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怎麼了?不喜歡嗎?”葉塵知道,這妮子現在一定是感動得不得了,但是作爲一個裝傻習慣了的感情高手,葉塵在這種時候,就會做出有點不解的表情,因爲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有可能會轟動整個學校!

“笨蛋…我怎麼會不喜歡,這可是所有女孩子都夢寐以求的…”說着,還不等葉塵反應,那種令人永遠難以忘懷的觸感就從葉塵的嘴角傳來,感受着這傢伙臉上溼漉漉的淚水,葉塵這一次,並沒有推開她。

直到她輕輕拉開距離,兩個人這才恢復了笑容。

“喜歡就好,這個禮物我也挑了挺久,你好好收下吧,我可能接下來還是要出去一陣子,你乖乖跟你姐帶着,不許…”

話還沒出來,又是一陣溫柔的接觸,這一次,凌菲兒似乎說什麼都願意放開,葉塵只好輕輕推開她道:“行了,別老這樣,你自己心裏難受的傻孩子。”

的確,這個時候的凌菲兒早已哭成了個淚人,趴在葉塵身上放聲地哭。

外面的男孩本來還想看葉塵的笑話,看見了這個場面,全都灰溜溜離開了。

“怎麼回事兒?爲啥菲兒對那男的這麼好?”


“你笨啊,沒看到那是二十八萬的粉紅鑽石禮物嗎!”

“二十八萬!可以買三臺這個車了啊!”

“知道就行了!人家是隱形富豪,沒咱事兒了,撤吧!”

說着,那些圍觀的男孩子也就轉身都離開了。 凌菲兒下車後,轉過頭看了看葉塵,一直到他開車離開,也都還站在原地久久不動,完全沒有意識到,身邊幾個舍友早就已經被她手上的施華洛粉鑽少女飾品吸引得滿眼冒光了。

雖然這不算是什麼特別名貴的純天然粉鑽,但是光是這一套的價錢,還有懂得挑選這一套飾品的男人,就完全足夠讓人羨慕嫉妒恨了。

“哎呀,不要看了啦菲兒,人家都回去了,我們快點上樓,讓我看看你的禮物好不好。”

“是啊,是啊,菲兒那是你男朋友嗎?好有品位哦,下次叫出來一起玩呀。”

“真羨慕你啊, 與鬼話桑麻[系統] ,我們一起上去好不好?”

凌菲兒沒辦法,也只好跟着幾個舍友一塊上樓,這一次,葉塵說自己要暫時離開,連走多久自己都不知道,就算手上拿着的是自己也喜歡了很久,也捨不得掏錢買的寶貝,但是相比這個之下,葉塵的離開纔是她這個時候真正在意並心疼的事情。

這個男人,從一開始與他鬧出不少誤會,不喜歡甚至有點討厭,到之後爲了化解與自己的距離,一點點嘗試理解自己,甚至瞭解他的愛好。

直到後來凌菲兒在知道這人是自己姐姐男人的情況下,也難以控制地瘋狂喜歡上了他,在這之間發生了太多的事情,也有過太多美好的回憶,就連她都將曾經那些令人面紅耳赤的誤解,當成了美麗的邂逅。

雖然兩個人之間談不上戀人,也沒有發生什麼不得了的大事情,但是凌菲兒此時的內心就真的好像被一把鋒利的尖刀刺穿一般,無比痛苦。

她看着同學們就像是搶食一般爭先恐後拆開自己的禮物看,心裏卻始終在想着葉塵,忽然一聲尖叫打破了宿舍的喧囂。

“呀!斷了!”


原來是兩個女同學在爭搶項鍊的時候,一個不小心,將那顆最美的粉鑽項鍊給弄斷了。

整個宿舍頓時就像是被極冷的寒冰封住了一般,只留下了鑽石吊墜跌落地面的聲音,每一次的撞擊,都讓凌菲兒心碎。

“你們…做什麼?”她輕輕地問道,那嬌弱的嗓門裏,能明顯聽出哽咽的。

可是這幫舍友卻好像什麼也不知道似的,一轉身就各自回到了座位上,看也不看一眼,就連掉落在地面上的那顆粉鑽項鍊也沒有人幫忙撿起來。

“項鍊…”凌菲兒目光呆滯地走到那個吊墜旁,雙手捧起捂在胸口,眼淚就像珍珠串似的往下流,直到後來整個宿舍都明白了,這個項鍊,原來是那個男人送給凌菲兒訣別的禮物,並不是甩了她,而是有可能這個男人一走,就再也回不來了。

項鍊的本身是有非常完善的售後服務的,但是爲了懷念葉塵,凌菲兒決定只要葉塵不會來,她永遠都不去修好項鍊,因爲這個倔強的妮子心裏只有一個目的,最漂亮的她,必須讓葉塵第一個看見。

回到別墅的葉塵還想着準備去一趟傾城國際,將這個備份的系統交給她,然而卻發現,凌妃煙已經在自己房間待着了。

“要走了啊?”

“嗯。這回兒估計還得離開的久一點兒。”

凌妃煙與她妹妹不同,是個非常有情感控制能力的人,很多時候都可以做到無形於色,只是那雙眼中控制不住的背上,能夠被葉塵清晰地感覺得到。

葉塵走到房門口,用手緩緩關上那扇並不算厚重的門:“至於離開之前,我還有很多話想要對你說。”


大門緊閉之後,房間內傳來了一道微弱的聲音:“我也是…”

隨着隔音程序啓動,兩個人就像消失了一般,單獨在這個被完全屏蔽的房間裏相處着,一直到了深夜。

凌妃菸頭發有些亂糟糟地走了出來,衣服的領口也扣錯了位置,但是這一次她的神情不再那麼難過了,而是多了一絲絲羞澀,在她的手指上,多了一枚十分漂亮的鑽戒。

葉塵已經不在房間,同樣的,他從窗戶離開了這個地方,並且這一次,葉塵並沒有用跑的,而是很淡定地打了個的士,花了整整三百塊錢,纔到達目的地附近的山區。

“兄弟你到了。”那的士師傅一臉不解地看着葉塵,好像以爲自己帶着個鬼一樣。

而作爲迴應,葉塵不僅多給了五十塊作爲獎勵,還在給了錢之後立刻開啓光學隱身模式,只是這一下,給那的士師傅嚇得夠嗆,一腳油門踩到底,輪子滑行了好久才離開這個前後無人的鬼地方。

半小時的閒庭信步之後,葉塵到達了登陸點,這個時候伊森早已開着飛機到了這片地方,葉塵沒有來,伊森就盯着天上的星空在看,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但是葉塵總有一種十分深刻的感覺,這個機器人,鐵皮疙瘩,好像早就有了自己的自主意識,他坐在地上仰望星空的樣子,像極了回憶戰友的老兵。

“在想伊萬?”葉塵走到伊森身邊,關閉光學迷彩,一塊看頭頂上美麗的星空到。

“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爲伊萬和我均爲隊長您的專用護衛機型,他的犧牲讓我和你能夠活着出來,噢,糾正一下,是您活着出來,我保持不報廢。”伊森說道。

葉塵看着伊森,淡淡一笑:“那還有呢,說說你的想法吧。”

“隊長,我在想一個問題,不知道你有沒有考慮過?”伊森看着滿天星河,頓了良久之後說道:“現在的幽冥世界基地,本身就是爲了戰爭和給某些所謂的守護者做最強傭兵的,實際上就是別人用來統治世界的棋子,到了最後命運會如何,可想而知。”

聽見伊森會這麼想,葉塵有些驚訝,這種不確定因素的分析光有計算能力還遠遠不夠,要有對於事情的經驗和判斷,還要有非常強的自我意識才可以做到,只是沒有想到,這個傢伙居然能夠如此準確的預測出自己看見的東西。 “那你覺得,幽冥世界基地以後的路該怎麼走?”葉塵其實自己在心裏早就有數了,對於幽冥的未來,就目前爲止,葉塵只有一個簡單直接的想法。


“隊長,伊森沒有什麼戰術頭腦或者指揮才能,但是伊森能做的,就是跟着隊長一直走下去,不論隊長要求什麼,或者想要做到什麼,伊森都會追隨,如果硬要伊森採取對於幽冥未來的分析,我個人僅代表個人的建議以爲,繼續這麼走下去,模式仍舊保持隊長您的模式。”

的確,跟自己猜想的一模一樣,葉塵這回算是可以確定了自己幽冥的身長能力究竟有多強,或者說,幽冥裏自己曾經的夥伴對於自己有多麼重要,能開發出如此高級的人工智能,或者說,這個人工智能已經很明顯達到了人類的水準。

但是同時嗎,葉塵也在耽心,他很害怕如果有一天小鬼和中心開發處皮皮被人知道她們的實力,後果究竟會有多嚴重。

只不過,葉塵很清楚,有追魂等人一起陪着,她們一定不會出什麼事情,再加上,某種程度上葉塵其實是對碧眼魔本傑明有所信任的,就算現在他扛着自己根本扛不起的“冥王”稱號,有對整個幽冥的控制權,但是真正跟着他混的人,也基本都是那個所謂的“黑龍馬歇爾”集團。

作爲目前的一個傀儡冥王,本傑明一定也會自己有所保留,就這一點而言,葉塵還是十分放心的,現在最主要的任務,還是要剷除掉查爾曼。

其實剷除查爾曼這個事情的本身,是出於答應了約翰維克的要求,約翰維克這個人要說別的都還算挺好,但是對於某些方面,他簡直就是一個偏執狂,因此葉塵也有思考過,以後要用什麼方式來停止約翰的這種偏執行爲。

查爾曼俱樂部位於美瑞克洛聖都全是姐最大的殺手據點,已經被他們清空了,可以說現在的查爾曼可能除了之前分析出來的光頭人造殺手,自然殺手已經沒有幾個真正能夠堪稱傳奇的人再出現在殺手界了。

可以說光是在刺殺契約這一塊的生意經濟,因爲那一次的復仇,查爾曼已經一夜倒退了十年,如果有什麼更好的解決方式,葉塵也一定會用上的。

這個時候的伊泰利,河畔小鎮的教堂已經被一名神父修繕完畢,這個神父爲了教堂昔日的容顏,不惜花費數千萬,將此處全部維修,並且連油漆和壁畫都請人來處理了一遍。

雖然時而有居民來看見他,感覺到他的身上有殺氣,但凡是與他交流過的人,都明白,這個光頭神父,其實是個仁慈的人。

只不過每當有人問起他的名字,他都從來避而不談,只是和祥地告訴別人:“你叫我神父就好了,我沒有名字。”

在這個地方,他按照正常的方式爲大家禱告,給前來教堂的哪怕一個乞丐,也會認真的做禮拜,當地人都尊稱他爲“最乾淨的神父”,然而只有他自己最清楚,自己到底做過一些什麼樣的髒事兒。

每天夜裏,他幾乎都會在懺悔室待上幾個小時。

他對着沒有那個人的聆聽室輕聲說道:“尊敬的神父,我犯下了太多的罪孽,帶走了太多的生命,在我活着的時候,上帝是否會譴責我的靈魂?而在我死去之後,上帝又是否願意安排我通往天堂的道路?”

沒有人迴應。

他繼續說道:“我是一個殺手,我也是一個改造人,我與正常的生命有着本質的差別,我甚至連自然的人類都算不上,神父啊,你不在了,沒有人能夠告訴我這個答案,我只能在這兒一遍又一遍的問你,神父,上帝是否會洗清我的罪惡,讓我幫助真正有需要的人?”

雖然整個教堂裏鴉雀無聲,沉寂的空間就像一切都已經死去一般,但是每當問完這些話,他的內心就好像得到了安撫一般,一股溫暖的感覺就會籠罩在他的周圍,就好像神父並沒有離開,而是用自己最大的愛,包容着他的一切。

只是這一天的夜裏,他房間中那臺幾乎沒有再響過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而上面顯示的名稱,則是讓他心裏百般複雜,可又每次都會下意識接聽,已然成爲了習慣的那個人。

“戴安娜。”

“46,很久沒有和你聯繫了,近來如何?”

“我很好…”

聽見46的聲音比起之前的時候,確實好了不少,身爲“戴安娜”的蘇媚兒也感覺輕鬆了一些,可是有一件事情,她無論如何都要46來協助。

“46號,我這裏將給你一個最後的任務委託,請你無論如何一定要完成。”

對於戴安娜下發的任務,46長久以來一直都是無條件服從,這一次也沒有例外,他十分冷靜地說道:“你請講。”

蘇媚兒對46的忠誠感覺到欣慰,她想了想,接着說出了任務。

掛掉電話之後,46的雙眼從無神再一次變得凌冽了起來,對於這一次聽到並要去完成的任務,他十分重視,也許這一次,他將萬劫不復,但是對於終結一切的開始,46從始至終都沒有一絲膽怯。

他默默走回地下室,用放在一旁的鐵錘鑿開水泥新封的地面,取出了一個箱子,裏面是一條兩頭帶柄的鋼琴線,兩把純銀的定製M1911經典手槍,還有一顆印着自己代表性符號的金幣。

身後的暗門也被46打開,滿滿當當一整槍,全部都是非常高級的制式武器,從狩**,到追蹤**,幾乎沒有什麼東西是他拿不出來的,包括一把細長半弧的東瀛太刀。

站在這個地方,46全身的罪惡感再一次變得非常濃厚,只不過這一次他不再懺悔,也不再悲傷,面對着這琳琅滿目的“好東西”,46再一次整理了起來。

飛機上,葉塵正坐在伊森的身邊聽着音樂,根據半小時前伊森所說,這一次的目標似乎是查爾曼的另一核心,改造人生產基地。 此前的生化人造蟲類泄露事件,伊森已經查清楚了,這並不是查爾曼的陰謀,而是由馬歇爾在購買了大批量的寄生蟲之後,強制開發它們,並且買通了普託利亞的關係,專門爲葉塵等人設置的陷阱。

根據伊森的話說,這是馬歇爾送給葉塵的一個“小禮物”。

而像這樣的一個“小禮物”,卻搭進去那麼多人的性命,可見這個馬歇爾身後的勢力究竟有多大,想讓一個地方暴動就可以讓一個地方暴動,裏面居住的人,外界進入幫忙的人,想出去都不行,成百上千,甚至上萬人的小鎮毀於一旦,十幾萬人的城市陷入癱瘓,居然連世界新聞都是一筆帶過,可見一斑。

既然是這樣,葉塵就更加有必要儘快搞定查爾曼,去會會這個所謂的馬歇爾集團,但是他也非常清楚對方的實力,這些個混蛋,可是兩次差點要了自己的命,甚至還從他身邊奪走了自己想要守護的人。

阿樹,小宋,還有伊萬,都是自己十分要好的朋友,但是他卻沒能留住他們,因此不發展起來,葉塵絕對不可能抵擋的了馬歇爾如此強大的勢力。

他無奈地笑了笑,有些望洋興嘆地看了看自己手裏那套絕對堪稱目前全世界最緊張最精彩的冥王盔甲,就現在這個程度還不夠,遠遠不夠,想要做到能夠抗衡馬歇爾,那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可真是太多太多了。

只不過,對於查爾曼這一塊,他的想法從來就沒有這麼簡單。

臨江市,蘇媚兒在辦公室裏坐了一會兒之後,離開了傾城國際,開車來到*****最頂樓的高級會議室,此時在會議室中,有三個人正在等待着她。

剛推開門,凌妃煙就走到了她的身前:“來了,進來吧,一會兒聽從安排。”

蘇媚兒點了點頭,沒有說什麼就走進了會議室。

在會議室的底端,一名皮膚,滿頭金髮的帥氣小男孩正坐在主席上,身旁站着一個冷峻帥氣的輕年。

那個小男孩沒有說話,只是十分禮貌的伸手示意,讓蘇媚兒和凌妃煙一塊坐在距離自己最近的位置上。

二人就位之後,凌妃煙說道:“請允許我介紹一下,這位少爺就是查爾曼氏族唯一的子嗣,科爾·查爾曼,是維斯·查爾曼三世的兒子,他身後的是查爾曼集團的御用監護人,王小五。”

接着她轉頭看向科爾等人道:“她是我們傾城國際副總裁,蘇媚兒小姐。”

“並且也是布魯斯生物科技的編外任務發佈員,代號戴安娜。”王小五補充道,雖然凌妃煙完全沒有說出來的意思,但是既然王小五已經說了,凌妃煙也沒有什麼好反駁的,只是點了點頭,繼續坐在一旁


“很榮幸認識您,科爾先生。”蘇媚兒十分遵守禮儀地上去與對方握了握手,接着回到位置上問道:“請問科爾先生有什麼指示嗎,之前讓我給46號發佈任務的指使人,應該也是您吧。”

王小五微笑着剛想上前一步,卻被科爾攔了下來:“很高興認識您,蘇媚兒小姐。”他說道:“是的,之前讓你發佈這個最後任務的人的確是我,我父親雖然爲人做事比較講究結果,並不在乎手段,但是不這樣查爾曼也就起不來,不是麼?現在他的缺點已然被你們看見並且不止是你們,全世界有很多強悍的組織,我相信都在此時盯上了查爾曼集團。”

“據我所知,一直以來與我們和做的很多家中大型世界地下企業,都想着辦法去暗中彈劾我們,並且對我們也造成了不小的困擾,而這一次的約翰維克襲擊事件之後,我們查爾曼的殺手俱樂部這一塊,也是變得不再那麼有說服力了。”科爾自嘲了一聲道:“與其說我們,不如說我父親的。”

“您的意思是?”蘇媚兒問道。

“現在,我還沒有權限管理查爾曼俱樂部,作爲他的孩子,我只有監管他副業,也就是一些安保和金融公司的權利,他也是爲了保護我才這樣做,只是他不清楚,這個世界的變化太快了,很多情況下,他那套老的辦法已經不能夠真正管理好查爾曼帝國,因此我也在研究一個合適的辦法。”

“恕我冒昧,科爾先生,那跟我的這一次最後任務指派有什麼聯繫呢?”蘇媚兒想要了解的更加詳細。

科爾自然也聽出了她的意思,隨之迴應道:“所幸,冥王和約翰兩個人攻擊了查爾曼總俱樂部之後,並沒有立刻停止復仇,而是根據近期普託利亞事件,查到了有關於查爾曼布魯斯生物科技的位置,也就是你們布魯斯人造刺客的生產基地,拉西亞東部邊境。”

聽到他這麼說,蘇媚兒立刻就想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了,只不過爲了統一意見,她說道:“那麼請問科爾先生,這與我們之間的聯繫究竟在哪兒?”

“您是一個愛提問的人,蘇媚兒小姐, 傅大佬的媳婦甜又野 。”科爾笑了笑:“我相信您也很清楚,如果由別的公司或者單位從外部打入進來,這對於我們查爾曼將會是一股不可抗力的入侵,而這種入侵最後的目的,往往都是帶着收購的合同,企圖佔有咱們查爾曼帝國最大的控制權。”

科爾嘆了一口氣:“如果是這樣,那麼我別說接管查爾曼集團,就連幫忙的機會都沒有,只是這一次要殺入查爾曼的,並非這些爲了利益的人,而只是一個爲了報仇,單純想要毀滅查爾曼的人,你說這,算是我們查爾曼內部的家室麼?”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