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

而這一杯茶湯卻將以上的所有紛紛結合,總之,這茶湯給人的感覺是千變萬化的。

一粒沙子是一個世界?

不。

一碗茶湯裏真的就是一個世界……!

李老和陸圖遠互相看了一眼,眼神裏滿是複雜的情緒,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他們都從中看出了對方眼神裏的詫異!

是他們的閱歷不夠?

還是眼前的這個少年太強?

此時,眼前這個穿着有些寒酸的少年,在他們的眼裏變的更加的高大上起來。

就如同陸圖遠之前所想的一般,眼前的這個少年絕對不一般,所以他纔會想要與之交好,甚至不惜拿出自己研究已久的點茶法。


當眼前這個寒酸的少年,在他們的心中變得無比高大上起來的時候,段毅這才緩緩的伸出手,拿起茶杯,輕輕喝上一小口。

事實上,他也是第一次用這種點茶法泡茶,自然也是第一次喝到用點茶法泡出的茶湯。

他輕輕喝完一口之後,很自然的將茶杯放回去。

表情淡然。

這茶湯確實是好茶湯,只是不懂這點茶法能泡出如此美妙的茶湯,可卻早已失傳!

但很快他便釋然了。

單單這精緻的步驟與其對茶葉的挑選來說,就不大適合一般的老百姓。

而且它耗費的時間又長,一般忙碌的商人和打工者也不會將寶貴的時間花在這個上面。

“這茶湯真的是精美絕倫,只是這大紅袍的品質稍微差了一些,如果能喝到龍團鳳雪這種精美的茶湯,那此生足矣!”

Ps:感謝各位書友的訂閱,作者菌會繼續努力的! 李老喝完茶湯之後,心中又有了一陣感慨!

“龍團鳳雪……?”

陸圖遠瞪大了雙眼,看着李老,眼神裏滿是驚詫!


“對,龍團鳳雪,這種名茶至今無人超越呀!”此刻,李老的思緒良多,雖然他對於點茶法幾乎沒有研究,但對於龍團鳳雪的大名,他是神往已久的。他頓了頓,繼續說道。“據說龍團鳳雪的母樹是仙頂雲霧茶,只可惜這先頂雲霧茶早已絕跡,不過即使有幾株存活在這個世上,做成的龍團鳳雪想來也是少之又少,咱們自然是喝不到這麼名貴的茶湯!”

不過他的這則消息也是從古籍上看來的,至於其中的真假,或許只能留給時間去證明了!

“唉,看來咱們是沒有機會喝到這樣名貴的茶湯了!”

陸圖遠輕輕嘆了一口氣,聽完李老的話,他忽然也想品一品這龍團鳳雪,只是聽完李老的話,他覺得要喝上龍團鳳雪,想來比登天難!

李老和陸圖遠對視了一眼,兩個人紛紛低下頭來。

很快。

雅間內便恢復了平靜,他們誰也沒有開口,只能聽見彼此的呼吸聲。

對於他們兩個的談話,段毅聽的十分清楚。

而現在他的農場裏便有了三株先頂雲霧茶樹,如果他們所說的沒錯,他只要翻閱《自然經》裏的茶經,便能找到製作方法,從而做出龍團鳳雪出來。

唉!

良久之後,李老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他一方面在感慨自己喝不到這種名貴的茶湯而失落,另一方面他也只爲仙頂雲霧茶樹早已湮沒在歷史長河中而感到惋惜!


原本相當震驚的陸圖遠,看着失魂落魄的李老,對於這龍團鳳雪還有它的母樹,他也不禁感到惋惜。

只是當他也想學着李老重重地嘆氣的時候,耳邊卻傳來一句十分平靜的話語。

“那倒未必!”

段毅開口。

豪門小情人

雅間很靜,對於這四個字,李老和陸圖遠可是聽的十分清楚的。

本來垂頭喪氣的兩個人,立即猛地擡頭,瞪大了雙眼,盯着眼前的這個少年,眼神不曾離開過!

“你說什麼?”

兩個人幾乎同一個時刻問出了這個問題,在他們看來,他話裏的意思就是他們能夠喝到這種名茶,而如果真如他所說,那這個世界真的是要變天了!

“沒什麼,我只是覺得凡事都有可能,咱們也不能一直這麼悲觀不是?”

段毅微笑着說道,但他很清楚的知道,關於自己農場裏的那三株仙頂雲霧茶是一定要保密的,如果說漏了嘴,勢必會引起某些人的眼饞,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但他有一種直覺。

他覺得這龍團鳳雪將會在他的手中重現!

這一直覺,甚至讓他失神了幾秒。好在另外兩個人只顧着想這種名茶,倒是沒有發現段毅的異常。

“哈哈,小兄弟,你嚇了我一跳,如果你連龍團鳳雪都一清二楚的話,那我真的覺得你太厲害了,而我這些年真的白活了!”

陸圖遠依舊相當的客氣,他不想讓這場面繼續尷尬下去,將自己的聲音提了提。

“這龍團鳳雪雖然是茶中聖品,但是現在的社會太過於商業化,年輕人都忙着各自的事情,又哪有心思關心這龍團鳳雪?”李老終於鬆了一口氣,不過之前段毅的那四個字着實嚇了他一跳。


他們兩個人又繼續聊了一會,討論着龍團鳳雪如何精妙!

而此刻的段毅,內心卻是波濤洶涌的。即使面前的這個兩個人看着都不像是壞人,可防人之心不可無,對於農場裏的那三棵仙頂雲霧茶,他是萬萬不會說出來的。

天色慢慢的黯淡下來,偶爾有冷風從門縫裏鑽進來。

在最後呆在雅間的這段時間裏,段毅強行壓住心中的興奮,在雅間繼續呆了一會,只是他依舊很少的話語,這才和陸圖遠一起跟李老告別。

陸圖遠後來又接到了一個電話,說是有急事,走在段毅的前面,現行離開了。

至於段毅, 當他要踏出門店的那一刻,被李老喊住了。

“小兄弟,這五彩十二花神茶具,我曾經說過要給你打八折的,如果……”李老匆匆的從雅間追出,語氣有些喘。

重生之萬物皆可吃 ,也跟在他的後面。

“父親……?”

這個胖女人萬萬沒想到自己的父親喊住這個寒酸的少年,只爲了講這件事情,她拉了拉李老的衣袖,打斷了他的話,並且給他使了一個白眼。

對於這個胖女人的這些行爲,段毅一下子便猜透了,她在提醒他的父親不要提起這件事情,畢竟現在的二十萬對他們來說也不是小數目。

不過這個老者倒還是很有原則,他直接將這個胖女人的手挪開,繼續說道:“如果你現在後悔的話,我依然願意給你打八折!”

段毅平靜地看着這對父女,當他的眼神跟這個胖女人對視的時候,卻發現這個胖女人好像做錯事了一般,滾燙的臉早已漲紅,甚至在他們眼神對視的下一秒,趕緊將她的眼神移開。

看着這對父女,段毅很快便明白了怎麼回事。

“不用了,不過還是謝謝你,李老!”

不多時,段毅開口,露出一副雪白的牙齒。

聲音依舊平靜。

然後轉身,那這這套茶具,上了停在路邊的麪包車!

李老就這樣,靜靜地看着眼前的這輛麪包車慢慢的消失在自己的視線裏。

他靜靜地回想着今天發生的這一切。

許久。

他得出了一個結論,這個穿着寒酸的少年太不簡單了!

“父親,你知道這個小農民會拒絕你才這麼說的對吧?”胖女人看着眼裏那輛不起眼的破面包車慢慢離去,對着李老恭敬的說道。

只是李老依舊用他那睿智的眼神靜靜地看着遠方。

沉默不語。

“有什麼了不起的,不就是拿了個美食節比賽的冠軍嗎!”胖女人的話依舊不懈。

“你跟他比?差遠了……!”李老忽然氣憤地從嘴裏冒了些字出來,然後用力甩了甩他的衣袖,大步走進門店裏去。

門口。

胖女人呆呆站在那裏……

ps:感謝各位書友的訂閱,作者菌會繼續努力的。 胖女人有些震撼,這是她人生第一次遭到李老如此嚴肅的責罵……

與其說是責罵。

倒不如說是辱罵,因爲他的這句話裏, 彼岸之秘

她的父親動怒了。

觸碰到他心裏的底線的那種。

……


永夏縣。

古玩街。

不多時,縣城的古玩街裏出現了一個年輕人。

依舊是一身白色便服,一雙縫補過的帆布鞋。

原本段毅是不想過來看的,只不過天還沒有完全黑下來,他又好不容易來縣城一趟,既然路過了這條古玩街,那便停車下來,稍微逛下。

古玩街裏的人絡繹不絕,很是熱鬧。

不過一個蹲在路邊的老婆婆吸引了段毅的注意,別人都在那邊使命吆喝,她倒好,靜靜地坐着,一聲也沒喊,因爲歲月的關係,她臉上的皮膚長滿了雀斑,只是她那雙深邃的眼睛裏依舊充滿了睿智。

或許是她臉上的雀斑嚇走了路人,又或許是她擺放的古玩品不吸引人,整條古玩街上絡繹不絕的人竟然無人在她的攤位上停留過一秒。

只不過這個老婆婆倒也不着急,一臉的平靜,彷彿在靜靜地等待着那些有緣人。

不多時,一位穿着有些寒酸的少年出現在老婆婆的攤位裏。

她微微擡頭,眼神裏閃射出一道亮光,這是她今天的第一個客人,很顯然她便認定眼前這個有些寒酸的少年便是她今天的有緣人。

“小夥子,隨便看,我這裏的東西物美價廉,保證你買了不後悔!”老婆婆快速地站起身來,熱情地跟段毅打招呼。

段毅對她微微一笑表示迴應,接着便將注意力放在這些古玩品上。她攤位上擺的都是一些古老的瓷器,她的這些瓷器看起來有一定的年代,可能是因爲沒有特別保護的原因,好些瓷器上露出了一些斑痕。




Share:

Leave A Comment