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相信的人是相信,不相信的人就當作是一陣風,沒有誰理會.最起碼在殷玄縣這個傳聞是沒有辦法掀起任何狂風驟雨,蘇沐從上任后所經歷的事情還少嗎?一樁樁一件件都是那麼多,他都是能夠安然度過,真的不知道這次你們鬧出來的幺蛾子,能將蘇沐打倒嗎?別管你們信不信,反正我們殷玄縣這邊是沒有人相信.

杜鳳繼續工作.

李霄雲也已經完成入職手續,現在在商禪市主抓古廟會.

在這種最為緊張的氛圍中,蘇沐卻是出現在殷玄縣經濟開發區.自從這個部門成立起來后,蘇沐真的是沒有怎麼來過.楚錚作為開發區主任,如今真的是在各方面都適應的很好.整個經濟開發區在楚錚的管理中,一切都是穩定發展.不說別的,光是沖著擺放在大廳中的那個所謂的政務一體化部門,就可以看出來楚錚真的是在做事.

所以當蘇沐出現在開發區的時候,楚錚感到很為意外.

“怎麼樣?最近感覺還行吧?”蘇沐笑著問道.

“就是有點忙,不過越忙我越是喜歡.領導,我現在是很為喜歡這種氛圍,每天看著一個個工廠建設起來,看著一個個產品開始銷售出去,我真的是感到高興.領導我向您保證,在今年年底開發區將會實現經濟的跳躍式增長,絕對能夠為殷玄縣帶來財政上的爆發.”楚錚臉上露出一種自信光芒道.

要的就是這種朝氣蓬勃.

“記住你說的話,我就當作你這是在立軍令狀了.到時候你要是不能夠給我完成任務的話,我可是會收拾你的.”蘇沐笑道.

“是.”楚錚果斷道.

楚錚這邊做出的成績越大,蘇沐當然是越高興.當初楚錚就是蘇沐調過來的不說,其餘人只要稍微查閱下,就能夠知道楚錚是蘇沐秘書.現在的蘇沐還是這裡的縣委書記,是沒有誰敢挑刺.要是說等到蘇沐離開,沒準真的有人就會拿這個說事.但要是說楚錚這邊真的是能夠實打實的干出來成績,就算是別人想要挑刺,也要能夠挑出來才行.

蘇沐從經濟開發區結束調研后,時間已經是晚上.

而蘇沐沒有想到,就在他剛準備回家的時候,接到了姜慕芝的電話.自從姜慕芝從政后,蘇沐已經很少再能夠聽到她的聲音.這倒不是說兩人關係變的冷淡,反而是說兩人的關係變的好.[,!]起來.就因為好,所以才會這樣不計較.只有將你真正的當成是自己人,才會對你這樣.蘇沐和姜慕芝原本就沒有什麼仇恨,以前的恩怨也都是因為姜家.

蘇沐既然都已經原諒了姜桃李,又怎麼會和姜慕芝還冷戰著?

“你現在在哪裡?”蘇沐笑著道.

“我在…”

“什麼?你說你在殷玄縣?”蘇沐意外道.

“是的,我要去順權市開個會,就半路拐過來,明天還要過去.我想見你,你能過來嗎?”姜慕芝呢喃道.

“我現在就過去.”蘇沐點頭道.

蘇沐當然是知道姜慕芝所在的位置是哪裡,確切說那裡是姜慕芝在殷玄縣這邊的住所,因為那裡是九座四合院.從徐老他們離開后,九座四合院的防禦力量是減弱,但姜慕芝想要進入還是不那麼容易的.但要是有姜老留下來的鑰匙,那就沒有誰能夠阻攔住姜慕芝.這刻的她,就站在浴室鏡子前面,看著鏡中的自己,看著那具美輪美奐的**,眼中流露出一種嬌羞.

“真的不能夠再委屈自己,再委屈自己就要人老珠黃了.”

姜慕芝已經快要忘記那種滋味是什麼樣的,想到和蘇沐曾經有過的經歷,她就感覺到幸福.因為曾經失去過,所以姜慕芝對這種失而復得的幸福是愈發珍惜.

十五分鐘后.

當蘇沐出現在姜慕芝面前時,姜慕芝沒有任何話語,直接就將蘇沐拉進懷中,修長細指沿著蘇沐後背不斷摸索的同時,附在他耳邊,姜慕芝吐氣若蘭.

“我想要你.”

天雷勾地火.

蘇沐已經有段時間沒有好好的宣洩過,加上又是和姜慕芝,所以在心中那種**的涌動下,他是沒有任何遲疑,直接就將姜慕芝抱起來,當兩個人身上的衣服灑落的遍地都是,當蘇沐的龍槍豁然破體而入的時候,房間中發出兩道舒服的呻吟聲.

春色滿園.

當姜慕芝不知道幾次在欲仙欲死的巔峰狀態中清醒過來后,她整個人像是一隻小貓似的蜷縮在蘇沐的懷中,聆聽著那強有力的心跳聲,呼吸著那熟悉的味道,姜慕芝沉醉其中.

“知道嗎?我有時候發現自己真的很傻,原本青春短暫,既然喜歡就要勇敢說出來.我那時候真的是沒有想到會像是現在這樣過,這種感覺讓我找到了身為女人的快樂.蘇沐,我知道你和葉惜是有婚約的,但請不要拒絕我.我是不會成為你的累贅,我只會站在你的身後,成為你的女人,我沒有別的索求,只要這個.”

“傻丫頭.”

蘇沐撫摸著姜慕芝的秀髮,柔聲道:”只要你喜歡就好,放心吧,像是這樣的事情我們以後會有很多很多,我也給你說,我和葉惜之間是有婚約,但這並不意味著我不能夠擁有你.我是有點博愛,但等到我將我的抱負實現后,我會帶領著你們找個世外桃源隱居起來的.你應該知道我的另外一個身份,我是能做到的.”

“你說的是古武者嗎?”姜慕芝驚喜道.

“是的,就是古武者.”蘇沐微笑道.

“真好.”姜慕芝重新依偎在蘇沐懷中,緩緩閉上眼,不想要去想什麼,只是想要就這樣安靜的享受這種氛圍.哪怕是什麼話都不說,光是這種相依相偎,就真的是一種幸福.

蘇沐能夠體會到姜慕芝現在的這種心情,所以任憑著她閉眼享受.

一夜無話.

次日凌晨.

當姜慕芝起床收拾妥當站在蘇沐面前的時候,她剛想要說什麼,蘇沐的手機刺耳般的響起來,蘇沐掃了眼發現是何意晟打過來的后,心思一動,趕緊接通,那邊傳來的便是何意晟激動中帶著些許緊張的聲音.

“蘇局,他們上鉤了.” 第五百零一章:潛伏ⅲ(二)蕭寒並不擔心有人會發現他這個齊三是假冒的。因為在齊三的記憶中,他很少來總部,有時候半年都未必來一次,而來的時候都是匆匆的領取自己的那筆供奉就離開了。

所以認識這位齊護法的人並不多,主要是總部的那幾個老傢伙,他雖然特意的模仿了齊三的神識,但能不能騙過這幾個人還不好說,當然,若非必要,這些人是不會主動發出神識詢問的,而蕭寒自己也不會傻到去主動招惹那幾個人!

玄門的門主是一個很神秘的女人,在齊三的記憶里,她很模糊,幾乎看不清她的真實面目,只知道她叫君橙舞。

按照戰堂內部的權力分配,這個君橙舞應該屬於戰堂直系勢力,而蕭寒並不知道,這個君橙舞還是下一任戰堂副堂主的有力人選!

另外一位就是天門的門主戰雨。

戰家把持戰堂已有千年,這一次戰傾城退休,戰小慈接掌戰堂,下一任副堂主。戰雨的可能性比較小,而君橙舞則很有可能成為下一任副堂主,甚至日後問鼎堂主之位。

戰堂內部的權力鬥爭蕭寒不想管,事實上他也沒法管。

挖出在戰堂內部的海風姦細才是蕭寒的首要目標,而現在,就算是他想放過海風的人,海風的人也未必會放過他!

既然如此,何不主動的跟他們鬥上一斗呢,不能一舉剷除,先讓你損兵折將也是好的。

只有斬斷海風伸向龍族的魔爪,才能徹底的逼龍族與海族走上對立面,有龍族的牽制,海神殿即使想要發動對人類大陸的侵略戰爭,也要顧及後方的安危!

這也算是蕭寒為人類爭取一點時間吧!

神魔通道開啟的日子越來越臨近了,人類現在還不知道神魔兩族這一次會派遣多少大軍進入人類世界,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神魔通道一旦開啟,恐怕海神也將要回歸了,他手下的七大神將,恐怕也會一起返回。

海神殿對龍族還是有顧及的,雖然龍神已經隕落,但龍族並不是靠龍神一個人撐出來的,是靠全體龍族的力量,而且在蒼茫空間,即便是一級主神下來,也只能被空間規則克制的死死的,只能發揮侍神階巔峰的實力。或許之後神王、魔尊之流才能與空間規則相抗衡吧。

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蕭寒不打算想下去了,現階段,他的目的就只有一,好好的跟海風的人斗一斗,然後帶蔚姿婷她們離開!

只有斬斷了海風的魔爪,才能讓她們有所收斂,她們來的時候乘船,回去的時候同樣乘船,這爭的是一口氣,加入他回去的時候是走魔法傳送陣,無疑在心理上輸給了海風,又一次,就會有下一次,他不是一個甘願低頭的人!

如果沒有那個實力,忍辱負重這沒什麼,而現在並非沒有反擊的實力,何必要被人恥笑呢?就算別人不會恥笑自己,在心裡他也會瞧不起自己!

這會成為他追求更高境界的路途上一個巨大障礙!

玄門的總部很大,佔據了玄門島一半的地域,防禦森嚴,門中起碼不少於五名神級高手坐鎮。聖階修為比比皆是,就連一名看管資料館的門衛也有大劍師頂峰的實力!

雖然蕭寒沒有到過武士公會的總部,但可以感覺道,玄門的總部的防禦力量應該不輸給武士公會的總部!

當然武士公會總部絕不會代表武士公會的真正實力,真正的實力都不會暴露在陽光之下的,武士公會的總部能夠代表武士公會十分之一的實力就不錯了!

同樣的,魔法師公會總部和光明聖教的聖山,都擁有強悍的防禦力量,而兩者卻都擁有更加強大的,沒有顯露在眾人面前的力量!

隨著對這個世界了解越多,就越覺得自己所知道的還不夠,冰山才掀開了一角,人類的力量絕不是想象中的那麼弱,一個神聖同盟會就有著深不可測的力量!

何況拿些頂尖的勢力?

龍族雖表現出來的力量也才慢慢的揭開了面紗,這也解釋了一個困惑了蕭寒許久的疑惑,那就是龍族為什麼憑藉區區幾千族人能夠存活了千萬年之久。

原因不無其他,龍族依靠的是人類。

人類強大之後,不會消滅龍族,因為人類只有在面臨外部壓力的時候才會知道團結,而只要外部壓力一消除,人類就會陷入無止盡的內鬥當中,所以龍族可以坦然的將自己處在一個很高的位置。

沒有外部壓力的人類,就只有自我毀滅一途。

蕭寒也是思考了很久之後,才得到這樣一個可怕的結論。

所以什麼一統蒼茫大陸,那不過是句瘋話,如果有人能夠做到,人類也就離自我毀滅沒有多遠了!

一個強大的一統的人類,那他會毀滅掉一切的,包括自己在內!

所以蕭寒從來就沒有想過要做什麼一統蒼茫的美夢。那是不現實的,反而修鍊獲得更強大的力量,永久的生命,亦或是探索生命的玄奧或許應該成為他終極的目標。

人離不開外物,去也不能被外物的**蒙蔽自己。

他現在才算有點明白義父蚩尤的想法了,追求終極的力量才是他想要的,什麼回歸地球,跟黃帝再戰一場,統統都是借口!

不然以他強悍的實力,為什麼不去做那魔界之主,反而一個人在這三界之內晃蕩呢,還被耶穌那小子暗算了,囚禁風馬湖底三萬年?

世俗的權力對他已經沒有用了,甚至連信仰也不需要了,他要的是突破這片空間的主宰。

不過這些對蕭寒目前來說還十分遙遠,蚩尤不需要,那是因為他已經走過這條路了,而蕭寒才剛剛開始,他的路或許跟蚩尤不同,但他才跨出了一步,不管前面是荊棘還是坦途,他不能回頭。

走回頭路人終生都不可能有大成就,當然並不是說要一條道走到黑。那就是愚蠢了,路是不斷的變化的,隨時調整,只是別回過去將走過路的再走一遍就行了。

證明了已經不對的,就必須捨棄,僥倖的心理要不得。

從資料館內取得那八個人的履歷,為了不讓人懷疑,蕭寒並不局限於這八個人,神級高手的履歷都是絕密的,沒有許可權的人是不可以了解的。

本來齊三也沒有這個許可權,蕭寒當然不能通過正當途徑獲取這些資料了。只能採取一種辦法,就是偷偷的潛入!

雖然神級高手的資料屬於絕密,可他們存放的檔案室卻並不十分嚴密,因為很少有人會對這些資料感興趣,從那資料架子上厚厚的一層積灰就可以看出,這裡恐怕已經數十年沒有打掃了。

將這八個人的履歷通通背下,然後又隨便的了解了跟這八個人關係比較密切人的履歷,這居然花去蕭寒一個下午的時間,等到他從資料館出來的時候,已經是太陽西斜了。

「齊護法!」管理員感覺有些怪異,這齊護法幾乎每半年才來一次總部,每次待的時間都不超過半個小時,今天怎麼就一待就一個下午呢?而且還是他幾十年都沒來過的資料館?

「嗯。」齊三的性格,對這些低級人員從來是高高在上的,蕭寒自然是有樣學樣,眼皮子都沒動,甚至正眼都不瞧那管理員一眼,徑自的從他身邊走開了。

「老齊?」蕭寒正要走出玄門總部大門,冷不丁的,身後傳來一身叫喊。

蕭寒轉過身來,一個長相胖胖的,渾身上下肥肉一顫一顫的男人以一種不可思議的眼神朝他望來。

一愣之下,蕭寒在腦海里閃電思索起眼前這個人的形象和資料來,還好,這個人對齊三很是熟悉,而且還是從小長大到的死黨,不過這小子天生好吃,雖然天賦不錯,這麼多年了,才剛剛踏入了神級。

這傢伙的名字叫卡比拉,跟自己那隻色鳥中間就差一個字。

除了好吃之外,這傢伙跟齊三似乎是同道中人,好色。

「老齊,真的是你,我沒眼花吧?」卡比拉誇張式的揉了一下眼睛,只看到那肉山猛地一顫,人就到了自己的面前。

「卡比拉。有日子沒見,你有胖了,這樣下去,那個女人承受的了你的重量?」蕭寒以齊三的語氣說道,同時也暗中戒備,這個卡比拉可是齊三的發小,兩人之間十分熟悉,別讓他看出破綻來!

雖然在記憶中,他們兩個也有好幾年沒見了,但還是小心為妙,畢竟蕭寒並不知道齊三一些不為人知的小習慣,這種東西齊三的記憶是沒有的。

「你小子,聽說你取了一個美嬌娘,天天躲在家裡陪人家,連門內的事情都少管了!」卡比拉咧嘴笑道。

「那是你嫂子,別沒大沒小的。」蕭寒道。

「得了吧,你小子,玩過不知道多少女人了,還當真了!」卡比拉不屑的道。

「卡比拉,你再胡說,別我齊三不認你這個兄弟!」蕭寒瞪眼怒道,齊三確實很愛三娘,所以這番表現也是他根據齊三的性格加上自己的揣摩的自由發揮。

「老齊,為了一個女人,你不至於連兄弟都不要了吧?」卡比拉有些目瞪口呆。

「都說了,那是你嫂子,聽清楚沒有!」蕭寒不高興的拉下臉道。

蕭寒這也是不得已而為之,這卡比拉定然是比較熟悉齊三的人之一,若是跟他一起久了,難免不會被他發現什麼破綻,若是能以此將他氣走,到也是個不錯的辦法。

「好,好,嫂子,老齊,咱們好幾年沒見了,走,喝一杯去!」卡比拉上前一拉蕭寒道。

「不去,你嫂子還在家等著呢!」蕭寒當然不願意跟卡比拉走了,萬一再碰到熟人,那可就麻煩了。

「老齊,你這是怎麼了,是不是有了老婆,就不認我這個兄弟了?」卡比拉連頓時黑了下來。

「當然不是,今天你嫂子等我回去吃飯,我要是陪你吃酒,回去晚了,她會擔心的。」蕭寒如是說道。

「我到是怎麼回事呢!」卡比拉咧嘴大笑道,「走,去你家,咱這做叔叔的也見一見咱嫂子是啥模樣,居然能將老齊你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別胡說八道,我們這叫相互尊重!」

「得,別跟我說這個,我這人不知道什麼叫愛情,有酒就喝,有美女就上,多逍遙!」卡比拉哈哈大笑,那砧板厚的肉手拽起齊三就往外走去!

算起來齊三與這卡比拉也有十幾年未見了,當年他娶三娘的是時候,他真好在閉關,後來他做了護法,在玄門島上安了家,卡比拉又被派出去做任務去了,兩人都好幾百歲了,這十幾年不見面,也算不得什麼。

「這邊!」蕭寒被卡比拉拉著朝相反的方向走去,氣的他瞪眼道。

「對不起,失誤,我這個兄弟不稱職連老齊你的家在哪兒都不知道。」卡比拉連忙道歉道。

「哼,我都在玄門島安家十幾年了,也沒見你來看過我一次!」蕭寒不滿的道。

「兄弟這幾年不是在外面跑嘛,你看,這一身肥肉都掉了好幾個膘了,心疼死我了,你知道,那些美女有多喜歡我的肥肉了,說是騎在我身上舒服極了!」卡比拉炫耀的拉開衣襟,裡面白晃晃的肥肉顫動道。

「噁心死了,你想我幾天不吃飯呀!」蕭寒啐罵了一口,這個卡比拉簡直就是不要臉的極品,如此沒臉沒皮的人他還真沒見過,要不是他是齊三的發小,他還真不願意搭理此人。

「呵呵,我忘了,你從小就不喜歡吃肥肉的。」卡比拉不以為恥,反以為榮,嘿嘿一笑。

「我真後悔小時候沒把你這身肥膘刮下來熬成油來點燈!」蕭寒脫口而出。

「老齊,你太狠了吧,每次都是這一句。」卡比拉怪叫一聲。

蕭寒一怔,這吸收了齊三的記憶,還是有一點後遺症的,雖然這個後遺症對幫助他現在扮演這個角色非常大,可他並不像讓齊三的記憶中的性格影響到自己。

也許是自己現在扮演這個人,才不自覺的太過投入了,等回復了真身之後,這種感覺應該會慢慢消失吧。

蕭寒只是接受了齊三的記憶,又不是他的靈魂,不過搜魂之術太過於霸道,齊三的記憶給他帶來一點影響還是很正常的,要是一點副作用都沒有,那審訊的時候直接搜魂好了。

「你這一身油,估計拿來點燈,十年都用不完!」蕭寒冷眼的上下打量了這個肥豬道。

「算了,我怕你了,現在我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見到嫂子是何等模樣了!」卡比拉兩眼直冒狼光道。

「混蛋卡比拉,你要是敢對三娘有什麼不禁,我不但把你一身肥肉熬油點天燈,還要把你的骨頭敲碎了煮湯給狗喝!」蕭寒暴怒道。

「別,別,老齊,我只是好奇而已。」卡比拉嚇得脖子一縮,以他的特性,根本就看不到脖子,這一縮頭,到好像是腦袋給在一坨黃黃的屎上面,誰讓他穿了一聲黃色的衣服呢?

蕭寒走的並不快,實際上他在想怎麼應付這個卡比拉,說不定還可以從他的嘴裡探聽一下消息,畢竟這十幾年卡比拉一直在執行門內的任務積攢功勛,因為玄門的規矩,即使修為突破了神級,如果沒有足夠的功勛的話,那是不能夠在護法的位置上養老的!

齊三當初就是積攢了功勛之後才獲得護法的位置,然後現在的半閑職,半養老,不出意外,他活過兩三千年沒問題。

功勛不是那麼好積攢的,要不然戰堂憑什麼日後養你幾千年?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