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老爺爺,我也知道餓肚子很不好,你的那仙經我就不要了,這幾個銅板你拿著,小子先走了。」說完放了幾個銅板給老人就離開了這裡。

「小子,你這是什麼話,當我乞丐嗎?我可是賣仙經的。」老人憤然大罵,但還是握緊了手中幾塊銅幣。

「碰到瘋子了。」無言快步離開,根本不想跟他爭什麼,不是我認為你老是乞丐,是你打扮就是這行頭呀,爺。

「不識貨的傢伙。」老人看著無言離開,收好了銅幣再次揮舞著手中的破紙見人就喊「小兄弟,我看你根骨奇好。」

是陌人,或是百世輪迴里你等的我。

深夜至,無言再次來到了那龍項瀑下,這時四周靜寂無聲,一路下來他確定沒有人跟下來后才出現的。

做了陣熱身動作,身上罡氣出,漸漸地走進銀瀑下,這一次有著真氣守護的自己沒有了以前那樣大的壓力,但是無言要的不是這效果,待自己站在正下方時,他將真氣收斂進體。

那熟悉的壓力再次降臨,肉體經過上一次的洗禮,已經不會在這情況下皮開肉綻了。只是體內經筋的衝擊還是存在。

一夜很長,但無言支撐了下來,當晨光再來時,當聽到有人接近銀瀑時,無言從中睜開了雙眸了,化作一道流光消失。

就這樣,每當夜晚降臨時,無言都會來這裡修練,一個月後,無言已經可以從容的在銀瀑下出入,那百萬生山般的壓力他也可輕易面對。

肉體的力量,據二長老的話,那就是已不屬凡體,比之修仙者的道體還要恐怖。現在的無言,凡兵俗器根本傷不了自己分毫。

而在這段時間裡,體內經筋的強度也達到了天境七重天。八重天是一道鴻坑,邁過的人可開宗立派,被人尊稱武師。現在的自己有信心與梁文宇張浩兩人一戰。而且更有信心戰敗兩人。

這一夜,月色柔美,無言正在銀瀑下修練,一道紅影無聲無息的落在了潭邊,看著銀瀑下的無言舔了舔紅唇。

「這個葯鼎真令人著急,還不行嗎?」一道嬌媚聲響起,慵懶酥軟,攝人心神。

「誰?」無言只覺一陣寒意襲來,瞬間睜開雙眸衝出水中,四顧而看。

「哎呀呀,小哥的靈覺挺敏捷的,都快讓奴家受不了了。」但是這話她是說給自己聽的,因為就在無言感覺到暗中有人時,她就如鬼魅般消失在原地。

「難道是那人。」無言警惕了起來,這段時間裡自己都差點忘了暗中還有那人的存在。但是等了許久,四周只有夜蟬鳴叫。

無言走起,不想將自己置於明處,選擇了離開。他不知道暗中的人有多強,但是能在自己絲毫沒有發覺的情況下離開,絕對比自己強。

回到住處,無言一夜不眠。但並沒有生出什麼意外來。

清晨到,無言睜開雙眸,雖然一晚沒睡但並沒有影響他的精神。

日子一天天過去,在平淡無事卻帶著悚懼的情況下過去了半年。但是這一天,學院卻撞響了集結號。

全院數十萬的學員全數在廣場集合,大長老一面威嚴地在高台上背手而站。

無言這半年裡,修為的境界已經達到了天境七重天。但停留在這一境界后再無進展,七重天到八重天,對無言來說,可不像常人一樣,受得略大的外界衝擊就能達到,現在的自己相信如果沒有比龍項瀑強大數倍的刺激,根本不可能。到現在為至,已經半年了,自己卻想不出有什麼辦法能夠有這種刺激。

在無言思前想後的時候,大長老震蕩人心的一聲道喝「聽著,大夏神使將會在一個月後,引各大賢士進入大夏神庭,為此我院有十大名額,但也因名額有限,所以我院決定進入福澤山脈修練,一個月後將決出這次神庭人選。」大長老說完,眾人歡喜雀躍。

大夏神庭可是大夏的修仙學院,進得了神庭的人都是各方抽選的奇俊。不是說達到天境九重才有資格,只要你筋骨奇佳,年齡少也不是問題,只是這樣的機會比較少罷了。

「這次進入福澤山生死天定,在我飛龍學院出去的學員,不是遇不得風雨的花朵,這次考察,要放棄的人速速彙報給執事。」大長老毫無人情的一話如同冷水潑落,一些人認為只是實戰訓練而已,想不到會是生死考察。

福澤山是一險地在承天城裡盡人皆知。

福澤山並不是一座山,而是一條連綿數萬里的深山山脈,離承天城最近的邊沿有四百里遠,當中有多座高達千丈的險峰。

山脈間據傳有仙人隱居過。也有人說,那裡本是一修仙宗們的舊址,而福澤山本屬於那宗門所有,只是後來這裡靈脈枯竭,靈氣散而不聚,使得聖地不得不撒離,發展到後來,就成了現在的荒山野嶺。

對於福澤山,不少抱著成仙夢的人冒著風險向深山裡探索,都希望能夠得到仙緣。那些人會如此執著,皆因百年前在那裡出現過一次月下飛仙的現象,使得人們懷疑福澤山依然還有神明居住。

福澤山脈林海青蔥,山勢崎嶇,險峰無數。更常伴有凶獸出沒,不少抱著求仙夢的人都是有去無回。

說到這裡,有很多人放棄了念頭,福澤山並不是所有人都能進入的,有傳天境者進入也及及可危。

一些自知體質一般,修為不夠的人都放棄了,他們不想命葬凶獸爪下。

三天的時間裡,絕大部分的人放棄了,十個名額爭奪,有人很識事務,選擇做旁觀者。

無言不可能放棄,現在的自己修為達到了一個峰值,如果真有機會進入更高的學府,那是一定爭取的。

現在的自己在學院里,也是有一席之地,現在不搏何時搏。參加十聖戰的新人與老學員沒有一人後退。

待第五天的清晨來臨的時候,這一次深山之行終是開始了。看看浩蕩的大軍向前進發,學院二長眺望

「不經過血的洗禮,怎入他們法眼,去到也是被淘汰的份。」大長老收起了嬉笑,修仙道途不是練武之道,一將成萬骨枯,要想走到盡頭府視眾生,腳下必伏屍百萬,在屍山血海中開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來。

上路的人,有人沿途而走,有人騎著俊馬而行,就這樣,無言在洪水般的大軍中隨波逐流向著福澤山奔去。

「姐,這事情又怎樣了?」無言坐在馬車上問道,身邊就是熟悉的梁文宇與楊絲婷,本來自己並不想與他們在一起的,因為怎樣說呢,總覺得自己妨礙著兩人。

楊絲婷聽到無言這樣說的時候有意無意的看了看梁文宇,眼裡充滿了異彩「進來飛龍學院的人很大的原因是因為大夏神庭每年都會在各地招納有資質的人材,神庭據傳就是修仙的人的修練地,比我們這些武者力量強多了。」

「哦,這樣呀。」無言似懂不懂,回想起那臟老頭的話,如果沒有錯,所謂的神庭就是那臟老頭說的那樣,能飛天遁地的所謂仙人之地。

馬車的速度很慢,按這樣的速度下去,一天一夜也不知能不能到達,無言看了看手中的白玉佩疑惑,不知有什麼用,因為這玉佩是執事們在眾人在學院發的,據傳能記錄下自己這一個月所經歷的事情的物品。

資格的選配就是以這東西為重的。其實執事們也不像大長老說的那樣無情,不管自己所有人的生死,絕大部分執事也跟著大隊下來了。


但就在無言看著手中玉佩的時候,那莫名的危機感又出現了,自己左看右看,就是發現不了那人是誰。


「來到這裡,這麼好的機會,我不信你不出手。」無言暗道,這是至於死地而後生,這樣讓別人在暗中如毒蛇般盯著真的很不好受。現在的自己感覺就是有氣無處出,有力無處打。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幾人用了兩天的時間,終是到了,看著無邊無際的福澤山脈,無言恍惚回到了楊家鎮的祖墓山上。

青蔥如海,生息悠長。遠遠看到無言就跳下了馬車,不等楊絲婷與梁文宇有所動作,自己如同一道箭光直接沖入了深山裡。

他不可能跟著兩人同行的,想叼出暗中的人只有自己一人行動才更具誘惑性。

無言踏入山脈的瞬間,眼前林陰一片,一棵棵不知生成了多少年的古樹遮天蓋地。地上各種荊棘雜草橫生,一片枯黃的樹葉鋪在上面,無言如同一陣風似的,帶起了地上的所有,腳步不停,直入深山十里。

在前方不遠,已經有人來到了這距離了,但無言在意的不是他們,而是暗中的人有沒有跟了下來。山脈深達萬里,越是深入越是危險。

看見周邊沒有殺氣,他再是深入林間「難道還不想出手。」無言心想是不是這裡還離眾人不夠遠,再次提速而起。

一天時間,無言深入山脈千里,但是自己的體力卻絲毫不見減。在這一路下來,自己看到過不少凶獸,有些凶獸的氣息竟然達到天境的強悍。

世間萬靈都會修練,人只不過是當中得上天卷顧,靈智極高的一員而已。但是上天也是想平衡這差距,猛獸的肉身生來就不是常人能比的。一隻地境的猛獸有可能生生撕開天境的武者也說不定。

越是深入,這森林給他的感覺越是不安。仿若自己一不小心就是猛獸食料似的。

在這其中,自己到了夜晚還是假眠,保持著充足的精神。

又是兩天過去,自己遇上了麻煩,深入山脈兩千里時,自己終時與凶獸對上了。只見一隻滿身血發的狼王帶著狼群此時正圍在無言身邊。

這是無言的大意,不知不覺間竟然進了狼巢,狼王靈智未開,但是它身上發出的氣勢足比天境七重者。血狼群可是珍稀物種,在這大山不見得能有第二群存在,他們的血可是相當寶貴的,比百年人蔘的藥效更貴重。

無言並不害怕,因為這數十頭狼對於自己並沒有威脅,只是暗中的那人,今天他再次感覺到了。

「嗷。」血狼王一聲長嘯,眾狼咆哮追來,即使沒有那血發狼王,單憑這數頭狼的精堪配合,這攻擊的力量也堪比天境七重天,無言四肢與頭顱它們同時下口。這樣的攻勢如若落在普通天境七重的武者身上,早落得一身殘,但是無言的肉身可不同常人。

站在原地不動,數頭狼瞬間咬在了自己的身上,但是眾狼此時卻發出嬰嬰聲,似乎害怕了起來,因為它們鋒利的狼牙連在無言身上連個牙印都沒有留下。

感覺著自己如同精鋼般強悍的身軀,罡氣化形,瞬間衝出,將纏在自己身邊的狼群震飛了開來。

幾頭狼不懂鬆口,直接被無言震成了肉沬。血狼王看到無言的氣勢如此,眼裡儘是懼意。口中不斷流著涶液,更發出陣陣的低吼。

無言仰首看著它,身上的氣壓直輾壓而過,血狼感覺到這浩蕩的氣壓,後退了一步,接著長嘯了一聲,叼著那些巢穴里的小狼消失在了林間。

無言不是想迫得他們背井離鄉,但是他感覺到了自己一直想勾出來的人就在暗中了。不知什麼時候,林里一片寂靜,但在當中卻是漂起了一陣暗香,無言全神浸在了林間,並沒有感覺有異,不過他心中的感覺一定沒有錯,那人來了,而且很是靠近,四周雖沒有動靜但還是全神貫注地感受著暗中的人。

一刻鐘,不是一個人,而是數道身影出現在自己身邊。這些人當中有兩個老者,而另三個則是少年,兩男一女。

當中的一男無言見過,就是在十聖戰時,那個對自己懷著深深殺意的人。此時五人來到馬上將無言圍在了原地。一副看著死人般的樣子。

「你們是誰?」無言問道,他看到那兩老者,看其服裝當是學院的執事長老,但是自己不知何時得罪了他們,令得兩人眼裡儘是深深的殺氣。

當中的一個少年年若十七左右,雖然臉容俊秀但此時卻是一臉陰險。「大伯六叔,別跟他廢話,快殺了他。」

「唔?」無言疑惑,自己幾時得罪了他們。

「小子,你錯在走上了練武之道,更錯在來了這裡。」當中的一個老者說道。

「你們究竟是誰?」無言覺得那個少年很是眼熟,但就是想不起他是誰?

|「你們可是學院的長老,干殘殺同門的事可知後果如何?」無言怒罵。

「哼,為了我們,請你去死吧。」另一個老者猙獰地道。

「半年前那次暗殺也是你們乾的。」無言問道。


「是我乾的,如果不是六叔制止,我早殺了你,用得著要等到現在。」那個雙眸陰邪的少年開口笑道。

「藥力應該起作用了,先把那東西用真氣封著。」一個老者也沒有再花時間與無言解釋,對著同來的幾人道。

無言疑惑,不知道他們是誰,更不知他們要封著的是什麼,但聽到藥效起作用后,瞬間打了個激靈。

「難道。」無言大意了,剛才那暗香還以為是花香,但是之前張老鬼的一次試藥中自己似乎被用到過,頓時記起這是什麼來。

「軟骨散。」這東西張老頭對他用過一次,那是因為那次自己誓不試他的葯他暗中對自己用的。吸一口,全身骨頭沒有如同軟綿,根本提不起勁。入體即化,根本沒有辦法逐出。

想到這裡,無言頓感頭暈,單漆跪在了地上。

「殺了他。」當中唯一的少女看到無言暈厥,舉劍直刺無言頭顱,但無言最後的時刻,伸出一手握著了那少女的劍尖,用力一拉,再而腳下一掃,少女想不到無言還有力氣抵抗,寶劍脫手,雙腳受了無言全力一擊。咔嚓一聲,齊漆被無言一腳切斷。

「呀。」少女臉色慘白,雙腳斷了只覺下身一沉,雙腳已是離體而去。無言一個躍起,舉拳轟落,少女雙手想架擋,但怎知無言的肉身力量可怖之處,一拳將她的架擋的雙手連帶腦殼轟成爛肉,只留玉體在原地不斷抽動。

血濺全身,無言一下手即是殺手,時間寶貴,再這樣下去自己的力量就真的提不起來了。

「謝龍,快退。」

二大執事沒有想到無言的肉身強悍到這地步,本來為了防止出現意外,自己兩人已經暗中下了**的了。

但是那老人喊完,那剛才說話的少年來不及反應,看到剛才如此血腥的一幕,沒有了之前的傲氣,此時被眼前的無言驚呆在原地。看到無言如同野毛了的猛獸一樣衝來,陰邪少年的雙股打震,牙齒不斷在打顫「別,別過來。」。

「少爺。」另一個一直不出聲的少年在這個時候,看到楊龍沒有聽到二老的勸告,快速推了少年一把,可是他這樣做,卻把自己的身體擋在了無言的拳頭前。

擋架的少年也不過是天境兩重天的境界,根本受不了無言全力的一擊。

「轟。」一道沉響傳來,無言的拳頭貫穿了那少年的胸膛,罡氣一震,那捨命的少年在這強力下化作爛肉四濺。

「你敢。」老者大喝一聲,無言的攻勢殺戮果斷,剛才不過是眨眼之間。老者大喝一聲后,一拳轟在了無言的腰間處,

「碰。」如同打在鋼上,空中發出一聲悶響。無言被撞飛出去十丈跌落在地,身體里翻騰,這放棄防守的攻擊,也將自己最薄弱的地方擺在了兩人面前。

兩老臉色鐵青,想不到做了這麼多功夫還是出現了意外。「殘殺同門,罪可當誅,必被萬獸噬食。」兩老吼道,震惱不已。

「嘻嘻,殘殺同門,你們也說得太好聽了吧。」無言倒在地上搖晃地站了起來。咬了舌間盡量讓自己保持清醒。但是化骨散的藥效強勁,即使肉體強如自己也使不上力來。

「殺了他,殺了他。」少年此時看到無言如同魔鬼般,令他膽寒,雙手發抖地叫嚷。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兩老也不停留,快步而過,一人一拳直轟向無言胸膛。無言銀牙一咬,全身肌肉崩緊,腳下一蹬,迎擊兩老。現在的自己已經不需要問及他們的身份,反正現在不是他們死就是自己葬神此

兩老修為高達天境八重,但是在無言全力跳下,兩老的速度絲毫不比無言慢。兩拳直撞在無言胸口處。

「仆。」無言受不了重擊,吐了一口老血,但是雙手快速緊扣一老的手,誓死不後退,用力將那個抓著的老頭用了一個過肩摔。

暈沉的意識,硬撐著不倒下,無言相信只要自己一合眼,再也不會有明天。牙根咬得咯咯響,任由那老者身上的罡氣轟擊自己,誓不放手。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