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小莉發現自己的臉上有一絲紅潤,她忍不住又往段毅的兩腿之間看去,他覺得這尺寸真地很完美,有那麼一刻,她竟然有一絲心動。

只是她那情竇初開的心思還沒得到真正的昇華,便又聽到了段毅嚴肅的聲音。

“咱們兩個人白天穿的衣服都破了好些洞了,難道你忘記之前咱們碰上的山螞蟥?難道你不記得之前把喬治咬傷的竹葉青了?山裏有這麼多毒蟲子,你就不懂的要幫忙縫補下?”段毅頓了頓,繼續說道。“作爲一個男人,我有責任在你危險的時候幫你解除危險,在你無助的時候給你一個寬闊的肩膀,在你迷茫的時候,給你指明方向。但作爲一個女人,你也要盡到你的責任。”

旁邊的小莉立刻回過神來,再也沒有往污穢的地方想,只是段毅那兩腿之間的小弟弟實在太吸引人,她忍不住又看了一眼,弱弱地回答道:“縫補?這個好像我不大擅長,不過你要是累了,我倒是可以給你揉揉腿,捶捶肩。只是你現在只有穿一條內褲,好像有點不那麼雅觀!關於縫補,我會學習的,雖然之前沒有做過,但我會努力學習的,爭取做一個合格的女人!”

“額,這個……好像……那個!”段毅也懵了,聽到小莉的話怎麼有一種奇怪的感覺。至於那裏奇怪,段毅也說不上來,就是感覺哪裏不對勁。

只是當段毅看見自己的弟弟像擎天柱一般佇立在那裏的時候,他的臉上有些尷尬,立刻轉過身去,拿上自己的登山包,再旁邊的拐角處拿出另外一套乾淨的衣服換上。

不過小莉依舊靜靜的站在那裏,也沒有絲毫要去找針線的意思,只是羞愧的低下頭。

對於這點,段毅很快明白過來,她作爲一個千金小姐,又怎麼會帶針線這種東西,就像她所說,她從小到大就沒幹過針線活兒。對此,段毅只能搖搖頭。

帳篷沒有了,他們也只能砍一些竹竿,或者細小的樹幹,再利用一些青藤來搭起一個臨時帳篷用來休息。

對於帳篷的做法,段毅在電視裏看過,雖然沒有實踐過,但想想也不會太困難,特別是對於他這種在鄉村長大的孩子。


不多時,段毅便找來四根大拇指粗的竹竿,足足有一米五高,在弄一些有枝幹的樹葉,最後在從登山包裏拿出一條青藤出來,用水果刀切成一小段。

這四根竹竿,段毅先把它的頭削尖,然後再找來地上的石頭,把它們分別扎到地裏去。雖然他砸的並不是很深,但卻相當的牢固。然後再利用青藤將這些有樹葉的枝幹將它們捆綁在上面,這樣一個簡單的帳篷算是做好了。

“那個,這裏還算安全,我先去弄點吃的回來,你在這裏稍微等下!”其實段毅有些餓了,只是他的包裏只有一些新鮮的蔬菜,沒有肉食。顯然對於要整天跋涉的人來說,這點熱量是遠遠不夠的。

此時,小莉的目光也不再往段毅的兩腿之間看去,而是認真的看着他清秀的臉蛋,輕輕地回答道:“好,只是你能早點回來了嗎?我有點害怕!”

“嗯!”

段毅帶着小飛往旁邊的樹林裏走去,希望他們能補到一些小野獸來當食物。

而此刻站在外頭的小莉,靜靜的看着眼前的段毅和他的土狗走進樹林裏去,那一片漆黑的樹林就好像是一頭兇猛的怪物正在等待着獵物走到它的陷阱裏。

小莉越看越害怕,後來乾脆躲進段毅搭的這個簡單的帳篷裏。

只是段毅並沒有害怕,他能堅定的帶着他的土狗來尋找食物。甚至段毅還能感覺到森林裏的空氣相當的新鮮,讓人有一種心曠神怡的感覺。

很快,一隻松鼠發現了段毅和他的土狗,對於他們這樣的入侵者,這隻小松鼠一點也不害怕,甚至要採取一定的措施來驅趕他們。

只見這一隻小松鼠從樹洞裏鑽了出來,唧唧地叫不停,聲音十分的刺耳。

只是段毅和小飛看了它一眼之後,並沒有想要理它的意思,繼續謹慎的往前走着。

咔咔!

這隻小松鼠看見自己的聲音好像沒起到什麼效果,快速的從洞裏掏出些堅果出來。

它將其中一個扔向段毅,只是剛好沒投中,掉到了段毅的腳下。

段毅又仔細看了一眼這隻松鼠,此刻,它正在張牙咧嘴地向段毅表示抗議,抗議入侵它的領地!

汪嗚!

看見這隻松鼠有點得寸進尺的樣子,旁邊的小飛也不甘示弱,擺出一幅要要攻擊的樣子,它想告訴這隻討厭的松鼠,他們可不是好欺負的。

只是段毅並沒有想要繼續跟樹上的這隻松鼠繼續糾纏,他很快喝住了小飛,回過神來,繼續往前走,尋找別的食物。

樹上的這隻松鼠不知道爲何,或許是它的自尊心太強硬,絲毫沒有想要放棄的意思,緊緊跟在段毅的後面,時不時扔下一個堅果下來。

Ps:感謝各位書友的收藏和點擊,作者菌會繼續努力的。 面對不斷挑釁的這隻小松鼠,要是以前,或許段毅會拿錢小石子砸向它。

而今,每天誦讀《自然經》的段毅,心胸超凡脫俗,自然不會跟一隻小松鼠去斤斤計較,在他看來,這隻小松鼠並不是他要找尋的食物。雖然它看起來很大隻,但其實這些都是假象,因爲它膨脹的毛讓原本只有一點身材的它,看起來個頭並不瘦小。

只是跟在段毅旁邊的小飛,並沒能向他一般豁達,它對於這樣的挑釁,實在不能容忍,是不是發出“嗚嗚”的聲音,並投去仇恨的目光。

是的,對於樹上的松鼠,天生不會爬樹的小飛好像無可奈何,但它仍然不放棄,好像時刻在等待每一個可以攻擊的時機。

眼前的這隻小松鼠極爲的自負,當它跑到一根乾枯樹幹的時候,因爲手裏還抓着好些堅果,沒有注意到這根枯萎的樹幹不能承受任何的重量,咔嚓一聲, 這隻松鼠便隨着這根枯萎的樹幹一起掉了下來。

它的運氣十分的不好,剛好落到了段毅的腳下,此時,如果段毅迅速的擡起腳,便能一腳將這隻松鼠給活活踩死,只是他並沒有這樣做,默默地站着,靜靜地看着這隻自負的小松鼠。

旁邊的小飛對這隻小松鼠早就看不順眼,內心的厭惡早已在心裏留下印記。


只見這隻土狗猛的串了上來,直接將這隻小松鼠壓在地上。面對如此龐然大物,小松鼠越是掙扎,小飛就壓的越緊。正當小飛想一口咬下去的時候,這隻可憐的松鼠好像知道世界末日就要來臨似的,很快閉上了眼睛,不再繼續做無謂的掙扎。

但,關鍵時刻還是被小飛給喝住了,他示意小飛放開它。

逃脫了的小松鼠,像是獲得新生命一般,連滾帶爬的串向了旁邊的一棵樹,最終藏了起來,知道了小飛的厲害之後,再也不敢露面了。

段毅帶着小飛往前走着,繼續尋找其他的獵物。

不過段毅的運氣很好,很快在一棵樹下發現了幾朵野蘑菇。這種野蘑菇段毅在書上見過,長的偌大的菌帽,中間一個桿直直的挺着。

它的軍帽幾乎全爲紅色,帶有白色的斑點,而中間的那跟杆則全爲白色。

“這種香菇燉湯肯定很美味!”段毅心裏這樣想着,立刻走到樹下將這些野蘑菇採摘起來,再從登山包裏拿出一個袋子出來裝好。

而當段毅蹲下來踩蘑菇的時候,小飛也鑽進了旁邊的草叢中,只聽見“咯咯”幾聲慘叫聲,嘴裏叼着一隻山雞出來,鮮豔的羽毛,兩隻眼睛半睜半閉,應該還是沒有完全斷氣。

原本段毅還在爲食物而發愁,現在看看袋子裏蘑菇,和小飛嘴裏的山雞,一頓美味的山雞香菇湯在他的腦子裏形成。

就這樣,段毅帶着他的小飛興沖沖的往回跑。

“毅,你終於回來了。”看見這一人一狗回來,小莉甭提有多高興了。

在她獨自一個人呆在那裏的這段時間裏,小莉心裏很是恐慌。一方面她擔心段毅會出現什麼意外,另外一方面也擔心自己一個人會遭到野獸的攻擊。

好在他們現在都安全返回,手裏還拿着一隻野山雞,想來一頓美味的野餐是有着落了。

女人在恐懼的時候會對男人增加不少的依賴感,特別是當她早已對某些人有着潛移默化的依賴感,這樣的依賴顯得更加的明顯。

“這隻野山雞是小飛抓到的,也該咱們兩個有口福,能吃上一頓美味了。”段毅對小莉的依賴感好像早已習慣了,並沒有感覺到任何的不舒服。

“飛哥,你實在是太厲害了,我要給你點個贊!”小莉彎下腰,拍了拍小飛的腦袋,不過這隻小飛也不躲閃,靜靜的呆在那裏,十分的乖巧。

段毅讓小莉去生火,自己則準備其他東西。讓小莉生火,主要是因爲這項活比較簡單,也不容易搞砸。

……

很快,一鍋很美味的蘑菇燉山雞就這樣做好了。小莉大爲驚喜,驚喜之外,她又對段毅的廚藝佩服的五體投地。

曾經小莉也吃過野山雞,只是當時吃的味道完全跟眼前的這個味道沒辦法相比。


她嚥了咽口水,兩隻眼睛差點都燈出來。

其實有如此的香味,主要是因爲段毅採摘的野蘑菇,當然段毅還放了當歸、八角,還有花椒。這麼多的配料,如果沒有香味那真的見鬼了。

不多時,鍋裏的香味已經讓人垂涎三尺,旁邊的小飛也圍着這個鍋一直轉圈圈,尾巴晃得十分厲害。

“我的天啊,天底下怎麼會有這麼好喝的雞湯?毅,以後你一定要去當廚師,不然真的太可惜了!”小莉忍不住先從鍋裏舀出一小口湯,忍不住喝起來。

野外的山雞當然不能跟市場上別人飼養的相提並論,它的肉極爲細嫩,又有嚼勁,煮出來的湯當然也不是凡品。再加上有野蘑菇作爲輔料,最後配上一些佐料,這味道當然是很美味的。

只是段毅對於去當廚師好險一點興趣也沒有。雖然自己的廚藝確實還算不錯,但是他現在有神奇的手鍊在手,自然也不會去爲了那一點錢而去出賣自己的廚藝。

“對於廚師我倒是沒有多大的興趣,不過以後我要是結婚了,應該會給自己的愛人做飯。你知道的,無論是男人,還是女人,都離不開他們的胃。民以食爲天,說的就是這個道理。”段毅的話很簡單明瞭,只是當他說完的時候,小莉很嫵媚的看了他一眼,剛好段毅也正看着她,兩個人對視的眼神裏不知放了多少電出來。

不過,小莉很快意識到自己有些過頭了,趕緊避開段毅的眼神,繼續品味她碗裏的湯。

這隻山雞是小飛抓到的,它有最大的功勞,自然也不能虧了它。當鍋裏的美味煮熟的時候,段毅直接給小飛丟了一根大肥碩的雞腿吃。

一轉眼,他們就將鍋裏的野味一滴不剩的吃完了。

Ps:感謝各位書友的收藏和點擊,作者菌會繼續努力的。 兩個人吃飽喝足之後,臉上都一副十分享受的樣子。

天空,萬里無雲。

經過一番小憩之後,他們便開始繼續上路。

可是還沒走多久,走在前面的小飛好像發現了什麼,對着一棵大樹狂叫,脖子上黃色的毛全部豎立起來。

段毅拿着砍柴刀走上前去,仔細一看,只見一條黃白相間黃金蟒盤在樹上,段毅大概估計下,應該有十幾米長,它的身子很粗,兩隻眼睛爲深紅色。

只是它的腹部明顯的凸起, 很顯然是剛剛進食過。而一般進食過的蟒蛇不會有太大的攻擊性。

這隻黃金蟒聽到小飛的狂叫聲,探着腦袋,疑惑的望着段毅和小莉。


旁邊的小莉看到這個場景,冒了一身冷汗,她從小就怕滑溜溜的動物,更不用說是這種蟒蛇。她本能的躲到段毅的身後,不再往蟒蛇的方向看去。

知道這隻蟒蛇剛進食,沒有太大的攻擊性,段毅立刻喝住了小飛,直接從旁邊繞開。

而樹上的這隻黃金蟒則繼續探着頭,吐着紅信子,繼續盤在樹上的枝幹上。


這種蟒蛇看似溫順,可如果攻擊起來,它的速度極快。以這樣大的蟒蛇,應該可以活吞一個成年人。還好他們今天的運氣好,它剛好進完食,沒有太大的攻擊性。

很快,他們繞開了這隻黃金蟒,段毅也鬆了一口氣。這種黃金蟒是國家保護動物,自然段毅是不會主動去騷擾它的。

一直緊跟在段毅身後的小莉,刺客依舊面色蒼白。原本段毅建議停下休息一下,被小莉果斷拒絕了。

她的理由十分的充分,如果剛纔那條黃金蟒追上來,那他們就慘了。

對於她的理由,段毅也只能是無奈地搖了搖頭。

段毅很清楚這種蟒蛇一般是七八米長的,但是大姆林是人類沒有開發的森林,在裏面碰上一些他們從來沒見過的野生動物,太正常不過了。

一陣寒風吹來,小莉打了個寒顫,心裏比之前更加的害怕,不禁加快了步伐。

“也不知道王助理和喬治他們怎麼樣了,突然有一點想他們了。”女人從來都是感性的動物,特別是在碰上危險的時候。

“有你這個大小姐保佑着他們,相信會沒事的。”段毅安慰了下她。

“那你說,他們真的懂往斷崖峯的方向走嗎?他們會不會迷路了?還要喬治的腳好些了沒?”小莉聽到段毅的回答後,不知哪裏來的動力,一下子將自己心裏的問題一一說了出來。

對於這麼多的問題,段毅真的不知道從哪裏開始回答,後來他乾脆保持沉默。

天上的雲朵很少,整座大姆林顯得十分的明亮。

蔚藍的天空,真的很美!

因爲之前吃了一頓豐富的美餐,今天他們有着充沛的精力。

只是後來小莉有些口渴,段毅便隨便從登山包裏掏出一個西紅柿給她,她剛剛咬下的第一口,她的眼珠子差點掉出來。

“我的天啊,怎麼會有這麼好吃的西紅柿?爲何在你這裏吃到都是這麼美的食物?”

是的,剛剛咬下去的一口,汁多味美,讓她忍不住想到會不會是自己愛屋及烏的緣故。

在小莉看來,她打心裏喜歡這個段毅,所以在他身上拿到的食物自然也都是美味的了。

“艾米莉,你能不能不要一驚一乍的?好吃,那就安心享受,你這一驚一乍的,會嚇死人的。”

“好的,只是我有些時候會忍不住呀。”小莉咬了幾口,滿臉透露着享受的神情,此刻,她是極其幸福的。

一路上,他們又看見了幾顆梨樹,樹上結了幾個不大的梨子。

一看到這幾顆梨樹,小莉的眼神一亮,就嚷嚷着要給她摘幾個嘗一嘗。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