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以後這裏就是我們的大本營了!”張誠環視一圈,雙眼放光,拉着林婉兒的手說道:“你不是不想見華凌菲嗎?等這兒建好了,我們就搬過來住,怎麼樣?”

“真的?”林婉兒面色一喜,“青山綠水,環境雅緻,當然好了,只不過……你真的願意?”

“這有什麼不願意的!”張誠一本正經的說道:“我的身份你也知道,龍灣別墅的治安雖然好,但是想對付我的都不是普通人,真要有事那些保安根本起不了什麼作用。但神君觀不同,這裏有大陣保護,還有侯淨山他們一幫真人在,絕對沒人敢來搗亂,你跟小曼姐住在這裏我才真的放心。” 幾個小偷繼續工作,然後不出意外的,他們又找到了另外兩個銀行工作人員的屍體。蕭晨這一次沒有大意,親自帶着兩個殭屍分身將其運走了,而這一次那屍體也並沒有成爲詛咒的媒介。

但是所有在場的人都不知的是,之前被他們運送到裏屋的年輕人突然睜開了眼睛,然後站起了身走了出來。衆人看到他走出來,也只是瞥了一眼。

張斌對着他喊道:“想要活命就快點幹活,要不然所有人都得死!快去自己找個保險櫃開。”說完之後也就不理他了,走到幾個老頭的邊上看看有沒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

但是那個青年卻好像沒有聽到張斌的話一樣,徑直對着他們走了過來。蕭晨這個時候注意到了他的不對勁,殭屍分身上前一把拽住了這個傢伙的手。但是令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事情發生了,那個青年竟然還在向前走! 君主獨寵淡漠妻 不是簡單的向前走,因爲殭屍分身正拉着他。他竟然把自己的胳膊撕了下來擺脫掉了殭屍分身!

然後突然加快速度,一步就衝到了蕭晨的身前,張開血盆大口向蕭晨咬來。蕭晨當然不會讓他得逞,殭屍分身突然出現在身前,左手一劃,一道空間裂縫出現在他的身前,那個青年的整個腦袋都伸了進去。然後空間裂縫猛地關閉,他的腦袋就這樣消失了。

不過青年並沒有就此停止。仍舊用剩下的最後一隻手向着蕭晨抓過來。他都變成這個樣子了,蕭晨當然不至於害怕他,雙眼冒出紅光射向了青年。然後青年就徹底消失了。

“怎麼樣,剛剛感知到什麼了嗎?”蕭晨對着東方小白問道,感知方面他當然和東方小白比不了。

“好像有詛咒的波動,不過並不強烈,所以這個傢伙纔會這麼弱。我想應該是鬼魂暫且控制了他的身體,所以纔會出現這麼匪夷所思的事情。”東方小白回答道。

見識到了這詭異的一幕,幾個小偷都更加賣力的工作了。他們不怕死。但是卻不想這樣死去!實在是太恐怖了,被鬼魂殺死之後永遠也不能繼續輪迴。這個他們還是聽說過的。

但是就在他們想要繼續開啓保險櫃的時候,東方小白突然衝了上來。而且在衝過來的過程中就化身爲一團黑色的霧氣,準確的將三個小偷包裹在其中。

而其他幾個執行者也都取出了自己最自信的詛咒之物,並且毫不猶豫的開始發動。因爲他們看到了這樣一幕。之前消失的青年再次出現了,雖然頭顱胳膊都不在一個地方,但是卻正在慢慢的組合在了一起!

並且同時出現的,還有張經理以及兩個銀行工作人員,突然出現了四個活死人,執行者們當然不可能在輕鬆對待了。

“保護好他們三個,其他的交給我們!”蕭晨對着東方小白大喊一聲,然後直接取出了那顆頭顱詛咒之物的,但是他輸入了詛咒之力之後。卻並沒有出現吞噬的情況,那顆頭顱只是表現的想一個普通的低級中等詛咒之物一樣,從雙目以及口中冒出三道血光。然後就在沒有什麼作用了。

蕭晨皺着眉頭將人頭詛咒之物收起,然後取出了另一件詛咒之物,也就是那隻血屍。血屍的出現,壓制了四個活死人,讓四個活死人不能動彈,而下一刻衆人一擁而上。將四具屍體分屍,然後驅除了。

幾個小偷又開始了開保險櫃。不過這樣的過程僅僅持續了十分鐘,那四個傢伙的屍體竟然又一次出現了!而且這一次,他們明顯變得更加奇怪了,因爲很明顯的就能看出來,張經理身上的手臂似乎是那個年輕人的,而張經理的手臂則長在一個銀行工作人員的身上。這四個傢伙,除了張經理的腦袋被吃掉了之外,其他的地方都保存得非常完好!

想到這裏,蕭晨再一次取出那件人頭詛咒之物,反正也不會發生詛咒復甦,就算是自己的猜想不正確,那麼也不過是浪費一點詛咒之力罷了。蕭晨直接向着人頭中輸入了十秒鐘的詛咒之力,然後將它扔了出去。

然後,衆人就再次見到了那一幕,蕭晨丟出去的人頭詛咒之物正在吞噬其他幾個活死人!活死人不懂得懼怕,雖然身體不斷減少,但是依舊繼續往前過來了。

十秒鐘的時間轉眼而逝,那顆人頭詛咒之物吞噬掉了差不多半個人的身體,然後就一動不動了。蕭晨知道,這是詛咒之力驅動的時間到了。詛咒之物想要發揮威力,就必須輸入詛咒之力,否則詛咒之物中的鬼魂會保持着封印狀態,不能向外提供詛咒力量的。

然後幾個人加上東方小白聯手,一起將幾具活死人驅除了。不過這並沒有讓他們感到高興,反而臉色更差。不過還好之前蕭晨的人頭詛咒之物發威,他們還不至於淪落到沒有任何辦法的地步。

有過了一會,四具屍體再一次出現了,這一次就是完全的重組了,每一個人身上的東西基本上都不是原版的。也不知道是他借用了他的腿,還是他佔據了他的胳膊。這種隨意拼湊的屍體,讓他們感覺很不好,不過卻沒有辦法,只能再次驅除。而蕭晨的頭顱詛咒之物再次吃掉了半隻屍體。

倒不是蕭晨不想使用更多的詛咒之力,讓它一次性可以吃掉更多的屍體,但是他現在還沒有摸清這件詛咒之物真正的用法,所以不敢亂用。要是像之前第一次一樣不起作用,那他損失了那麼多的詛咒之力還不虧死!

就這樣,一波一波的,終於到了第六波的時候,蕭晨的人頭詛咒之物終於將所有的屍體全都吞噬光了。不過雖然吞噬了這麼多屍體,它卻並沒有升級的意思,依舊是低級中等的詛咒之物。

這樣,大概過了一個小時的時間,那些屍體出現的頻率越來越快,最後幾乎四五分鐘就會出現。要不是蕭晨的這件詛咒之物是完全不需要考慮詛咒復甦和詛咒抗性這些的,那恐怕現在他們已經死掉了。

因爲詛咒之物越是使用,詛咒抗性就越高。使用五六次之後,恐怕一件高級詛咒之物的力量都會降低成中級詛咒之物了,整整一個大級別的降低,沒有人受得了。

最恐怖的是,不管用什麼手段將這些屍體驅除,他都會再次出現在你的面前,不會受到任何的損害。而且物理手段完全擋不住他們的進攻,只能使用詛咒之物,這就導致詛咒之物不夠用。詛咒之力還好一些,他們每一次驅除這些屍體,都會獲得一定量的詛咒之力,差不多能做到收支平衡。

蕭晨走到前面將剛剛丟出去的頭顱詛咒之物收回到手裏,然後仔細打量着。這一次,要不是有這件大殺器,恐怕他們根本防守不住這些屍體的進攻。如果他想的不錯,那就是隻要他們繼續持有這些保險櫃,就會持續被這些屍體攻擊,這應該就是根源性詛咒之物的力量。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異變突生,一陣詛咒波動突然出現,將所有人全部包裹在其中。東方小白距離三個小偷最近,但是也只來得及化身成霧氣保護住兩個然後就消失了。

而蕭晨他們則是直接消失,蕭晨消失的時候手中還不忘記拉上了邊上的殭屍分身。當蕭晨眼前一黑過後,他再次來到了一個封閉的空間之中。就好像之前在銀行裏面一樣,沒有門沒有窗,只有一個好像是出口的細小裂縫。

不過這一次蕭晨隨身攜帶者殭屍分身,所以驅動殭屍分身的左手,利用空間詛咒強行開闢了一個空間裂縫,但是就在他想要通過空間裂縫離開的時候,卻發現空間裂縫一下子崩塌了。蕭晨慶幸自己沒有踏進去,否則明年的今天就將是他的忌日。

蕭晨仔細想了想,終於明白了發生了什麼,原來這個空間的詛咒力量遠超他的殭屍分身詛咒,所以殭屍分身的空間詛咒不足以打開一個裂縫讓他離開。

蕭晨又鬱悶了,好不容易把殭屍分身帶進來了,卻發現出不去了。現在可謂是每一分鐘都是非常重要的,他們雖然找到了根源性詛咒之物的下落,但是終究沒有拿在手裏。而這個時候是詛咒最活躍的時候,他們晚一分鐘拿到詛咒之物,都有可能多迎接一次詛咒爆發,那他們死亡的機率將大大增加。

不過緊接着,他就發現一道空間裂縫出現在了他的身前,蕭晨馬上邁步走出,知道又是東方小白出手了。這些人中也只有她的那件高級空間類詛咒之物能輕鬆撕破這些空間了。

再次出現在倉庫的蕭晨見到,東方小白帶着兩個小偷站在一邊,而執行者,卻只找到了李澄婉和張斌兩個人,段新穎則是不知所蹤。

“怎麼回事?她呢?”蕭晨問道。沒有說是誰,但是都知道他問的是段新穎。 “都聽你的……”林婉兒溫柔的靠在張誠肩頭,一雙美眸掠過佔地廣闊的神君觀,內心也是一陣激動。

要是在以前,她對道觀寺廟什麼的還沒什麼感覺,但是跟隨葉小曼修煉之後,林婉兒彷彿看到了一片新的世界,也明白那些道觀寺廟與世無爭的外皮之下,隱藏了多麼可怕的實力。

張誠就算再強也是一個人,但是如果神君觀壯大起來,以後張誠手中就多了一把利劍,就算不能所向披靡,起碼也多了幾分自保的實力。

不過林婉兒還是有些擔心,別的道觀寺廟拜的都是三清佛祖,神君觀拜的可是張誠本人,這種跟神仙搶飯碗的事,也只有張誠能做得出來了……

二人一路沿着階梯一路往上,很快就走到了前殿門前。

張誠擡眼往裏一看,發現整個前殿極爲寬廣,至少能容納百人同時上香。

地上一水的青石磚,古樸而肅穆,殿頂目測有十幾米高,全部採用實木用榫卯結構搭建而成,表面還刻着繁複的花紋,精美異常。

張誠咧這一張嘴,都快看呆了,掃了一圈之後,目光才落在前殿正中位置。

那裏立着一個硃紅色的巨大寶龕,旁邊的地上還放着兩坨七八米高的東西,面上蓋着紅布,想來應該就是自己跟小曼姐的塑像了。

“你們是誰!”一個戴着安全帽的男人突然從寶龕後面走了出來,警惕的看着張誠和林婉兒。

張誠笑了笑,“我就隨便看看。”

“隨便看看?”男人一瞪眼,“施工重地,閒人免進,你們趕緊出去!”

“呃?”張誠一愣,雖然這地方華龍出了一半錢,但是自己也投了幾千萬,大小也算是業主吧?看看自己的工地還有被人攆走的道理?

“老劉,啥事啊?”

這時又一個男人從後面探出了腦袋,大聲說道:“一會兒大老闆要來檢查,你還不趕緊幹活!”

“就來就來!”開始那男人答應了一聲,催促張誠道:“你們趕緊走吧,要不一會兒大老闆看見了該扣我們工錢了。”

林婉兒笑着問道:“你們大老闆是誰啊?這麼牛?”

那男人挺了挺胸脯,“美女,說出來怕嚇着你,這工地的大老闆那可不簡單,連我們董事長都要給面子,你們還是趕緊走吧,我們還得抓緊幹活呢!”

“噠噠噠……”一陣腳步聲從身後傳來,張誠轉頭一看,發現一箇中年男人沿着石階跑了上來,仔細一看發現還是個熟人,正是以前跟自己打過幾次交道的李經理。

李經理看見張誠之後吃了一驚,隨即就滿臉堆笑的湊了上來。

“歡迎張總親臨視察……”

開頭說話那男人聽到後愣了愣,疑惑的問李經理,“李哥……他誰啊?你怎麼對他這麼客氣?”

李經理一瞪眼,“有沒有點眼力勁兒!這位就是張誠張總,這個項目的大老闆!”

“啊!”那男人嚇了一跳,苦着臉看向張誠,結結巴巴的說道:“大……大老闆……我剛纔不知道是您……您……您大人不計小人過……”

“怕什麼,你做得很好。”張誠揮揮手,笑着在男人肩上拍了一下,轉頭對李經理說道:“這幾位師傅很負責任,加獎金!”

“沒問題!”李經理笑了笑,將那人打發去幹活,然後對張誠說道:“董事長剛纔等了你老半天,剛剛去後面檢查施工進度去了,要不我去彙報一下您來了?”

張誠點點頭,“好,麻煩你了。”

“不麻煩!不麻煩!”

李經理掏出電話,畢恭畢敬的說了兩句,幾分鐘之後,就看見華龍帶着一幫人,風風火火的走了過來。

“你不是說馬上就來嗎?現在都快一個多小時了,你還有沒有點時間觀念!這到底是你的項目還是我的項目,能不能稍微上點心!”

一見張誠嬉皮笑臉的站在門口,華龍就氣不打一處來。

張誠翻了個白眼,暗道還不是怪你女兒,要是華凌菲最後不玩那麼一出,自己也不會耽誤這麼長時間。

不過這些話可不敢說出來,張誠乾咳一聲,說道:“有點事耽擱了下,行了,趕緊帶我看看我塑像。”

華龍哼了一聲,將所有人都打發走,自己走進前殿,扯下了兩尊塑像上的紅布。

張誠只是掃了一眼,兩隻眼珠子差點沒掉出來。

塑像一男一女,男的盤膝而坐,身穿金衣,皮膚上也刷着一層金粉,眼皮微閉,面相肅穆,看上去跟自己有七八成相似。

小曼姐的塑像是站姿,跟自己的坐像的高度差不多,也是金光燦燦,腦後還有一個光環,仔細一看居然是陰陽八卦鏡。

兩尊塑像都是雕刻精美,栩栩如生,讓人看一眼就忍不住想頂禮膜拜。

“這是我專門請國內一流的雕塑大師做的。”華龍瞟了張誠一眼,平淡的說道:“爲了減少不必要的麻煩,面相上我故意讓人改動了一點,也不影響你們吸收信仰之力,你覺得怎麼樣?”

“太棒了!”張誠咧着嘴說道:“等老子晉升成屍王,到時候就跟這塑像就一模一樣!”

屍王之身也是金身,變化後的確跟這塑像差不多。

說完張誠招出葉小曼,讓她也看看自己的塑像。

葉小曼圍着塑像飄了一圈,落在地上猶豫着說道:“還塑了金身,這是不是有點太過了……”

“不過不過……”張誠笑道:“你這塑像看上去跟南海觀音還有點像,說不定以後還有人來跟你求子呢!”

“別胡說八道!”葉小曼狠狠瞪了張誠一眼。

“既然你們沒什麼意見,那就不用改了,回頭我找人搬到神龕上去。”華龍點了點頭,接着又說道:“不過神君觀的匾額還沒題字,按法術界的傳統,匾額最好是請有名望的老道高僧來題,這個咱們肯定是指望不上了,乾脆就找個書法名家來湊合一下吧。”

“何必花那冤枉錢,我來!”張誠自告奮勇。

“你?”華龍滿臉懷疑的看着張誠,“你能行不?別到時候寫出來跟狗啃屎一樣,白白讓別人笑話。”

感謝:化屍、188****11、kent的打賞! “怎麼回事!?她呢?”蕭晨沒有說她是誰,但是衆人都知道他指的是段新穎,因爲這些人中除了一個小偷老人之外,就只有段新穎這個執行者沒有出現在這裏。『≤,..

“暫時還不清楚,不過她死亡的機率超過百分之九十。因爲我已經完全感受不到他的生機了,不然我也可以將她從保險櫃中拉出來。”東方小白說道。

此時,他們已經知道遇見了什麼樣的事情。他們之前之所以消失,其實就是被困在了一個封閉的空間之中。而這個空間,其實就是一個保險櫃!如果執行者在裏面待得時間長了,那麼恐怕就會死在其中,就好像張經理和那兩個銀行的工作人員一樣。

當然,執行者之所以可以在裏面生存一段時間,其實就是因爲詛咒之物的緣故,如果沒有詛咒之物,那麼第一時間靈魂就會被拖入更高一層次的空間,迷失方向,永遠也回不來。

而段新穎,出問題的機率還真不小!因爲她手中一共只有兩件詛咒之物,之前驅趕屍體的時候已經用過了。而張斌則是因爲他的鋸子詛咒之物還沒有用過的關係逃過了一劫。看到沒有出現在衆人身邊的段新穎,張斌也是深深嘆了一口氣,他是在感嘆自己的好運氣。

因爲屍體的襲擊一共經過了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所以算是給了執行者們充足的時間緩衝詛咒之物的冷卻時間。只要交替使用就可以保證自身的安全。

而張斌,正好身上又當初和賀信才一起使用的一件詛咒之物,這是蕭晨當初借給他們兩個的。所以總的來說三件詛咒之物,而段新穎只有兩件詛咒之物。

“繼續開!活要見人死要見屍!如果她死了。那麼屍體一定就在這些保險櫃之中,如果沒有屍體。那麼她就有可能還活着!”蕭晨惡狠狠的對着僅剩下的兩個小偷說道。

他很自責,因爲這可以說大部分都是他的責任。他曾經在銀行中就經歷了一次這樣的詛咒,在加上從保險櫃中開出來的張經理等三個人的屍體,他當然明白這意味着什麼。

但是卻依舊犯下了不可饒恕的錯誤,如果運氣不好,恐怕出事的就不只是段新穎一個人,包括李澄婉在內的所有沒有寄生類詛咒之物的執行者,可能都會死!因爲李澄婉也不過只有三件詛咒之物而已。

看到蕭晨黑着臉,那兩個僅剩的小偷也都沒有絲毫的怨言開工了。他們剛剛經歷的多麼恐怖的一幕其實他們也不是很清楚。因爲只是感覺一陣頭暈眼花,然後就再次出現在了這裏。但是看着蕭晨他們的臉色,再加上蕭晨之前的話,就不難知道其中的兇險!他們剛剛竟然被塞到保險櫃裏了!這麼大的保險櫃,想要將人塞進去,恐怕必須像之前開出來的屍體那樣摺疊。如果不是東方小白救了他們兩個的話,他們兩個絕對也是那樣的下場。想一想就不寒而慄啊,所以就算是爲了自己,他們也不想體驗一下那樣的感覺。所以開保險櫃的速度竟然再次提升了!

沒到十分鐘,他們就開出來一具屍體。不是段新穎,而是那個失蹤的老頭。他比較倒黴,距離東方小白的距離相對較遠。所以沒能護住他,於是他就死在了這裏。

爲了防止屍變,蕭晨直接放出頭顱詛咒之物。將這具屍體全部吞噬掉了。而其他幾個人也沒有閒着,全都在整理兩個小偷從保險櫃中取出來的物品。

這些物品。大部分都是一些珍貴的古玩字畫之類的,也只有這些東西才能動用到銀行的保險櫃。如果是普通的金銀首飾。也用不到這些。

雖然蕭晨已經猜測到詛咒之物是什麼了,但是爲了萬無一失,還是讓其他幾個人檢查一下。東方小白負責感應可能出現的襲擊,而蕭晨則負責應付這些危機。

整理了一會之後,並沒有發現什麼特殊的東西,而且這些東西之中也並沒有出現詛咒之物。想來這個任務世界中的額外詛咒之物基本上都在張曉東的家裏了。要是他們繼續在深山裏面待着,恐怕不要說根源性詛咒之物,連一點收穫都得不到!

而就在這個時候,意外突然發生了!一直在開保險櫃的中年男子,竟然站起身來朝着老小偷張成波撲了過去!而且一口就要在了張成波的肩膀上!

咔嚓一聲,張成波的肩膀直接碎裂。不是中年男子咬的,而是突然出現在在他身邊的殭屍分身將肩膀掰斷了。而肩膀被掰斷了之後的下場,證明了蕭晨的明智。

只見到那隻仍舊叼在中年男子嘴中的肩膀,竟然直接變得乾枯,就好像殭屍分身一樣。可以看出來,應該是裏面的血液瞬間被吸食一空,這一點通過中年男子嘴角仍舊殘留着的血跡可以看出來。

蕭晨在控制殭屍分身將張成波的胳膊撕下來之後,立刻將手中一直提着的頭顱詛咒之物輸入詛咒之力扔了過去!然後就看到那顆頭顱竟然沒有吞噬發狂了的中年男子,反而好像害怕一樣向後退了一下!

這一幕出乎了蕭晨的預料,但是中年男子可不在乎這個,再次對着張成波衝了過去。而東方小白瞬間出現在兩個人的中間,一揮手中的鑰匙,直接將中年男子拖入了高位空間之中。

衆人全都圍了上來,查看張成波的傷勢。中年男子現在也出問題了,所以他們唯一的希望也就是張成波了!因爲他們這些人可都不會開保險櫃,難道要 用詛咒之物將所有的保險櫃砸開?那也太浪費詛咒之力了,而且這麼多保險櫃,就算是將詛咒之物用光也不一定能將詛咒之物找出來。

張成波直接被死掉了一隻手臂,雖然蕭晨控制殭屍分身利用空間詛咒堵住了他的傷口,但是那一瞬間依舊噴射出不少的血液。再加上他已經六十多歲,年齡大了,所以現在的情況非常不好!

“交給我吧!保住他的性命不難,但是恐怕需要休息很久才能繼續工作。”這個時候,李澄婉突然說道。然後,就見到她取出了一件好像是繃帶一樣的詛咒之物,然後直接纏在了張成波的身上。

蕭晨和東方小白對視一眼,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疑惑。因爲他們根本不知道李澄婉還有這樣一件詛咒之物,那麼也就是說陳宏和孔凡也都不知道!隱藏的這麼隱祕的詛咒之物,卻在這個時用出來,他們兩個都有些迷茫了。

不過現在已經不是管這個的時候了,在張成波獲得足夠的休息時間之前,他們必須要找到其他的方法。最簡單的當然就是去抓一些新人過來了!這個城市的高手可不就只是這麼幾個,這幾個不過是距離最近的,所以纔會這麼快就被蕭晨他們找到,其他地方也是有高手的。

所以蕭晨立刻就將兩個殭屍分身派了出去,按照他們打聽到的消息去找其他的盜門高手,來幫他們開保險櫃。之前本來以爲這幾個人應該夠了,但是卻沒有想到卻出了這麼多的意外。

但是一個小時之後,蕭晨的殭屍分身回來了,而蕭晨的臉色則是青得發黑。經過了東方小白的詢問,他們才知道發生了什麼。原來這個城市所有比較厲害的小偷竟然全都離開了!

經過了打聽才知道,原來是他們的行動驚動了這些小偷,再聯繫之前的保險庫失竊案件,讓那些小偷以爲國家進行了大清洗式的打擊,打擊的就是他們這些盜門高手!所以全都連夜捐款潛逃了,這些傢伙的情報系統還真是強。

“推理一下吧!青年人和中年人兩個傢伙和那些保險櫃中的死人不一樣,他們是突然就成爲這樣的,我想應該是我們觸發到了什麼纔會導致他們兩個的異變。而最有可能的,當然就是詛咒之物!所以說他們兩個可能觸及到了根源性詛咒之物,所以纔會變成這樣!”這個時候,東方小白分析道。

“快!檢查監控系統,看看他們兩個是不是都觸碰過同一個保險櫃!”蕭晨一聽之後立刻對着其他兩個人大聲喊道。他是急壞了,再加上懊惱段新穎的死,所以纔會連這麼明顯的線索都忽視了。

不過他轉頭看了一眼東方小白,感覺到了東方小白的不同。和之前的夢遊狀態相比,現在的東方小白明顯自信了許多,而且恢復了以前的狀態。

衆人檢查之下,發現果然!青年男子在被擡到裏間休息之前沒有打開的那個保險櫃,就是中年男子剛剛想要打開卻突然異變了的那個!

“就是這個!快打開他!”蕭晨對着張斌說道。張斌也不猶豫,直接用出了破壞力極強的鋸子,一鋸子下去,直接將保險櫃打個稀巴爛。

蕭晨立刻衝了上去,手指瞬間插入了保險櫃的碎片之中。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恐怖鬼臉突然出現在了蕭晨的面前! “你咋這麼看不起人呢?”張誠一瞪眼,“我的自畫像現在還掛在藝術系的大廳裏呢!想要王羲之還是顏真卿?分分鐘給你整出來!”

“吹吧你!”華龍一臉的不信,但是拗不過張誠,最後只能讓人去準備紙筆。

張誠趁着這個時間,掏出手機熟悉了一下古今書法大家的字帖,紙筆一來,立刻挽起袖子,龍飛鳳舞的寫出了十幾張。

“這是王羲之的。”

“這是顏真卿的。”

“這是張旭的。”

“這是米芾的。”

……

華龍對書法也有一點研究,家裏的珍玩字畫收藏得也不少,此時看到張誠像印刷機一樣,眨眼工夫就寫出了十幾張,差點沒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而且這些字有行書有楷書還有狂草,風格龐雜,但仔細一看居然都跟真跡一模一樣,要不是墨跡未乾,紙也是新紙,簡直都可以直接送去拍賣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