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他姥姥的,養兵千日用兵一時,現在重任落在我們黑螳螂頭上,怎麼都認慫了?”黑胡椒又罵起來。

黑胡椒越罵,下面的人越是不敢吱聲,一個個都低着頭瞅自己的腳面。

“黑老泡,你說。”黑胡椒只好點將。

黑老泡擡起頭來,結結巴巴地說道:“二當家,我看還是要摸清這小妞的生活規律,摸清她的上下班路線,然後咱們……”

“這就對了嘛,黑老泡,你這小子肚裏有貨,就是不擠不出油水。說得很好嘛。我看就這麼辦。黑老泡這摸清情況的活兒就交給你了,你帶兩個弟兄,馬上出發,把這事給我辦好。”黑胡椒總算找到了解決辦法,立即佈置起來。

黑老泡不敢怠慢,領着兩個同夥,喬裝成看房的,溜進了售樓處,兩眼卻賊溜溜地盯着廖倩的辦公室。

盯了兩天,黑老泡總算摸清楚了。他急乎乎地回到黑螳螂的大本營,看到黑胡椒正在那裏急得像關在鐵籠子裏的狼一樣,轉來轉去。

“二當家的,我都打聽清楚了。”黑老泡氣喘吁吁地說。

“都打聽清楚了?”黑胡椒兩眼放光。

重生之侯門毒妃 是啊是啊,全部摸清啦。”黑老泡開始絮絮叨叨地彙報起了廖倩的日常起居情況。

“行啊,黑老泡。有兩下子!”黑胡椒非常滿意。

“可是,有個情況。”黑老泡補充道。

“啥情況?快說啊,怎麼還得分兩氣?不能一下講完啊?這都什麼人啊?”黑胡椒又焦躁起來。

“這個,這個,情況比我們想象的要複雜了。”黑老泡眨巴着腫眼泡說道,“那個特別能打的年輕人一直陪伴着這個廖倩,上下班都在一個車裏。這恐怕不好動手了。”

“還有這事?”黑胡椒眉頭緊鎖,“他姥姥的,無論如何,這事必須得解決啊!” “但是,事情確實比較棘手啊。”黑老泡嘟囔了一句。

“棘手也得幹啊。黑鐵不在家,咱們幾個啥事都辦不成,面子上也太他媽難看了。”黑胡椒又開始焦躁了。

“二當家,我看咱們得好好想想辦法。咱們幾個打不過那個姓程的小子,可是咱瀛洲市總會有能打得過他的吧。那個三十六計中不是有個借刀殺人嗎?咱們是否可以借別人的力量來整倒姓程的小子。”

“有道理啊!”黑胡椒大喜,“其實,這兩天我也在琢磨這事呢。你看,黑鐵在家,咱們都指望黑鐵給咱坐鎮。現在,黑鐵外出了,那我們也不能死心眼啊,可以考慮找個外援,把那小子辦了。”

“不過,找誰呢?”黑胡椒又開始撓頭了,“那次在蟠龍鎮,黑鐵和那小子打了個平手,要想鎮住那小子,就得找個比黑鐵還要厲害的一等一高手才行。這可上哪兒去去找呢?”

“在咱瀛洲市,估計也只有你二師兄可以打敗那小子。”黑老泡說道。

“這個我也想到了,二師兄固然武功高強,可是和我尿不到一個壺裏,他一向看不起我,又怎麼會聽我的話呢?再說了,我和黑鐵成立黑螳螂,可是瞞着螳螂門的,咱們乾的事可千萬不能讓螳螂門的人知道了。師傅和大師兄在國外開武館,這二師兄目前在瀛洲執掌螳螂門,他要是知道了我和黑鐵乾的事,說不定不去弄那小子,反過來把我們給弄了。不行,不行,不能找二師兄。”

黑老泡眨巴眨巴腫眼泡:“二當家啊,我倒覺得二師兄可以。”

“爲啥?說來聽聽。”

“俗話說,請將不如激將。我們正面求二師兄出手幫我們肯定不行。雖然二師兄武功高強,但是二師兄性格剛直脾氣火爆,這裏面就有操作的空間啦。我們可以用計啊,比如這個……”黑老泡嘿嘿笑着看着黑胡椒。

“他奶奶的,有道理啊!我們常用的無中生有挑撥離間計可以發揮作用啦!”黑胡椒興奮得一拍大腿。

兩人嘀嘀咕咕一通私語。之後,黑胡椒和黑老泡麪帶陰笑,分別跑了出去。

很快,瀛洲武林中流傳着這樣一句話:“螳螂門再厲害,不如一個程少帥。”然後還有這樣的傳言,說是自稱程少帥的程虞說了,螳螂門的高手在他眼裏狗屁不是,統統走不了三個回合。至於那個執掌螳螂門的二師兄於海蛟,也是徒有虛名,不堪一擊。

瀛洲是螳螂拳重鎮,某種意義上代表着國內螳螂拳的最高水準。忽然出來這麼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程少帥,一下就讓瀛洲武林炸了鍋。

“這是誰啊?竟敢如此狂妄!”大家都在打聽這個自稱程少帥的狂人,希望一睹程少帥的真容。特別是希望螳螂門能把這個程少帥好好教訓一下,以正視聽。也有想看熱鬧的好事之徒,就怕事兒不大,添油加醋又把所謂的程少帥好一頓拔高,說這程少帥如何如何厲害,螳螂門的高手肯定不是他的對手。要不爲什麼螳螂門的人都不敢出面迎戰?

大家都期盼着,瀛洲武林即將來到的一場巔峯對決。

這幾天,關琳琳也有些疑惑。她下班後找程虞幾次邀他和自己一起吃飯,程虞都說有事兒,讓關琳琳先回家,等這幾天把事兒辦完了再一起吃飯。連續幾天都是如此,這讓關琳琳有了好奇心:小魚兒到底在忙什麼?

她知道這幾天程虞在市裏桃園採訪,可是這麼一個簡單的廣告案策劃,也應該完工了呀。 快穿之男神攻略 不對,我得去暗訪一下。”

關琳琳下班後駕車就去了市裏桃園,快到售樓處的時候,關琳琳把車停在一個僻靜的地方,然後悄悄溜到市裏桃園的院子裏,躲在一座假山的山洞裏,觀察着售樓處的動靜。

此時,售樓處裏仍然有客戶在下班後前來看房子,裏面燈火通明,三三兩兩的看房人進進出出,一直到八點以後,人才慢慢少了。關琳琳看到裏面的燈一盞盞地關了,售樓處的工作人員從裏面走了出來。最後出來的兩個人居然就是程虞和那個售樓處的負責人廖倩。

程虞和廖倩走出售樓處,一輛轎車開過來停在他們面前,程虞很紳士地給廖倩拉開車門,讓廖倩上了車,然後自己也上了這輛車。

看着程虞和廖倩坐着同一輛車離開了售樓處,關琳琳心裏涌起一股醋意。她急忙忙地跑到自己的小跑車前,發動起車子,尾隨在程虞的車子後面。

關琳琳一路跟着,車子駛進了城鄉結合部,這裏的行人和車輛明顯減少,關琳琳不得不與前車拉大了車距,以免被程虞發現。

程虞坐在前排副駕駛的位置上,注意力主要放在車子的前方,公司裏的司機小方是名轉業軍人,他邊開車邊注意着後視鏡,他隱約覺得後面有幾輛車似乎是在跟蹤自己。他看了看程虞,見程虞正在注視前方,便說道:“程記者,我覺得好像有人在跟蹤我們。”

程虞點點頭,還是注視着前方。


突然,一輛麪包車從一個小巷子裏衝了出來,然後逆行,直逼程虞所坐的車子。

程虞說了聲:“來了。”然後鬆開了安全帶。

小方緊急剎車,車子在離麪包車不遠的地方停了下來。

麪包車上的人和程虞幾乎同時下了車。

麪包車上下來5個人,個個人高馬大,齊刷刷地站在程虞前面。

五人中站在中間的那個大漢問道:“你可是姓程?”

程虞點點頭:“我姓程,你找我有什麼事?”

“你就是傳說中的程少帥?”大漢又問道。

大漢身邊的幾個人擠眉弄眼嘀咕道:“就這還敢稱少帥?”

程虞有些莫名其妙,他問道:“我叫程虞,你們要找的什麼少帥我不認識。”

“不認識?別開玩笑了。”大漢拿出一張照片晃了晃,“你的照片已經出賣了你,怎麼?害怕了?有那個賊心也得有那個賊膽啊?沒那兩把刷子,充什麼大尾巴狼?”大漢對最右邊的漢子說:“老五,你教訓教訓他,讓他知道什麼叫螳螂拳?”

老五一聽,咧開嘴笑了:“好啊,哥。我可是好長時間沒找人練練了,正好鬆鬆筋骨。”說着,一個前撲,右拳直擊程虞的面部。

程虞一看這幫陌生人,說了幾句莫名其妙的話,上來就打,當然自己不能逆來順受。但他能感覺到,這幫人不是黑胡椒一夥的,好像是對自己有什麼誤解。因此,他手下也就留了幾分,並沒有直接給老五以重擊。當老五的拳眼看要打到自己的時候,他身形略一變化,用手輕輕一捋老五的右臂,老五一頭衝向了前方。老五吃了一驚,沒想到自己眼看就要擊中程虞的時候,居然一下子落空了。他用盡全身力氣,好不容易擺脫了前衝的巨大慣性,在三米外歪歪扭扭地站了下來。

老五以爲這是湊巧讓程虞給放空了,所以他一站穩,立即又回過身來,準備向程虞發起二次進攻。

程虞一看,老五在後,四個大漢在前,這可是腹背受敵的態勢啊。他已知道了老五的功力,所以,他只是面向前方的四個人站着,把後背留給了老五。

老五一看,機會來了,他助跑幾步,飛身躍起,一個飛腿就踹向了程虞的後背。他想,這一腿準把這個書生模樣的傢伙踹出十幾米開外。

令老五沒想到的是,雖然他瞄的很準,但他的飛腿還是擦着程虞的衣袖飛了過去,自己的身子也隨着自己的飛腿一起向前飛着,一直飛到老大的跟前,被老大硬生生地接住。

這下老五的臉騰地紅了起來,這人可真是丟大了。

程虞朝這幾個人拱了拱手,說句:“承讓了。”

這五個人是拜把子兄弟,站中間的這位自然是其中的老大。他的功夫遠在其他人之上。

“真沒看出來啊,果然是一等一的高手!怪不得那麼張狂!好,今天我周老大就和你好好比試比試!”周老大甩掉上衣,就要和程虞決一死戰。

程虞觀察了一下,見自己的車後面停了幾輛車,車上都有不止一人,但卻沒有人下車。他知道自己車上還有需要保護的廖倩,此時自己決不可戀戰,倘若戀戰,被後面車上的人所乘,後果不堪設想。他也看出來,前面的周老大,不像是來找廖倩尋仇的,如果是來尋仇的,還不一起上來,來個渾水摸魚瘋狂打砸?看樣子,這幫人似乎是受了什麼人攛掇和挑撥,前來找自己比武的。

他又朝周老大拱拱手:“周大哥,我想咱們之間一定是有誤會了。”

“少裝蒜,放馬過來吧。”周老大並不領情。

“周大哥,看來你是非要和我打一場了?”

“那還用說?否則我能在這裏等着你?”

“好,既然周大哥執意要打,那我也就只能奉陪了。不過,我現在受人所託,要護送一位客人到一個地方。不知周大哥可否給行個方便,讓我先把客人送走,然後咱們約個地方一決高下?” 周老大看程虞這麼說,便道:“好,既然你如此爽快,我周老大也是爽快之人。你現在馬上把客人送走。我在前面不遠的河灣公園等你。一小時後你還不來,就算你輸了。”周老大看看周圍越聚越多的圍觀者,心想,你若不來,我不戰而勝,也是上上之策。

“行,一小時後咱們河灣公園見。”程虞朝周老大拱拱手,拉開車門上了車。小方見程虞上了車,發動起車子,略微後退,然後繞過前面的麪包車,加速向前駛去。

“程記者,他們沒傷着你吧?”廖倩關切地問道。

“沒事,廖經理。”程虞微微笑着說道。

“程記者,我看你還是別去和這個人比武了,刀槍無眼,萬一受傷,那可就不好了。”

“放心吧,廖經理,據我觀察這個周老大不是個不講道理的亡命之徒。我和他之間似乎有什麼誤會,我想這個誤會必須得解開才行。否則,誤會越積越深,最後可就不好辦了。”

“那你可要小心了,都是爲了我。否則你怎麼會得罪這些人呢?”

“廖經理,你多慮了。這個周老大還真不是衝着你來的,他不知聽信了什麼流言,把我當成了什麼狂妄的程少帥,非要和我決個上下高低。”

“是這樣啊。那爲什麼會有這些流言呢?你可要注意了,也可能是別有用心的人故意爲之,以引起你們之間的爭鬥,他好從中漁利呢。”

程虞聽了,不覺點點頭:“廖經理,你說的這種可能也不是沒有。越是這樣我越是要去會會這個周老大,爭取把事實真相搞清楚。”

兩人說着,不覺到了廖倩的樓下。小方把車停了下來。程虞從後視鏡看到一輛紅色小跑車跟在自己的車後面,他心裏咯噔一聲:琳琳的車怎麼會跟在後面呢?

這時廖倩下了車來到程虞的車窗前,程虞搖下車窗玻璃,向廖倩揮揮手,廖倩卻俯身過來把臉貼在程虞的臉上,然後抱了抱程虞。

程虞有些發愣,感覺喘氣有些急促了。

廖倩小聲說了句:“謝謝你,程虞。”轉身要向樓道的單元門走去。

“你站住!”不知何時,關琳琳站在廖倩的身後。

“這不是琳琳嗎?”廖倩也吃了一驚。

“沒想到吧,你這個狐狸精,居然勾引我的男朋友!我說這幾天小魚兒下了班都不陪我出來了,原來是你在搞鬼!”關琳琳越說火氣越大,就要上來抓廖倩的臉。

程虞趕忙下車,一把抱住關琳琳:“琳琳,你誤會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關琳琳見程虞抱住她,越發亂踢亂打,瘋狂發泄着。

“琳琳,你冷靜。聽我跟你解釋。”程虞把琳琳抱到離廖倩稍遠點的地方,免得傷着廖倩。

小方見勢不妙,趕忙過來勸道:“姑娘,你真的是誤會了。程記者跟廖經理真的沒事。”

“你是誰啊?你懂得什麼?”關琳琳朝小方喊了起來。

“我只是公司的司機,廖經理自己的車子壞了,我是臨時來給廖經理當司機的。我一個司機總不會說瞎話吧。廖經理和程記者真是沒事。”

“誰信啊?你是她的司機,當然是幫她說話了。”

程虞一看,事已至此,只好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訴關琳琳:“琳琳,前幾天一幫歹徒襲擊了廖經理,我是受歐老闆之託護送廖經理上下班的。剛纔在路上,一幫人又攔住了我們的車,我們好不容易脫險。這裏面的情況很複雜,你往後面看看,在不遠處的路邊,停着兩輛車子,那就是跟蹤監視我們的車輛,車裏坐了些什麼人我們都不知道。琳琳,你不要再任性了,這裏非常危險,我希望你趕快離開這裏,不要陷在這件事情裏。”

關琳琳順着程虞指的方向看了看,果然有兩輛車停在路邊。她將信將疑地問道:“你說的都是真的?”

程虞點點頭。小方說道:“程記者說的都是真的。一會兒程記者還要到河灣公園比武,這兒真的很危險,你必須儘快離開這裏。”


關琳琳的倔脾氣上來了:“不行,不管什麼情況,我都要和小魚兒在一起。”

程虞知道一時半會兒做不通關琳琳的工作。他轉身對廖倩說:“廖經理,不好意思啊,這都是誤會。你趕快回家吧。”

廖倩只好說:“行,那我先回去了。你可要小心啊。”又對小方說道:“小方,你一定要多留個心眼,看情況有異,立即報警。”

小方說道:“廖總,你就放心吧。我一定全程陪同,並把程記者安全送到家。”

“好的,明天見。”廖倩看了程虞一眼,轉身進了門。


關琳琳心想:“明天見?明天我一定不讓你們再見。”

程虞看着廖倩進了門。回頭對關琳琳說:“琳琳,你趕快回到你自己的車上,馬上開車回家。”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