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好! 總裁的大牌保姆 我們都跟過去看看她是如何證明自己的。」

一群女同學都跟在席秋怡身後。

很多都是準備看席秋怡出糗,抱著幸災樂禍的心態。

席秋怡心跳如鼓,這兩天她都沒看見席桂花和唐小芯在學校門口賣滷蛋,就是不知道今天會不會在這裡擺攤,如果要是萬一不在的話,那她怎麼辦?

正當惴惴不安時,她們已經來到了學校門口。

而對面剛好有席桂花在。

這下席秋怡懸挂的心終於著落了。

面具鮮妻 哼哼,這下她倒要看看她們還敢不敢瞧不起她。

「大姑媽!」

席桂花聽到一道熟悉的聲音,一看是席秋怡,眼裡布滿了受寵若驚。

席秋怡可從來沒這麼有禮貌喊過她一聲大姑媽。

反而席秋怡經常會覺得她身上有霉運,克人,都不怎麼跟她講話。

甘淑英一聽,眉毛微微一挑,這是要搞事情啊!

「有什麼事嗎?」

「大嫂呢!」

如果說剛才席桂花搞不清楚席秋怡想幹嘛,這下就算是搞不清楚,但也知道了席秋怡有事求人。

不然哪會有這麼好禮貌問小芯去哪了。

「她在鋪子里忙,你要是想吃滷蛋的話,我給你兩個吧!」

「我今天不是要吃滷蛋,我要見大嫂。」目的就是要讓她那些同學都看看租的房子,一來是證明自己沒說謊,二來那肯定就是想要顯擺自己面子唄。

席桂花剛要出聲,甘淑英拉著她,然後轉對席秋怡說:「你有什麼事找小芯?沒別的事,你就回學校讀書,小芯沒空搭理你。」

「甘淑英,這是我們家事,跟你一個外人有什麼關係。」

「怎麼跟我沒關係,我現在跟小芯可是合作人,我們兩個的關係比你要稍微好那麼一點。」

席秋怡身後的同學們開始揣測了,然後恥笑席秋怡。

「還說自己家有在鎮上租房子,我看你也不過是故意跟我們顯擺而已,人家壓根就沒把你放心上。」

接二連三的聲音,讓席秋怡抿緊嘴,忍下了跟甘淑英繼續較真,毫不客氣地對席桂花說:「我要見唐小芯,你馬上帶我去見她。」

「那你是有什麼事要見小芯……」

「我有事就是有事,你只要帶我去見唐小芯就好了。」席秋怡說不出借口,但她又不想讓席桂花和甘淑英知道她這麼做,那就是為了在同學們證明,她也有得意的資本。

家裡雖然是在農村,可也是有點錢的。

甘淑英不耐煩說她:「難道你聽不懂人話嗎?你大姑媽都說了,小芯在忙,你有什麼事難道不會改天再嗎?」

她就是最討厭席秋怡了,一個姑娘家就會愛這些攀比,而且還專門喜歡搞事情,小芯都已經進了席家,還非要鬧著換大嫂。

她當她是皇帝還是公主啊,說換就換。

整得跟大爺似的。

她怎麼看都討厭席秋怡,跟她媽一個樣。

「我都說了,這是我們家的事,跟你有什麼關係。」

甘淑英還想訓她,席桂花攔下了,「你要見小芯是吧!那就走吧!」

沒必要在學校門口吵起來,這樣影響到她們做生意。

還有一個就是席秋怡就喜歡告狀,到時又回去跟杜美華告狀,杜美華又跑來鬧騰就好了。

不是怕了杜美華,而是老這麼鬧騰,生意都做不好。

沒必要是不。

席桂花讓甘淑英幫忙顧著滷蛋攤子,她帶她們去去就回來。

甘淑英點點頭,「快去快回。」

「好嘞!」

席秋怡跟在席桂花身後沒走幾步,她就故意對席桂花說:「大姑媽你就這放心把生意交給一個外人啊,指不定她會偷偷把錢給吞了,你們都還不知道呢!」

她這話就是故意說給甘淑英聽。

為的就是報復剛才甘淑英插手管她的事。

甘淑英和席桂花都聽得清清楚楚。

甘淑英壓根就沒把她當一回事,對她話,更是嗤之以鼻。

席桂花眼底略有不滿瞅了她一眼,沒說話。繼續往前走。

走一段路,很快就到了鋪子。

唐小芯租下這門面是街上的鋪子最大的一家。

跟在席秋怡身後的那些同學看了,紛紛低頭交耳。

「哇,這是要幹什麼?」

「這一家滷味我媽媽前幾天買了腐竹,味道可好吃了。」

「我吃了馬鈴薯。」

「我媽媽買了蓮藕,可香了。」

席秋怡聽到她們的討論聲,心裡可得意了。

這下你們知道我席秋怡身份不比你們差了吧!

唐小芯一直跟裝修師傅溝通如何將鋪子呈現出更好的一面,不介意的一個眼角餘光便看見了席桂花。 「大姑媽你怎麼回來了!」說完,她便看見席桂花身邊還跟著席秋怡以及幾個女學生。

她無聲的眼神問席桂花,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秋怡說是要見你,想必應該是有什麼重要事情要跟你說吧!」而她還算是給席秋怡面子,沒直接說席秋怡找來就是想顯擺顯擺。

「哦!」

唐小芯噙著意味深長的笑弧,淡淡的眼神似乎擁有穿透功能,不緩不慢地落在席秋怡面容。

看來今天的太陽是從西邊升起。

席秋怡被她目光看得渾身不自在,可如果要是她退縮了,那就意味著她身後的同學就會看得端倪,那她什麼都白費了,她們還是會瞧不起她,以後還會欺負她。

都到了這個地步了,她說什麼都要忍了。

唐小芯淡淡斂回目光,席秋怡沒出聲,她也不會出聲,看樣子席秋怡是有事求她了。

席桂花撇了一眼席秋怡,剛才不是說有事要找小芯的嗎?見著面了還一句話都不說,這要是鬧哪樣。

老這麼僵著,那多浪費時間。

「小芯要不你先去忙吧!」她表示席秋怡就由她來打發吧!

「好!」

唐小芯白皙面容布著絲絲的疏離。

是個人都看得出她是對席秋怡沒多少熱情,甚至還是有點冷漠。

「席秋怡不是說那個老闆娘是她大嫂嗎?我怎麼看都不像呢!」

「我看也不像是席秋怡大嫂。」

「你們說會不會就是席秋怡故意攀關係的,又或者根本就是席秋怡一廂情願去認人家大嫂,人家根本就沒把她放在眼裡。」

「很有可能就是這樣。」

「我就說嘛,鄉下妹家裡怎麼可能會有錢,更別說有錢做生意了。」

「沒錯,她根本就是在騙我們。」

「……」

「……」

一群小女孩附耳交談。

這些話都很清楚讓席秋怡、席桂花、唐小芯三人聽見。

原來是某人的虛榮心爆棚了,非要在同學們面前炫耀一把。唐小芯慵懶在心裡冷笑。

她突然想起一個故事。

有一天一個猴子非要在所有的動物里稱大王,於是就舉行了一個攀樹比賽。

一開始那不斷攀爬,而一眾動物就在樹下看著猴子露出了那紅屁股,所有動物都笑了。

道理就是想要在所有人面前炫耀自己,那得要自己有真辦事才行。

沒真本事,在別人炫耀,那就成了逗別人笑的小丑。

反而還會落得狼狽不堪。

如果平時席秋怡對她要是客氣幾分,說不定她還會幫席秋怡一把,可惜——

席秋怡對她所做的一切,她都還記得很清楚。

「大嫂!」席秋怡突然之間親昵喊了一聲,她忙不迭挽住了剛要走的唐小芯手臂。

唐小芯並沒有太多的詫異,反而冷淡斜睨她。

席秋怡忍住了她投來的目光,換是平時她早已經發火了,現在她必須要忍著,而且還要當沒看見,她笑靨如花,指了指一群小女孩:「這些都是我同學,她們想來我們家做客,所以我就把她們帶來了!」

現在她都已經把自己目的都給說了。

如果唐小芯要是不給她面子,順著往下搭話,那麼下次她一定百分百不斷找唐小芯麻煩。

「這裡不是我們家,這是臨時租的鋪子,你同學要是想去我們家的話,那你就把她們帶去魚山村,那才是我們的家。」唐小芯不著痕迹把手臂收回,嘴角仍然掛著淡淡的笑容,聲音無比柔和地說。

席秋怡笑容出現了僵硬,趁沒人注意時,她兇狠瞪著了一眼唐小芯,恍若也是在警告她,如果要是讓她下不了台,她也不會放過她。

「爺爺在裡面吧! 公主殿下嫁到 我自己去找他。」

席秋怡徑自往裡奔去。

唐小芯眼疾手快,將她拽住。

「鋪子現在要裝修,你哪來的就回哪去。」

這人還真是要上天了不可。

這裡是她地盤,而不是魚山村的席家。

在這裡,是她說了算。

席秋怡頓足,雙眸充斥著怒火瞪著唐小芯,可又擔心那些同學知道她跟唐小芯不合,她只能咬著牙齒輕聲帶著怒火說唐小芯,「爺爺又不是你一個人的,我這麼多天沒見他了,難道我就不可以見他。」

唐小芯無視她的特地壓低的聲音,冷不丁地說:「是可以見,不過那就麻煩你不要將你那些同學帶進去,我租住的地方,可不是讓你們郊遊的公園。」

「你……你有什麼了不起的。」席秋怡那怒火仍然在壓制著,小聲反駁她。

「我是沒什麼了不起的,如果你要是有本事的話,你還用得著借我這地方來炫耀呢?」唐小芯從容而優雅地笑著,「那要不就讓你家二嫂陶紅雲給你租個院子,讓你在裡面炫耀炫耀。」

「唐小芯你要是敢拆我台,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我好怕怕怕哦!」唐小芯沒了陪她玩耍的心情,語氣有些不耐煩:「我還要做事,麻煩你帶著你小夥伴們回你們學校去。」

「唐小芯!」

席秋怡及時緊緊拽住了唐小芯的手不讓她走。

如果讓她走了,那所有人都會看到她們兩個不合了。

「你……大不了我以後對你尊重幾分。」

「尊重幾分?我不太稀罕。」不管席秋怡尊不尊重她,她都是席秋怡的大嫂。

她過好她的小日子,管她尊不尊重,更不管杜美華怎麼鬧騰,都跟她沒關係。

「那如果我跟你道歉呢!你這次會不會幫我?」

道歉?看來這次席秋怡為了顯擺,豁出去了。

「我道歉,上次我的事我不應該這麼說的,我不應該將雨菲帶去咱們家……」席秋怡表面上念著,但心裡卻在想,等這件事過後,她非要將自己受的委屈從唐小芯身上討回來。

唐小芯定定目光看著她。

席秋怡的道歉有幾分真心,她很清楚。

就是不知道經過這次的事情之後,席秋怡會不會學乖一點。

她不奢望席秋怡對她有多好,就是不要老找她麻煩,那就行了。

「爺爺在裡面。」

唐小芯這話一落,席秋怡立即就知道唐小芯這是讓她帶那些同學進院子里參觀了。

她撒開唐小芯的手。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