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他突然運起功法,按照功法上面的修鍊脈絡,朝著外界瘋狂的吸收鬥氣,之前那回春散的藥效,則是遠遠不夠的。

就那點鬥氣,遠遠不夠丹田的吸納!

「咦,這真的有變化啊!我的鬥氣竟然帶走毒素?」月神殺不可思議恩望著此刻出現在自己掌中的那一股黑色鬥氣,旋即對著身後的岩石重重輝去。

嘩!

掌中鬥氣突然掠去,直接打在身後的岩石上面,而原本潔白的岩石,也是突然變得烏黑烏黑的,岩石直接中了月神殺的毒素。

「我靠!這個可以有!我太喜歡了。」月神殺連忙走到了岩石面前,然後伸手一觸,旋即,手掌直接把岩石上面的那些黑色毒素給完全吸收掌中!

這些毒素就是他發出的,根本就無懼!

「媽的,老子以後打仗起來,可是非常有利的啊!」月神殺半晌后突然收回手掌,然後走出山洞。

在月神殺走出山洞的時候,他又是一掌迅速揮出,掌中蘊含的黑色鬥氣直接化為一道劍氣匹練,朝著身前的那棵大樹無情的撞去。

劍氣匹練如同閃電一般,飛速斬去!


轟!

眼前的大樹直接被這道劍光匹練給生生撕碎,劍氣匹練所過之處,光滑如鏡。

「奇怪,怎麼沒有中毒!」儘管這一擊只是自己隨隨便便的一擊,但看到這種效果后,月神殺還是非常不滿意,他並不是在於此刻樹木的碎裂,而是非常在意為何這棵樹木竟然沒能中毒!

「這不可能啊!石頭都中毒了,沒道理啊。」月神殺突然長身而起,來到樹木碎裂旁,伸手去摸,然而就在他伸手去此女觸摸的時候,便是驚訝的發現,此刻那棵大樹正在慢慢的枯竭,月神殺雙眼幾乎已經眯成了一條線!

「什麼,竟然中毒了? 帝尊 !」月神殺驚呼道,只見得在樹木碎裂之處,乳白的樹榦裡面,竟然出現了點點的黑霧,正是毒氣。

砰!

就在月神殺沉寂於眼前這棵樹中毒的模樣時,突然,那大樹的根部直接爆碎開來,化為漫天的齏粉,消失的乾乾淨淨。

竟然看不到一點的蛛絲馬跡。

這絕對是殺人不留痕迹的最好手段!

有此鬥氣,縱使自己在學院殺人,也絕對不會有人能夠找到屍體!

只要月神殺願意,就沒有他做不得的事情。

「嘿嘿,銀狼,一次你如果再在我面前囂張,老子就宰了你!」冷冷笑道,月神殺片刻不留,朝著前方繼續前進。在這周圍打量了一遍,當發覺並沒有蕭焱的蹤跡時,再次加快步伐……

他此刻急著前去把學院懸賞令的任務告訴蕭焱,此次的懸賞任務,也是很吸引人啊!

獎勵,一百萬金幣!

可是一百萬金幣啊! 年少輕狂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這些財富,只要不是傻子,都垂涎三尺!

當然,此次前去他們並不是光為了那財富,更重要的是,他要幫助蕭焱收復異水,只要誰膽敢阻止蕭焱,他必然會在你一時間出手。

他這次前去,就是為了想好下一步的計劃。

沒有計劃,就沒有必勝的把握。 兄弟齊心,其利斷金!

他永遠都沒有懷疑過這一句話所蘊含的意義,這句話,能夠讓的許多人在瞬間被兩人的配合所擊敗。

月神殺與蕭焱,無論哪一個都是實力強悍之輩,在同屆新生當中,可以說是出類拔萃的突出,而這一次,他就是想要同心合意,拿到懸賞令上面的任務。

一百萬金幣啊,就算是月神殺不由也感覺自己非常垂涎,只要能夠收復杏花春雨,就可以進入學院的雷雲之海,那裡面若是能夠修鍊一天,受益將是在禁地修鍊的十倍!

雷雲之海同樣和禁地一樣,危機四伏,但是,它比禁地更加的令人感到無力。

周圍的空間,盡皆被無盡的雷雲所包圍,若是被這種雷雲擊中,沒有強大的鬥氣抵禦,就會瞬間被踢出!

能夠在雷雲之海堅持一段時間的,莫不都是一些佼佼者。

但一想起雷雲之海那進入的苛扣條件,月神殺不由眉頭一皺,想要進入雷雲之海,並不是單單取決於你的實力,而更重要的卻是財力!

實力強悍的人,未必就非常富裕。

而他和蕭焱正是那種實力強悍,但財力卻薄弱的一類。

雷雲之海的進入費用,一人可是需要十萬金幣入場費!若不是覬覦雷雲之海裡面那種強大的雷電之力,月神殺才不稀罕這種東西呢。

他所修鍊的功法,就是吞噬萬物!

若是論起那種能量所具有的威力強大,莫不屬於雷電之力。

自從知道了雷雲之海之後,月神殺就衝動恩想要進入裡面,而看到那入場費的苛扣,最終還是意興闌珊的離去。

「這一次,就當是為了能夠進入雷雲之海的一次財力準備吧!」月神殺摸了摸下顎,然後深邃的目光如同夜鶯一般的望著前方,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決心,以及找到蕭焱的決心。

「如今已經有部分的新生出去尋找杏花春雨的蹤跡,看來我必須儘快的找到焱弟,然後等到出去之後,行動起來,也是方便了不少。」單腿對著地面重重一踏,月神殺的身體如同火箭一般的直射前方,旋即,消失!

轟!

就在月神殺消失的同時,之前月神殺所站立的地方,突然爆發出一股巨大的能量波動,而後,一頭容貌猙獰的巨獸,便是帶著衝天的戾氣,來到此地。

巨獸所過之處,樹木碎裂,巨石塴碎。萬物都似已毀於一旦,月神殺冷冷的凝視著眼前的巨獸,仔細的端詳一邊,但卻並沒有這種巨獸的印象。

「此獸長的好生壯大,嘴巴竟然長到了胸口。」月神殺躲在一顆巨樹上面,通過樹枝之間的縫隙,能夠大致看清楚此物。

喉!

似是非常憤怒,這頭巨獸連連咆哮道,巨大的爪子如同鐵鏈一般,朝著周圍的樹木呼嘯而去。

它還從未有偷襲失誤這回事,偷襲不成,也是變得格外的憤怒。

「草!算你狠!」月神殺也是憤怒了起來,怎會想到眼前這頭巨獸竟然使用這招,自己縱然想要躲避,也是無處可躲,旋即,掌中寶劍驟然飛出,在前方抖起了一朵劍花!


而後,單腿對著地面重重一踏,人如同炮彈一般,對著此刻那朝著自己襲來的巨獸,連環斬去。

他之前那一劍,儼然起到了非常大的效果,原本朝著他自己襲來的樹木碎屑,也在月神殺那飛速的一劍之下,化為劍下的空氣。


「今日你遇到我,只能說是你倒霉!」月神殺掌中長劍如同一條巨龍一般,帶起衝天的殺氣,朝著眼前這頭巨大的魔獸轟殺而去。

這頭巨獸,也不過一階中期而已,若不是月神殺顧忌它那堅韌的肌膚,早就使用他那飛快的一劍,而不是此刻爆發著衝天殺氣的一劍。

殺氣,就是為了讓巨獸感到恐懼。

一旦巨獸有所恐懼,自己再取它性命,也不過易如反掌!

吼!

巨獸一聲大吼,旋即,它的腿部急速朝著前方踏入,別看它體型笨重,但是速度卻是出奇了的快捷,如同一道流星一般,朝著月神殺此刻的劍鋒,不怕死的撞去。

「竟然好與我正面交鋒?真當自己的皮膚堅韌了,就不怕任何的兵器?」月神殺突然大喝一聲,雙手舉劍,身在半空中,一個旋轉,直接躍到了巨獸的上方,然後自上而下的朝著巨獸的頭顱斬去!

不管你皮膚有多麼的堅韌,你的眼睛,卻對不會堅硬如鐵板!

看你還不受傷?

刺!

一劍當真是奇快無比,巨獸對於自己的速度,以及身體的上浮非常的自信,正是由於它對於自己的速度以及身體強度非常自信,才讓的他敢於與月神殺正面相互碰撞。

而一般的兵器,就根本傷不了他。

而一般人的速度,也根本就比不上他!

可是,此刻它碰到的卻並不是一般人。

而是比變態還要變態的人。

月神殺的速度,同樣是奇快無比,甚至還要比它的速度要快了好幾倍。

劍刺去眼睛的那一刻,巨獸還並沒有一點兒感覺,那一劍的速度很快,快的足以讓它失去知覺,而直到月神殺掌中收回寶劍,劍自巨獸的眼睛離開的時候,如同雨水一般的血液,便是從此地噴洒而出。

地面上,鮮血已經染滿了大地!

樹枝綠野,早已不再是之前的綠色,而是變得比鮮血還要紅。

帶著黑色的血紅!

「就憑你這般速度,還想與我爭鋒?」一擊得手之後,月神殺急速爆退到了一丈開外,然後冷笑道。

吼!

一擊擊中之後,那巨獸直接暴怒開5來,血紅色的雙眼,怒瞪著月神殺,但是,卻不敢大膽的朝著月神殺撲去。

看來之前那一劍,已經讓的它受到了一點教訓。

與巨獸僵持了片刻,當發覺巨獸依舊沒有動作之後,月神殺終於動了!

而往往,有時在這種時候突然動了的人,必然已經又找到了攻擊對方的辦法。

他只知道一句話,敵未動,我先動!

敵若動,我不動!


他此刻已經佔盡先機,只要這一手攻擊到位,就足以斬殺它。

吼!

望著突然朝自己奔騰過來的月神殺,巨獸竟然不由自主恩後退了一步,眼神兇惡的望著此刻的月神殺,對於月神殺的劍,它非常的忌憚,之前就是因為月神殺掌中的劍才讓它受到了重創。

冷酷公主vs校草殿下 黑暗天幕!」

月神殺望見那巨獸輕微的舉動,便是直接大喝而起,這就表明巨獸已經對自己有所防備,它心中還是挺畏懼的!

對於黑暗天幕,月神殺還是非常清楚的,這一招只要使用出來,會出現一股恐怖的死亡之氣,它現在既然已經膽怯,這招一旦使用出來,更會讓他感覺恐懼。

「就讓你嘗試嘗試一下我的死亡氣息!」月神殺趁著巨獸後退的時候,突然飛起一劍,無窮無盡的黑氣,直接朝著巨獸周圍籠罩下去。

只見得在巨獸周圍,黑色的氣體,如同章魚的觸角一般,朝著巨獸包圍而去,片刻之後,巨獸的影子,也變得極為稀薄。

吼!

巨獸恐怖的大吼著,眼神當中突然掠過一絲驚恐,月神殺見狀,直接飛起一劍,攜帶著滔天的黑氣,朝著巨獸的雙眼再次籠罩而去。

刺!

黑色的劍氣,如同一道黑色洪流一般,朝著巨獸的雙眼刺去,這正是巨獸最薄弱的環節,也是黑暗天幕所沒有籠罩的地方。

「無盡深淵的戰魂,都蘇醒吧!」月神殺冷冷凝視著眼前突然已經消失了的巨獸,然後掌中的劍朝著右手刺去,一滴殷紅色的血液,直接滴在劍上面,烏黑的劍鋒,直接閃出耀眼的玫瑰紅。

原本烏黑的空間,也在此刻變得突然艷紅,如同血液一般,直接籠罩著巨獸,就彷彿巨獸已經被這裡面的空間給完全的吞噬,化為一團血霧!

「就是現在!」月神殺突然長身而起,掌中的寶劍直刺進入,原本血紅色的空間,突然露出一口,長劍已經沒入裡面。

吼!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