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李瑤揚了揚手裡的文件,搖搖頭道:「您別誤會我可不閑!這一堆文件,全是錯誤。」

「什麼文件?」林霄狐疑地看了一眼,發現正是自己上午做的工程文件,那時候剛剛和李璟生吵完,不,準確來說是單方面發火完,趕回公司,她做的第一份文件便是這份工程文件。

她接下來,問了句:「什麼問題?」

李瑤指著她翻開來的第二頁上面紅色筆跡標示的錯誤點,說著說著就瞬時坐了下來,見林霄正認真翻著文件,她壓低聲音道:「我們經理這兩天也不知道是不是生理期,超暴躁的!!看到你這錯誤連篇,發了好大一通火,嚇得我們整個部門每一個敢吭聲的,丫的她還說要給總裁打電話告狀呢!切!總裁還有空理她?你說是吧?」

林霄翻著文件的手指忽然一頓,她扭頭奇怪地看了李瑤一眼,彷彿在說,你繼續說,我就靜靜聽你吹……

李瑤接受到信息,想也沒想繼續說道:「我聽人說李總這個月要出國去玩半個月,機票都訂好了,這會兒搞不好都上飛機了,怎麼可能接她電話啊!不接她電話,受傷的肯定就是我們了!你是不知道,這幾天,我們部門的人做事情都提心弔膽的,大聲講話都不敢,這都快發季度獎金了,大家生怕她一個不滿意,季度獎就泡湯了,一個個擔驚受怕得像驚弓之鳥。經理命令我來和你協調工作,你可得認真仔細好好看哇,不然我的季度獎萬一飛了,我都還不起信用卡了!哇……我好慘哪!」

林霄靜靜地看了一會她的表演,無奈地笑著嘆氣,一邊對照著電子檔的文案一個字一個字的斟酌,不出半個小時,已經全部改完,她列印出來給李瑤看看,李瑤看完滿意地直點頭,笑眯眯地豎起大拇指誇道:「林秘書你可真厲害啊!怪不得是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還搞得定總裁的女人!在下佩服!」

林霄:……你才搞得定總裁呢!我可一點兒也不想搞得定總裁!累!

李瑤拿著文件樂呵呵地走了,林霄正收拾桌面,餘光一個不經意就飄到了總裁專梯,忽的就看到了站在不遠處的李璟生。

他……什麼時候在那兒的?看那表情,該不是聽到了什麼吧?!這個李瑤,可真是……一言難盡!

她站起身朝著李璟生走過去,微微彎腰打了招呼:「李總好!」

李璟生勾勾唇沒應聲,將手裡的文件遞給她,轉身進了辦公室,啪嗒一聲關上了門鎖。

林霄:……這低氣壓,該不是真的聽到什麼了吧?!闊怕!恐怖!頭皮發麻!

李璟生走進辦公室,瞥見桌上的一盆綠植,眉頭微微蹙了下,想起來小野說的那席話,現在還覺得腦子裡煩得很!

那個小丫頭,就知道管東管西管別人的私生活,自己的日子都還沒過好呢!真是咸吃蘿蔔淡操心,說什麼他要喜歡林霄,她就幫他撮合牽線,哼!他怎麼可能喜歡林霄?!那個不解風情的女人,今天還敢當著他妹妹和外甥的面沖他大聲講話毫不給面子呢!這會兒還敢在公司造謠,她能搞定他?做夢!

正帶著孩子的顧小野和正整理文件的林霄,幾乎同時感覺到了背後滲人的寒意,猛地打了一個噴嚏,心跳都快了幾分……

覃北今天難得早回來,家裡沒看見小野,正要打電話的時候,她帶著孩子正從車上下來,見他站在門口,臉上露出欣喜的神色,「回來啦!」

覃北恩了聲,上前幫她抱起笑笑,走到門邊給她開著門等她進門,這才跟進去。

孩子們玩了一下午都有些累,睿睿倚在顧小野的懷裡早就睡得熟透了,這會兒把他放到小小的嬰兒床上,他舒服地翻了個身,吸著大拇指就睡了。

笑笑在覃北的懷裡玩了會兒,眨巴眨巴大大的眼睛,笑眯眯地對覃北說:「爸爸,快把我放到床上去,我困了!要睡啦!」

她睡意一向來得快,每次要睡覺了,她會直接說,覃北已經習慣了。

放了孩子下來,兩個人這才有空坐在一起,聊聊天…… 「和你哥聊得怎麼樣?」覃北低聲問著,連眼睛都舒服地眯起來,手下卻沒閑著,正給顧小野輕輕揉著因為特殊時期疼痛的肚子。

顧小野因為今天見到的事情正在出神,半靠在覃北的胸口,這會兒眼睛都閉上了,跟吃飽喝足懶洋洋嗮太陽的貓咪一樣,她聽見覃北問話,想起來今天發生的那些奇怪的事,沒答反問道:「你們男生是不是對自己喜歡的女孩子就會各種難聽的來一套啊?追女孩子這種事情,你怎麼看?」

覃北聞言笑著垂眼看她,「我這樣對過你?」

「怎麼沒有?」顧小野騰地一下坐起身來,亮晶晶的眼睛十分認真地望著他,「我在錦豐受你的氣比客戶的還多呢!還有,一旦有點兒問題,你總能拿我開涮!結果到頭來……原來你喜歡我!」

說起覃北喜歡自己這件事情,顧小野倒挺滿意的,忽閃的大眼睛里滿是笑意,望著覃北,有些得意。

覃北微微眯眯眼睛,原來……顧小姐說這些是想翻舊賬啊?

顧小野見覃北被她這般說也只是眼含深意地看她,什麼辯解也沒有,她被他盯得心裡直發毛,不知怎麼就慫了!她垂下目光,心裡直發怵,「你……你幹嘛這樣看我?」

她試圖躲開覃北的目光,卻發現一切都是徒勞,無論她躲到哪個角度,覃北的目光都能準確的找到她,讓她無處可躲!

顧小野實在是怕惹來什麼不必要的麻煩,立刻沒見好就收地繳械投降道:「哎呀好啦!你沒這麼對過我好了吧!你是這世界上對我最好的人成了吧?!」

當然,顧小野這樣聰明的人,這樣的和解,如果只是自己打自己的臉,那也是不可能,她這樣想著,一邊觀察著覃北的表情,見他神情稍稍緩和些,立刻笑嘻嘻地靠上去,說:「我想讓我哥的秘書幫我們帶兩天孩子。」

「理由?」覃北問,家裡有珍嫂和小保姆,平常都不怎麼需要兩個人付出過多的精力去照顧孩子,偏顧小野覺得過意不去,常常因為對孩子的事情處處親力親為而筋疲力盡,這會兒她要解脫一下,覃北是理解的,卻不理解她為什麼要捨近求遠。

不過聽到她說求助的人是李璟生的秘書,再想想之前遇見李璟生和他秘書時的種種,覃北幾乎沒費什麼力氣就能猜到小野要幹嘛!

「哎呀,我這不是自己照顧幾天孩子發現珍嫂她們照顧孩子怪累的嘛,就想著給她們放幾天假回家去休息休息,看看自己家裡人,不然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她們都在外面,心裡可能想家啊!」

覃北:……這理由聽起來滿充分的。

「我們自己可以照顧孩子。」覃北淡聲說,他不怕她不說出事實,就想看看她到底能找出多少的理由來,總之,一定是很有趣的。

「我們自己照……」顧小野被覃北的勇氣驚呆了!他到底在想什麼呢?!自己照顧?三個人照顧兩個孩子都夠嗆!

總裁的搶錢甜心 「你要上班,我哪裡照顧得過來啊!」顧小野幾乎是脫口而出,她奇怪地看了覃北一眼,發現他眼角帶著笑,便覺得自己好像上當了,但再看一眼,發現他又恢復了正常的神色。

「所以……李璟生的秘書是長了三頭六臂么?我們自己都照顧不過來,你怎麼能相信一個每天都要上班的人,僅憑一人之力就能照顧好孩子們?」覃北依舊很淡然,看著她的臉因為苦惱皺起來,他莫名覺得……可愛!

顧小野從來沒發現覃北是個在生活上這麼糾纏不休的人,尤其是在照顧孩子上他幾乎根本出不上什麼力氣,家裡的一切事情都是她做主,怎麼在這件事情上,他就跟她杠上了呢?!

她無奈地皺著眉頭,想了半天,最終還是硬著頭皮對上他直視過來的目光,「我……我想和你單獨去旅行,過過二人世界!」

這理由……怎麼讓人有點心動呢?

算起來,兩個人相識都快有七年了,出去旅行的時間幾乎沒有,多數是借著工作的時間,但光顧著工作,怎麼可能有約會的時間?更何況,顧小野以前還是那麼不解風情的女孩子,一直忙著和自己的上司拉開距離,一丁點兒也不肯靠近的,這樣一想,覃北倒有些期待了。

他凝神看著她,輕聲問:「想去哪裡?」

顧小野:……所以這個人不是不想讓人照顧自己孩子,只是前面的理由對他沒有利益可言所以一直不答應?!

她被自己的想法弄得一愣一愣的,望著覃北,愣了好一會兒才撓撓頭髮,嘿嘿笑著說:「跟你一起,哪裡都好。」只要能把覃北弄走,她也走了,珍嫂她們休假,孩子們就沒人照顧啦!她可真是個機智的媽媽!哎,為自己哥哥的未來幸福也是操碎了心啊!

覃北看著顧小野一臉興奮的樣子,心裡已經猜到她在想什麼了,卻不戳破她,笑了笑,才點頭答應道:「我明天讓人做一份詳細的計劃,想玩幾天,直接跟我助理說。」

顧小野:……我跟你助理說得上嗎?我說了,我不要面子的嗎?我以後準備都不去公司的嗎?

覃北只是開心地將她摟進了懷裡,腦海里已經浮現出一個很合適的地方來……

「叮」!

安靜的房間里忽然響起一聲突兀的信息聲,顧小野放在床頭柜上的手機屏幕亮了下,她想起身去拿,人卻被覃北老老抱著,她一邊無奈,一邊掙開,卻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覃北俯身過去,已經將手機拿在了手裡。

看著覃北堅持的目光,顧小野癟癟嘴,伸手用大拇指解開了手機,手機里是李璟生髮來的一條消息,簡單的幾個字:我秘書能照顧好我外甥。

雖然他其他的話一句沒說,但就是這樣已然能顯示出他對顧小野提議的贊同,顧小野欣慰一笑,點點頭,可真是孺子可教也!

覃北望著她笑眯眯的眼睛,忽的就俯身在她眼睛上親了一口,美其名曰,好處費…… 助理將方案傳過來的當天,顧小野就撥了李璟生的電話要報銷,正好李璟生正在李氏開會,就叫她到公司來,給他看看預案再說,顧小野心裡卻清楚,他才不是要看預案呢!他只是想讓她來說服林霄帶孩子!

起初顧小野對自己出的這個主意覺得十分得意,但是這兩天珍嫂她們為了回家做準備,一下午一下午的去買東西,她一個人照顧兩個小孩子,她才覺得,她對林霄,好像有點過分,恩……不是有點,是很過分!

天降萌寶:總裁爹地放肆寵 李璟生特地讓林霄交代過,底下的人一聽是顧小野,立刻滿面笑容地領著顧小野直接上了總裁專梯,一路上乘電梯到頂層,送她出了電梯,這才下樓去,顧小野有些受寵若驚。

從電梯出來,她一眼就看到總裁辦公室外的林霄,她正對著電腦全神貫注地工作著,桌上堆了不少文件,雖然東西多,桌面卻看著十分整潔,這會兒她聽到電梯的聲音響,下意識地抬起頭,兩個人的視線就在半空中交叉了。

「顧小姐,總裁正在開會,我先帶您去休息室里休息。」林霄立刻從座椅上站起來,臉上掛著職業笑容,快步走到顧小野的身邊帶路。

顧小野在林霄的身後有些忐忑,步子很慢地走著,正掂量著要怎麼開口的時候,兩個人已經走到了休息室門口,她抬起頭,正對上林霄亮亮的眼睛,她瞬間就心虛了。

林霄讓她坐一會兒,問了她要喝的飲料,林霄就去準備了,不一會兒就端來一杯黑咖啡放到顧小野的面前,看著這會兒已經是中午飯點了,林霄又問她需不需要餐點,這會兒食堂已經開始送餐了,樓上總裁辦的餐都是單獨送上樓的,可以幫她點一份等等……

顧小野見她辦事這樣的細緻認真,心裡的擔憂忽然又少了不少,她笑眯眯地看著林霄,直看得林霄頭皮發麻,她可不知道小野心裡想的什麼,自從上回顧小野在咖啡廳里說了要請她幫忙帶孩子的事情她和李璟生鬧了不愉快之後,林霄這些日子都有點膽戰心驚的,這會兒顧小野有這麼看著她,她有種特別不好的預感……

雖然林霄極力別開目光,但還是不可避免地聽到了顧小野的聲音,她聲音很柔和地對林霄說:「林秘書,你忙不忙?我有點事情想跟你商量一下。」

「您說。」這是自己上司的妹妹,林霄雖想拒絕,但又沒有資格拒絕。她只能在心裡暗暗祈禱,她可千萬千萬不要說些什麼讓自己為難的事情啊,不然,她辦不辦都不好,說不定還會被人扣上個阿諛奉承的帽子,在李氏,這樣的『帽子』真的不好戴!

「是這樣的,我家裡的兩個保姆幫著我們照顧孩子忙了一整年,我想想覺得過意不去,就給她們放了長假……」

還好還好,不是說的別的,只是保姆的事情,林霄暗暗鬆了一口氣,只是想不明白,保姆的事情和她又有什麼關係?難道讓她給她找臨時保姆?

正想著,忽然就覺得不對勁了!

等等,為什麼她在說……麻煩林秘書幫我照顧兩個寶寶?

林霄詫異地望向顧小野,臉上的笑容都消失了!

「等等顧小姐,您是說……您要把兩個寶寶放在我家給我照顧?」林霄臉上浮現出很怪的表情,像笑,卻又像要哭,大概是心裡苦吧!

「恩!」顧小野重重點一下頭,很認真地看著她,重複道:「能讓我放心的人太少了,看過你處理事情,我很相信你!」

拜託啊!我不要你信任我啊!林霄欲哭無淚地看著她,卻不敢直接拒絕,只尷尬地擠出笑容,道:「不好意思啊顧小姐,不是我不想幫,您也看到了,作為李總的秘書,我的事情並不少,實話告訴您,就算我忙得不吃飯,也要工作到七八點……」

「哇,這麼忙啊?我以前也當過秘書,在錦豐。」顧小野感嘆道。

林霄當然知道她做過秘書了,只是因為她現在是錦豐的總裁夫人,林霄自然不可能再提這事兒,不過,既然她提起來,林霄也就沒顧忌,直接接話道:「您做過秘書,應該更加知道,秘書這個職位幾乎是沒有休息的,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隨時待命的,不說上班,就說老闆突然一個電話來讓我來公司,我就不能保證孩子們的安全啊!」

「恩……好像也是哦!」顧小野點點頭,彷彿被林霄的話說服了一般,眉頭微微皺著,沉默了一會兒,她忽然就對林霄道:「我幫你跟我哥請假!正好你累了,讓他給你放個長假,好不好?我想為了他的親生外甥,我哥應該不會拒絕的。」

她眼睛里閃著亮光,好似想到了一個天大的好事給林霄一樣,林霄無奈得想翻白眼,但礙著顧小野的身份,只能幹乾地陪著笑,「顧小姐,您的好意我心領了,只是我這手上一堆事兒呢,光是交接就要好久時間,還有些……」

「沒事,和我哥交接,他以前好像也是從秘書開始做的……」顧小野邊說邊撐著腦袋想,她覺得林霄應該沒有理由再拒絕自己了,而哥哥一定也會同意的,因為昨天,是他發的消息。

林霄覺得面前老闆的妹妹似乎也不如看起來的那樣軟綿綿,這會兒說話,什麼都能給她懟回去,這分明是指定了非要她來帶孩子嘛,她雖然也喜歡那兩個乾淨漂亮的孩子,可也不代表她願意因為帶孩子而失去工作啊!

但看顧小野那架勢,林霄深知只能從老闆下手了,不然,她是沒可能拒絕得了顧小野的。可憐她不知道,這主意就是李璟生出的,他又怎麼可能不同意呢?

李氏的效率果然很快,不到一下午的時間,林霄手裡的工作已經只剩下幾個只有她和李璟生在跟的大案子了,這些案子她一直都跟李璟生彙報進度,幾乎不需要怎麼交接,所以……從明天開始,她的長假就開始了…… 林霄苦惱又無奈,面對顧小野的兩個孩子,她幾乎快要哭出來,尤其是從今天早上顧小野將兩個孩子和孩子的日常用品送來她家順便告知她自己和覃北即將出去旅行半個月,林霄就知道,自己沒好日子過了。

她極其想要拒絕這件事情,但老闆說了,長假是帶薪的,等回到公司還會給她漲工資,看得出來,老闆對她如此是因為兩個孩子是他外甥,林霄便沒辦法去開口了。

顧小野將兩個孩子交給林霄,雖然是計劃好了的,但就這樣放手跟著覃北一道出門,心裡還是有些空落落的,她坐在覃北身邊發獃,連覃北盯著她看了好久都沒發覺。

覃北長臂一伸就將她勾入懷裡,他的右手輕輕摩擦著她柔順的頭髮,輕聲問道:「想孩子呢?」

顧小野沒精打採的恩了一聲,又坐起身來問覃北,「我都那麼暗示我哥了,你說我哥會不會榆木開花,知道要上門去幫幫人家啊?還有啊,我一個人都帶不過來兩個孩子,林秘書那麼年輕的女孩子能hold住么?要不然,我們再請一個幫忙的人過去幫幫她吧?」

她一連串的問題間隔太小,弄得覃北都沒法插上話,只得等她說完,這才無奈地笑著說:「沒事的,那是李璟生的外甥。不是你說的,這個餿主意都是他提出來的么?」

李璟生這樣的做法無疑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他想追他秘書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雖然他一如既往的幼稚,人家一如既往的不為所動,覃北早就找人打聽好了。

顧小野無辜地看覃北一眼,小臉上掛著疑惑,內心裡還在糾結,她苦惱的望著覃北,問:「難道你不想孩子嗎?我們離開這麼久,你不擔心么?」

「都上飛機了。」覃北淡聲道。

她在這種時候總是這樣的焦慮忐忑,這麼多年了依然如故的,覃北無奈又心疼,他將她再次摟入懷裡,將她的頭枕在自己胸前,低聲安慰道:「沒事的,沒事的,林秘書的人品是可靠的。」

他沒說,他知道林霄的身份,也知道林霄家裡是怎麼教育孩子的,林霄的父親在林霄小時候領養過好幾個孤兒,都是林霄和她姑姑一起照顧長大的,所以,對於林霄照顧孩子的技能是根本不必操心的。

覃北沒說,不過是顧忌小野緊張的情緒,如果說了,也不見得能有什麼好的效果,搞不好她又要為林霄和李璟生的未來擔心,畢竟上次她去見林峰,才得知的林峰正在為李氏做有償法律援助,如果再知道這中間的關係,覃北幾乎想都不用想就知道顧小野一定會擔驚受怕的。

顧小野在忐忑中睡著了,這一路上,她睡得並不安穩,靠在覃北的懷裡,她做了一個夢,她夢見自己的媽媽活過來,她對著她笑,問她怎麼不帶著孩子們一起去看看她,她好孤單……

她一下就嚇醒過來,睜眼一陣強烈的亮光刺痛了她的雙眼,她伸手擋了一下,慢慢恢復過來,就見覃北正盯著她看,他問:「怎麼了?做噩夢了?」

顧小野垂下頭恢復了下情緒,這才答:「我夢到我媽了。」

「夢裡發生了什麼?」覃北放下手裡的雜誌,認真看著她問。

「我們下次去,帶上兩個孩子好不好?」顧小野懇求地望著他,兩隻眼睛水汪汪的,像是生怕他不同意,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

覃北輕笑一下,點頭道:「當然可以。」

顧小野忽然又想到自己媽媽的長相,腦海中莫名就閃過一個人,一瞬間,她緊張地抓緊了覃北的手,瞪著亮閃閃的眼睛望著覃北,覃北疑惑看她,眼神帶著詢問,就聽見她說:「我……有件事情我一直沒告訴你,我想我該告訴你,你可別生氣……」

「恩。」覃北看出來她眼神里的害怕,輕聲應道,順手將她額頭上亂了的頭髮撥了撥,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好似根本沒什麼。

顧小野卻很緊張,一直抿著唇,眉頭皺得深深的,觀察好一會兒才道:「我上次見到我媽媽……她和覃老夫人……很像……」

話音剛落,就只覺得覃北的手僵了一下,他收起笑容,看向她,弄得顧小野更緊張了,她秉著呼吸盯著他,見他遲遲沒做聲,便又想開口,哪知道還沒說話,覃北就認真地對上她的雙眼,問:「你確定?」

「我……我……」長得像這種事情,不是一千個人一千種看法嗎?就像剛出生的孩子,這個說像媽媽那個說像爸爸的,但她親眼所見,兩個人真的是長得非常像,如果不是知道面前的人是自己的母親不是覃老夫人,她幾乎都要將兩個人弄混了!

在覃北目光的逼迫下,顧小野雖然忐忑,卻仍舊堅定地點了點頭,語氣堅定道:「我確定!」

又是長長的沉默,覃北難得沉默,她也有點不知所措的,望著窗外,只能見到一片漆黑,發亮的玻璃上反射著兩個人的影子,顧小野能看到,覃北的臉上掛著焦慮,大概是覺得事情有點難以接受吧?

她如是猜著,眼神一直盯著窗上覃北的影子發獃,過了好一會兒,她才像想起什麼一樣,問覃北,「你在想什麼呢?」

覃北卻不答反問道:「你的母親,是不是姓姜?」

他想起來那個女人的姓竟然和顧小野母親的姓是一樣,而且當初他很小,有次被父親帶著參加商業聚會,見到李老夫人,他確實認錯過,錯傷了李老夫人……難道……兩個人真的是姐妹?!

覃北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他急切地望著顧小野,等待著她的回答,其實不必回答他都清楚的,可他就是想知道……

「對……我媽媽姓姜,叫姜文英。」顧小野回答道。

對於覃北的強烈反常,她能清楚明了地感覺到,就是對於他的想法,她卻一無所知。

她湛湛地望著覃北嚴肅的側臉,輕聲問道:「你……在想什麼?生我氣了么?」 覃北淡淡搖頭,「不是,我在想事情。」

他回答的聲音很淡,顧小野幾乎快要失望了,她頹然地望著窗戶上映出來兩個人的倒影,有些不知所措。

她有點後悔自己在這時候說了這件事,但這段時間心裡壓著這件事著實讓她難受,想著這是兩個人的私人時間,她就想告訴覃北,她答應過他,兩個人之間有事情要坦誠的,可這會兒,覃北明顯是想到了更多的事情,卻一句話也沒和她說,她有些沮喪……

不止是顧小野,這一天,林霄也很沮喪。

首先,一大早上被兩個小娃娃的哭聲吵醒,她看了眼手機,發現才凌晨三點就有些慌,擔心是寶寶拉粑粑或者餓了,急急忙忙揪起身來看寶寶,檢查來檢查去,什麼也沒發現,餵奶孩子也不喝,摸摸額頭又不燒的,不知道問題出在哪兒,這才讓她很擔心。正擔心著,卻聽見門外,客廳那邊傳來的門鈴聲,這個時間!會有誰這個時間還沒睡來摁門鈴的?她嚇得都呆住了,腦子都轉不動,將食指放在唇上對著寶寶噓聲,寶寶哪裡看得明白?大大亮亮的眼睛直盯著她,愣了一瞬,繼續哭起來……

門鈴還在響,一直摁個不停,林霄就是沒勇氣去開門,只是把寶寶安頓好,自己躡手躡腳地走到客廳,看了眼貓眼,只看見一團黑,她便在心裡回憶,晚上睡覺的時候是關了門鎖的,這會兒鑰匙也插在門上,對方應該是打不開門的,恩!如果他一直按,說不定鄰居會被吵醒,那麼她就有救了?

可還沒等鄰居被吵醒,她手裡響起來的手機鈴聲就把她嚇了一跳!她低頭看一眼顯示,立刻將手機按了靜音鍵,雖然前奏聲音很低只是震動,可門外的人好似還是聽到了裡面的聲音,門上的擂門聲更大了,伴隨而來的還有一道熟悉的聲音,「林霄,開門!」

是李璟生!這麼晚他來幹什麼?這是林霄的第一反應。

她湊到門上再次看了一眼,這次,她看到了聲控燈亮光下站著的李璟生,她嚇得一個激靈,手機差點掉在地上!她趕緊開了門放李璟生進來,就站在門口玄關的燈下,她忐忑且奇怪地看著李璟生,有點猜不透對方到底是什麼意思在這個時間來找自己。

「李總,那個……這麼晚……早,您來是有什麼事情嗎?」林霄有些頭昏腦漲,連早晚都分不清楚了,她觀察著李璟生臉上的表情,好似帶點怒火,但奇怪的是,她並沒有惹他,而且今天開始她就休假了,怎麼……還來找她呢?難道他想了一晚上覺得之前開出的條件太優渥這會兒要反悔?

正想著,李璟生就越過她朝里走,走到客廳站著環視一圈,有些陌生的小房子,裝修得很溫馨可愛,和林霄在公司里刻板公式化的形象有點不搭,但很好。

他勾勾唇角,隱去眉間不耐煩的神色,轉身看她一眼,問:「睿睿和笑笑呢?」

林霄還在那兒恍神呢,這會兒聽他這話,這才明白過來,原來,老闆不是沖她來的,是沖他外甥來的啊?!要接走他們么?林霄有些懷疑他一個大男人能不能照顧好自己呢,這會兒帶兩個孩子回去,豈不是……

「在卧室呢!」雖然擔心,但林霄還是認命地答話,畢竟,這些事情都不是她能決定的,誰出錢,誰決定,她只是個打工的,也有很多的無奈,雖然……她是真的很喜歡那兩個孩子。

「帶路。」李璟生還一次沒來過這裡,自然不知道她的卧室在哪裡,林霄垂著頭在前面帶路,一邊腦海里浮現著待會兒李璟生要做什麼的時候,她該怎麼克制自己的情緒。

跟在林霄的身後,李璟生並不知道她在想什麼,只是覺得她穿著粉紅色小熊睡衣的樣子和她的樣子非常切合,雖然不性感,卻讓人覺得舒服,給人一種很香甜的感覺,讓人想一親芳澤。

他按按握緊拳頭,跟著進了林霄的卧室,一股熟悉的屬於她的香味兒迎面撲來,入目就看到兩個小小的兒童床,睿睿和笑笑正趴在床上,兩雙大眼睛骨碌碌轉著,正一臉敵意地望著門口的人,見是舅舅,笑笑先反應過來,從床上爬起來,站著就朝李璟生撒嬌,「舅舅!抱抱!」

林霄腳步一頓,看一眼笑笑滿臉童稚的笑容,又回頭看一眼李璟生,發現他臉上也帶著笑,正大步走過來,心裡就感到絕望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