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茫茫夜空。

一道白色流光劃破天際,賓士在蒼穹之下。

「快!快!快!」

蕭易左右雙手各持一塊元晶石,吸收精純天地元氣,補充自身的同時。運轉《萬獸吞噬訣》轉化為本命元氣,然後外放到腳底,推動身體拚命狂奔。

一邊吸收淬鍊,一邊外放運用。


對元氣的無意識損耗不是一般大。往往一塊玄級元晶石,只吸收了七層左右的精純元氣。就變成靡粉,消散在空中。

如此浪費,蕭易心疼歸心疼,但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

快一點!

再快一點!

玄級元晶石,不斷消耗。籠罩在心頭上的威脅悸動,卻始終不散。

這說明什麼?

說明妖異男子仍舊在追殺他!

蕭易不敢賭博。


所能做的,唯有逃跑。讓速度快一點,再快一點,再快一點!!!

元晶石一塊塊消散。

身後。

追殺中的夜無缺,臉色難看嚇人。

「混蛋!那小子不是武靈境界修為嗎,為什麼體內元氣能堅持那麼久?」

夜無缺憤而咆哮。

他想不通,實在想不通啊!

堂堂武王之上,連一個武靈境界的武者,都追不到。這要是傳出去,臉丟盡了。甚至宗門的聲譽,也會遭到抹黑。

「死!必須死!」

夜無缺憋屈之餘,對蕭易下達了追殺令。

取出一枚回氣丹扔進嘴裡,補充消耗掉的元氣,他再次追趕。

夜色如水。


兩道身影一前一後,在空中追跑。

慢慢的,天邊出現魚肚白。

太陽從地平線上升,緩緩高掛。當烈日懸於每個人的頭頂上空時,夜無缺終於放棄追殺。

不是他不努力,實在是蕭易太能跑了!

追了將近十個小時。

別說趕上蕭易,就是蕭易的影子,也沒看見。

夜無缺憋屈、羞怒、咆哮,各種發泄,但都無濟於事,只能放棄,打道回府。

身為魔宗弟子。

長期曝光在外是很不討喜的行為。夜無缺可不想因為他,破壞了宗門謀划百年的大事……

……

「呼!終於……終於沒了。」

半空中。

蕭易長長鬆了一口氣,籠罩在心頭的威脅悸動,在前一秒終於消失。

這說明妖異男子不再追殺他了!

娘的,從黑夜追到天亮,再從天亮追到日上三竿。這一路跑過來,任憑蕭易體內再好,也吃不消。

身體一晃,從空中疾速降落。

正下方是一座高聳的城池,蕭易也來不及看,就一頭落在城牆上。

在接近地面時,勉強運轉體內元氣,消化了空氣阻力,這才沒有造成多大損傷。

不過。

蕭易一口氣還未喘完,便有一隊充斥滿殺伐氣息的兵士,從兩邊圍了過來。

「給我抓住他!」

… 伴隨一個低沉的嗓音響起,一名身穿淡金色盔甲,氣勢彪悍的精壯青年男子,快步逼近。

也不等蕭易開口解釋,直接大手一揮,命令道,「把他帶下去關起來,好好審問審問。務必弄清楚,是不是大靖王朝派過來的姦細。」

「是,統領!」

兩名兵士沉聲應道,上前抓住蕭易胳膊,準備纏繞鐵鏈。

蕭易沒有反抗。

這會兒的他,身心俱疲。動動手指,都要費半天勁。等體力恢復過來,再算賬不遲。

大靖王朝派過來的姦細?

真他娘的好笑!

蕭易瞥了眼精壯青年男子,嘴角微微上翹,流露不屑。

「小子,你這什麼眼神?」

精壯青年男子看在眼裡,當即低喝道,「越過邊境,打探我方軍情,難道冤枉你了不成?」

呵~

蕭易嗤笑,仍舊沒有開口的意思。

心底里到是一陣好奇。

邊境?大靖王朝姦細?難道說自己這一路跑過來,跑到了邊關?

蕭易沉吟。

默然的態度,精壯青年男子看在眼裡,認為受到了屈辱,頓時大怒,吼道,「給我帶下去,用刑拷問!老子就不信,從他嘴裡套不出東西來!」

「是,統領。」

捆住蕭易的兩名兵士,押著蕭易準備往城牆下面走。

不過,就在這時——

「住手!」

一聲怒喝忽然傳來。

城牆過道上,快步跑出一名同樣身穿淡金色盔甲的青年男子。此人濃眉大眼、鼻若懸膽,一雙眼睛炯炯有神,精光四溢。


「金日明!你好大喜功的毛病,又犯了是不是?」

來人邊走邊罵,「說這位小兄弟是大靖國派來的姦細,也不看看他身上穿著的衣服!」

衣服?

在場眾人一愣,眼睛齊刷刷看向蕭易。


下一刻。

「是飛雲宗的武者勁服!」

一名兵士驚叫道。

「沒錯,還真是飛雲宗的弟子服飾。」

「白衣銀領?他……他是飛雲宗內門弟子!」

「哈哈,我就說嘛,哪來那麼多姦細、探子。虛驚一場,虛驚一場。」

……

城頭上議論聲紛紛。

前一刻,緊張的氛圍。這一刻,得到解放鬆懈。

捆住蕭易的兩名兵士漲紅臉,尷尬道,「那啥,不好意思哈,我們這就給你鬆綁。」

話音落下,一名兵士開始動手。

「慢著!」

精壯青年男子,金日明,忽然大喝,制止道,「不能放了他!穿一件衣服就代表是飛雲宗弟子,這句話也太好笑了!誰知道他是不是偷搶了飛雲宗弟子的衣服,拿來假冒裝樣子?」

「這……」兩名兵士傻眼。

周圍其他人也面面相覷。

蕭易也被他氣笑了,剛想開口——

「金日明!你腦袋能不能正常一點?」

第一個開口阻止,此刻擠到人群邊緣的俊朗男子,厲聲道,「說他假冒,你有證據嗎?還是說,在暴風城,輪到你金日明掌管了?」

「程昂!你說話注意點!」

金日明臉色鐵青,喘氣道,「這小子來歷不明,誰知道他是哪裡人?一件衣服就敢斷定為飛雲宗弟子,也太可笑……」

「那這個呢。」

蕭易取出身份令牌,在他面前晃了晃,平緩呼吸道,「這個算不算證據?」

聲音雖然還有些沙啞。

但身份令牌上面顯示的「飛雲宗」三個大字,尤為醒目。捆住蕭易的兩名兵士,嚇了大跳。立即手忙腳亂的給蕭易鬆綁,去掉鎖鏈。

金日明臉龐漲紅,身體氣的直顫抖。

後面的話,卻是怎麼也說不出口。飛雲宗身份令牌,可不是一件衣服能相比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