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哦,挾天子以令諸侯?”李易再次問道,不過這一次,加大了語氣。

讓曹操身後的戲志才都是聽到,至於趙雲,哪怕說的再小聲也是能夠聽得清清楚楚。

“此言差矣,應該是攜天子以令不臣纔對。”戲志才的聲音響起,讓李易的注意力轉移了過去。

等看到滿面紅光的戲志才,李易臉上出現了很深的憎惡,那是五石散的效果,只要服用了五石散,可以壓制住所有的疾病,這個效果,甚至連某些仙丹都是沒有,但是它的副作用更是比毒藥還要強,那就是對五石散十分依賴,還會讓身體的潛力耗盡,等到油盡燈枯,就是連仙丹都是沒有用處。

“你吃了五石散?你不要命了!”看着戲志才,李易咬牙說道。

“是的,爲了主公,我可以付出一切。”戲志才溫柔的看向曹操。

他對曹操十分的崇拜,雖然曹操對天子的做法讓他很是不爽,但是曹操是一個明主,在他的心中,曹操就是一切,是這個亂世的終結者,是天下百姓的福音。

甚至可以爲了曹操的大業,付出生命也是在所不惜,因爲曹操的夢想就是他的夢想。

回想一開始和曹操的相見,他記憶猶新。

當時的情景是這樣的,在曹操回到老家陳留起兵之後,他就和曹操相遇,並且曹操對他的才華和人品都是深深的贊同,經過幾天的交流,曹操拋出了橄欖枝。

“志才,我希望你幫助我,幫助我評定這亂世,讓天下的百姓安居樂業,讓所有的異族都對漢族俯首稱臣,凡是不服漢族的雖遠必誅,就像霍去病衛青一般,殺滅一切。”曹操的豪言壯語打動了戲志才。

但是戲志才知道,曹操雖然有些聲望,還很有膽量,但是根基不穩,聲望還是有些淺薄,想要成就大業,需要付出更多。

“我可以幫助你,但是你需要更高的聲望,只要你成功討伐董卓在之後,我回去找你。”說完,戲志才轉身離開了。

給曹操留下一個背影,不給曹操說話的機會,直接走遠了。

而曹操則是遺憾的離開了,以爲戲志纔是嫌棄他勢力弱小,但是沒想到,等董卓跑到長安的時候,他正要去追擊,戲志纔出現了。

“主公,戲志才前來拜上。”一身青衣的戲志纔出現在曹操的面前。

甚至讓曹操熄滅了追擊董卓的心思,要回到陳留髮展勢力,不過戲志才的話讓曹操醒悟了。

“主公,不可,我們需要追擊董卓,甚至需要犧牲一部分士卒,讓天下人都知道,只有主公纔是真正的忠臣,其他的都是徒有虛表之人。。。”戲志才的侃侃而談讓曹操很是滿意。

對戲志才的建議也是直接接納,甚至把第一謀士的位置給了戲志才,爲此讓荀彧很是不滿,不過戲志才用他的智慧折服了荀彧,對此曹操更是喜歡了。

後來一步步讓曹操走到了今天,成爲了長安的主宰,雖然有一部分李易的功勞,但是主要還是在他身上,不過他對此不以爲意,還深深的自責,自責自己的能力太弱,不能讓主公直接獲得涼州和幷州,只有長安一個地方的根基根本就是不行。。。

“志才?志才?你沒事吧。”曹操的大叫,讓戲志才從回憶中清醒過來。

搖了搖頭,直接說道。

“主公,我沒事,對了說道哪裏了?最近有些健忘,不好意思。”戲志才鎮定的說道,彷彿對剛纔的走神滿不在乎。

“看來是五石散的效果,唉,害人害己,算了,咱們不聊這個,聊聊其他的。袁紹和公孫瓚遲早就一戰,不知孟德的意思是怎樣?”李易見到戲志才清醒了,李易說出了今天的來意。

就是要問問曹操會不會幫助袁紹,兩人聯合擊殺公孫瓚,要知道前世的曹操可是沒有長安這個根基,是幫助袁紹之後纔有的地盤,後來纔是和救下天子,李易讓一切都是提前了,提前差不多半年多,讓曹操得到了天子,甚至提前了一年,讓曹操醒悟。

“哦?難道公孫瓚拿下幽州,甚至開始整合資源?要爭霸天下了?”戲志才聽完,大吃一驚。

他以爲劉虞就算死了,他的手下也會和公孫瓚戰鬥到底,而等到公孫瓚真的那些幽州,袁紹也是拿下了司隸,兩虎相爭,曹操好漁翁得利,可惜李易的話,讓戲志才的打算徹底失算了。

“沒錯,公孫瓚已經開始整合幽州的資源,打算三個月後攻打司隸,我想問問你們的意見?是幫助袁紹滅殺公孫瓚,還是兩不相幫?”李易直接問道。

“這個,我們需要商議下,聽稍等片刻。”看着正要回答的曹操,戲志才直接開口了,並且拉着曹操離開房間,不知道去了那裏。

不過李易對此也不生氣,這個決定關係到曹操未來的發展,十分的重要,要是草率決定,李易會看不起戲志才的。

等了一盞茶的時間,曹操兩人走了進來。

“不知道一天你是怎麼打算的?”這次戲志纔沒有說話,說話的是曹操。

看來兩人想要先聽李易是怎麼操作,好說出他們的想法,真是謹慎啊。


“沒什麼,只要公孫瓚不失敗,我就繼續在公孫瓚的手下做事,直到公孫瓚死亡,或者拿下整個天下。至於公孫瓚失敗或者死了之後的事情,你們自己去猜吧。”李易淡淡的說出了他的想法,讓曹操兩人頭疼去吧。

果不其然,曹操兩人直接變色,李易大膽的說出了自己牆頭草的身份,只要公孫瓚一天不死,實力不弱下去,他就一直跟着公孫瓚後面賺取好處。

要是公孫瓚死了,那就直接不管不顧,讓其他人和公孫瓚的殘餘去戰鬥吧,等到戰鬥結束,就必須要給他利益,讓李易安穩下來,要知道李易的實力可是不弱的。

“哦,那你說公孫瓚能否打得過袁紹!”曹操再次問道。

看着眼前的曹操,李易歪了歪頭,有看了看戲志才,在看看自己身後的趙雲,說出了一個麼棱兩可的答案。


“這要看袁紹怎麼做了,還要肯公孫瓚怎麼做,甚至你和我怎麼做也是十分重要。。。”說完,李易就站起身來,準備離開了。

他對曹操該說的也是都說了,不該說的,一個字都是沒說,至於曹操怎麼去做,就和他沒有什麼關係了,相信歷史的軌跡會讓一切恢復原樣,哪怕他這隻蝴蝶奮力的揮動翅膀,也是很難改變。

不過他堅信,哪怕大的方面無法改變,但是小的方面絕對能改變。 「一切都是因為那個東西,我的手不幹凈了,也只有這雙腳可以讓我一直走下去了。」洛夢櫻就是把自己的腳洗乾淨,手已經不可能幹凈了。

「如果你把東西交出來,我們可以放了。」一個胖子站出來說。

「放了我,你們認為這樣我就在你們的掌控之中了。」洛夢櫻看他們就像看傻子一樣,也是瘋子一樣。

「你認為你逃得掉嗎?」

逃不掉嗎?如果我沒有活下去的動力,也許真的逃不掉,可是我不可以死,所以不敢前面的人是誰,也阻擋不了自己。

「那你們怎麼不動手呀!我還等著呢?放心我雖然很多年手上沒有殺人了,不過對鐵石心腸的你們,我不會手下留情的。」洛夢櫻不想有人死,可是不代表她不殺人,只是不想有太多的生命在自己手上流失而已。

「不要讓她死那麼快,慢慢玩,逼她先把東西交出來。」他們不只是為了她死,而是一直在等到核實那個東西是不是真的在她的身上。

現在他們都已經確定了,可是還是沒有辦法找出來。

「慢慢玩死,我感覺這個注意不錯,不過我不知道你們喜歡怎麼玩呢?」洛夢櫻就像一個好奇寶寶的樣子,讓人看著就很可愛,如果不是知道她是一個什麼樣的人,都認為她這是一個美麗善良的女神。


可是她不是,她是一個魔女讓人聞風喪膽的魔女。

「時間已經過去了半個小時了,再不殺她我們就沒有機會了。」

洛夢櫻等到現在也可以了說:「我給你們一個機會,離開這裡,以後有我的地方退避三舍,我給你們一條活路怎麼樣。」

他們如果不能完成任務也是死路一條,沒有人有回頭路。

他們開始對她動手了,可是就在那一刻洛夢櫻卻轉過身來不看他們。

刀棍都準備打到她的身上了,可是她好像一點感覺也沒有。

難道她不打算反抗了嗎?危險越來越近,她的心越來越冷,沒有人看到有眼淚流了下來。

那些人痛苦的聲音,那些血肉橫飛的場面,她好像都沒有看到,沒有聽到,等到一切結束了,她還是看著。

被留下來的只有幾個人。

於一然說:「你們不可能這個時候在這裡的。」他們都已經算計好了,不可能的,他們那裡出錯了。

「難道你們會算計,我們就一點察覺也沒有。」他們是影子沒有名字,什麼都沒有。

「你,這些都是你的陷阱是不是。」於一然認為自己可以了,為什麼還是失敗了,還是敗得一塌糊塗。

以前很多人說過,不要隨意對她出手,一旦正面行動就會沒有任何退路了,一開始他不相信,可是他明白了,洛夢櫻有多麼恐怖。

「如果不是你想要我死,有怎麼會有今天呢?難道我還要對你們負責不成。」她要負責的東西太多了,其實如果那個東西不存在就好了,不會得罪別人,也沒有人害怕自己,也沒有想要得到它。

「你心裡裝得下所有人,為什麼裝不下我們。」

洛夢櫻不是容不下人,而是容不下有野心的人。

那些東西當時為什麼存在,是有存在的必要,可是她已經是它的主人了,她也不想動用它對付任何人,也不想看他們所有人背後的事情。

他們不止把人給殺了,還把這裡清的乾淨,可是他們還站在她的身後沒有離開。

洛夢櫻這個時候已經閉上了眼睛,她是跳下去嗎?還是讓他們動手呢?

「小姐,我們這些人跟了多久了,你只有危險的時候才想到我們,如果你死了,我們就解脫了。」他們是她的影子,默默無名,可是憑什麼,只要她死了,他們就真的可以解脫了嗎?

「解脫誰不想,可是你感覺可以嗎?既然只想保護我到這裡,那就去交接離開,還是你們也對我動用殺心呢?」他們了留下來不是為了保護她,而是動了殺心。

「都說你是百年來最厲害的主人,果然你真的很聰明,可是我們跟在你身邊那麼多年,你認為我們會毫無準備嗎?」要殺她的人從來就不少,可是真的能成功的人,其實少之又少,他們不明白,可是他們認為一直都是這些人在保護她。

「那你們是準備好了。」洛夢櫻在就發現了,他們已經出了問題,可是她不想懷疑他們,可是事實就是這樣。

「現在已經沒有人可以幫你了,他們雖然是發現了,可是他們是找不到這裡的。」他們知道洛夢櫻一旦消失一個小時以上,他們一定會找來,所以他們早就準備好了。

「找不到最好,就讓我好好見識你們的實力吧!」洛夢櫻這個時候才轉過身來。

洛夢櫻也不敢小看他們的能力,他們一起上,有洛夢櫻受得了。

洛夢櫻也不放鬆,就算受了傷,她依然可以和他們對抗著,這是她的事情也只有她可以處理。

「小姐,你認為你們還可以抗住嗎?」

「繼續吧!我是不會放棄的,如果你們決心不夠,是動不了我的。」洛夢櫻手上已經流血了,可是她沒有感覺痛,反而感覺到了輕鬆。

洛夢櫻那一次都是很驚險的,可是他們也佔到什麼便宜。

等到他們都趴下的時候,洛夢櫻還是站在原來的位置,她也是傷痕纍纍了。

他們也是從這一刻知道,可以做他們主人的人,真的沒有一個簡單人物,他們應該早就清楚了,都是他們痴心妄想而已。

「我們敗了,你打算怎麼懲罰我們。」


「你們走吧!以後我們不再有什麼關係了,你們照顧我多年,我能最後給你們的,也不多了,希望沒有了我你們會更好。」洛夢櫻是不會殺他們的,可是也不可能再用他們了。

「你為什麼不殺了我們,讓我們看著自己有多失敗嗎?」洛夢櫻是給他們留後路,可是這不是他們想要的,他們不想給別人輿論。

洛夢櫻離開不到10米,可是他們已經做出了選擇。 話音落下,場內諸人頓時明白了為何這倆看門人在知曉了林白的身份后,為何還敢如此對待林白,原來他們是看林白年輕,覺得修為不高,軟弱可欺。。更新好快。不過以他們的身份,卻又不敢直接對劍閣說三道四,所以才會如此,想以冷展顏來殺殺林白的威風!

「我收徒弟了又怎樣?」林白淡漠一笑,不置可否道:「而且我也不止她這一個徒弟,還有其他幾位徒弟,不過是收徒而已,我想收便收,輪得到你來指手畫腳?」

這倒不是林白在誆騙,他可的確是有徒弟的人,比如尚卓才,比如吳良。而且在說出此話的時候,林白心中更是一酸,自己離去的這一年,也不知道這倆小子,以及李青囡和索菲婭是去了什麼地方,眼下的情況又是怎樣,究竟是凶是吉!

「我呸!」聽得這話,那胖看門人登時一口濃痰啐到地上,怒罵道:「什麼東西,就你也配收徒弟,要我說的話,被你調教的徒弟,恐怕連半年的命都活不了吧!」

「你說什麼?」聽得此言,林白神情一凜,眼中殺機畢露,寒聲道。

需知道不管是好吃懶做的尚卓才,有些無良的吳良,還是天真爛漫的李青囡和索菲婭,這些人可說都是他心中極為珍視的人。但如今這兩人卻是如此言語,叫他如何能忍!

「我說以你的本事,收的徒弟,連半年都活不過,就要死於非命!」但那個胖看門人哪裡知曉林白心中所想,只覺得踩到了林白的痛處,渾然不覺大限將至,笑罵道。

瘦高個看門人覺得悶氣已經出了,朝著冷展顏勾了勾手指頭,側身讓開一條道,笑罵道:「跟著你的小師父進去吧,不過看好自己的身子,別藝沒學到,身子先被騙了。」

「進來吧。」看門人話音落下,林白緩緩轉頭,朝冷展顏望了眼,淡淡道。

聽得這話,周圍看熱鬧的一眾人不禁嘆息連連,他們見林白剛才為那名女散修仗義執言,只以為林白是個有血性的主兒,今天應該有好戲看。卻是沒想到林白竟然這麼快就低頭服軟,在覺得興緻索然的同時,心中更是對林白有些鄙視,渾然不覺他們才更無恥。

「趕緊滾進去,別耽誤大爺們做事!」就在冷展顏走過兩人身邊的時候,他們不屑罵道。

冷展顏緊咬著下唇,低頭緩緩向著山門內走去。心中卻是覺得黯然無比,小拳頭更是緊緊捏著,這一刻,她在心中暗暗發誓,一定要儘力提升自己的修為,絕對不能再受這屈辱!


但就在此時,場內空氣中的溫度卻是突然驟降,一股冷冽無比的氣息突然生出,叫場內所有人有一種突然來到了寒冬的感覺。這種感覺叫諸人心中覺得詭異莫名,需知道如小方諸山這種洞天福地,可是冬暖夏涼,四季如春,怎麼會有這樣冷冽的氣息存在。

不對,是林白出手了!就在諸人反應過來不對勁的時候,有那眼尖的已經發現,林白指尖輕動,飛劍脫鞘而出,一股冷冽如冰霜的劍氣自然而生,向著那兩個看門人便斬了下去。

雖說這一擊,林白沒有用上十成十的本事,但是卻也用了四五分。需知道林白如今的手段,就算是如劍閣赤霄那種級別的老怪物,他都能輕易擊斃,更不用說是這倆看門人。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