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囚汜保的猖狂是有道理的,雖然他的身份和愛櫻騰比不了,權力也不及喬爾。但放眼整個愛櫻城,除了這倆個人壓在他頭上以外,也沒有什麼人能奈何得了他了。愛櫻騰執政的時候,戴華家族如rì中天。。後來喬爾執政了,他在喬爾的庇護下更是得寸進尺,做了許多愛櫻騰在的時候不敢做的事,混的是風聲水起。這個人,是囂張猖狂慣了。

於是在貴族的選舉下,這次行動的領自然是他了。

自從戰爭結束后,貴族們就無比慌張,趙炎在愛櫻城做的事早已傳開了。且不說他們對這個年紀輕輕,身份又是平民的人不服。就說他與貴族們公開作對的態度,他們也是絕對不會允許他做城主的。

囚汜保是猖狂,但古烈斯秋難道又好欺負?

艾雅大6第一火系大魔導師,名聲雖然壓不過愛櫻騰,但卻不在愛櫻騰之下。囚汜保的態度,頓時讓古烈斯秋的體內翻騰起大火。

愛櫻莎拉拉古烈斯秋的衣角,她很清楚自己這個伯伯的脾氣,把他惹急了,沒準真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來。

在眾目睽睽之下殺幾個人,古烈斯秋還是做得出的。

愛櫻莎的拉扯讓古烈斯秋清醒了一些,他知道光靠暴力是不行的,愛櫻城各種身份和地位的人都在這裡看著的,眼下趙炎要當上城主,要讓他們心服口服才行。

古烈斯秋道:「炎接任城主是老城主的意思,難道你們連老城主的話也不聽了嗎?」


囚汜保偏過頭,面朝藍天,虔誠的說道:「老城主的意思我們自然不敢違背,但我想當時的情況萬分緊急,老城主又有病在身,所說之話可能並不是由衷之言。。」

「對!」卡西特也走了出來,道:「當時老城主為了愛櫻城的命運,急於求助於炎,所以才做出了這樣的決定。如果換在平時,以炎的身份,老城主是決計不會把城主之位交給他的!更不會讓愛櫻公主下嫁給他了。」

「住口!」愛櫻莎實在聽不下去了,道:「我嫁給誰那是我們愛櫻家的家事,難道也能任由你們瞎猜嗎?」


趙炎雖然沒出聲,但也怒了,當個城主居然扯出這麼多麻煩事來。不就一個鳥城主嗎?大不了不當了!媽的,你們誰愛當誰當去,老子不稀罕!

囚汜保搖搖頭,道:「公主你錯了!你們愛櫻家的事就是整個愛櫻城的事!愛櫻城的事,我們三大貴族自然有權力過問。」

「好!那我現在告訴你,父親在做出這個決定的時候是真心的,並不是情非得以,當時我就在他的身邊,我能作證!」

囚汜保嘆了口氣,向愛櫻莎微微鞠躬,一副老jian巨猾的模樣,「公主,請不必如此激動。。其實我在這個時候站出來也是為了愛櫻城著想,我們並不敢懷疑老城主當時的狀況,我們只是擔心,讓這樣一個人來接任城主,難道合適嗎?」

「怎麼不合適了?」愛櫻莎道。

囚汜保冷冷一笑,道:「他什麼身份?一個普通的平民而已。這樣的人,配做城主嗎?說的難聽點,不說做城主,就是連娶公主你的資格,他也沒有!」

囚汜保說這話的同時,現場的所有平民們的臉上,掠過一絲不快的神sè。

趙炎真的怒了,輕輕的轉過身,冷冷的盯著底下的貴族們。他雖然沒有說話,但在心裡卻有了決定。

好!好!你們要這樣說,那這個城主我是非當不可了!

平民怎麼了?你貴族又怎麼了?不就是骨子裡流的血臭屁一點,家裡的金子多那麼許多嗎?牛逼個屁啊!

你們不讓我當,老子還非要噹噹,這個平民城主,我是當定了!

「他成為我父親的女婿,我的丈夫,便什麼資格都有了!」愛櫻莎說的十分果斷,言語鏗鏘有力,面對那些反對的貴族毫不畏懼。。

此刻,在底下的人群中居然有人忍不住大聲喊道:「說的好!」

囚汜保微微一愣,沒想到人群中居然有人敢和自己唱反調。不過他想也可能只是那一兩個出格的人,不太在意,繼續道:「就算他有資格,但是他有那個威望嗎?老城主讓他接任城主這是命令,我們沒有辦法。但就算他當上城主了,有人會服他嗎?哼哼,我是不會服,我想我不服,其他的貴族們也是不會服的。一個城主如果得不到大家的支持,那是不行的。」

古烈斯秋道:「你的意思是,只要你們全部都支持炎做城主就沒問題是嗎?」

囚汜保愜意的笑道:「全部自然不可能,無論是誰當城主,總會有那麼些人不服的。但至少,也要愛櫻城大部分的人支持吧?」

「我們支持!」

囚汜保的話剛剛落音,古烈斯秋還來不及答話,囚汜保等貴族的對面那人群裡面,一群人高聲喊了起來。

「我們支持,我們支持炎當城主!」

趙炎向底下望去,是謝爾瑪和老格。

囚汜保不爽的看著謝爾瑪和老格,在他們倆的身上打量了一下,不禁露出輕蔑的笑容。。道:「哼!你們支持?你們是什麼人?」

謝爾瑪向前走出一步,絲毫不畏懼這個愛櫻城的貴族。謝爾瑪雖然現在敢這樣,但換作以前,他是萬萬不敢如此的。但經歷了「紅sè愛櫻rì」后他便漸漸明白,能救他和改變愛櫻城的便只有趙炎了。

趙炎的立場他是知道的,本事他也看到了。這對於他和愛櫻城的平民商人來說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謝爾瑪決定抓住這次機會,他要冒險,雖然現在的他已是人過半百的老頭,但他卻決定轟轟烈烈的冒一次險。

「我們是愛櫻城的商人。」

望著面前這個普普通通的老頭,囚汜保似乎想笑出聲了,道:「商人?就你們幾個普通的平民商人?光你們支持他有用嗎?」

囚汜保伸出食指揮了揮,冷笑道:「沒用。」

「不!」謝爾瑪道:「我是愛櫻城平民商會的會長,我的話就是愛櫻城所有平民商人的話,我的意思就是愛櫻城所有平民商人的意思。我們愛櫻城所有的平民商人,都支持炎擔任愛櫻城的新任城主!」


謝爾瑪的話剛落音,他身後那一眼望不到頭的人群頓時爆出一陣響徹雲霄的聲音。。


「對!我們愛櫻城所有的平民商人都支持炎擔任愛櫻城的新任城主!」

,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謝爾瑪毫無懼sè,反而還向囚汜保湊了過去,喝道:「怎麼,你難道想殺了我嗎?」謝爾瑪的聲音說的很大,離得近的人都已經聽見。囚汜保急忙把手從佩劍上拿開,惡狠狠的瞪了謝爾瑪一眼,轉過身去。

愛櫻莎很滿意底下的反應,心想這場鬧劇也該結束了,雙手壓了壓,道:「好了,既然大家都沒什麼異議了,我們就繼續開始接任儀式吧!」

「不行!」囚汜保回到貴族隊伍前,大聲道。

愛櫻莎也有些討厭這人了,道:「囚汜保大人,你還有什麼問題嗎?」

囚汜保的臉sè改變的很快,又恢復了一臉的平靜,淡道:「公主雖然年輕,但也應該明白,愛櫻城不單單是由平民組成的吧?現在也只有平民們支持炎而已,我們貴族,可是沒人支持他啊!」

卡西特附和道:「一個沒有貴族支持的城主,這好像說不通吧?」

倆人說的也並無道理,如果沒有貴族支持,炎這個城主也的確當的彆扭。愛櫻莎滿臉愁容,向底下問道:「愛櫻城的貴族大人們,難道你們之中就沒有人支持炎嗎?」

底下鴉雀無聲,囚汜保和卡西特很滿意這種效果,雙雙yīn笑了起來。

「我支持!」

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下,囚汜保和卡西特的貴族隊伍從兩邊分開,另一支貴族隊伍從人群中走了出來,雖然人數比囚汜保的少了一些,但氣勢卻十分威猛。。

但令趙炎詫異不已的是,走在這個貴族隊伍最前面的人,居然是崔南德。

難道,剛才的聲音是他出的嗎?

囚汜保和卡西特像看怪物似的看著崔南德,驚道:「怎麼……怎麼是你?」

崔南德從人群中走出來,沒有理會身後的囚汜保和卡西特,而是單膝朝愛櫻莎跪下,道:「公主殿下,城主大人!」

打過招呼之後,崔南德這才轉過身去,望著一臉茫然的囚汜保,堅定的說道:「囚汜保大人,你沒聽錯。我,崔南德.曼斯里支持炎擔任愛櫻城的新城主!」

囚汜保驚鄂的看著崔南德,想起昨夜眾貴族商議時,平rì里壞主意最多的崔南德連一句話都沒有說。當時他不以為然,到現在才明白了過來。

囚汜保伸出手指,指著崔南德,憤怒道:「崔南德,炎給了你什麼好處!你……你居然……」

哼!

崔南德惡狠狠的瞪了囚汜保一眼,喝道:「我曼斯里家族乃愛櫻城三大貴族之一,地位也不比你戴華家族要低,我難道是可以收買得嗎?」

崔南德轉過身,展開雙臂,面對著趙炎,道:「愛櫻城危難之時,是誰不顧萬難,救了我們?愛櫻城堡中,一些荒yín的貴族不顧國家安危,反而強搶民女做惡,又是誰不顧自身xìng命,將惡人一刀砍去。。」崔南德說這話時也不臉紅,好像在國家有難的時候,他沒有和自己的第六十六個小妾在帳篷里幹活似的。

「有著如此胸襟和責任心的人,有著如此正義感和魄力的人,他難道沒資格做城主嗎?要我說,炎就是正義與俠義的化身,美貌與智慧並存。這樣的人,我崔南德當然要支持!」

崔南德手舞足蹈,說的口沫橫飛,這讓趙炎感動的幾乎掉下了眼淚。他萬萬沒有想到,當初對崔南德的手下留情,居然換來了今天的大力相助。而更讓趙炎想不到的是,崔南德居然還是個天才,竟然把星爺的經典台詞都搬了出來。

這人只要對我是真心的,是個可以栽培的好苗子,趙炎在心裡感嘆著。

崔南德的突然出來將全場的局勢扭轉,也把眾人的思緒打斷。吃驚的不但是囚汜保等人,就連平民們也無比的驚訝,畢竟崔南德作惡多端,這在每個人的心都有是有數的。。

別的不說,就說他家中那一百多個太太,也是有人羨慕有人憤怒。

許多人都經常在私底下對他指指點點,這年頭,打光棍的多著呢,但這個禽獸,跟個牲口似的,一個人便找了上百個太太,真讓人氣憤。

崔南德沒站在貴族那邊,反而和平民們保持同一陣營支持趙炎,這完全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

愛櫻莎朝囚汜保瞟了一眼,心想這下你沒話說了吧。

愛櫻莎向前小走了一步,道:「囚汜保大人,連曼斯里家族都已經認同炎了,難道你還要執迷不悟嗎?」

「公主,我並非執迷不悟,而是真心為愛櫻城著想。好,就算崔南德支持炎,但我們愛櫻城三大家族也只有他一家支持而已,他代表的只是一小部分貴族的立場。難道公主想舍大取小,因小失大嗎?」囚汜保冷冷的盯著愛櫻莎,那目光無比冰寒。

「哼!老城主走了,你們就無法無天了嗎?」

一聲暴吼,轟然響起后依然在愛櫻城上空久久回蕩,震的人們的耳膜微微生痛。古烈斯秋聞言,不禁臉上一喜,雙眼綻放出奇異的神采。。

聲音還在空氣中顫抖,而說話之人已從人群中走了出來。

眾人抬起頭打量著這三人,本能的生出一陣敬意。

來人正是古聖羅華戰士學院的校長酷赤圖,酷赤圖雙目有神,臉上的鬍鬚根束分明,顯然格外有jīng神。他滿面怒火,在移動的同時用目光在眼前的事物一一掃過。

輝明多斯和奧瑪科走在他的後面,見到這一幕,趙炎等人都是一喜,看來在輝明多斯的治療下,酷赤圖已經沒事了。

酷赤圖在囚汜保的面前停下,偏過頭雙眼緊鎖住他,道:「囚汜保,你剛才是什麼語氣,你是在威脅公主嗎?」

因為古烈斯秋的事,酷赤圖和愛櫻騰的關係也產生了一些細微的變化。他雖然留在愛櫻城,但平rì里從不干涉愛櫻城的政事,也和這些貴族官員沒什麼交往。往往這些人只是道聽途說知道酷赤圖的脾氣和厲害,但卻對他不很了解。


囚汜保表面上雖然不懼怕酷赤圖,但被酷赤圖這樣望著,他心裡著實也鬧的慌。

囚汜保強忍著身體上的顫抖,道:「酷赤圖校長,我那只是提醒公主而已,並非如你所說的是威脅。。威脅公主,我可沒那麼大的膽子。」

酷赤圖冷冷的說道:「你知道就好!」

酷赤圖緩緩的轉過身,朝公主望了一眼,又轉過身來道:「別以為愛櫻城沒有了你們就不行了!我酷赤圖支持老城主的決定,並堅決的擁護炎擔任城主!」

囚汜保等人猛的一驚。

酷赤圖又向囚汜保湊近了幾步,盯著他說道:「你雖然是那什麼狗屁三大貴族,但我告訴你,我酷赤圖也不會比你差到哪裡去!我敢打賭,只要我支持炎,便會有很多貴族們和我一起支持他!」

不給囚汜保反駁的機會,酷赤圖猛的轉過身,威風凜凜的說道:「公主,主教大人,請為炎進行洗禮吧!」

酷赤圖向後斜了一眼,繼續說道:「這是老城主的安排,老城主的安排就是一切,就算沒有人支持,炎這個城主也是名正言順的。何況現在幾乎所有人都支持他,只是有個別自以為是的傢伙在搗亂罷了。你們直管行使老城主的吩咐就是了,這些人不用去理會。炎擔任城主之後,他們不願效命,大可以搬家走人,離開愛櫻城就是!這個天下是老城主拼了命打下來的,難道少那麼幾個貴族就不行了嗎?哼!我酷赤圖就不信了!」

「酷赤圖你……」囚汜保臉都氣變形了,他沒有想到酷赤圖是如此霸道的一個傢伙。。

酷赤圖沒有理會囚斯保,威武的站在原地,靜靜的看著前方,彷彿剛才什麼事都沒有生過似的。

儀式台上,古烈斯秋笑容滿面的看著底下的酷赤圖,心中甚是歡喜。

愛櫻莎對酷赤圖點了點頭,決定不再理會囚汜保那些人,底下所有的平民都很支持老城主的決定,大貴族崔南德.曼斯里和酷赤圖也擁護趙炎,這讓愛櫻莎的底氣長了不少。

愛櫻莎和旁邊的白須老者主教大人對視一眼,倆人微微的點了點頭。

下一刻,底下沒有人再說話了,囚汜保和卡西特看著眼前正在生的一切,卻無力再去制止。

酷赤圖的話已經說的很明確了,支不支持隨你,愛櫻城不少你一個,不愛住就滾蛋,沒人攔你。

雖然是平rì里喧雜的廣場,但此刻卻是最神聖最威儀的聖地。趙炎目光虔誠,舉止樸質的走近愛櫻莎,微微的彎下腰,將腦袋向愛櫻莎伸了過去。

主教大人面對著趙炎,微微的閉上眼睛,將手攤開撫在那本厚厚的書上,嘴中默念了一陣。。最後將手伸進旁邊四方桌上的白sè水盆中,五指彈開,將水灑在趙炎頭上。

感覺到聖水的洗禮,趙炎感覺全身非常舒適,心想主教大人再多給自己灑一點的時候。頭上卻多出了一個硬邦邦的東西,趙炎知道,這是愛櫻莎,已經把城主禮冠為自己戴上了。

趙炎朝主教大人和愛櫻莎微微敬禮,然後站起了身子,而在趙炎站起的那一刻,主教大人和愛櫻莎,包括古烈斯秋都輕輕的對他恭身點頭,動作十分虔誠。

愛櫻莎朝趙炎淡淡一笑,道:「炎,你現在是愛櫻城的城主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