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大衛說得坦然,維爾斯和希爾也想得開。為了大多數人的命,只能放棄兩條人命,這在冒險中是必須要的取捨。他明知如些,只是兩人一見卡洛琳出了危險,就渾然忘了其他的事情。

「我來!」希爾吐出了一口血水,一把抓住地上還衝著眾人張嘴挑釁的鐵背鱷魚,一道銀白色的鬥氣光芒閃過。希爾大喝一聲,把那條鐵背鱷魚竟然生生的掄了起來,他高高躍起,然後把鱷魚重重得的砸在地上。

地上被砸出一道巨大的坑,煙塵四起,正當維爾斯有些憐憫的替那條鱷魚向光明神祈禱的時候,大家都傻眼了——那條鱷魚渾若無事的繼續掙扎著,不過這種魔獸如果是在陸地上就少了許多優勢。

布蘭登看到希爾勇猛的樣子,讚賞的說:「不錯!小子!不過如果剛剛是三十米長的成年鐵背鱷魚,現在你們兩個已經變成它們的糞便了!」

希爾呼喝連連,只是為了發泄,將那條巨大的鱷魚摔來摔去,可是鱷魚偏偏就不死,還是繼續扭動!

「沒用的!如果你不是有近聖階的力量,根本就拿他沒有辦法!「布蘭登笑著道。

維爾斯頗有些羨慕的看著希爾,剛才在水下還有力量游到岸邊,可是一到陸地上他抬一根手指也沒有力氣了。 我和女神有個約會 這傢伙還真是一頭牛,現在還有力量!」

維爾斯一身血污的看著清澈平靜的湖水,那些鱷魚見獵物已經跑掉,一個都不見了。

「用這個試試!」維爾斯把矮人族的神器——那把其貌不揚的斧子扔給希爾,然後補充了一句:「不要用全力,只是輕輕的一下。也別用什麼鬥氣,否則你會沒命的!」

斧子一入手,希爾臉色一變:「這把斧子似乎比我的重上不少!」

他輕輕的掂量了一下,然後學著維爾斯今天的樣子,把斧子輕輕的揮動著。

力量一下子少了大半,希爾頭腦中一陣暈眩,幸虧他比維爾斯的實力強上不少。

就好像一隻鵝毛筆在鱷魚的身上被劃了一道黑線一樣,從頭到尾!

鱷魚的掙扎突然停止了,「撲」的一聲,鮮血濺了希爾滿臉,顯得他無比猙獰。

一條巨大的鱷魚被整條的切為了兩半,紅色的血肉清晰可見。

「痛快!」

希爾大笑著,把斧子扔回給了維爾斯。

維爾斯看著希爾舒暢的樣子,心中一動,暗暗忖道:「這個傢伙跟我一樣,有仇必報啊!就算是對畜牲都是一樣的啊!」

卡洛琳嚶嚀了一聲,醒了過來,維多利亞本來一直在擔心著她。見她醒來冰冷的臉上終於也散發出一股暖意:「你終於醒了!「維爾斯驚訝的盯著卡洛琳:剛才分明看她已經被力量巨大的鱷魚咬住了,可是現在一看竟然一點傷都沒傷。看著自己鮮血淋漓的手臂,他有些垂頭喪氣!

不過接下來他剛才的拚命得到了回報,卡洛琳醒來后沒有抱著維多利亞。緊緊的摟著維爾斯的腰就是一通大哭。

維爾斯感受著卡洛琳小小身體的溫暖和柔軟,想撫摸一下卡洛琳的頭髮,可是看到維多利亞冰冷的目光后急忙把伸出來的手縮了回來。

維爾斯頗為心疼的看著卡洛琳梨花帶雨的小臉,卡洛琳確實嚇得厲害。一醒過來就看到維爾斯全身是血(大部分都是被他殺掉的那條鱷魚),又害怕又感動,她脆弱的心裡受到了巨大的打擊。


「謝謝你!」卡洛琳有些害羞的樣子,然後在維爾斯驚愕的神情下在他的臉上輕輕如蜻蜓點水般的吻了一下。女孩身上的芳香和她櫻唇的柔軟讓維爾斯一下子要暈了過去。

「卡洛琳,剛才的我有些緊張,沒有感覺。能不能再來一次!」維爾斯笑嘻嘻的調戲著。

卡洛琳滿臉通紅的跑到希爾旁邊:「希爾哥哥,謝謝你!」

說完后她揀起了魔杖,臉色鄭重的給希爾加持了一個八級水系的大魔法——大回復術!

維爾斯眼看著希爾本來有猙獰可怖的傷口在水系魔法溫和的治療下漸漸的開始複合,頓時覺得有些羨慕。

「卡洛琳……」維爾斯眼巴巴的看著卡洛琳嬌小的身影,八級魔法師的魔法袍果然厲害,竟然連衣服都沒有破。如果只是他和卡洛琳兩個人的話,維爾斯巴不得她的身體一件不剩,然後身體一點傷都沒有……

「能不能給我也用一個大回復術?」維爾斯帶著乞求的目光。

卡洛琳俏皮的伸了伸舌頭:「我的精神力不夠了啊!要不然你等我到九級的時候就可以用兩個大魔法了!」

維爾斯尷尬的撓了撓頭:「算我沒說!」

卡洛琳輕輕的吻了自己一下算做獎賞,然後給希爾治好了傷,算來算去,維爾斯還是覺得自己的獎賞比較實在一些。

「我……我對不起,都是我不好,差點害死他們!」卡洛琳的眼睛紅紅的,維爾斯似乎瞥見一滴晶瑩的淚珠從卡洛琳的眼角滴了下來,他不在意的說:「只要能有你剛才的感謝,我不介意多幾次麻煩,是吧?希爾?」

希爾笑得有些無奈,同時也給了維爾斯一個友好的眼色。兩個人剛才也算並肩做戰了,雖然希爾承擔了大多數的傷和敵人。

埃達感激的望著卡洛琳:「應該是我不對,剛剛是你救了我。要道歉也是應該我來!」

埃達輕輕把卡洛琳推到了一邊,然後自己深深的躹了一躬。

「好了!大家既然在一個隊伍裡面,就是同伴了。互相把命送上也是應該的,就不用什麼道歉感謝的了。不過等下要把那條鐵背鱷魚的肉多切下來點,這個魔獸可是內質最美鮮美的魔獸之一了。只是沒有幾個人都殺掉它而已!」

布蘭登說完以後把腰間的匕首掏了出來,鐵背鱷魚只是外面的表面很堅硬,防禦強。裡面的肉質很嫩,雖然維爾斯的魔法風暴炸掉了一塊,可是最起碼還有近千斤可食用的魚肉!

經過了這一仗,大家似乎關係近了許多,就連維多利亞望著維爾斯的時候也不是那麼冰冷了。雖然不笑,但是最起碼有些暖意!


「維多利亞,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也可以救你一回。只要你像卡洛琳那樣的感謝我一次就行了!」

當看到維多利亞眼中的火星時,維爾斯及時的住嘴。 「偉大的見鬼的光明神在上,我也想要一幅單架。」

維爾斯欲哭無淚的趴在哈威的背上,看著希爾「舒適」的躺在布蘭登和肖恩兩人抬著的簡易單架上。至少維爾斯認為他是「舒適」的。

兩根木棍,加上幾件破舊的衣服和床單,就構成了這幅「單架」。

不管怎麼樣,維爾斯認為希爾現在至少比自己舒服得多,哈威是一個典型的軍人。整天是擺著一幅臭臉,像廁所中的石頭,又臭又硬。


趴在這樣的一個人肩頭,肯定不會是那麼舒服的事。哈威全身的肌肉都很發達,維爾斯被硌的生疼,現加上哈威走路時特別有規律,特別的有力量,每一步邁出去就比常人多了一股爆發力。這都是在軍隊中養成的惡習!


比騎馬還要難愛!

不過沒有辦法,現在維爾斯想抬起一根手指都要費上半天力,剛才的事情把他的力量消耗了個精光。如果可能的話,他還是覺得自己在地上走路幸福一些。

希爾全身都是細小的傷口,而卡洛琳的大祝福術只能加速他的傷口的癒合。事實上,像水系回復術這一類的治療魔法,加速催化人體的本能讓傷口更加快速的癒合,雖然會覺得很舒服,但是對身體不是很好。

所以為了希爾的身體,只能讓他躺在單架上了。

一接觸到卡洛琳的眼神,維爾斯就有些被她打敗的感覺。卡洛琳望著自己的目光,不是什麼深情,不是什麼憐惜,竟然是……

憐憫,或者還有那麼一點母愛的成分。

天眼狂醫 ,維爾斯就自殺的衝動。

「也許我們應該加一把勁,天快要黑了!」大衛抬頭望著遠方。

確實天就要黑了,黑夜是魔獸的天下,而陷落之城的石質的房屋對傭兵們來說是天然的避難所。萬年過去了,那裡的石頭風吹雨淋的,竟然還很堅固,看這意思,哪怕再過一萬年也是能堅持的。

終於在天色只剩下一點微亮的時候,維爾斯看到了黑色的城牆的輪廓。

眾人的步伐明顯加快了許多,維爾斯被哈威顛得一起一伏,覺得腦袋似乎都有些發暈。

「嗚……」

維爾斯頭髮一緊,這個聲音是狼的嚎叫,只不過比普通的狼的聲音要低沉的多。也傳得更遠,從聲音上是可以聽出狼的強壯與否的,一般來說體格瘦弱的狼的叫聲也會尖銳一些,單薄一些。

暴風魔狼!

而且它們就在前方,很多!

如果沒有城牆的掩護,黑夜之中,這十幾個人除非有一個聖階,不然的話被撕得粉碎就是他們的下場。

不等大家有所猶豫,大衛的聲音就已經響了起來:「衝進去!不然的話我們沒有活路!」

維爾斯緊咬著牙關,哈威他們已經快速的跑了起來!


「放我下來,我不想當累贅!」希爾掙扎著想從單架上滾下來。

「閉嘴!你個小子,如果你不想死的話!」布蘭登惡狠狠的說。

看著布蘭登堅持的眼神,希爾緊緊抓住了單架上的破布。由於布蘭登和肖恩跑到太快,希爾被顛得飛了起來,又重重的落了下來,他的傷口剛剛有些癒合還不能用力,哪怕是走路都不行。

「希爾、巴頓、埃達,你們三個開路,把傷者和魔法師護在中間,維多利亞、我們兩個斷後!」大衛隨口吩咐著,可惜了哈威背著維爾斯,布蘭登和肖恩兩個攻擊力超強的傢伙在抬著單架!

黑夜中影影綽綽,也瞧不清有多少狼,可是暴風魔狼們可都是夜中視物的獵手。維爾斯心中一緊:可能這次危險要比鐵背鱷魚的要多得多。

蟻多咬死象!

傭兵們大多不把速度奇快,攻擊力一般的低階魔獸暴風魔狼放在眼中,可是如果來上一百隻就能讓一個幾十人的冒險小組覆滅!

黑夜中一道迅捷的影子撲了過來,被希爾一劍劈成一兩半,借著希爾閃亮的銀白色鬥氣,發現前面有無數的暴風魔狼。事到如此,已經不能後退了,只能硬著頭皮閉上眼衝過去。

「魔法師照明術,多放幾個,越亮越好!」不等大衛說完,反應極快的維爾斯和克爾洛芙前前後後放了七八個照明術,頓時這百米方圓被照得如白天一樣。

不等大衛再說說話,維爾斯就給眾人加持上了加速術,石化皮膚等簡單的加速和防禦魔法。

幾名魔法師都領悟,迅速的給每個人都加掛了抗禦和加速魔法,哈威低聲道:「小子,你保護好你自己!」

聽著似乎多了一些暖意,大概是對維爾斯反應夠快的認可!「維爾斯把哈威的弓遞了給他,一道銀白色的鬥氣發出刺耳的尖嘯聲,把前面的兩頭暴風魔狼射了個對串。

看來弓箭手的攻擊力也不容小覷!

光明,雖然讓大家看得清楚,但是也把暴風魔狼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來,前仆後繼的狼群撲了過來,可是維爾斯幾人敏銳的發現:狼群的注意力似乎不完全在自己這一方,另有一群似乎有望著右邊的一個方向。

還有別人!

「休斯,盡量的少用高階鬥氣,我們的目的在於衝過去,而不在殺傷,前面也許還要倚仗你呢!」大衛隨口的說了一句,貌似漫不經心,卻小小的捧了休斯一次。

强行染指,總裁的女人 ,精神力還算充足得很。他的魔法很刁鑽,雖然火之矢不是什麼攻擊力超強的魔法,但是每每都能射在狼群的薄弱之處,單以殺傷力說來,倒是他和哈威是一對比較默契的組合。

已經在狼群中沖了進來,四面八方都是綠油油的眼睛,在這一刻,葬身狼口的恐懼都被徹底的壓了下來。

逃!

這才是最重要的。

「他媽的!痛快!」

這聲音的主人雖然嗓門不小,但是在群狼的吼叫聲中聽得還是不太清楚,聲音來自於右邊不遠的地方。維爾斯心念一動,一道照明術飛了過去。

那裡確實有人。

大概也有十幾個,與維爾斯的人數差不多,不過看上去聲勢要差了許多,似乎只有一個老頭才有力量使出銀白色的八級鬥氣。雖然如此,但是他們的僅有的兩名魔法師被很好的利用了起來,四面都是戰士,而弓箭手在四周遊斗。他們比維爾斯這夥人效率只高不低。

維爾斯眼睛一亮,黑夜中一道紅色的人影一閃而過,七八枝箭飛向四周。至少五頭惡狼痛嘶一聲,被釘在了要害上。

是獨狼傭兵團!

不止是維爾斯他們看見了,就連休斯他們也瞧見了。

而那條苗條的紅色身影閃亮無比,手中的短劍加上弓箭,這才一會的功夫就已經有十頭左右的暴風魔狼死在她的手上。

是艾瑪!

現在看到她,維爾斯感覺很深切,他轉頭向大衛說:「我們和他們匯合,會省力很多。」

大衛點了點頭,當布蘭登張大他的大嘴時,維爾斯馬上把自己的耳朵捂了下來,他的聲音並不比狼嚎好聽!

「前面的朋友,往這裡沖。我們一齊!」

黑暗中一個粗豪的聲音如破鑼一樣響了起來,倒有些和布蘭登交相輝映的意思:「好!」

簡短的一個字!

「我們向右前方沖!」大衛低聲說了一句,而艾瑪他們明顯也偏移了自己的方向。

維爾斯這一夥男人倒有大部分都把眼光放在了艾瑪的迅捷無倫的身影上,纖細而苗條,在狼群中顯得是那麼的柔弱。像一朵嬌艷的紅色玫瑰,卻是帶刺的玫瑰。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