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韓立笑着說道:“我們當然希望和談,我對戰爭也不感興趣,我只想要回我們的租界和,希望他們能夠立刻同意,然後戰爭就結束了。”


韓立又補充了一句,“當初答應他們的條件,依然全部可以滿足,五年內收回,租界現在就屬於我的了。”

“好。”

羅斯福把消息傳遞過來。

張伯倫把和談條件扔給了那些叫囂戰爭的將領們看說:“用這些條件換取我大英帝國的曼徹斯特值不值得,換取倫敦和上萬條生命值不值得。”

“······”

所有人無言以對,解決也顯而易見。

和談成功。 望鄉樓,乃是蠑螈城之中最爲奢華最有名氣的酒樓之一,來往的修行之人也不敢再望鄉樓之中鬧事,能夠在蠑螈要塞城之中開一家頗有名氣的酒樓,如果沒有一點背景,那是絕對堅持不下去的。

在李梓安與軒轅媚娘鬧僵之時,酒樓之中的夥計已經將大廳之中的情況向酒樓高層上報了。

李梓安雲淡風輕的看着狼狽的軒轅媚娘,並沒有再出手,而軒轅媚娘也知道眼前的白衣青年應該是一個高手,自然不想在吃眼前虧。

正欲帶着英俊男子離開之時,此刻酒樓的安保人員迅速將李梓安與軒轅媚娘團團圍住,大致打量了一下,至少也有十幾人。

見到酒樓的管事甄有財站在十幾名安保人員之中,冷峻的面容帶有一絲陰邪,聲音陰沉沉的叱道:“軒轅媚娘,不要以爲你大哥乃是蠑螈要塞的督軍,你就可以肆意在我望鄉樓鬧事了!”

甄有財見到李梓安的面孔乃是陌生之人,自然知曉來往的陌生修士是不會主動惹事生非滴,所以他先是斷定這鬧事者定是軒轅媚娘。

“甄管事,你可不要亂加罪名哦,今日本小姐乃是受害人,還希望你們望鄉樓能夠爲我主持公道。” 軒轅媚娘面色有點不好看,帶有憤怒的語氣說道。

甄有財眉頭微皺,朝快速靠近的大堂前臺接待的夥計看去,店夥計立刻將剛纔的事情敘說了一遍,不過店夥計所說明顯有助於軒轅媚娘一方。

畢竟能夠在蠑螈城之中的望鄉樓混口飯吃,自然不敢得罪蠑螈城的第一人的妹妹,不過他作爲一個店夥計,也不敢得罪來往的修士。

所以其所說之話,也只是暗地之中幫助軒轅媚娘推脫責任,而且本先也是慕容瑩瑩撞到軒轅媚孃的。

甄有財大致知曉了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了,旋即揮手讓店夥計下去了,且雙目冷光直射着李梓安而來,冷冷地問道:“這位朋友,不知你能否給在下一個解釋? ”


軒轅媚娘見到甄有財的矛頭指向李梓安,原本準備欲離去的想法,立刻又改變,起先她早就放出自己的傳訊符了,此刻更加不願離去。一臉怨毒的望着李梓安道:“原本還想讓你走不出這望鄉樓,不過今日既然甄管事出面,本小姐就暫且看看好戲,待會再找你麻煩。”

“你最好,快點叫你哪位哥哥出來,不然我可沒有很多的時間等你!”李梓安盡然完全沒有理會望鄉樓的甄有財,原本以爲這甄有財會看着酒樓的生意之上,會秉公處理,沒有想到對方竟然只聽一面之詞,李梓安自然不想多理會這種趨炎附勢之人。

甄有財見到白衣青年竟然完全沒有將他放在眼裏,對於他的問話竟然如若未聞一般。甄有財頓時覺得顏面大失,也不管大廳之中還有其他的客人,陰沉的喊道:“給我把這小子給我綁了。”

甄管事發話,十幾名安保人員立刻兇狠的揮拳朝李梓安砸來,顯然他們明白甄管事已經動怒,爲了能夠往頂頭上司開心,覺得眼下就是好機會,豈能放過這麼好的表現機會。

李梓安望着團團將他與慕容瑩瑩圍住的十幾名大漢,正欲準備出手之時,望鄉樓大門口立刻傳來一聲爆喝:“都給我住手。”

軒轅媚娘聞聲臉上露出驚喜之情。擡頭朝門口望去,果然見到其大哥雄壯的身軀,身後還跟着幾名挺胸昂首的鎧甲武士。

原本軒轅破軍正帶着幾名士兵趕往望鄉樓來會一個朋友,走在半路上的時候,接到其妹的傳訊,立刻加速朝望鄉樓趕來。

雖然他知道他的妹妹不爭氣,喜歡在外胡作非爲,惹是生非,不過卻多是一些小麻煩,所以他一直以來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畢竟他們乃是軒轅一族的血脈,只要不犯大的錯誤,他還是不願多管他的妹妹。

一進入望鄉樓就見到打扮妖異的軒轅媚娘,眉頭一皺,顯然軒轅破軍也有點受不了他妹子的裝扮,不過當其看見軒轅媚娘嘴角的血跡之時,眼神之中的寒光直冒。

待軒轅媚娘走進發現其蒼白的臉上竟然一邊一個巴掌印,隨着軒轅媚孃的眼淚,將臉上的脂粉沖刷出一條條淚痕,軒轅破軍原本欲訓斥的話語立刻嚥了回去。

“大哥,你可要爲我做主啊!嗚嗚嗚......” 軒轅媚娘梨花帶雨的哭訴着剛纔被打的事情。

“好啦!以後別一副這樣的鬼裝扮了,還嫌不夠丟人啊!趕緊給我將臉上的東西擦掉,待會回家我找你算賬。” 軒轅破軍斥道。

見到望鄉樓的甄管事行禮問候,軒轅破軍只是點頭擺了擺手,就朝李梓安望來。其實他一進望鄉樓就感受到了李梓安的不平凡了。

不過這位不平凡的年輕人卻打了他軒轅破軍的妹子,不管是誰對誰錯,他必須要個說話,所以他絲毫不客氣的問道:“是你打了我妹子de耳光?“

嘴上雖然平淡的說道,但是眼神卻犀利地凝視着李梓安的一舉一動,特別是李梓安的面部表情。如果李梓安想要在他面前說假話,他肯定能夠第一時間發覺。

李梓安微微皺眉,沒有想到這蠑螈要塞的第一人竟然如此的不分青紅皁白,一來就想用氣勢壓倒他,豈能讓對方小看了。

放出神識感受對方的修爲,可能略比李青蕭要高上一籌,但是任憑這點卻不夠李梓安害怕對方,無視對方犀利的目光,反而淡然一笑:”是又何妨?不是又怎麼樣?“

李梓安說話間,伸手將慕容瑩瑩往身後趕了趕,他能夠感覺的出來,今日絕對會有一場硬仗要打,害怕波及到慕容瑩瑩,纔有此舉動。

軒轅破軍完全無視李梓安的小動作,原本李梓安的話令甄有財都深吸一口氣,反而軒轅破軍則是豪放的大笑起來:”哈哈哈……. 年輕人果然有勇氣!“

甄有財暗道眼前的白衣青年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竟然敢如此駁了軒轅破軍的面子,而且是在這大廳廣衆之下,如此一來軒轅破軍更加不可能放過眼前的白衣小子了。

彷彿看待死人一般的目光看着李梓安,厲聲叱喝道:”臭小子,你知道你是在跟誰說話嗎?這位可是蠑螈要塞的督軍軒轅破軍大人,他可是來自中土聖山之人,還不趕快跪下求饒,興許督軍大人還會饒你一命。“

甄有財雖然是望鄉樓的一名管事,但是比起蠑螈要塞的督軍的地位,可低的不是一星半點,更不用說軒轅破軍乃是出生中土本源山之人,此刻他正是巴結這位督軍大人的好時機。

甄有財盛氣凌人的模樣,眼看如果李梓安不跪地求饒的話,他就要出手了。不過卻被軒轅破軍擡手製住了他繼續下去。

甄有財識趣的往後退了一步,有點疑惑的望着軒轅破軍,不知道這位督軍大人是什麼意思?

”年輕人,我不知道你憑藉什麼如此的傲氣,雖然我很欣賞你不懼的勇氣,但是如果你沒有傲氣的資本的話,那麼今日本督軍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天高地厚。“

軒轅破軍無形之中將自身的威壓提到最高,瞅準時機一拳轟去,猶如鋼鐵一般的拳頭攜帶着狂霸的氣勢直轟而去。李梓安雙目一凝,對於軒轅破軍的拳頭攻擊極度重視。

運轉全身修爲,放出全部心神直壓而去,想要憑藉着盤大的精神意念籠罩對方,其間利用《青天劍歌》的劍煞之力運轉與雙掌之上,悍然朝他轟來的拳頭迎去。

以掌對拳,李梓安想用掌力卸掉軒轅破軍的狂霸拳勁,前世太極之中的四兩撥千斤的道理他還是知道,面對比起自身力量強的對手,如果硬接對方兇猛的攻擊自身會受到傷害之時,就可以使用四兩撥千斤卸掉對面的狂猛的力量,這樣自身受到的傷害減低到最小。

當然如果實力相差太懸殊,自然不行。

軒轅破軍拳風所到之處,強勁的拳風破開空氣,李梓安隱約都能夠聽見拳頭與空氣摩擦的‘嗤嗤’聲音。雙掌巧妙地拍在軒轅破軍猶如鋼鐵一般的拳頭之上。

李梓安感受到雙掌之上傳來的熾熱的疼痛之感,手掌一麻,趕緊將對方的拳頭撥開,拳勁悍然轟在玄英石所鑄的鐵板之上。

“轟”的一聲巨響,被軒轅破軍的拳頭轟到的地板‘扎扎’的撕裂開來,幾條毫無規則的裂縫一直延伸到幾米意外才停了下來。

軒轅破軍感覺他全力打出的拳頭,猶如打在空出,心中十分的難受。雖然他不知道眼前的白衣青年是如何做到,但是他覺得自己今日還真碰見了高手了。

因爲他不僅僅是拳頭打空,甚至還感受到自身的一些修爲之力被對方的掌力給抽取過去,如此怪異的感覺甚至令他不敢相信,但是事實就排在眼前。

軒轅破軍的臉色有一開始的輕鬆寫意,逐漸變得凝重起來,雖然自身被抽取的修爲之力只有一點點,甚至可以忽略不計,但是一直如此此消彼長的話,他還真有可能應溝裏翻船也不一定。

心中一狠,既然試不出對方的深淺,那麼直接全力進攻,看看眼前的白衣青年能否擋得住他的攻勢,正欲提氣全力進攻之時,突然傳來熟悉的聲音令他的攻擊戛然而止。 韓立可以說是所向睥睨一般的解決了英國,回到國內,自然是高興不已,雖然會在五年內纔會收復。

但還是讓韓立很高興的,順利的完成了自己的初步設想。

與此同時。

韓立在國際上的威望也逐步提升,可以說是超乎想象,希特勒和羅斯福都發來了祝福,都發來了祝賀。

韓立一一回應了。

這兩位,不同聯盟的存在,都成爲了自己的盟友,國內的威望也遠超老蔣,下一刻,似乎真的要定鼎天下一般了。

但韓立還是選擇了隱忍。

回到上海後,誰也沒見,安心準備攻擊日本本土的作戰。

這一戰,韓立準備全方位的取勝,一次性把日本徹底打服,徹徹底底的打趴下,現在的日本根本無暇顧及國外了。

僞滿洲的溥儀已經徹底懵逼了,已經徹底慌了,接連的戰敗,讓他的春秋美夢可以說是做的宛若噩夢了。

因爲日方本土,因爲病毒的事,搞的一頭亂麻,到處都是病菌攜帶者,人傳人現象根本無法阻擋。

一家一家人的死去。

原本還有集會,還有遊行,此時一看,好嘛,什麼都沒了,全都所在家中躲避着病毒,但奈何軍方還處於軍事掌控的情況下。

這般的情況下,老百姓快連飯都吃不上了,一天天的日子非常難過。

日本的外交官們在各個聯會上也在呼喊着,中國的惡行,動用大規模的殺傷性武器,但都會懟了回去。

韓立呢,不管不顧的準備在來一次毀滅性的打擊。

八艘航母全部殺向了日本本土,兩千多架武裝直升機還有無數的戰鬥機也都準備好了,要對日本的八大城市進行一次性的轟炸。

這一次。

韓立下了最後通牒,“日本無條件投降,要不然,就將整個日本化爲一片火海。”

這封最後通牒也隨之通過外交部到達了昭和天皇手裏。

昭和天皇這一刻,已經沒有了那麼強硬的想法了,問外交部的工作人員,“他們什麼條件啊,收回東北和臺灣和澎湖嗎?如果對日本本土沒有任何的威脅的話,還是可以談的。”

“他們沒說,但無條件投降,好像不是這樣吧!”

外交部的官員知道早點結束這場戰爭,就會少死不少人,也希望趕快如此,可看着昭和天皇的表情,無奈的已經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就道:“英國已經和中方達成了條件,現在八艘航母艦隊都在日本海,如果和談失敗,那麼,東京就是倫敦,沒有其他辦法的。”

“······”

昭和天皇非常無語了,說道:“那就聽聽對方的條件吧,只要不和咱們要本土,就可以和談。”

“是。”


外交部的官員一層層的傳遞了過來。

韓立知道後,立刻說道:“是無條件投降,沒有任何條件可講,要不然,就是我們自己去佔領。”

“······”

這一下,昭和天皇騎虎難下了。



打,無非就是戰敗,頂多是拖一拖,不打吧,無條件投降,又讓昭和天皇一臉無奈,在那一臉愁容,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只得召開會議,把所有的高級軍官和高級將領都着急了過來,一臉沒有任何的表情的說道:“下一步,怎麼辦啊。”

“······”

東條英機沒有說話。

平沼騏一郎沒有說話。

山本五十六沒有說話。

所有人都沒有說話,因爲所有人都知道,戰敗是一定的了,戰敗是肯定的了,戰敗是不可避免的了。

就是昭和天皇不願意說出來,那麼,就只能聽他的了。

終於昭和天皇說道:“和談是可以的,但和談的條件必須談好,不允許割讓本土的領地,而且必須保存現在的社會制度,只要保住這兩點,就可以和談。”

說的等於沒說,說了等於放屁。

所有人依然沒有說話,所有人依然沒有張嘴。

因爲韓立的條件已經很清楚了,無條件投降,根本沒有和談的理由,就是讓你投降,而不是和談。

對方已經完全的否決了這套題意,昭和天皇依然是在保全自己的臉面,希望有人來承擔責任。

東條英機想站出來,可他知道,自己已經站不出來了,無奈的就也在那保持了沉默。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