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媽,你想想,要是那個男人給我捐腎了,那童阮阮呢?她不就得意了?」童雨馨臉色十分氣惱。

當知道有新的腎源,她可沒有半點開心。

滿腦子都是童阮阮得意的臉,她即嫁給了淵臨哥哥,又不用捐腎,憑什麼?

「媽知道你心裡的想法,可是童阮阮她是個賤骨頭,慕淵臨都搞不定她,你要是不肯要新的腎源,再這麼拖下去,受苦的是你自己啊。」岳薇雯十分心疼,畢竟這是自己惟一的女兒啊。

「不是淵臨哥哥搞不定童雨馨,而是他內心深處也不希望童阮阮捐腎,要不然沒有他搞不定的事情。」童雨馨氣的捂著胸口,呼吸有些不順。

「女兒,你別激動,媽懂你的意思。」岳薇雯急忙安撫。

童雨馨從枕頭底下,拿出一條項鏈遞給了她,「媽,你看這條項鏈。」

「哎呀,真漂亮,是慕淵臨送給你的吧?」岳薇雯一臉羨慕。

「呵,送給我?」童雨馨苦澀一笑,目光忽然湧出兇狠,「是我自己從他口袋發現的,如果我沒有猜錯,他本來是要送給童阮阮的,是為了不讓我傷心,才臨時轉送給我。別以為我看不出他當時把項鏈給我的時候,那股猶豫的眼神,可見他對童阮阮已經有了什麼!」

岳薇雯滿臉吃驚,「女兒,你這麼一說,我倒是明白了,肯定說這樣的,之前他為了童阮阮,還打了我一巴掌,還他媽的說什麼,能夠欺負童阮阮的只有他,要是別人敢欺負童阮阮,就先找好墳墓。呵呵,我當時氣炸了!」

「什麼?淵臨哥哥真的這麼對你?還說了那些話?」童雨馨睜大了眼睛,吃驚不已。

「是啊。」岳薇雯氣憤道:「我沒告訴你,是擔心你生氣,畢竟你身體不好,可是現在,那個賤蹄子也太得意了!」

「咳咳咳!」童雨馨氣的喘不過氣來,她捂著心口,目光中的憤怒越來越濃,「媽,事到如今,我們沒有退路,我就是要童阮阮的腎,不光要她的腎,還要她的命,否則淵臨哥哥遲早被她搶去!」

「女兒,你想怎麼做?」岳薇雯自然是站在女兒這邊。

「媽,你把耳朵貼過來,我告訴你怎麼做。」童雨馨壓低了聲音。

岳薇雯立刻將耳朵貼了過去,童雨馨小聲在她耳邊說了一些話。

岳薇雯大驚失色,「女兒,這麼做會不會太冒險了,新的腎源一毀,萬一童阮阮那邊一直不同意……」

「如果只剩下童阮阮的腎能夠救我,淵臨哥哥一定會讓她同意,我了解那個男人,只要覺得他還愛我,只要童阮阮巴不得我死,淵臨哥哥一定會挖了她的腎來救我!」童雨馨狠辣的笑容陰森又得意,「媽,你按照我說的去做,我自有分寸。」

岳薇雯還想說些什麼,可是看到女兒如此堅決,她也覺得女兒說得對,於是她一咬牙,說道:「好,媽立刻去做!」

砰砰,病房的門被敲響。

童雨馨給岳薇雯使了個眼色,岳薇雯點頭,然後離開。

門打開,敲門的是照顧童雨馨的護工,她對童雨馨說:「童小姐,有一個姓羅的小姐想見您,她說她是您妹妹的表姐,有重要事情。」

「童阮阮的表姐?」童雨馨目光閃過一道疑惑,不過還是說:「讓她過來吧。」

岳薇雯疑慮,「雨馨,會不會不妥,那可是童阮阮那邊的人。」

童雨馨勾起高深莫測的笑容,「哪邊的人,還不一定的。」

……

羅心悠站在病床前,面對童雨馨,她有些膽寒。 童雨馨靠在床頭,她冷冷地瞥了她一眼,「你不是要見我嗎?現在見到了,怎麼不說話了?」

羅心悠絞著手指,忐忑不安。

她的眼前,閃過了不久之前,發生的事情。

伊人珠寶設計總部,她拿著設計圖去面試。

通過層層選拔,她到了最後一關,是總監面試。

只要面試成功了,她就能夠留在伊人珠寶工作,成為設計師,有機會成為伊琳娜那樣的設計大師。

而伊人設計,就是伊琳娜的公司。

可是,當總監拿著她的設計圖,看完了之後,他打了一個電話給伊琳娜,並且將設計圖拍給了伊琳娜。

羅心悠很興奮,伊琳娜親自審核,要是看到她的設計,肯定會喜歡的。

可是,總監接到了一通電話之後,立刻吩咐保安抓住了羅心悠,並且將設計圖當場撕毀,指著羅心悠說道:「你居然敢抄襲娜姐的最新設計,好大的膽子,把她給我拖出去,並且通告整個設計界,她是抄襲犯!」

羅心悠臉上充滿了錯愕,「我……我沒有抄襲!我沒有抄襲啊,這肯定有誤會,我沒有!這設計圖是我親手畫的!」

這設計圖是童阮阮的,她拿過來用,怎麼變成了抄襲伊琳娜?

「哼!」總監拿出了另一張設計圖,「這是娜姐的設計,成品都已經出來了,你還敢說是你自己設計的,真是大膽!」

驟然,羅心悠似乎明白了什麼!

孽妻 難道是童阮阮,是她為了不讓自己用她的設計圖,所以把圖給了伊琳娜?

這個童阮阮,居然算計她這個表姐,好狠的心啊!

「這不是……這不是抄襲的,這是……」羅心悠想要解釋,可是仔細一想,要是她說這也不是伊琳娜設計的,自己豈不是更加完蛋了!

於是,她只能憋著這股怒火,被拖出了設計公司,遭到所有人的嘲笑。

之後,她試去找別的設計工作,可是都知道她抄襲,所以沒人要她。

她恨死了童阮阮,想找她算賬,可是她壓根不知道童阮阮住哪裡,更可況童阮阮嫁給了慕淵臨,有了靠山,她不敢輕舉妄動。

她走投無路,卻又不甘心,只能來找童雨馨。

現在能夠救她的,只有童雨馨了。

羅心悠知道,童阮阮和童雨馨之間是水火不容的,而且童雨馨也是設計師,跟伊琳娜肯定是對手關係。

要是把這件事情告訴了童雨馨,對自己是百利無一害的。

而且她是童阮阮的表姐,選擇站在童雨馨這邊,童雨馨肯定是想要利用她,會將她收為己用的,她就能繼續在設計界了。

不過聽說童雨馨生了重病,需要換腎,也不知道能不能扛得住,可是此刻除了找她,羅心悠別無辦法了,只能祈禱童雨馨別死。

羅心悠狠狠咬了咬牙!

童阮阮,既然你陷害我,那就別怪我了!

羅心悠立刻說道:「童大小姐,事情是這樣的……」

她將這件事情告訴添油加醋的告訴了童雨馨。

童雨馨聽完之後,目光眯了眯,她從床櫃抽屜里拿出了一個盒子,遞給了羅心悠,「你看看,是不是這條項鏈?」

羅心悠接過盒子,打開一看,震驚不已!

這條項鏈,成品出來,居然這麼好看。

「沒錯,就是這個!童阮阮將自己的作品賣給了伊琳娜,而伊琳娜江郎才盡找槍手,要是曝光出去了,伊琳娜就完蛋了。您和伊琳娜算是對手,這個機會,錯過了可就很難再找到更好的了。」為尊書院

童雨馨伸出手!

羅心悠反應過來,將項鏈還給了她。

孽愛深囚 童雨希一邊收起項鏈,一邊慢悠悠地說:「就算我跟伊琳娜是對手,曝光了這件事,對伊琳娜有影響,可是對童阮阮又有什麼影響呢?」

羅心悠既然來了,自然是有所準備的,她轉了轉眼珠子,說道:「這條項鏈,足以讓您看出童阮阮的設計天賦,萬一她哪天出頭當了設計師,她豈不是會越來越輝煌?您希望看到這樣嗎?」

「唉,她是我妹妹,我當然希望她好了。」童雨馨可沒有那麼蠢,直接在羅心悠面前表現出什麼。

羅心悠心頭一驚!

難道事情跟她想的不太一樣嗎?

可是,她們姐妹關係不是不好嗎?童雨馨怎麼會希望童阮阮好呢?

「行了,這件事情我也知道了,你可以離開了。」童雨馨冷冷地下了逐客令,似乎對羅心悠說的事情並沒有興趣,更沒有想要和她聯手。

「童大小姐,您就這麼讓我走了?我這次來找你,可是冒著很大風險,我實話跟您說了,我走投無路,如果還想在設計界混,只能投靠你。我是童阮阮表姐,做什麼事情照顧一下童阮阮也方便,比較容易獲取她的信任,您看……」羅心悠特意咬中了照顧這兩個字。

童雨馨冷冷地勾起唇,瞥了她一眼,「還算聰明,你去雨戀珠寶設計公司面試吧,我會讓他們給你安排職位。」

雨戀設計公司,就是童雨馨的公司,在慕淵臨的幫助下,現在也是國內排上名的大設計公司。

羅心悠欣喜若狂,她就知道自己賭對了!

「謝謝童大小姐,我會為你馬首是瞻!那我就不打擾您休息了。」羅心悠點頭哈腰的離開。

童雨馨拿出了盒子里的項鏈,捏在手裡,目光涌著兇狠的恨意,咬牙切齒道:「童阮阮,你這個又丑又蠢的賤貨還想當設計師?就憑你?你給我等著!」

……

幾天之後。

總裁辦公室。

慕淵臨盯著離婚協議書,已經看了半個小時,可是一頁都沒有翻過去。

助理在旁邊也是站了半個小時。

他乾咳了一聲,說道:「慕總,這份離婚協議書您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嗎?我可以拿過去讓法務部更改。」

慕淵臨走神的思緒被這道聲音拉了回來,略有些猶豫的眼神終歸還是狠下來簽了自己的名字,然後合上了離婚協議,「沒問題了,送到我的別墅讓她簽署吧。」

明天雨馨就要動手術了,既然已經不需要童阮阮的腎,那就沒必要維持這段婚姻了。

助理走上前,將離婚協議拿了起來,裝入了文檔袋中離開了辦公室。

慕淵臨一個人呆在辦公室里,合上了電腦,忽然無心工作了,旋轉皮椅,視線望著外面的充滿功利化的商業風景。

明明一切都已經解決了。

雨馨的命有救了,童阮阮不用捐腎,他可以和她離婚,等雨馨病好了,他就娶雨馨。

可是為什麼,心裡卻很不舒服?好像空了一大塊。

不知不覺,眼前的一切風景好像變了樣子,全都變成了童阮阮含著淚水的眼睛,還有她為了反抗他,而不停掙扎的嬌弱身子。

一個小時之後。

慕淵臨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他毫無情緒地接起了手機,淡淡道:「喂。」

「慕先生,不好了,腎捐獻腎感染了惡性病毒,全身器官都開始衰竭。」 「什麼!」慕淵臨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怒道:「到底怎麼回事!」

「明天就要手術了,今天做最後一次常規體檢,可是發現他的血檢有問題,深度檢查之後發現是一種感染率極高的惡性病毒,現在捐贈者的腎已經不能用了。」

啪——

慕淵臨的手裡的手機掉在了地上!

天崩地裂般的絕望席捲而來!

別墅。

童阮阮趴在窗台上,空洞的眼神看著前方的風景,眸子里沒有半點光澤。

直到……

「童小姐,這是慕總吩咐我送過來的離婚協議書,慕總已經簽字了。」

童阮阮:「……」

她轉過頭,目光疑惑,瞥了一眼他手裡的文件。

助理將文件從文檔袋裡拿了出來,放在窗台上,上面還放了一張巨額支票,「慕總說了,有什麼要求你可以儘管提,這張支票是你的,如果覺得不夠,他還可以加。」

童阮阮狐疑地將離婚協議書拿了過來,確認了一下,的確是離婚協議沒錯,慕淵臨已經簽字了。

他要跟她離婚?他不是還要她的腎嗎?

「他又有什麼陰謀?告訴他,無論他耍什麼陰謀詭計,我都不會捐腎的,讓他死了這條心!」她將離婚協議書摔在了窗台上!

助理淡淡一笑,說道:「童小姐,您放心好了,捐獻者已經到位,明天就開始手術了。」

「什麼?」童阮阮站了起來,「你的意思是,找到了別的捐獻者?」

「是的童小姐,請簽字吧,我好交差。」

童阮阮恍然大悟!

難怪他前幾天接到電話忽然那麼開心,消失了幾天也沒有逼她,今天還讓助理送來了離婚協議。

原來,是她沒有利用價值了!

童阮阮冷冷一笑!

雖然她本就不願意捐腎,可是慕淵臨這樣的行為,著實讓她憎惡!

她拿起了協議書,簽上了自己的名字,轉身離開,可是並沒拿那張支票。

「童小姐,這張支票……」

「我不要他的臭錢!」童阮阮開始收拾東西。

她的雙肩包里還有賣圖的十萬塊呢,夠她生活了,她會離開,然後找個工作。

助理收好了協議書,準備離開,可是還沒走出房門,手裡鈴聲響了起來。

來電顯示是慕總。

他立刻接通,「慕總,有什麼吩咐嗎?」

慕淵臨跟他說了一些什麼,然後助理說:「好的,我明白了。」

手機掛斷之後,助理立刻攔住了童阮阮的去路,「對不起童小姐,您不能走。」

「為什麼?腎有了,協議書我也簽了,我可沒拿他什麼東西!」

「這是慕總的吩咐,我只是照辦。」助理始終保持著一副欠扁的微笑。

童阮阮攥著拳,氣的頭昏腦漲!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