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紫薷宸看着兩個人做的五花八門的美食,表示已經眼花繚亂,連連誇獎姜小姐賢惠。

那姜家小姐也附和地看着紫薷宸笑笑,但紫薷宸這麼近地看她,卻覺得她神情裏彷彿隱含一抹哀傷,目光祥和卻又有點黯淡。 三十八章 金字招牌

在橘三娘做的差不多的時候,姜家老爺,帶着車隊浩浩蕩蕩的回來了,小二急急忙忙迎上前去,給那姜老爺遞了茶水。那管家見還沒有準備好,便遣了身邊的小廝去廚房催促,橘三娘說“飯菜馬上就好了,你家老爺,夫人剛從外面回來,秋季燥熱,我給你們備了菊花茶,你們先喝點茶,解解燥。”

那小廝卻是不耐煩道“趕緊準備吃的吧,老爺,夫人餓了一天,光喝些茶水怎麼可以。”

橘三娘連連陪笑道“好的,稍等片刻,這個點客人比較多,就我一人忙裏忙外的,怠慢了你家老爺,夫人還請見諒。”

“行了,行了,我家老爺來你家是你的榮幸,你只要照顧好了我家老爺,飯錢自是不會少了你的,你還管什麼其他客人。”小廝不耐煩的丟下這句話就走了。

在一旁的紫薷宸撇撇嘴,“這家人真是的,一副趾高氣揚的樣子,不過就是個小廝,說話都這樣目中無人,要是在京城,一個小廝這樣說話,估計出門就會被打。”

聽到紫薷宸這樣說,橘三娘不禁笑道“薷宸啊,這小地方哪能和京城比,能在京城站得住的,哪個沒點背景,沒有背景,再大的家業也撐不住啊,路上隨隨便便一個老人家,都有可能是哪家權貴的親戚,誰敢亂得罪人。這小地方就不一樣了,那姜家老爺前些年掙了不少錢,難免有些目中無人,連帶的家中僕從小廝都覺得高人一等,自然是看不起別人了,你看那姜家小姐不都是給當傭人使喚的嗎,不就是因爲那姜家大小姐的母親死的早,孃家又沒有什麼勢力嗎。”

聽到三娘這樣說,紫薷宸感嘆道“那姜家小姐也是倒黴,遇上怎麼一個家,明明是小姐,卻沒有小姐的樣子。”

橘三娘笑着點了點紫薷宸的額頭,順手遞給她一碟子小菜,“你以爲誰都和你一樣,生下來就遇到一戶好人家,快幫我把這盤小菜端去給姜家老爺,我都要忙死了。”


紫薷宸接過盤子,雖說不情願,但還是將菜端去了,大廳裏已經有好些食客了,一時間竟有些喧鬧,不過卻被一聲奶聲奶氣的童聲打斷了“娘,你看那裏有一隻小狐狸,我要。”


小狐狸,他說的該不會是小狸吧,紫薷宸一回頭,原來是小狸看到紫薷宸端着盤子,以爲是有什麼好吃的,便跟着紫薷宸來到了大廳。再看那說話的小孩,旁邊坐着一位珠光寶氣的夫人,此時正縮在一位奶媽模樣的人懷裏,卻伸着手指着小狸。

那珠光寶氣的夫人,叫過身邊的丫鬟耳語了幾句,就見那丫鬟對着紫薷宸頤氣指使道“那個端菜的小丫頭,你過來一下。”

紫薷宸只得萬般不願的過去,“丫頭,這狐狸是你的嗎?多少錢?我家少爺看上了。”

聽到他們要買小狸,紫薷宸本就因爲她們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對她們沒有好感,現在直接是厭惡了,便沒好氣的說道“小狸是我的朋友,不能賣,你們要是喜歡就自己去市場上買吧。”

聽到紫薷宸說小狸是她的朋友後,發出一聲輕笑“朋友,真是沒見過世面的小丫頭,竟然和一隻畜生做朋友,我和你說,看上你的狐狸是你的福氣,十兩銀子夠你去買好幾只狐狸了,你識相點,不要到時候狐狸也沒了,錢也拿不到。”

紫薷宸也不甘示弱道“既然你覺得十兩銀子能買到好幾只狐狸,那你就去自己買,反正我的小狸不賣。”

那小男孩聽到紫薷宸不賣小狸後,更加大聲的哭鬧“孃親,我要那隻狐狸,我要。”這邊的吵鬧驚動了旁人,那姜家大爺一副不耐煩的樣子,那管家見狀忙出來打圓場“小姑娘,給你二十兩銀子,你把那隻小狐狸賣給我家少爺吧。二十兩銀子夠這小店一個月的盈利了。”

紫薷宸可不覺得二十兩銀子很多,“這家小店一個月能不能盈利二十兩我不知道,但是我的小狸你出多少錢我都不賣。”

那管家還以爲紫薷宸要坐地起價,也是不耐煩了“你這小孩,怎的這樣不識好歹,去叫老闆娘來,真是個小家子氣。”

聽到吵鬧聲的橘三娘也從後廚跑來,看到紫薷宸還要與那管家爭辯,趕忙攔下紫薷宸,笑盈盈的說道“這位爺真會開玩笑,我這小店不過是勉強餬口,二十兩銀子可是大數目了,換這麼一隻小狐狸可是有些虧了。這小狐狸是這女孩子的寵物,這女孩是我一個朋友的侄女,這幾日寄宿在這裏,所以這狐狸我也做不得主,要是我家小店的,我肯定給您啊。您先消消氣,這小狐狸也是這女孩小叔留給她的,平日裏這女孩就當做寶貝,我們這些旁人都不給摸一下,今天你們要這狐狸,這小女孩肯定是不願意的。小女孩不會說話,衝撞了您,您還是不要介意。要不我現在去給您買一隻小狐狸去,您們就不要要這女孩的狐狸了。”

此時那個男孩哭的更加大聲了,“爹,娘,我要那隻狐狸,我要。”感覺男孩因爲大聲哭鬧已經有些上氣不接下氣了,而那貴婦人急忙抱過男孩,哄道“我的小寶貝,不哭,不哭,我給你要,不就是一隻狐狸嗎,就是你要天上的星星我也給你買來,咱家有的是錢。”

看着吵吵鬧鬧的一家,那個姜家小姐突然走了出來跪在地上“娘,我去給弟弟買只一樣的小狐狸吧,這是紫薷宸妹妹的,我能不能要。”

看到跪在地上的“女兒”那婦人說道“文清,你趕緊起來,不知道的還以爲我們刻薄了你呢,這是我們大人的事和你沒關係,采薇,帶小姐去休息,看好你家小姐,不要讓她亂跑。”

看到姐姐被母親訓斥了,那男孩更加肆無忌憚“我不要姐姐買來的小狐狸,姐姐買來的不好,我就要那隻小狐狸。”

“我的小乖乖,娘給你買,什麼樣的狐狸我們買不起,小丫頭,趕快開個價,多少錢我們都出。”看到兒子哭鬧不止,那婦人連忙安慰道。

聽到女兒說話,那一直未開口的姜家老爺皺了皺眉,剛纔他好像聽到這女孩叫紫薷宸?他擺出一副自己認爲和藹可親的樣子,來到紫薷宸身邊“小朋友,剛纔文清說你叫紫薷宸對嗎?不知可否是京城的紫家?”

儘管不明白這姜家老爺怎麼突然變了一副面孔,但還是回答道“是啊,有什麼問題嗎?”

聽到紫薷宸的確認後,那姜家老爺突然就變了一副表情,“哈哈,原來是紫家的小姐啊,這小狐狸是你的寵物啊,怪不得這麼招人喜愛啊,既然是你的寵物,那我就不奪人所愛了,哪天見到令尊可要幫我帶聲好啊。”

那婦人聽到夫君突然幫着這小女孩,似乎還有些不滿,正欲開口,卻被夫君用眼神呵住了。

橘三娘看那姜老爺還有點見識,不至於完全目中無人也就上來打圓場“姜老爺,怠慢你了,馬上就上菜,今天這頓一定叫你們滿意。”說完就趕緊拉着紫薷宸回到後院了,生怕她再和那姜家的人爭辯。

回到後院,紫薷宸依舊忿忿不平,“三娘,你說這家人也太過分了,不就是有點錢嗎,怎麼能這般仗勢欺人。”

橘三娘連連安慰到,“在這小地方,就是這樣,他們還算講理了,是買,有些人都是直接搶的。不過今天你可要感謝姜家小姐,要不是她,估計這事情都不知道如何解決。”

紫薷宸不解爲何三娘一定要自己感謝姜小姐,“就因爲她幫我求情嗎,可是我看那個姜家夫人,根本就不買她的帳。”

三娘也不惱,繼續解釋“她幫你求情的時候可是特意點出你姓,那姜家夫人可能不知道,但是那姜小姐和姜老爺可是個有見識的,你知道嗎,整個飄幻大陸,姓紫的本來就不多,你小叔又在最近在這裏,姜老爺是生意人,自然是知道你小叔的,聰明如他,怎麼會想不到你和紫振桓的關係,所以說你這個姓可是金字招牌,不管走到哪,只要報出你的家門,誰也要給你父親幾分面子,哪怕是你家的僕人,都沒人會得罪。只不過可憐了那姜家小姐,幫了你,那姜家夫人定不會讓她好過。”

聽到三娘說紫家這個金字招牌,紫薷宸倒是有些不知道,她可從沒有聽說過有哪個人家這般就連皇家都沒有這般好用。

橘三娘也看出紫薷宸的不解,繼續說道“要說你這姓,就要從你的祖先說起你的先祖和那些追隨者幫助飄幻大帝建立起飄幻大陸,其他追隨者選擇了歸隱,只有你先祖選擇了守護大陸,那時飄幻大帝就立下宏願,只要你紫家守護一天飄幻大陸,飄幻大陸任何人都不得與你紫家爲難,不然定遭五雷轟頂。不過也是奇怪,你們紫家一直以來都是人丁單薄,也沒有什麼分家,所以姓紫的在京城的,也就只有你們一大家族,你父親堂堂大將軍,誰敢惹你?”

聽完橘三孃的解釋,紫薷宸倒是有些寬慰了“這姜家人,看來不僅仗勢欺人,還是個欺軟怕硬的主。既然這個姓氏是個金字招牌,那以後是不是我只要說我姓紫,就能爲所欲爲了?”

聽到這話,橘三娘也知道紫薷宸是在開玩笑,也就打趣道“你可以去試試,要是你幹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估計你父親就是第一個打死你的人。”

“哈哈,三娘,你不要嚇我,我不過是開玩笑罷了。”

三娘白了紫薷宸一眼“我還不知道你了,你這麼善良,怎麼可能去做壞事呢,你記住,你的姓雖說是個金字招牌,可也不能太過張揚,你們紫家可不是無敵的。” 三十九章 心中有溝壑 方可定乾坤

“我知道了,三娘,都是這個小傢伙,沒事亂跑,才惹出了事。”說着還把小狸拎起來,指着她的鼻子,對着她教訓道“你這小東西,每天就知道吃,顛着你那小短腿,到處跑,這下惹出事了,你就一言不發,看你以後還敢不敢亂跑了。”

小狸也知道自己惹出了麻煩,只能委屈的嗷嗷叫兩聲,還用兩隻爪子遮住自己的臉,那樣子好像再說“我知道錯了,以後不敢了。”

但是這小傢伙就算是認錯也能萌翻一屋子人,讓人都不忍心罵她了。“好了,小狸也不是故意的,誰知道那個姜小少爺就偏偏看上你的小狸呢?那孩子一看就是被寵大的,也是不懂事,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想要,才鬧成這樣,要是一些懂事的,見你不願意,也就作罷了。”

紫薷宸又用手拍了拍小狸的頭,“你這個壞傢伙,每次都這樣,做了錯事就賣萌,下次在幹壞事,我把你扔去喂老鷹。”

橘三娘見紫薷宸氣消了,便把她拉到一邊,從鍋裏端出幾個碟子,“諾,這是我剛纔做好,留給你的,今天外面客人多,你就在委屈一下在後廚吃飯啊。”

“哇,三娘給我留了怎麼多好吃的啊,我一個人吃不了,你和我一起吃吧。”看着小桌上的美味,雖說都是給她留的,但是依舊精緻,就連小狸這望着流口水。

“你吃吧,我還要給那姜家備些茶果。”

“已經好多吃的了,還要給他們準備啊,那一桌子菜,他們都吃不了,最後都是浪費了,再上,那不是要撐死他們了。”聽到橘三娘還要給他們準備吃的,紫薷宸剛剛平復下來的不滿又露出了苗頭。這些菜,他們肯定吃不完,一大桌子菜,最後都是浪費了,饒是她們紫家家業大,也不會如此鋪張浪費。

“不要想了,他們吃不了,我收起來還可以拿去接濟乞丐,總之是不會浪費的,你就不要生氣了。就算沒有乞丐,也可以收去餵豬的,把豬養肥了,再給我們吃,這樣循環,也就不算作浪費了。”橘三娘,見慣了那些有錢人浪費,早就見怪不怪了,看到紫薷宸卻因爲此事耿耿於懷,便出言安慰。


“好啦,我知道三娘你是不會浪費的,所以爲了不浪費你的一番心血,這些菜你就陪我一起吃吧,對了,我好像沒有看到紫嫣,這丫頭不知道又跑去哪裏了,?”紫薷宸這纔想起來,剛纔自己在大廳就沒有看到紫嫣,不然已紫嫣的性格,怎麼會看到她被欺負,而不站出來呢。

“你這小鬼,我和你一起吃就是了,紫嫣我叫她幫我去市場買些桂花,最近桂花正當季,買些回來做桂花糕給你吃,聽紫嫣說,你最喜歡吃桂花糕了。”見紫薷宸執意要和自己一起吃飯,橘三娘也不推辭,拿起一雙筷子,就坐在紫薷宸對面慢條斯理的吃起來了。

“桂花糕,我喜歡,三娘真好,不過三娘能在給我做點棗泥酥嗎,那天你做的實在是太好吃了。”紫薷宸的人生並沒有什麼大愛好,除了修煉,看書就是吃了這幾天在橘三娘這裏每天橘三娘給她做各種各樣的吃的,簡直都要把自己養成小胖豬了,不過她還是很喜歡在這裏,畢竟每天能吃到美味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小姐,小狸是不是不在了!”正當兩人吃飯時,就聽到紫嫣的聲音穿來,聽的紫薷宸一臉黑線,什麼叫小狸不在了。等到紫嫣進來,看到小狸安安靜靜的臥在紫薷宸一旁,才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小姐,我剛纔回來的路上聽到人們說,姜家小少爺在橘香苑裏,看上了一隻小狐狸,小狐狸的主人死活不賣,那小少爺非要搶,那小少爺和小狐狸的主人在爭搶狐狸的時候,一時大意將那小狐狸掐死了。嚇得我趕緊就往回跑。”紫嫣像倒豆子一樣將她聽到的一股腦說出來,說着還不忘伸手摸摸小狸,看她是不是真的。

聽到路邊的傳言,橘三娘倒是笑了“小鎮上的人就是這樣,張三丟了個芝麻,都能傳成張三的西瓜不見了,你看小狸和你家小姐不都好好的嘛,鍋裏我給你留了飯,一直用熱水溫着,正好端來和我們一起吃。”

看到大家都沒事,紫嫣也就聽話的端來自己的飯,和紫薷宸兩人一起吃飯了。就在三人快要吃完,一個小廝來說是姜老爺請老闆娘過去,橘三娘趕緊理了理衣服,紫薷宸因不放心三娘,便讓紫嫣跟着去看看。

原來是這姜家要在這裏還願三天,姜家夫人對老闆娘的手機甚是滿意,希望能在店裏住下,由老闆娘幫忙料理一下三天的食宿,順便幫他們準備一下禮佛的素齋。本來橘三娘這裏就五間客房,自己住一間,紫薷宸住了一間,只剩下三間客房,是不夠姜家一行人住的,但是那姜家夫人表示三間就夠了,一定要住在這裏,那橘三娘也就不好拒絕了。

所以在後廚的紫薷宸就看到那些姜家的僕從,來回穿梭忙碌的身影。經過一番整理,姜家總算是安頓好了,略做休息後,那姜老爺又帶着兩位太太去廟裏了,紫薷宸一個人無聊便跑去找那姜家小姐玩。

兩人漸漸熟絡後,紫薷宸發現那姜小姐,在詩詞上很是有研究,正好紫薷宸也對這些感興趣,兩人一時間竟相談甚歡,忘了時間。“文清姐姐,你有沒有想過去讀書?以你的見解,應該是能考取到功名的,這樣你就不用在這個家裏受欺負了。”

聽到紫薷宸的建議,姜文清苦笑一聲“讀書,我父親最煩讀書人了,特別是女孩子讀書,他常常說女子無才便是德,我母親就是因爲書卷氣太重而被我父親嫌棄的。我父親現在就像等着我及笄趕緊將我許配出去,找個門當戶對的賣個好價錢最好,實在不濟送去給哪個當官的做小,只要能幫到他就是好的。”

紫薷宸心裏默默嘆了一口氣,儘管飄幻大陸很是開明,女子可以入朝爲官,但任然有好大一部分人認爲女子是自己的附屬品。“文清姐姐,你就願意和你母親一樣過一輩子嗎?難道你就沒有嘗試過改變嗎?”

如果可以選擇,姜文清一定不會選擇這樣的人生,可是現實就是如此,她根本無力反抗,“改變?也許對你們這樣的人來說,改變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你們身邊有各式各樣的資源,想做什麼,取決於你們的興趣,可是我們哪裏有權利選擇。我小舅就是認爲通過自己的努力可以改變家族命運,他一心讀書,母親爲了供他讀書,才委身於我父親,可是他現在依舊一事無成,年年考科舉,年年不中。”

“文清姐姐,寒門學子通過科舉一朝入龍門的例子數不勝數,也有人終其一生不過是爲他人做嫁衣,就算是鯉魚化身爲龍也要經過數次努力,凡人想獲得長生,要修仙,每增加一次壽命,都要歷經雷劫,你要相信,心中有溝壑,才能定乾坤。你所經歷的一切不平,上天總會以另一種方式補償你,只有繼續努力,纔有希望,不努力一點希望都沒有。”對於姜文清,看她的詩詞,她覺得姜文清心裏還是有一些不甘的,不過是被壓抑太久了,她還是希望姜文清能勇敢一點,不要被這個家庭吞噬了心中最後一絲夢想。

此時天邊正好飄來一朵雲彩,遮住了夕陽,“文清姐姐,你看那朵雲彩,金光閃閃的,好像穿了一件金縷衣,好看嗎?”

順着紫薷宸的手看去,果真像紫薷宸說的一般,一朵灰色的烏雲因爲遮住了夕陽,卻被夕陽渡上了金邊。“嗯,真好看!”

“文清姐姐,就算烏雲遮住了太陽,她還是努力的散發着光明,甚至給遮住了他的烏雲都穿上了綵衣,就算被遮蔽也要用其他的方式將美麗展示給大家,更何況烏雲的遮蔽不過是暫時的,等烏雲散去,太陽依舊是太陽,並沒有什麼損失。”對於姜文清,她能說的只有這麼多了,剩下的只有看她自己能領悟多少了。

“文清姐姐,天色晚了,收拾一下該準備晚飯了,我去看看三娘又給我們準備了什麼好吃的。”說完,也不管姜文清,帶着小狸走了。

只留下姜文清一個人,在院子裏,呆呆的看着剛纔的那朵雲彩,此時那朵雲彩已經飄遠了,可在姜文清眼裏,這朵雲彩依舊穿着一件金縷衣。

紫薷宸只顧着開導姜文清,卻沒注意院子裏有一個人一直關注着她,看着紫薷宸離去的背影,橘三娘好像有些理解,爲何小狸作爲一隻靈狐,卻選擇年紀輕輕的紫薷宸做爲主人了,這孩子將來不可估量啊。想到這裏,橘三娘不禁有些嫉妒了,爲什麼紫家的每一個後代都是人中龍鳳,俗話說盛不過三代,這個魔咒好像被紫家給打破了呢。 四十章 丫鬟之死

那晚,姜文清在橘香苑的後院裏坐了很久,直到采薇叫她回去休息,她才發現不知不覺中天都黑了,原來時間真的過得好快,一個不小心就溜走了。

第二天,橘三娘早早就起來給那姜家夫人準備素齋,卻意外的發現紫薷宸一個人在院子裏練武,小小的年紀,有時候總像個大人,讓自己這真正的大人也看不透,有時候又分明是個小孩子。

同樣早起的不止紫薷宸一個人,還有那姜家的護院,他就靜靜地站在一邊,看着紫薷宸練劍,紫家劍法名揚大陸,雖說紫家從不敝帚自珍,清風明月,行雲流水兩大劍譜,只要練劍之人,可以說是人手一份,可真正能掌握紫家劍法精髓的也只有紫家之人。難得看到紫家後人練劍,那護院怎能不興奮,眼裏不時有些精光閃過,一些自己不明白的問題,在看過紫薷宸練劍之後也有一種恍然大悟的感覺。

紫薷宸很快就練完了所有劍法,這幾日小叔不在,有些問題只能自己一個人琢磨,想不通的時候她就一遍一遍的練劍,此時她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當中,完全沒在意院子裏的兩人。

那護院見橘三娘直勾勾的盯着自己,許是有些發毛,也對,自己一大清早就盯着人家小姑娘一動不動,也是不太好。“老闆娘起的真是早,我本來打算借你家後院晨練,卻不想有人捷足先登,看這小姑娘劍法絕妙,不由得出了神,倒是讓老闆娘笑話了。怎的?你也對紫家劍法有所研究,我看你也看了許久。”那護院趕緊解釋道,畢竟這老闆娘看起來深不可測,讓她誤會了什麼就不好了。

“這位小哥說笑了,我不過是個廚娘,哪裏會這些,我不過是怕那孩子出什麼意外,小孩子舞刀弄劍的很容易傷到自己,畢竟他小叔託我照顧她呢,要是在我這裏有什麼三長兩短,我這罪過可就大了。”橘三娘也不回答,只是很隱晦的告訴他,紫薷宸正是當朝大將軍的女兒,叫他不要有什麼非分之想。


那護院又怎麼聽不出橘三孃的弦外之音,只要是習武之人,無一不拿紫家當榜樣,今日有幸得見紫家劍法,已是大幸,又怎會有其他想法,只能苦笑一聲“老闆娘,天色不早了,我還要去準備車輦,就先行告辭了。”

看着那護院離去的背影,橘三娘覺得也許真是自己想多了,但是還是小心一些比較好,畢竟江湖險惡。“薷宸,怎麼起得這麼早啊,你剛纔練得劍法,可是清風明月?”

“咦,三娘,你也會清風明月?”看到橘三娘在一旁,紫薷宸收起手中的劍,開心的向橘三娘走來。

“我可不會劍法,不過是見你小叔練過罷了,不過你這劍,我倒是第一次見,和那些普通的都不一樣。”

紫薷宸拿起手中的劍,小心的擦拭“你是說這把劍啊,這是父親專門找人給我做的,這比起一般的劍小一點,輕一點,正好適合我用,最主要的是他還可以伸縮,等我年紀大一些的時候也可以使用,也方便攜帶。”

“我看你小叔都是用幻氣變幻出兵器,你爲何還要隨身攜帶呢?”

“小叔修爲高,凝練出的兵器可以稱心應手,而我修爲還不到識海,凝練出來兵器很容易就會被打散,所以我還要隨身攜帶兵器。”紫薷宸其實也是可以凝練出兵器的,只不過她的真實修爲一直都是祕密,爲了不讓人懷疑她還是一直使用冷兵器的。

“薷宸啊,練一樣劍法,你要先去了解它的內在,才能領悟到它的精髓,就像我做食物一樣,只有用心瞭解事物的內在,才能讓它把深處的精華揮發出來,時候不早了,我們去吃早點吧。”橘三娘對着紫薷宸說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話之後,便拉着她去吃早點了,也不給她詢問的機會,這讓紫薷宸覺得橘三娘更加神祕了。

今天那姜家老爺不知怎麼了,一定要帶着姜小姐去廟裏,紫薷宸本想去找姜小姐一起看書的,在知道這個消息後只能自己一人在院子裏看書了,等晚上再去找她吧,不知道昨天一番話,她有沒有想明白。

晚上紫薷宸正要去找姜文清,卻見到姜文清的侍女采薇急急忙忙的跑來,說是見到姜小少爺抱着小狸往橘香苑外面走去。

小狸一向在院子裏亂跑,她也不惹事,所以就沒人管她,所以聽到小狸被抱走了,紫薷宸也是已驚,急急忙忙向外面跑去,姜文清聽到這個消息也是連忙起身追去,她這個弟弟看着年齡小,可是卻一點也不像小孩,平時在府上,誰要是得罪了他,都沒有什麼好果子吃,現在他抱着小狸一定是沒有什麼好事,萬一他做了什麼事,那可就麻煩了。

已紫薷宸的能力找個人很簡單,好在姜家少爺也沒有走遠,就在一個偏僻的小巷子,但是等她找到姜家少爺時,那姜家少爺卻已經將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刀對着小狸了。這可嚇壞了紫薷宸,一個箭步衝上去將那小少爺手中的刀奪下,“你拿着刀,要對我家小狸做什麼?走!你和我去找你父親,這事情你要給我一個解釋。”

本來都打算入睡的人們,被院子裏的喧鬧聲驚醒。

“我不管,要不是我及時趕到,你家兒子不知道怎麼對我的小狸呢,今天你必須給我一個解釋,道歉沒有用!”紫薷宸一點都不妥協,一定要求姜老爺給她解釋。那姜老爺只是一個勁的賠笑,讓紫薷宸消消氣。

“好了,老爺這事不是我們的錯。我已經問過兒子了,是采薇那丫頭把這隻小狐狸交給他的。他說采薇說,紫家小姐和我們文清關係好,見我們明天就走了,想送些東西給文清做禮物,實在不知道文清喜歡什麼,想起來我家小少爺喜歡這隻狐狸,就想送作文清,讓文清轉贈給小少爺,因爲半路見到小少爺,便直接給了小少爺。”那姜家夫人拉着姜小少爺,氣勢洶洶的走來,別人怕她紫家,自己可是不怕的,不就一隻小狐狸嗎,紫家爲這一隻小狐狸難爲自己,傳出去也不怕遭人嘲笑。

這姜夫人的一番話,驚得在座的衆人不知說什麼好了,只能暗自嘆氣,果真是無知的婦人最可怕。

“你這夫人,怎麼能這樣歪曲事實呢?我和你姜家小姐就算關係再好,我也不會將我的小狸送與她,就算送也是給你姜家小姐,關你那廢物兒子什麼事?”看那婦人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紫薷宸就想打她,怎麼能這樣將黑水潑到自己身上,真正是叫人生氣。

“夫人,我沒有,我沒有將小狸給少爺,這是紫家小姐的寵物,我怎麼可能拿去給少爺呢?”聽到夫人將矛頭指向自己,采薇驚得趕緊跪下求情,看來夫人是要拿自己開刀了。

看到夫人這樣說,姜老爺哪能不知道自家夫人的意思呢?趕忙說道“紫小姐,這一定是那丫鬟想討好小少爺,好藉此一步登天,就偷偷拿了您的狐狸,都是這丫頭不懂事,讓您受驚了,我這就好好管教這丫頭,給您賠罪。來人!把采薇這丫頭給我關到馬棚裏去,等回去了賣到那勾欄瓦肆中去,不要留在家裏敗壞了門風。”進來幾個小廝,將那采薇拉下去,采薇還在那喊冤,紫薷宸本想上前阻止,卻被橘三娘攔了下來。

見這夫妻一唱一和,紫薷宸明知這不是采薇做的,卻也無可奈何,只是想着,能不能找些銀錢,將那采薇買下來。

那姜小姐平時雖然懦弱不多說話,但這次也爲她丫鬟跪下求了情,那姜家婦人反而又抱怨說她故意惹她生氣,火上澆油。這一鬧更攪得上下亂成一團,姜家老爺大罵了姜小姐一頓,但也沒對她怎樣,只是那采薇,居然脾氣十分剛烈,見小姐被這樣對待,當下心一橫,笑道“你們這羣黑心肝的人,我和我家小姐從不曾做錯過什麼,你們竟然能這樣對待我們,今天我要拿自己的命來換小姐的幸福,要是你們再敢欺負小姐一絲一毫,我采薇在下面也要叫你們不得好死。”說着她竟突然一頭撞牆去,頓時頭破血流就死了。

看到這一幕,紫薷宸也有些吃驚,這采薇能爲自家小姐做到這步,也是忠心,卻也無力迴天,只能爲她感到惋惜。這一死卻嚇到了姜文清,當即撲到采薇身邊,哭了起來,竟生生的哭暈了過去,姜老爺便叫下人將小姐扶回房間休息。

這下死了人,驚動到官府,幸而姜老爺在這方面交際實深,采薇又的確是自己碰死的,便迅速買棺收殮了事。只是第二日姜文清一整日都不吃不喝不說話,像丟了魂似得,嘴裏喃喃自語“采薇,你我朝夕相處這麼多年了,姜府上下,別的下人免不了趨炎附勢,厚此薄彼,只有你對我不離不棄,我要是不做點什麼怎麼能對得起你。” 四十一章 今天你必須死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