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看到紫雲準備完畢,藍星這才轉向沐宇,不過已經沒時間再來具體講述:「沐宇,由於時間太過緊迫,我…我……以後去到中州的話,我定會去沐家找你,到時我再跟你說明,」

「現在,沐宇你就先回去吧,還有,對外不要說認識我們,我不想你因我而出事,」藍星突然的話語,同樣讓沐宇意外,但很快他就發現已經沒有機會能夠詢問了,

「沐宇哥,我也會去找你的,」隨著兩道身影的快速離去,房內只迴響著這樣一句話,

環顧著瞬間冷清下來的房間,沐宇有種非常奇怪的感覺:『這次重聚,好像剛開始就迎來結束,短暫得讓人反應不過來,』

沐宇並沒有怪藍星沒有告知自己實情,因為他自己也是有些事情沒有說出來,只是覺得難得的重聚被浪費有些可惜:『若是…前些天能再找機會交流下就好了,就算不是彼此的談心,也希望能重溫下天獸森林的那段經歷,』

今晚本來不想回去的,但是面對冷清的房間,沐宇也決定不再停留,

走出房門的剎那,熟悉的氣息感讓沐宇一怔;感應到藍星此刻正在沙辰房內,但卻已經沒有再去找他的想法,


『藍星,很期待與你的下次重聚,只是,到時沐家很可能容不下我了,』

『紫雲,這些天你讓我忘記了很多煩惱,謝謝你,如果你還想學煉丹,那到時我再來教你,呵,』

滴…時間回溯,視角變換,

前來火谷的時候,藍星他們是與沙辰一起的,如今已經決定離開,當然也不會就把他給忘記:「紫雲,你先去火谷入口等我,我去跟沙辰大哥說下,」

紫雲本來想跟沙辰告別的,但想到藍星從來不開玩笑,也就覺得事情真的很緊迫,隨後沒有異議的同意下來:「恩,那替我跟沙辰大哥告別,」

「天星,可要快點來啊,天色這麼黑,我一個人…會怕的,」紫雲動身離去之前的這句話,倒給緊張的氣氛帶來了輕鬆:「恩,我會的,」

另一邊,

房門在深夜被突然打開,這讓修鍊中的沙辰瞬間警覺,看到來人是藍星之後,很快也是疑惑浮現:「天星,這麼晚了,還沒休息嗎,」

「沙辰大哥,我跟紫雲要離開火谷了,我來這裡是想跟你說下,」藍星沒有任何的拖沓,直接就告知現今情況,

「離開,你們要去哪,」沙辰這時也從藍星凝重的神色中察覺到不對勁,

「我們準備去…西原城,」藍星很快說出事先想好的地點,自從那天與王文對戰過後,西原城也是逐漸進入視線,


「西原城,那我…,」自從那晚答應幫忙后,雖然沒有明著說出來,但是沙辰已在心中決定,要跟藍星他們一起歷練:『那絕對會是前所未有的經歷,』

雖然不清楚為何這麼急著離開,但是前來火谷的通傳已經完成,所以沙辰也就想準備同行離開:『那我也準備一下,』

上面的那句話還沒說出來,沙辰就聽到藍星如此說道:「沙辰大哥,能否幫我個忙,留下來轉告我的同伴們,我們會在西原城等他們,」

如果不是紫雲與自己有著星雲組合的連帶關係,藍星說不定會決定獨自離開火谷,因為完全無法想象身份暴露后的危險程度,

「天星,我…,」出乎預料的請求,讓沙辰一時愣住,藍星也很快解釋起緣由:「沙辰大哥,火谷里有我的族人,而他們也已發現我,所以…我不能再繼續停留,但是…我的同伴們卻仍會以為我跟紫雲在火谷,所以…我需要有人能幫我轉告已經離開的消息,」

弄清楚始末緣由后,心中的疑惑已解開,沙辰爽快的答應道:「天星,沒問題的,我會幫你轉告,那到時我再去西原城找你們,」

「如果一段時間過後,我的同伴們還沒來,那沙辰大哥…你也不用繼續等下去了,」藍星補充完這句話后,正想離開時卻又想起另外件事,

「沙辰大哥,沐宇他…我希望你能多照顧下他,」藍星隨後解釋起這個請求的原因:「感覺這段時間他有心事,但是他要忙著丹會比試,我不想他會因此而分心,所以……」

今天上午在煉丹石室外的交談中,沙辰就已了解到沐宇是藍星很重要的朋友,所以這時聽到請求后也是非常樂意幫忙:「恩,沒問題,」

「那天星…你們先趕緊離開吧,」先前有了解情況的沙辰,這時也意識到事態緊急:「接下來的事情,我會幫你們處理的,」

沙辰給藍星的感覺,就是位非常可靠的大哥,如今聽到他關切的話語,心中也是感到非常踏實:「恩,沙辰大哥,那…麻煩你了,」

即將走出房門的時候,藍星想起紫雲先前的話,也是作出告別的話語:「沙辰大哥,紫雲本來是想來的,但是由於時間緊迫,我讓他先行離開了,所以…讓我們以後再聚,」

下一刻,身形轉身的剎那,重新披上了帽兜,隨後融入了黑暗……

深夜寬闊的庭院,空曠寂靜的冷清,帶來離別的傷感;隨著房門被關閉,心情也隨之平復,只剩下意猶未盡,

『天星,紫雲,雖然與你們認識相處的時間不長,但也讓我看到了許多不同的事物,還有與之前族內完全不同的經歷,』

『西原城,但願重聚的時刻能快點到來,』

滴…時間推進,場景變換:西漠,火之谷,山谷入口,

望向四周籠罩著的黑暗,雖然清楚裡邊沒有什麼,但仍是會感到不太自在,心裡也就不免如是想到:『天星,你再不來找我,我就回去找你啦,』

不多時,身後突然傳來喊聲,著實讓人嚇了一跳,感覺後背猛的一寒:「天星,你…,哎喲,下次別這麼搞,小心臟受不了,」

「對了,天星,接下來…我們要去哪,」待呼吸平緩過來后,紫雲很快發出詢問,

「我們去…東邊的西原城吧,」抬頭望向東向的黑暗,感覺那是未知的方向:「西漠還有什麼地方,我們也不太清楚,」

「恩,那好,我們出發吧,」隨著身形的舉步動身,緊迫感開始逐漸緩解,

紫雲這時覺得終於可以詢問緣由,心中的疑惑也是按捺不住的問道:「天星,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不是去見冰冰了嗎,怎麼就身份暴露了呢,」

「我…,」儘管這樣的結果並非所願,但是藍星卻沒有絲毫後悔:「紫雲,今天下午…你的感覺沒有錯,冰冰被人欺負了,所以在得知以後,我…我忍不住就露面了,」

得知具體緣由后,紫雲是大為力挺;離開火谷的可惜,也開始逐漸平復;接下來的關注點,同樣是開始轉移,

『西原城,聽說是西漠最大的綠洲,那應該還是會挺有趣的,』

『但願此行一切順利,真不想再有麻煩啊,』 兩年未見的思念,換來短暫的重逢,儘管有太多不舍,但是也已經滿足……

少女靜佇在深夜的道上,凝望著先前離去的方向,久久都沒有回去的打算,

西漠的氣候雖較為燥熱,但夜晚仍是會涼得很快;吳極不想冰冰受到涼氣,也就開始嘗試著詢問道:「冰冰,回去吧,今晚早些休息,明天我們就回北原去,」

「恩,」清脆的回應中,含有不舍情緒,讓人好是心疼,

心疼之餘,想到冰冰已經答應離開藍家,吳極也是為此感到非常開心:『藍星,謝謝你,也只有你…能讓冰冰這麼聽話的,』

『一定不會辜負你的託付,我一定會照顧好冰冰的,』

滴…時間回溯,視角變換,

本來是非常讓人高興的重聚,沒想到卻會得知那樣的事情,周圍氣溫瞬間感覺冰冷下來,內心也疼得像是在滴血:「吳極大哥,我堂姐在哪,我要去見她,」

藍星突然的話語,也是讓吳極一愣;他原本就沒有多大的想法,只是單純的想讓藍星知道…冰冰在這兩年裡,忍受了很多委屈,已經看不下去了,

那樣的決定讓吳極很是欣慰,覺得不枉冰冰這麼堅信等待,但也正是因為長期看到,已經完全不相信藍宜曦,也就覺得露面不太妥當:「藍星,不行,不能讓她知道你在這裡,」

想起冰冰那若無其事的笑臉,知道那是她想呈現給自己的,但是每到這時心都格外的疼,真的做不到對此還無動於衷:「吳極大哥,麻煩告訴我,好嗎,我真的不想…親自問冰冰,」

在這樣夜色的黑暗環境下,讓人看不清帽兜下的神情,但卻能清晰的感受到決心,還有兩年未見的無形改變,

聽到話已說到那份上,好似已經沒辦法拒絕,吳極也只能如實告知:「好吧,你堂姐她在…賓樓二層的客房裡,」

「不要讓冰冰知道,」留下輕微的這句話后,身形快速的融入黑暗,

看到有人這麼疼冰冰,吳極自己也是很高興,但是同時也還有擔心,擔心身份暴露的可能……

滴…時間推進,場景變換:西漠,火之谷,賓樓建築,

附近多是些賓樓建築,彰顯著火之谷的強盛;儘管已進入深夜時分,周圍也仍是燈火敞亮,

對於堂姐藍宜曦,藍星記得父親與三叔走得近,自己與她的關係也是比較好,這次決定去見她,一方面是想問清楚為什麼要那樣對冰冰,另一方面是不相信她會暴露自己的行蹤,

想到三叔同意族叛的說法,藍星的心裡就充滿不確定,但他仍傾向於曾經的感情,,曾經一大家人一起吃飯,那些畫面是多麼的溫馨,

輕鬆躍上賓樓二層,心情卻是有些沉重:『不管此次見面的結果會如何,好像都不能繼續留在火谷了,』


輕巧的從窗戶進入房內,微弱的亮光下可以看到床上的身形,這時才終於明白白天時候的那些話,冰冰只有等到晚上入睡后才有時間,

『為什麼,,』大家以前的關係明明都是非常的要好,藍星想不明白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也已經不確定自己是否還能喊出堂姐,

對於即將到來的重聚,沒有預想那般的高興,只有不知要說些什麼,還有陌生很多的感覺,,時間帶來的距離感,無形卻又真實存在,

下一刻,

藍星這時還在尋思著如何來開始對話,黑暗中突然傳來的聲音讓他心神俱震:「這裡…可不歡迎你,」

『房間里…還有其他人,,』藍星的這個念頭才剛浮現,就看到黑暗中有身影襲來,來不及反應就已受到重擊,

『砰…,』身形隨之撞在桌椅上,發出了輕微的碰撞聲,

「呼…,」伴隨著加重的呼吸聲,藍星快速的拿出匕首,很快也聽到質問傳來:「你是誰,來這裡做什麼,,」

雖然光亮不足看不清對方的面貌,但從那聲音中可以確定是位青年;還沒想明白對方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間房內,身後突現的攻擊氣息就又讓藍星內心一緊,

下個瞬間,

心中的緊迫讓人想揮舞匕首轉身迎擊,餘光卻看到先前床上的身影已經不在;藍星不用多想就能知道身後那人是誰,無奈之餘只能選擇前傾翻滾閃躲開來,

身形順勢翻滾的過程中,有道緊張的詢問聲傳出,音色足以確定她的身份:「銀,你沒事吧,」

「我沒事,」青年回應的同時,看向闖入的身影,隨後問向身旁少女:「宜曦,你認識他嗎,不認識的話,那我就不客氣咯,」

「我怎麼可能認識……」看著前方陌生的身影,少女的回答脫口而出,然而片刻后卻是停下,更有難以置信的驚呼:「小星,是你嗎,」

『我…,』剛想出聲回應的藍星,很快發覺到帽兜在剛才的翻滾中脫落,也就是說自己如今沒有任何的遮掩物,

藍星本來只有談話的打算,也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這間房內還會有其他人員,更是完全的出乎事先預料,


沒有時間仔細思考,藍星立即決定離開;重新拉上身後帽兜,隨後直接破窗而出,

「小星,,」少女傳出的急切呼喊聲,很快就引來青年的回應:「宜曦,你放心,我去把他追回來,」

青年身形同樣從窗戶躍下,兩道身影在黑暗中的追逐,就此展開……

滴…時間推進,場景變換,

好不容易擺脫掉神秘青年的追蹤,藍星回到先前與吳極見面的地方,而他的消失也是引起冰冰的緊張:「少爺,你剛才去哪了,」

「我…,」聽到冰冰不知實情,藍星也是看向吳極,隨後對他點頭示意,準備不告知她真相:「我…沒去哪啦,只是四處走動下,」

先前回來的時候,藍星就已決定離開,雖然身份沒有明確的暴露,但是剛才顯然已經被認出,確認下來恐怕只是時間問題,

離開之前,神秘青年的身份讓人很是在意,藍星這時也就問向旁邊的吳極:「吳極大哥,那個白銀…他是誰,」

「白銀,你見著他了,,」吳極這時聞言一驚,心中也是非常疑惑:「白銀,他是族內白家的子弟,只是之前一直在族外,兩年前才回來古域的,所以我們才會不知道,」

對於藍星遇見白銀,吳極感到非常奇怪,解釋完后也是問道:「藍星,怎麼回事,你跟白銀,」

內心的緊迫感,讓人沒有時間細說,藍星也就準備說出最終決定:「吳極大哥,我…我準備離開這裡了,」

「少爺,」這句喊聲雖然非常輕微,但還是異常清晰的傳來;看著那忍住不哭的模樣,心疼感前所未有的強烈,

這一刻,藍星有帶冰冰一同離開的想法,但是很快就被冰冷的現實喚回:『現在的自己…根本沒有能力保護任何人,』

當初想救天夕村民時,姜晨曾說過的一句話,在這時也被回想起來:「你越是在意的事物,就越會成為你的弱點,」

『帶著冰冰離開,並不是保護她,只會是害了她,』明確了這個想法的藍星,只能強忍住心中的不舍,


離別的話語怎麼也說不出來,最後只能是以這句話來取代:「冰冰,我…我不會有事的,你…你也要好好的,行嗎,」

「少爺,」強忍的情緒終於爆發,忍不住撲進他的懷裡,也只有在那裡…才能安心的哭出來,

雖然很不想出聲打擾,但吳極也知道時間緊迫:「藍星,要離開的話,那事不宜遲,我擔心…,」

「恩,」吳極的話很快得到藍星的認同,但也能感覺到那緊抓服飾的小手:「冰冰,」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