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余局長得知乘客全部得救,立即喜出望外,帶領著警察上了山頂。當他看到那些被冰凍的乘客,頓時吃驚道:「呃,這些人怎麼了?」

「這些乘客被怪獸冰凍了,需要溫水解凍,你們就在山頂上架鍋燒水解凍,這裡的事情就交給你了,我還要去追殺那隻怪獸!以免它以後再次出來害人命!」江帆道。

「哦,你乾淨去追殺怪獸吧, 鬼醫狂妃:王爺乖乖別鬧了 !」余局長連忙點頭道。

江帆立即施展茅山千里急行術,朝著山下奔跑,眨眼間就下了山,隨後江帆立即施展御風術,直接御風飛行。

「傻蛋,你怪獸跑到哪裡去了?」江帆傳音給納甲土屍道。

「主人,怪獸躲進了一個山洞裡,小的就守候在山洞附近嗎,等您來呢!」納甲土屍傳音道。

納甲土屍所說的怪獸躲藏的山洞距離西南山頂不是很遠,江帆很快就到到了上空,他看到了納甲土屍正貓在地上,露出腦袋。

江帆打開天眼穴透視下面,看到了白色怪獸就躲藏在不遠的山洞裡面,正在自我療傷呢!

江帆立即下落到地上,「主人,您來了!」納甲土屍立即從地下冒了出來。

「傻蛋,那隻怪獸正在療傷,我們前後夾擊,趁機將它擊殺!」江帆道。

「好的,主人!」納甲土屍點頭道。

「傻蛋,你在後面偷襲,我在前面偷襲!」江帆道。

納甲土屍點頭道:「好的。」兩人立即朝白色怪獸山洞靠近。這裡是森林深處,樹木茂盛,基本上沒有人能前來,地面潮濕,陰氣很重。江帆悄悄地扒開樹枝,靠近了山洞口,山洞裡面大約兩米多高,洞口寬五米多,洞口四周都是藤蔓。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到! 龍江見一個滿臉油滑的白髮老男人,面孔依稀和許梓倩有幾分相似,一路咳嗽着到了門口。

見是許梓倩,他有些尷尬,接着熱情道:

“倩倩,咋來的?快進來,別在門口站着,怎麼不提前來個電話?誒呀,我忘了,家裏電話壞了好幾天了。”

話音剛落,客廳電話鈴聲猛然響起,最炫民族風!

男人臉上更是尷尬,手忙腳亂跑去接了電話:“梓靜啊,我在家,沒出去遛彎,沒事,上來吧。”

放下電話,男人更加起勁招呼着許梓倩二人進屋。

許梓倩垂下了眼簾:“大伯,你家要是不方便,那就算了,哪天我和我媽再來拜訪吧?”

許大伯眼光閃爍道:“你這孩子說啥呢?有啥不方便?正好一會梓靜要來,快進屋,快進屋!”

門口電梯門叮地一響,慢慢分開,從裏面下來個盤頭女子,一臉高傲,職業正裝,黑筒裙,手裏拎着個包裝精美的袋子。

龍江暗暗開輝光望氣,見許大伯灰、黑兩色光芒閃動,綠光夾雜其中,頭上善惡條黑多白少,標準的一個惡棍。

剛下電梯的這個女子,長相比許梓倩差遠了,同樣也是黑多白少,小惡婆一個。

惡惡小怪怪?龍江有些手癢,不過既然是許梓倩的親屬,那就意味着刷不得了。

“爸,這是昨天開會,縣裏綠都公司送給我的紀念品,一件高級襯衫,2千多塊呢,我就知道你老喜歡這些高級貨。”

說罷,淡淡撇了眼許梓倩二人,也不打招呼,大聲道:“你看人家綠都秦老闆,多會來事,上門從來不空手,不像有些人,大老遠來,一點基本禮貌都不懂。”

許梓倩臉瞬間就紅了,像一塊紅布。

自己的確走的急些,沒想那麼周全,手裏什麼也沒帶。車裏有幾瓶徐母買的低擋酒,看樣子拎了也沒啥用。

“姐,我是小倩,這次帶着我媽……”

許梓倩沒等說完,那個叫梓靜的年輕女子眼睛一翻,陰陽怪氣道:

“哎呦,這不是小倩嗎,我還以爲是上門要錢的呢,你看,鬧誤會了不是?聽說你家把房子賣啦?這次是給我們送錢來了?”

許大伯咳嗽了一聲,有些不耐煩道:

“梓靜,別亂說,你叔八年前借我的2萬塊錢,現在還沒還呢,人死了,利息都好幾萬了,你看我都沒着急要。咱家是那種見錢眼開的人麼?”

許梓倩臉有些發白,咬了咬嘴脣,龍江輕輕握着她的手,慢慢捏了一下。

一提到錢,許梓倩大娘,嗖地開了臥室門,探出個豬肚臉,一臉鄙夷:

“房子賣啦,我說怎麼沒地方住了?自己家賣了房子,白吃白喝住我家,你們老許家人,都這麼會算計,啊!”

然後“咣噹”關上了門,幾句話從門縫裏飄了出來:

“別以爲別人都是傻逼,也不撒潑尿照照自己,德性!”

絕色煉丹師︰太子,別亂撩! ,頭善惡條上明晃晃標着黑3200,白200,這一家怎麼湊呢,沒一個好人!

許梓倩臉色更白,身子晃了晃,龍江連忙抓緊了校花冰涼的小手。

許梓靜放下了手中禮物,轉身蔑視地望了望堂妹一身破舊簡樸的衣裙,趾高氣昂訓斥道:

“沒禮貌也就拉倒,一點眼力見也沒有,沒看我拎包站半天了嗎,也不接一接,就你這樣的,到我們縣長辦,兩天就得扔鄉里掃大街去!”

轉身對她爹道:“我們主任的司機在樓下等我呢,晚上孫縣長有頓飯局,爸你長點心吧,別啥人都往家裏領!小心讓人給騙了。”

轉身間電梯來了,她輕蔑看了眼許梓倩和龍江二人:“你們可別多心啊,我可沒說你們,格格。”

許梓靜冷笑着,扭着肥鼓鼓的屁股進了電梯,卻再也不望他們一眼。

許梓倩氣的臉色蠟黃,勉強對着大伯笑了笑道:“你們有難處,我和我媽就不打擾你們了。”

轉身就走,電梯也不坐了,一節一節樓梯走了下去,冰涼的手緊緊拉着龍江,卻一直沒有鬆開。

龍江陪着許梓倩走着樓梯,見身邊佳人含淚欲泣,粉肩微聳,心灰意冷,看得他大爲同情。

“梓倩,你確定是你親大伯?”

不問倒好,龍江開口一問,校花幾顆淚水卻再也忍不住,順着粉嫩臉頰撲簌簌掉了下來。

龍江暗自拍了拍大腿,哪壺不開提哪壺,有這麼問的嗎?連忙轉了話題:

“梓倩,咱還缺錢嗎?聽我的,錢是王八蛋,花了再賺。先找個房子租下來暫時住着,然後找個地方吃飯!天也沒塌,沒啥大不了的。”

許梓倩臉色很不好,沉默着點了點頭,龍江享受着身邊許梓倩柔軟的身體,接着安慰道:

“倩啊,別哭啦,爲這樣一家人犯不上。聽我的,裝的高高興興的,別給咱媽添堵!”

許梓倩沒反應過來,擡起一張梨花帶雨的臉,卻見龍江笑的好賤,於是她俏眼一瞪:

“咱媽?誰是咱媽,好你個龍江,你佔我便宜!”抽出粉腕欲掐龍江。

龍江哈哈大笑,邊跑邊躲,兩人邊打邊鬧,不一會就到了一樓。

經過這麼一打岔,校花心情總算好了起來。

見二人出了樓,許母一臉緊張問:

“倩倩,怎麼樣,你大伯他們在家嗎?剛纔我怎麼看到有個閨女像小靜呢?”

許梓倩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

“他們沒在家,外出了,短時間回不來,媽,不行我們先找處房子住下,等我上了大學,接你來京都吧。”

許母慌忙搖頭:“倩啊,使不得,使不得,到外面租房好貴啊,我還要留着錢給你上學呢。”

龍江擠眉弄眼樂了:“丁姨,前幾天我們給希望工程捐款,人家給我們評個樂善好施獎,獎勵了5萬塊錢,夠租房啦。”

“真的?”

“那還能假?你看這都有收據。”

龍江順手一摸,拿出個收據,大紅公章,白紙黑字,不用問,這又是出自咪咪的手筆。

司機蘇文虎趁機道:

“我家住在縣城郊區柳莊附近,房子還是你嫂子她爸留下的,那裏風景不錯,租金價格不高,建議你們可以看一看。”

龍江見丁姨沒了主張,便把手一揮,看看去!

還真巧,到了柳莊,蘇文虎熟門熟路, 總裁前妻請上鉤


樓房是舊點,好在拎包入住,前住戶是家老師,衛生保持不錯,許母很是滿意。

許梓倩瞞着她媽一次**了六個月租金,娘倆開始動手,拆開皮箱,簡單收拾房屋。

龍江給司機蘇文虎結了車錢,又多給了100元,感激得他不知說什麼好。

“謝謝,謝謝,我兩週沒回家了,正好回家待幾天,我對本地很熟,這幾天,您有事隨時叫我!”

“行,一會正好要出去吃頓飯,跟我們一起去吧。”


蘇文虎稍微猶豫一下,點點頭答應道:“行,那我等一會。”


龍江折騰一天,早飯午飯匆匆對付了一口,早就餓了,見許梓倩母女簡單梳洗後下了樓,吩咐一聲:

“老蘇,這附近哪有好吃點的飯店?”

“不知你們喜歡吃什麼?”

龍江對上次曾巧巧在瑤池請客,吃過的龍蝦念念不忘,順口說道:“老蘇,找個能吃龍蝦的地方就行。”

許梓倩和許母懵懵懂懂,長期的艱苦生活,根本不知道龍蝦爲何物,只能聽龍江安排。

蘇文虎猶豫道:“縣城就有一處吃龍蝦的,叫紫氣東來樓,不過價格……”

龍江隨身帶着最近搶來的五萬多現金,騷包的不行,咋咋呼呼道:

“別的不用管,就去紫氣東來!”

晚上六點,柳東縣四層高的紫氣東來樓正值用餐高峯,門前停車場停滿就餐的車輛,密密麻麻,一眼看不過來。

四個高大的保安,穿着部隊沒有領章的夏季裝,帶着白手套,指揮着來往車輛。

許母一下車,被這陣勢嚇了一跳,身子一扭,拉着孩子的手就要上車。

龍江慌忙勸住,好說歹說,總算讓老太太答應下來就餐。

論規模和檔次,縣城的紫氣樓和柳原市的瑤池養生苑有一定差距,但勝在土豪奢華,富貴逼人。

龍江提前讓老蘇訂了位,可惜沒了包間,只在靠近酒樓貴賓電梯通道附近定了個四人臺。

不過龍江不在乎,到了飯店,坐哪不重要,重要的是吃什麼。

蘇文虎說啥要走,被好客的龍江強拉着進了酒樓,安置好許梓倩母女後,二人在服務員引導下,到菜池現場點單。

龍蝦?最大的澳洲紅龍,一斤580,要兩隻。鮑魚?按位上一例980元,一人一盞!

龍江口袋裏裝着沙河幫和李大少的贓款,不花白不花!那架勢卻把蘇文虎嚇了一跳!

“兄弟,咱不是有錢人,再說有錢也不能這麼花,聽我的,別點這些菜了,來點普通的菜就行。”

龍江剛纔無意看了看虛擬屏幕,見自己每點一樣貴菜,善能便相應增加了幾十,顯然花掉惡人錢漲經驗啊。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