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恩?怎麼回事?”

只見光球慢慢地彭脹起來,裏面的光芒也不住地閃動,好像隨時都會爆炸一般。

所有人都不覺地後退,同時將身上的靈甲威力開啓到最大限度!

轟!

就在這時,那個光球似乎無法承受這彭脹,精光四身,猛然炸開。一聲巨大的爆炸聲如罡雷一般震的人耳膜發痛,同時掀起一陣強大的靈力氣浪,將四周的西寧會弟子吹地東倒西歪。

嘩啦啦,無數法寶被炸成碎片,灑了一地。

“怎麼會這樣!”西寧會衆人面面相覷,心疼地快要哭出來。這些法寶可都是他們家傳法寶,並非黑貨,是可以堂堂正正拿出來使用的法寶。不像秦天雖然得到了幾件法寶飛劍,卻是不能拿出來使用。一旦被人認出來,立刻會遭來無窮無盡的打擊。

家傳法寶珍貴之極,這些人都是因爲資質出衆,才能得到家傳法寶傳承,輕易都不肯讓它受到損傷。

可現在,所有的法寶在一擊之下,竟然全部成了碎片!

光球炸開後,裏面漸漸顯現出秦天完好的身影。

“不好,他還沒死!”西寧會首領驚恐地叫了起來,被如此多的法寶擊中,不但沒死,而且還將這些法寶全部震碎。

無數道近乎呆滯的目光注視下,那瀰漫廣場的煙塵緩緩消散,秦天臉色蒼白的身影漸漸清晰,讓得所有人,都不由地倒抽一口冷氣。

“他,怎麼會變地如此強大!”聶少爺和王天才對視一眼,都看出對方眼中的震驚。

“好厲害!”妃菲看向秦天的目光充滿了崇敬。

“這難道纔是他真正的實力?”瑜公主俏臉微微發白,秦天所展現出來的實力,給他留下了一個不可磨滅的印象。


秦天冰冷的目光將西寧會衆人掃視一圈,冷冷地道:“現在,輪到我了!”


“秦天,你要幹什麼……”西寧會首領大驚色,剛纔秦天展現出來的實力,讓他一時間生不出任何反抗的勇氣。眼前灰影一閃,駭然地發現秦天竟然已經出現在自己的面前,目光與那雙狹長冰冷的目光相碰,心中猛然顫抖,腦中唯有一個念頭:這不是人的的眼睛,這是惡魔的眼睛!

充滿了暴虐與殺氣,就像一隻遠古惡魔,降臨世間!

然而他的怒喝聲並沒有讓秦天的動作有的遲疑,一道金光霍然在眼前劃過。下一刻,西寧會首領的右臂傳來一陣火辣的劇痛,這痛苦讓他險些暈死過去。接着小腹一緊, 溫爺,夫人又把頭條爆了! ,染出一道赤目的血跡。

“啊!我的手!我的手!”西寧會首領還想爬起來,卻驚恐的發現,自己的右臂居然被人生生斬斷,碗口大的血洞不斷地噴涌着鮮血。

絲!

院落之中,無數道抽冷氣的聲音響了起來。

“我說過,就會做到,還有你們!”秦天如暴怒的雄獅一般,目光轉向下一個西寧會弟子。

話音未落,秦天身形再次閃動!

“秦天,你…!”突如其來的攻擊,讓那弟子臉色扭曲,猛然反應過來,身體暴退!

“想逃!”秦天冷哼一聲,身形倏然加速,瞬間追到那名弟子的面前。

“你敢!”那名弟子聲音徒然變地尖銳,一種死到臨頭的感覺無比清晰地在心中升起。

秦天臉色冷漠,沒有絲毫的猶豫,右掌霍然斬下。強烈的靈氣,如一把寒光閃閃的利刃, 醉生夢死

噗!

鮮血狂噴而出,瞬間將那人的眼簾染紅。

“啊……”

一聲慘叫,從那人口中叫出,盪漾在衆人的心頭,就像是死神的召喚一般。

“還有你們!”

被秦天那兩道如刀片般的眼光劃中,衆人臉色一白,都不由地後退一步!

“大家別怕,我們一起上,先廢了這小雜種再說!”

人羣中,一個聲音叫了起來,一句話又將衆人的士氣挑唆了起來。

“對,一起上!”聲音一浪高過一浪。

秦天冷笑一聲,道:“正合我意,來吧!”

怒吼一聲,身形如蛟龍入海,又似猛虎下山。一拳一掌,所到之處,無不披靡!別人打在他的身上,他跟本不用去防護,他只負責出擊!

血凝真身和象甲功兩相結合,發揮出來的防禦力實是驚人,就算這些人一起出手,也無法憾動秦天分毫。

而秦天,無視掉一切攻擊,剩下的就是血淋淋地將這些人的臂膀一一斬掉,讓他們永生都難於忘記,欺負他的兄弟的下場。

不到一刻鐘,戰鬥已經結束,地上橫七豎八的躺着西寧會的二十多名弟子,每一個人的右臂都被生生地斬掉。秦天站在院落中心,夕陽照耀在他的身上,和他身上的黃金戰甲交相輝映,將他的身影襯托地更加雄偉。大風捲過,秦天的灰袍發出獵獵的聲響,彷彿是一首勝利的號角。

“記住,以後誰敢再欺負我的兄弟,這就是下場!”秦天的話,一字一句,無比清晰地響在衆人耳中。 秦天現在的修爲雖然只有通靈三重,但他將二級的青風掌修煉到大成,實力已經可以媲美通靈四重,甚至是五重的高手。再加之他血凝真身和象甲功結合使用,他的和防禦力在通靈境可算是無人可及,連法品下等的飛劍也無法撼動他分毫!西寧會雖然人多勢衆,但論及防禦,秦天可以硬扛這些人全力一擊,論其攻擊,這些人加起來,也沒有一招九層青風掌的威力大。

技能每提升一層,其威力則是十倍百倍的增加!

“天哥,你靈氣消耗過快,需要儘快回覆靈氣。”噬魂玉對秦天展現出來的實力頗是滿意,也對自己的那一套靈魔雙修的想法更加堅定。不過,秦天剛纔一番惡鬥,將靈元中的靈氣用地所剩無幾。這還是因爲他服用過一枚千靈丹的緣故,要不然以他現在的修爲,靈元不足於提供他足夠的靈氣。現在他需要趕緊補充靈氣,不然的話會影響日後的修煉。

秦天暗自點頭,正要回到宿舍,突然天空傳來一道破空之聲,緊接着藍芒一閃,一個藍袍老者出現在院落之中。

“御劍飛空!這是靈王境強者纔有的能力!”秦天目光不由地一緊,這還是他一次見識到御劍之術。

“秦天,這些都是你乾的?”那老者不是別人,正是鴻蒙學院的導師蕭聖公。

重生之老婆三十二 ,恐怕會有一場爭鬥。本來這種弟子間的爭鬥他懶地理會,但聽到秦天就在九五宿舍時,便決定前來一看。秦天與西寧會的仇怨他很清楚,當日秦天在決戰臺上擊殺方雷時他也在場,而且想阻止卻沒能成功。

西寧會的人圍攻秦天的宿舍,不用想也知道他們是衝秦天而來。蕭聖公雖然不喜歡秦天這樣的好強性格,但與秦天的父親秦正風相交莫逆,自從知道秦天是秦正風的兒子後,就一直想着暗中給他一些照顧。


可沒想到,到達現場後,出現在眼前的並不是秦天被西寧會的人圍攻,而是地上躺滿了哀嚎不止的西寧會弟子,而且每個人的右臂都被人生生斬斷,露出那觸目驚心的血口子。

秦天並不認識蕭聖公,對於他的責問,心中隱隱感到不悅,道:“是我乾的。”

蕭聖公從秦天身上看不到昔日秦正風的任何影子,想要責罵的話卻說不出口,唯有一聲嘆息。

“都是同門,何必要出此辣手?”

秦天理直氣壯地道:“他們將我兄弟的靈元打傷,我就要他們付出代價!”

“大家快來,葛成醒了!”正在這時,王天才驚喜地發現,昏迷了半天的葛成終於睜開了眼睛。

衆人急忙趕了進去,葛成突然看到這許多人,微感驚訝,隨即想起什麼,道:“我沒有偷他們的靈藥,是我們社團的社長把靈藥毀了,然後污賴我!”

聶少爺道:“放心吧,沒有人再敢污陷你偷靈藥,秦天已經幫你狠狠地教訓了他們!”

“千萬不要,他們都是西寧會的人!”葛成大聲叫道,在他看來,自己吃點虧並不算什麼,千萬不能讓兄弟們陷入麻煩。

秦天心中一暖,無比堅定地道:“西寧會又怎樣,就算是天王老子,要是動了九五宿舍的兄弟,我也要他好看!”

王天才和聶少爺聞言,心中一震:“這就是兄弟,這纔是義氣!”

妃菲目光中閃動着異樣的光彩,整個過程,她的目光就沒曾離開過秦天的身影。一旁的瑜公主似乎看出了什麼,輕嘆一口氣,秀眉蹙了起來。

葛成聽到秦天的話後,雙目居然通紅,四人的手掌緊緊地抓在一起,就像鐵板一塊!

“葛成,有個壞消息我要告訴你。”王天才思慮再三,還是開了口。登時,宿舍一片安靜。

葛成臉色微變,目光盯着王天才,等着他說下去。

王天才咬了咬牙,道:“你的靈元被人打傷,恐怕要調養幾年!”

“多久?”葛成緊接着問道。

“四年!”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葛成並沒有驚恐,顯得十分冷靜。

“四年,看來我能和大家在一起的日子也就剩下這個學期的幾個月了,學期未的時候,我就要被學院開除掉。”葛成苦笑着,似乎在他心裏自己的傷勢還沒有和兄弟們在一起來的重要。

王天才雙目通紅,緊緊地抓着葛成的手臂,道:“傷你的那個王八蛋,已經被秦天廢掉了靈元,從此成了廢物一個。”

葛成朝秦天感激地點了點頭,兄弟之間,無須言謝。

“你們不必如此絕望,他的傷並不是沒有救治的可能。”突然,蕭聖公的聲音從門口傳了進來。

“什麼!”衆人聞言,彷彿是溺水者抓住了一根稻草,目光全部盯着蕭聖公。

蕭聖公道:“本學期未的測試,只要是從通靈三重晉升到通靈四重的弟子,都將獲得一個進入鎮魔塔歷練的機會。此次歷練,成績最出色的弟子將會獎賞一枚二級的丹藥。丹藥是弟子自己挑選,其中就有一枚‘復靈丹’,只要將復靈丹給他吃下去,不出一個月就能完全修復好靈元。”說完這些話,蕭聖會深深地看了秦天一眼,然後踏劍離去。

二級丹藥!蕭聖公走後,留下了讓衆人念念不忘的四個字。

秦天心中一怔,他之前曾服用過一級的丹藥破境丹,對於丹藥的認識也有一定的基礎。

丹藥分九等,對應相同等級的煉丹師,和陣符一樣。一級的丹藥的珍貴程度秦天早就領教,比之法品下等的法寶都有過之。這般算來,二級的丹藥,恐怕和法品中等的法寶相同珍貴。

一件法品下等的法寶就價值連城,一件法品中等的法寶絕對可以做爲一個初級門派的鎮派之寶。而鴻蒙學院,隨便一個歷練的獎勵,就能達到這樣的高度。

“鴻蒙學院不愧是大蒙第一學院,其底蘊絕非只是表現出來的這麼簡單。”秦天心裏暗暗吃驚,同時又想道:“距本學期未還有幾個月的時間,在此時間內我要全力突破到通靈四重的驅物境,這樣的話就有資格參加歷練。”

通靈四重驅動境,達到這個境界,秦天便可以隔中驅物,移山填海,這將大大的提高戰鬥力。

噬魂玉補充道:“只要天哥進入到鎮魔塔,我敢保證,天哥一定可以奪得歷練第一名,成功得到那枚復靈丹!”

“不錯,我修習魔功,進入到鎮魔塔中有別人沒有的優勢!葛成受此重傷,歸根究底是因爲我的原因,他只不過是替我捱過!我一定要將那枚復靈丹奪來,讓葛成恢復修煉。”

心中打定主意,秦天將目標瞄準了四個月後的鎮魔塔歷練。

“葛成,你放心,我一定想辦法拿到那枚復靈丹!”秦天抓住葛成的手臂,目光中的堅定讓人產生一種依賴感。

葛成沒有懷疑秦天的決心,更不用懷疑這份兄弟之情。

聶少爺道:“我也要加油,在期未的時候突破到通靈四重,然後和秦天一起去鎮魔塔歷練!”聶少爺入校時和秦天一樣的修爲,也是通靈三重靈力境,王天才如今已是通靈四重,就算在學期未突破到五重境界,也不能夠參與這次的歷練,而是參加其它的歷練。

歷練不一樣,獎品自然也不相同,因此他只能遺憾地嘆氣。

妃菲走了過來,道:“我和瑜姐姐也會加油的,到時候我們一起歷練,我就不信還奪不到這個第一!”

“不錯!葛成,你好好休養,我們一定會幫你度過難關。”

瑜公主拉了拉妃菲的胳膊,知道他們兄弟四人一定有一番話要說,便告辭離去。

離開九五宿舍,瑜公主和妃菲緩緩地朝陣符分院走去。

“妃菲,你覺得秦天這人如何?”突然,瑜公主開口問道。

妃菲微微一怔,隨即開心地道:“秦天很勇敢,而且有情有義,修爲也不錯。”

瑜公主目光之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異樣,微笑道:“是啊,秦天可以算是新生裏面比較出色的一位。”

“是最出色的!”妃菲笑着糾正。

瑜公主點了點頭,好似不經意地道:“聽說鎮北王的小侯爺向你父親提親,不知道……”

“不關我的事,反正我沒有答應!”妃菲打斷瑜公主的話,氣呼呼地越過她,一個人走在前面。

瑜公主搖了搖頭,道:“這幾年我常聽我父皇講道,鎮北王屢屢勸進,要將鎮北大軍北移。父皇擔心此舉會影響到大蒙與你們北原部落的融洽關係,因此遲遲不肯答應。可就在前一陣子,極北草原上與大蒙交界的惡魔谷,發現了魔教蹤跡,鎮北王再次上書請求出兵,將魔徒一網打盡。”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