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啊!!!」

天豐痛的大叫,急忙與這鷹虎獸拉開距離。

但鷹虎獸又怎麼會放棄這來之不易的機會,於是不斷欺身天豐,用自己的咴和爪子殺向天豐。

而天豐則是一邊躲避,一邊捂著劇痛的頭顱,同時運轉歸無心法,來治療受攻擊的靈魂。

同時天豐也在懊悔,要不是自己靈魂強大,而且歸無心法也極為強大,再加上這鷹虎獸的靈魂攻擊並不強,自己大意之下這才受此傷害。

可天豐的落葉身法雖快,但是無奈與鷹虎獸距離太近,鷹虎獸再一次「嚎!」,天豐吃了一個滿勁。

「咳咳……」天豐感覺身內的精純內力運轉出現一絲停滯,似乎被壓迫了般也被壓迫了,暗道一聲不好!

果不其然,鷹虎獸飛到高處,正垂直下方就是天豐,天豐爆退,但是鷹虎獸破口使出:「群風亂舞。」

吹的這片古樹林成了廢墟,但是隨後而來的是一陣颶風,正中天豐面門。

天豐也是急忙全力催動內力,使用覆地拳迎擊。

可是天豐的胳膊被勁風刮裂一到口,剛剛的靈魂震蕩很有效,導致力量不足,所以躲開的時候少了一點點的距離。

沒有時間再考慮了,天豐充分調動自己體內的力量,「覆地拳,山海拳!」再次同時雙拳打出,將方圓百米的靈氣瞬間吸收殆盡,然後天豐憑藉身法,躍到鷹虎獸後背之上,實實的打在它後背之上。

「轟隆隆。。。。」

驚天動地的響徹在古樹林中,鷹虎獸也是嚎叫了一聲,但是立馬又「嚎!」作用在天豐靈魂上。

這鷹虎獸不愧是王級二階巔峰戰力,實力和防禦極強,受著兩拳竟然不僅沒死,還再次向天豐發起了反擊。

天豐常年的修習也立刻讓他肌肉做出反應,「落葉身法!」貼身肉搏,天豐還是很擅長,於是再次和這硬生生承受兩拳的鷹虎獸戰鬥起來。

直到半個小時之後,天豐才手拿著一顆藍色的獸核,靜靜的站在森林的邊緣,看著眼前的山區。

現在山區面前的天豐臉色略顯微紅,畢竟與那向一開始的那頭烈火獸一樣殺向自己的鷹虎獸戰鬥,天豐憑藉自己半吊子的掌控技術最終之時受了一點傷邊將它斬殺。

可自己終歸是受了傷,所以天豐也在反省。 可是自己終歸是受了傷,所以天豐也在反省。

要是這王級三階巔峰的力量屬於自己,自己絕對可以三招之內殺死鷹虎獸這王級二級巔峰的魔獸,而不是磨了這麼久,甚至到自己受輕傷。

同樣的通過這裡的戰鬥。天豐發覺自己對力量的掌控越來越順手。


天豐依稀記得自己最後一招時的威力,那絕對是掌控了八成以上才能發出的趨勢。

同時天豐也在這次戰鬥中確定了一件事,那就是這裡的所有魔獸都是烈火獸!!!只是他們的形狀和外界的魔獸一樣,這才讓天豐認為是其他魔獸。

殺死後都會產生一個袋子裝的東西,而這東西正是它靈魂和獸核的所在之處。

同時天豐由於不懂靈魂方面的攻擊,所以也只有殺死**然後在通過用內力和精神之力同時攻擊袋子裝的東西,打散其靈魂,得到獸核等。

同時天豐也終於想明白那些帥級魔獸為什麼能夠被自己直接殺死。

那是因為那些帥級的烈火獸靈魂還比較弱小,同時那可以保護他們靈魂的形狀的袋子還沒有完全成型。

同時天豐更是知道,在這奇怪的地方,最弱的魔獸竟然都是帥級一階強者!

「哎,希望不要遇到危險。」

天豐看一眼山區的環境,然後低聲輕語一句。

只見這山區天豐一眼望不到頭,一方面是天豐在森林邊緣的緣故,另一邊也證明這山區高山峽谷無數。

同時天豐憑藉自己的雙眼更是看到了百里之處的那一個巨大的山洞中休息的烈火獸。

這烈火獸一副巨熊模樣,在外界天豐肯定稱呼之為大地暴熊,而在這裡,天豐最多把他叫做暴熊烈火獸。

在看天豐腳下,一片片的碎石堆積,不遠處更是巨石,山峰!

天豐一邊想著一邊腳下生風的穿梭在山谷之中,隨時保持警惕。

生怕這裡的烈火獸發現自己,同時天豐也在不斷的尋找著一絲絲線索,仔細觀察那裡會有迷霧,甚至是一點小小的煙霧天豐也不放過。

這次天豐在山區中不斷的飛奔,在山林間穿梭。

天豐轉悠偶爾遇到一兩個帥級一階巔峰的烈火獸,不過憑藉自己的身法和功法,天豐將自己的氣息隱匿的極為完美。

所以能輕易的躲避它們,同樣的它們也沒有來騷擾自己。

就是天空上都沒有出現過會飛的烈火獸。

幸虧自己現在氣息隱匿極強,沒有大張旗鼓的出現了,所以這些烈火獸一個二個都不知道在哪裡,就像消失了一樣。

同時有些地方,當天豐發現天地靈藥等時,都沒有見到任何守護它的烈火獸,甚至有幾次天豐刻意取了靈藥,並且在這裡等待了許久都沒有發現有任何守護獸的蹤跡。


不對,按道理來說,這天地靈物之間定有守護獸,而這竟然沒有,同樣的,無論是魔獸還是人類,就連這烈火獸也不例外,最在乎的就是自己的家園,怎麼可能說走就走。

再加上,天豐剛剛飛過一個不知名的山區,竟然見到一頭奇怪的小號烈火獸,而且這烈火獸還嗷嗷待哺,大的卻消失不見,即使外出尋覓食物,在么久了起碼也要回來看看自己孩子吧。

繼續在山區奔跑的天豐,終於看到一個有迷霧的地方,在這個地方,天豐感覺到一絲危險,可天豐依舊在努力的探索這裡,尋找那充滿迷霧的地方。

突然不斷奔跑的天豐感覺自己西邊不正常起來了,天豐的直覺告訴他,他必須儘快消失在這裡,否則壞事就要發生在自己身上了。

「聽說了嗎?」剛準備離開這裡的天豐聽見動靜停下了腳步!定睛一看,幾頭老鼠模樣的烈火獸正在那裡交談。

而且這老鼠模樣正是一種極為罕見的魔獸——紫金鼠!一種吃金石成長的魔獸,成年的紫金鼠魔獸更是達到帥級一階初期之強,其中的王者,更是王者級別。

同樣的這魔獸牙齒幾位厲害,帥級一階的紫金鼠牙齒足以刺穿王級魔獸皮膚,早知道這王級魔獸的皮膚可是堪比極品凡器那般硬度。

同樣的這種模樣烈火獸在書中出現的次數也不多,他最先知道還是天豐小時候聽年長的一位爺爺說起他的爺爺看見的,現在也算是絕種了。紫金鼠的皮毛價值連城,手足堪比鋼鐵,獸核更是難得一遇,同樣的牙齒更是製作極品寶器的傷感材料,獸核更是製作法士法杖的極品材料,而天豐也沒有想到沒想到在這裡自己竟然有幸親眼一觀。

「你是說西主大人要留意的那個人類吧!」人類?天豐一聽,心頭大驚,也不考慮如何殺死這兩頭紫金鼠,而是立即在他們周邊埋伏了下來。

「那人類還真是有本事,好果子,化形草,咱們好多同類都死在他的手上,據說他體內還有那個人的氣息,真是厲害!」

「你以為西主大人會放任他在我們這裡作祟?早就派各種飛天型的烈火獸在空中監視他的情況了!」

「那他不是在劫難逃?」

「哈哈,自然!今天西主大人在霧谷擺了擂台,說是犒賞,可是我看大人實在選拔它的手下。」

「那我們快去看看!」說著兩隻獅虎獸向著他們口中的霧谷賓士而去。

原來如此,怪不得所有的獸類都在今天消失不見,原來都爭去當西主大人的第一手下啊!


不過這西主大人也真心失算了,自己自從被那鷹類烈火獸襲擊,自己就對空中留了很多心,所以想從空中監視自己,顯然是極難,所以這所謂的西主大人居然連親自出面都省了,這倒讓不了解所謂西主大人實力的天豐放心下來。

不過我看他也是小看我天豐了。既然如此我也去湊湊熱鬧!

天豐想著,遠遠的跟著剛剛飛馳而去的紫金鼠,二三十米,不是王階等級的獸類還察覺不到自己的存在。

半個時辰后,天豐聽到了一陣驚天的巨響,「嚎!」,靈魂再一次被震蕩了,頭疼欲裂!天豐立即把自己擋在樹葉後面調整自己的氣脈。剛剛那兩隻紫金鼠說已經有鳥獸在巡查自己的蹤跡,此時在這麼近距離,大範圍的獸類面前出現,只要西主大人一句話,自己就死無葬身之地。

「咳咳…」天豐調動氣脈的同時,感覺一股熱流從喉嚨中湧起,「噗…」一口鮮血撒在自己面前的樹葉上,頓時染紅了大半。轉念一想,不對啊!這不是被自己打死的鷹虎獸形狀的烈火獸的看家絕學。

看樣子自己碰到的鷹虎獸還不是這裡面最強的。憑藉它剛剛的一吼造成的傷害就知道自己已經在它之下。

同時天豐也明白自己來到了那所謂的霧谷,見到了那所謂的擂台。

這擂台說好聽點教做擂台,說難聽點,也就是一個巨大的石台而已,同樣的天豐方才所受的那一吼,正是擂台不遠處一頭鷹虎獸模樣的烈火獸所知。

而這鷹虎獸模樣的烈火獸此時正雙眼怒視的看著不遠處的一頭獅虎獸模樣的烈火獸。

天豐則坐在樹榦上,看著十米遠的地方圍著大大小小的獸類,看好戲一樣的看著高大石台上兩隻烈火獸在一起撕咬,嘴裡嗷嗷的叫著像是打氣一般,正中坐著的一隻半身高的妖獸吃著嘴裡的果子,吧唧吧唧,像個小孩一樣,四肢還沒有完全成熟。這是服用了化形草吧!

這烈火獸中肯定沒有煉藥師,也就是沒有化形丹,所以自然也就不可能完全去處妖氣,但是就天豐遠看過去,這妖獸絕對是在吃化形草時受到了外力影響,看它氣脈不通,面色通紅,顯然化形草的力量還沒有被它完全吸收。所以不能和自己戰鬥也是因為害怕輸在自己手下,被它的妖眾嘲笑。看不出來,這些烈火獸的自尊心到時很強啊!

「鷹虎獸,你們家中一員就死在那人類手下,你敢報仇嗎!!!你還上來?」對面的獅虎獸模樣的烈火獸大吼,聲音低沉。

這獅虎獸竟然叫鷹虎獸模樣的烈火獸為鷹虎獸,可見他們都不清楚自己同屬於一種物種——烈火獸,而是根據對方的模樣稱呼,可天豐就是不喜歡如此稱呼。

「獅虎獸,你們也不過是我們早幾年的手下敗將,在西主大人面前,還逞能?」鷹虎獸也一樣挑釁著面前的獅虎獸。「風葉亂舞!」說著地面被風吹動著飄搖起來,巨大的石塊重擊在獅虎獸的身邊。

這獅虎獸皮毛極厚,防禦更是很強,再加上它王級一階巔峰之強的實力,就是天豐不動用自己的那兩炳匕首,也無法破開它的皮毛。

同樣的一聲巨吼「虎嘯獅吼!」獅虎獸也不甘示弱,一陣大吼,震碎所有的石塊。

巨大的相撞力量在空地上席捲了五分鐘才停下來,兩方都是個吃一擊。但是互相還是不服輸,近身搏鬥開始,獅虎獸的爪子比鷹虎獸的結實的多,一抓,一撓,鷹虎獸身上就是血跡斑斑。

鷹虎獸飛起來,對著獅虎獸就是靈魂震蕩。

「嚎….嚎….」獅虎獸也不停的抓著靠近自己的鷹虎獸。

鷹虎獸稍稍飛低了一點想要做最後一擊,卻不料被獅虎獸猛的拽了下來,「嚎!」獅虎獸的嚎叫和鷹虎獸的完全不同,鷹虎獸的嚎叫立馬就弱了下來。

聲音壓制????天豐第一次見這樣的奇怪技能。

若不自己靈魂能力強大發現了這一點,也許就從樹上掉下去了。

兩隻獸類在空地上打的難分難解,一隻獸類的面部被撓出一道大口子,另一隻獸類左前爪已經破爛,雙方身上也是痕迹斑斑,正準備做最後一擊的時候。

西主突然說:「好了!下一個!」天豐知道它在想什麼,它看到兩個獸類都要使出最後的絕招,但是這兩隻獸類實力較強,失去了他們任何一個對西邊來說都是巨大的損失。


三四場以後,西主大人叫停了!「鷹虎獸類管轄西南邊,獅虎獸管轄西北邊!不得有異議。」

「是!!」

二者同時應到,縱身退下,來到那孩童模樣的西主大人身旁,分左右而戰,開始觀看下放的戰鬥。

「果然這就是所謂的西主大人,沒想到竟然是一頭服用化形草而成的烈火獸,只是不知道這烈火獸的本體是什麼形狀。」

天豐再次掃視一眼那坐在中間的所謂的西主大人,看著他那粉嫩嫩的小胳膊小腿,天豐突然感覺心頭一陣好笑。

即便這樣,天豐照樣沒有出現一絲笑容,更別說破口大笑了,而是一臉平靜的觀察著這裡的情況。

在所謂的霧谷,所謂的擂台這裡,就是在天豐的眼中,足足見到的烈火獸就有二十多頭。

就不說這烈火獸最差也是帥級一階巔峰戰力吧,就是王級三階巔峰戰力的烈火獸都有那麼一兩個,這兩頭王級三階巔峰的烈火獸正是站在所謂的西主大人背後的那兩頭熊類魔獸模樣的烈火獸。

「猛虎暴熊!」

天豐心頭再次一驚,這猛虎暴熊更是厲害,比之先前所見到的紫金鼠還要珍貴!

那一雙熊掌可是人間美味,讓帝級強者都難以忘懷的美味!

那熊膽更是一種可以媲美六品靈藥的寶貝,是煉製狂暴丹的最佳主料!

這狂暴丹也分兩種,一種是用一種六品靈藥狂暴之花煉製的狂暴丹,另一種就是用猛虎暴熊熊膽煉製的狂暴丹!


雖然這兩者都可以讓修士服用后暫時性實力提升足足兩個等級之強!這時間更是有兩個時辰之久!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對帝級一下強者通用,都能提升足足兩個等級!

而前者煉製的狂暴丹在對帝級時,幾乎沒有作用,而後者就是帝級強者服用,也能足足增加一個小等級的內力半個時辰之久!

這功效就足以令無數帝級強者瘋狂搶購!

畢竟帝級強者間的戰鬥都是一瞬間決定勝負的,這半個時辰之久的一個小等級的內力提升!足以讓一個帝級強者做很多事情!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