜了,我沒有觀察到持續騷亂。現在兵營里是戒嚴狀態,腕龍號他們無暇他顧。」

「辛苦鍾哥守在這裡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